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卡观影】时间之舞(4)

晋江雾凇二十二《柯学抽卡进行中》的三创文

魔改向观影体,缘更

魔法背景设定,联动魔快

CP为爵柊

非原著向,完全魔改/捏造/恶搞原作情节,所有观影内容均和原作有出入

——————————

Chapter 4 黑色曼陀罗(1)



「诸伏景光亲启:

你好,我知道你看到这封信会有很多疑虑,但请放心,我是来帮助你的友方……

我很抱歉你的卧底行动即将终结在今天,但我也很庆幸上天眷顾,让我发现了你。」


安全屋里,青年神色凝重地将凭空从门下冒出来的可疑信件撕得粉碎,一片不漏地丢进马桶,冲了整整三遍才放下心来。

他回到客厅,有条不紊地销毁从电脑硬盘到手机SIM卡等物件。


「总之,我会救下你,同样作为交换,我诚邀你成为属于我的新联络人,作为架构在我与警视厅之间的新桥梁。」


指纹挨个抹去,子弹悉数上膛,玻璃镜面里是一张胡子拉碴但仍难掩英气的脸,微微舒展的眉宇,连同上挑的猫眼,完美地将未知带来的不安与焦急掩藏殆尽。


「……接下来的行动希望你能配合好我。提前说明一下,因为我无法确定你能不能顺利活下来。

基于对组织的了解,我将对他们的布置动一些手脚。」


血红的暮色中,侧身躲入狙击死角的青年咬牙给自己的手臂做好了临时包扎,调整呼吸努力冷静。

他的脚边躺着数具尸体。

平日里不择手段谋求晋升的“同事”们,一听到叛徒的消息,正如鬣狗闻风耸动,转眼间便成枪下亡魂,作了他人随意掌控的提线木偶。

这提醒着他那居于高位、始终隐身的追杀者虽有疯犬之名,却有着无穷可怕的耐心与他消磨。


「也许你不相信我,我并不介意。你可以尽可能地逃亡,只把我给你提供的帮助作为最后的兜底手段。其他后续的收尾你无需担心,我会处理好一切……真心希望你能成功活下来^^。」


无声残酷的底层巷战和高层推杯换盏间的出卖同步进行着,惨叫与枪声完美消隐在街头偶像活动的狂欢里,纵横相间的JR线与高速道上的每颗人头都在狙击镜与监控里无所遁藏,蒙太奇拼剪呈现出割裂的米花平行世界,令光明世界的和平爱好者们屏息悚然,令里世界的嗜血者们热血沸腾。


全场聚焦的被狩猎者脚步声逐渐沉重,却始终未停。


人们常以为,穷途末路的猎物会失去合理的判断能力,这是一种先入为主的谬误。

感受着生命的倒计时,猎物将比寻常还要机敏百倍,不择手段地寻找搏出生天的破绽,原本被压抑在文明世界的本能、直觉和野性亦会被激发出来。

而一旦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置于权衡的天平,擅于使用理性博弈者,会将理性化为最大的疯狂。

——那是随时会颠覆猎手和猎物权力关系的疯狂,双方都会紧咬着彼此,无法脱身。


猫捉耗子式的拉锯战已经步入尾声,体力终于彻底耗尽的青年用手背抹去汗水,垂眸望向手里仅剩最后一颗子弹的枪。


「你需要做的仅仅只是像平常一样就好,不要擅自为了大义牺牲自己。」


信件那始终散漫的语气似在耳畔回响,宛如恶魔附耳的甜美诱惑,拨动着一个在鬼门关徘徊的人紧绷的神经。

站在命运的分岔口,诸伏景光不由得露出无奈的苦笑。

登阶而上,圆月莹莹照得天台澄澈空明,死亡恍若一个平凡寻常的凉夜。


「……愉快的聊天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当一切结束后,我会再次联络你。

祝你好运。

——10010。」


摩挲扳机的某刻,紫红的蝴蝶穿过了他的脊柱,如同晕散开的血花“啪”地消散。

……


“所以……裕光其实是被犯罪组织追击的卧底警察?”

吉田步美从捂着眼睛的指缝间难以置信地来回比对影片和邻座的同伴,

“天哪……警察叔叔你也太不容易了……”


圆谷光彦也心神震动:

“虽然我早就知道当警察需要超出常人的觉悟,但没想到后面要舍弃这么多……警察叔叔你真是太……”


“……谢谢,有些东西不是必须舍弃的,而且我才26岁。”

纵有堪比谍战大片的帅气镜头补偿,当事人依旧生无可恋地捂脸地躺在座椅里,羞耻感爆表。


此时他最大的感想是——幸好自己之前变大爆衣片段的露点处都贴心地打码了。

但为什么是用警官证打码啊???!!!这样看起来更像池袋同人馆里那种糟糕的本子了喂!!!这种事不要啊(裂开.jpg 猫猫流泪头.jpg )!!!!!

