【抽卡观影】时间之舞(2)

晋江雾凇二十二《柯学抽卡进行中》的三创文

魔改向观影体,缘更

魔法背景设定,联动魔快

CP为爵柊

非原著向,完全魔改/捏造/恶搞原作情节,所有观影内容均和原作有出入

——————————

Chapter 2 深尾A梦(1)



あんなこと こんなこと 大変だけど

那也有事这也有事,真的是不得了了


みんなみんなみんな 助けてくれる

所有所有的一切都要帮助

……


屑人哼着歌出现在屏幕里时,只是抬了一下手,一眨眼的功夫,那头米白色的头发顷刻变成黑色短发,镜头再一转,已经是带着兜帽、体格不同的普通路人模样。


“喂?怎么可以剪掉这么多呢?哪有这种一键变装的方便技能啊?”

松田阵平简直一刻也无法忍住吐槽欲,

“这是魔法特效吧?难道真的有什么四次元口袋?这是在拍什么联动电影吗?还是说,只是单纯的整蛊节目?”


贝尔摩德忍不住点了一支烟,饶有兴致地观赏着这位气场切换得天然浑成的表演家,她听说过深尾矢人有不亚于她的易容技能,只是不知道他顶着假身份忽悠人的情景是如何发生的,从琴酒后来闭口不谈的臭脸可以推断一二。哦,这家影院似乎很喜欢播放琴酒的某些私人场面,这倒是让她觉得更有趣了。


在前排同样勾起嘴角的赤井秀一也但笑不语,扶了扶镜框,静观其变。


便利な道具で 助けてくれる

使出那些方便的道具过来帮帮我


おもちゃの 兵隊だ

玩具兵团要注意啦


「ソレ!とつげき」

“好,预备,突击!”

……


下一瞬间,众人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画笔(是的,平平无奇的樱花牌勾线笔), 然后愉悦地对着墙壁划拉出细长的痕迹。

紧接着,奇妙的事情就发生了:

还是一眨眼的功夫,墙壁上冒出了一堆绚烂无比的涂鸦!有些甚至逼真到仿佛真的是另一个街道口,一扇门、甚至一个人影!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倒霉蛋路人成为这类街头艺术的受害者……


任何人类都无法以这样可怕的速度完成这类街头涂鸦。


事态正朝着越发离谱的趋势进行着。


伪装的深尾矢人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本本,然后继续用那只笔对着空白页一画。

克莉丝•温亚德的驾照就出现了,连印刷工艺的质感都能以假乱真。


“大哥!你看看!就是他!他当时把我骗得好苦!”

看到他用假驾照忽悠自己的这一幕,伏特加情不自禁地大叫,

“他真的太可恶了!”


“我现在确定了一件事。”

松田阵平说,

“你们这外企招人的门槛不高啊。”


“呵。”

琴酒冷笑一声(有时候贝尔摩德真的很难理解他为何会在这种奇奇怪怪的地方不自觉维护起自家小弟),

“除了研究组要求学历以外,其他部门基本要求掌握至少四国语言,有实战经验。”


“就是!敢来,全天24h岗前培训,包吃包住,全年无休无假,拿命上班!”伏特加连连点头附和。


“哇哦,不愧是大隐隐于世的反派阵营,着实财大气粗,可惜老板脑子好像病得不轻。”

萩原研二毫无诚意地鼓了两下掌捧场,

“我猜部分部门还有颜值和应酬的要求吧。贵社的HR和财务怪辛苦嘞。”


琴酒失去了继续开口的兴趣,他靠在椅背里脸色阴沉地点了支烟,突然忆起一大堆卧底横行叛徒背刺废物拖后腿掉链子的过往任务细节。

作为长期外包部分HR考核带教职务甚至收拾烂摊子的他……竟然觉得条子们的话不无道理。


在这里浪费体力进行杀戮和口角之争毫无意义,此时,他的大衣前所未有地轻,别说所有随身的器械,他贴身穿着的防弹服也不翼而飞,先前出任务留下的旧伤则感觉不到任何痛感。

这提醒了他当前的状态对他究竟有多不利,他不但手无寸铁,无法离开座位,甚至还有会被这个不怀好意的超自然空间随心所欲扒掉衣服、翻出连他都忘得差不多的陈年历史……


他不由得捻了捻指尖的烟,冷冷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那点儿火星,随即意识到这支烟永远不会烧完,仿佛表盘的指针,似在颤动,却永不会移位。一切应需要召唤出的物质,都像是为了安抚观影者情绪的幻觉。


这个荒唐的超自然空间令他无端想起柏格森的哲学理论——构成人生实质的所谓“时间”,实则并非线性客观的物理时间,而是片段绵延的时间。为了让这个理论具象化,它贴心地抽取每个人的过去展示,比临死前的走马灯还不吉利。


那个原本的世界变得离他们十分之远,异化为银幕上的再现内容,现在所有人全都成为了一个观测他人的工具,或者随时被看光的对象,如同这烟头的火星似真似假、苟延残喘地闪烁着,延续着薛定谔式的存在。


那么,他在意的事就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件:

这个诡异的空间究竟因何而起,如何覆灭,是想暂时困住他们,还是要把他们永远困住?


【☆~锵锵~☆友情提示:一键变装技能是存在的哦!为什么不怀疑一下你们所处的原本世界本身就毫无物理规律可言呢?】


【☆~触发‘魔法’关键词,插播一则~☆】


“基德!你跑不掉了!”

满月照耀的顶楼,一个7岁孩童插兜而立,面对着仿佛在摆pose假装赏月的剧院警卫,镜片反光,露出仿佛真正反派的笑容。


“……从以前我就想问了,这是究竟是在干嘛?宿敌间的某种特殊招呼方式?”

松田阵平忍不住望向此时尴尬得抱头掩面的影片当事人,

“每次陪你这个小学生玩这个都不腻,果真是童心未泯的怪盗。”


大盗撕开假脸皮的刹那,同时极其拉风地掀起一身白色披风,眨眼间就算标志性的高礼帽和单片镜穿搭。


大盗开始与早熟小学生乐此不疲地玩起扑克牌对决。


小学生开始影帝表演:兵不厌诈!


大盗没有中计,和小学生在摩天高楼间各显神招——利用各种奇怪工具玩你追我逃。


大盗大笑着乘风脱身。


“行吧……我逐渐理解一切,不,我什么都没理解。”

松田阵平遗憾地叹了一口气,放弃细究,

“是魔法。就这样吧。毕竟我们这个世界都有反重力飞天滑板、超级烟花足球和神奇妙妙滑翔伞了,还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呢?”


“所以……系统!现在这里不在场的人,是有魔法能力或者多少和魔法有沾边关系的?我们观影的主角是固定的,还是另有其人?”

在险些暴露身份的惶恐过去两秒后,江户川柯南的头脑冷静下来,回想一些片段后忍不住提问。


【☆~触发‘主角’关键词,解锁抽取‘秋泽柊羽’片段的一次机会~☆】


短短一行似乎暗示了什么不得了的线索,江户川柯南内心诡异地看着飘到眼前的抽卡池:

“这是什么意思?主角其实是早已被你选中的指定人物?”


说实话,这家影院让他感觉非常不自在,就好像他侵入了别人的隐私空间,尤其是下一个观影对象还是他的幼驯染。

他是求知欲旺盛的侦探,但并不意味着他是毫无边界感的窥探狂啊!


【检测到犹豫情绪,此次抽卡是否作废?3……2……】

“等等等等!我抽!我抽!”江户川柯南慌忙把手伸进去。


“抱歉了柊羽……无论会看到什么,我都不会轻易改变我的看法的……我会等你亲口向我解释的。”

他在心底再三道歉,咬咬牙,摸出了一张卡。


【☆~锵锵~☆恭喜你抽中每年一棍限定版sr卡……解锁主角自我介绍~☆】


银幕中,是一个睁着眼睛懒洋洋躺在地板上的米白发混血样貌的孩童,大约九岁的模样。

他纤弱的身躯被捆上了一圈又一圈数量惊人的炸弹,边上还有几个同样被绑着呜呜流泪的无辜路人们。


画面响起了少年的心声:

“我叫秋泽柊羽。这并非我真正的名字,我失去了大部分过往的记忆,但是依稀记得我的魔法为风属性,擅长占卜未来的魔法,不知为何现在在异国他乡居住。"


对比周遭愁云惨雾的氛围,年幼的孩童只是神情怏怏地打了个哈欠,好像早料到有这么一出,只是不满偏偏发生在自己的午觉时间似的。


显然,他已经无数次习惯了这样的小插曲。



镜头再一转,下一幕是在另一处藏着的绑匪和警察谈崩,即将撕票,脸色狰狞地按下了引爆器,望远镜观望的方向却毫无反应。


绑匪纳闷地回头,却只见自己挑中的人质孩子早已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背后,还没反应过来就视线一黑。


绑匪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被绑在天台,胸前正是他制作的炸弹。孩子正盘腿坐在不远处,手里琢磨着他的引爆器,似乎打算拆开来看看。


注意到他醒来,孩子停下了拆卸的举动与他对视,神色平静地摁下了引爆器。


炸弹再度开始滴滴答答倒计时,绑匪顿时屁滚尿流,鬼哭狼嚎求饶。


下一秒,随着“砰”一声,绑匪晕过去,从他的胸口那烟雾弥漫的炸弹匣里,弹出一只卡通恶魔形状的弹簧玩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空中似有笑声回荡。


孩子有点被吵到了,揉了揉耳朵,回头看向他背后空无一人的楼道。


银幕定格在他波澜不惊的小脸上,那双翠色的眸子倒映出捧腹大笑的、与他长相相似的男人。



此时,他的心声再度响起:

“10010,他是一个陪伴在我身边的有恶趣味的恶魔。

有关他的事我只记得,很久以前,我为了自己和重要的人活下去,和他达成了某项契约。作为代价,我不需要将灵魂献给他吸食,只需要在日常里提供令他满足的笑料和事物。


他是一个贪得无厌的恶魔,为了感受人们强烈的情绪可以不择手段,如果不看好他,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恶作剧。

虽然10010可以无所不能,但是大多时候他只会随心所欲地隔岸观火或推波助澜令事态恶化,根本使唤不动。

由于契约的存在,他至少不会看着我这个雇主陷入绝境然后哈哈大笑,简单来说,我实际上真正献祭给他的,只有运气而已。


因为这个糟糕的霉运体质,让我时常在米花町行走时,比普通人更容易成为被绑架、被劫持为人质、被炸弹魔挑中、被连环杀手盯上的瞩目对象。而10010则会从我的每次化险为夷或丢脸的经历中得到快感。”



影片开始闪现层出不穷的每个年龄段的秋泽柊羽被卷入案件的时刻。不同的是作为主角的他逐渐长大,而脸上神情也不似当初,而是越来越丰富。


“为了不让这种事影响我太多,我不得不在自己身上安置一个感知危险前兆的防身魔法,代价就是对周遭的氛围会以温度的形式感受。”

画面中已是十七岁模样的少年忽然打了个喷嚏,瑟瑟发抖地围紧自己的绿色围巾,好像感应到什么,如临大敌地环顾四周。紧接着,尸体便从天而降,他条件反射地及时避开,但刚买的草莓蛋糕毁于一旦,留下他在警笛声中凌乱。


“我发现米花町的治安令人堪忧,每个人不是在当侦探邂逅更多命案的路上,就是在计划着杀人瞒天过海的把戏,走到哪都是冷飕飕的,为此我在夏天也不得不穿得很多。不过,生活还是比以往改善了很多,我很满意。”


背景:被迫当作案手法重现的助手xN,被迫当诈出犯人的演员xN、被迫当成案件第一发现人xN、被迫当成案件嫌疑人xN、因为各种案件耽误各种吃饭出行考试xN、被迫撞见作案时刻被犯人追杀xN、走在去警视厅做笔录的路上、走在去大阪府警做笔录的路上、走在去长野警署做笔录的路上……


“我结识了很多好心人,虽然他们每个人身边都环绕着不详的案件气息,但为了搜集更多关于我的记忆的情报,以及更安稳地生活下去,我决定就这样保持原状。”


第N次劫后余生的少年拍着衣服上的灰,正从一片狼藉中一脸感激地捧起一个完好无损的提拉米苏蛋糕,神色满足盘腿而坐拆开吃了起来。


轻风惬意地吹着他的发丝,远处依旧是熟悉的警笛声。最终,以一段励志少年冒险漫般的台词结尾:


“流动的水没有形状,飘浮的风找不到踪迹,任何魔法的使用都取决于心。命运中亦有缘分的祝福,错综复杂的霉运终有拨云见日的一天!”


这信息量过载的内容令松田阵平大脑罢工。


他张了张嘴,好像要吐槽什么,但终于彻底失去力气,重重靠在了椅背上。


———TBC———


发表了99篇文章 · 总计62.72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