此刻,他深深地与后排的top killer共情了。这家毫无分级意识和隐私可言的无良影院就是故意的!!!


“你不要这么快就自暴自弃了哇警察叔叔……”

小岛元太看看屏幕又看看似在逃避现实的诸伏景光,也不忍心地安慰道,

“我妈妈说过这种情况就叫‘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相比柊羽哥哥的日常,警察叔叔你只是马甲和衣服没了而已,运气还算不错啦!”


“嘿小鬼们!叫老了!我们可是同期!”

伊达航从后面揉了揉变小的同期的脑袋,

“事已至此诸伏你也看开点,总不至于嫁不出去了……”


“行了班长……不会安慰人可以不用勉强自己。”

望着插叙结束的银幕上开始与深尾矢人就A药编剧本对“口供”的高中生,诸伏景光无奈道,

“不管柊羽之前隐瞒了多少事,能因此得救,我真的很感激他。”



“所以……苏格兰没死?他只是变成小孩了???”

在后排花了太久才把此前影片上的luo男和记忆里的卧底联系起来,伏特加大为震惊,

“谁干的?!这这这这简直太丧心病狂了呀!”


“……还能是谁。”

一直战战兢兢默然不语(内心却在深深同情幼驯染)的安室透发出冷笑,

“这么不可思议的事,看前面这么多片段,自然是和那个毫无下限的恶魔脱不了干系。”


“我也明白Boss当初为何会盯上深尾矢人了。”

贝尔摩德也镇静地帮腔,

“返老还童这种天方夜谭的事,若非亲眼目睹,可真是难以想象啊。”


“是吗?从他们的反应来看,我倒是不觉得这是深尾矢人做的。”

琴酒的声音令在座所有知情人心头一凛,

“说到底,这家伙从头到尾扮演的角色,只是一个被委托执行某个环节的中介,而掌控全局的另有其人,不是吗?”


最糟的事还是发生了。诸伏景光心道不妙,瞥了眼脸色沉下去的灰原哀,又与脸色煞白的江户川柯南对视了一瞬,抿紧了唇思考着对策。


与他们的紧张截然相反,贝尔摩徳则微微吐出一口烟,只是换了条腿妖娆地翘着,看着邻座的这个疑心病发作的男人笑起来:

“Gin,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居然觉得这不是魔法?原来你还有这么可爱的想象力喔。”


“袒护得太明显了,贝尔摩德。”

琴酒对她的调戏并不买账,目光阴鸷地扫过前排,

“我提醒你,就算你想把大家的注意力从雪莉研发的药物引开,但别忘了这个高中生本来也和组织脱不了干系。”


他弹了弹烟灰,全然不在意在场条子们的警惕的注视,若有所思地眯起眼:

“不如算算,那位大人如此大费周章放过这么多漏网之鱼,究竟是在期待谁的反应。”


“亲爱的,你想说到这一步Boss他都知情?”

贝尔摩德唇边的弧度不减反增,

“我很好奇这种惊悚的假设会让你产生打白工的不爽感吗?还是说这种处于直觉的信任来源于同为男人的诡异的忠诚心……”


“想恶心人可以考虑换个对象。”

琴酒脸黑了一瞬,目光不爽地落回银幕里那个看起来柔弱无害、倒霉兮兮的高中生,声线发冷,

“再简单不过的事实——被组织盯上,或许有极小概率搏出一线生机;但是被那位大人盯上,等待他的只会是无法挣脱的深渊……事到如今,你不会还天真地认为这没品的破影院只是想要展现围绕选中的‘主角’发展的愚蠢少年漫吧?”


【真是太过分了!!!伦家的定位是要冲票房百亿的黑道谍战为主线的青梅竹马恋爱叠加本格派推理并振兴地方旅游业顺便小小卖腐卖肉ntr擦边炒冷饭卖情怀的魔幻搞笑群像片啦!不许小看主角的无穷潜力!伦家可是在融合全新技术致力于为观众带来最好体验,不许说伦家破!!】

系统竟然被刺激到了,骤然爆发出更恶心的夹子音,以摩擦耳膜的程度啸叫起来。


不等众人反应,琴酒面无表情地探手逮住了那个闪现眼前的发光卡池,夹着烟的两指毫不客气地径直捅入那闪得厉害的无底洞口,粗暴地抽出一张SR卡,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滋滋……解锁《黑色曼陀罗 前篇》……滋滋……】

聒噪的声音消停了,但闪烁的屏幕逐渐浮现出一张他化成灰也不会忘的脸。


戴着针织帽的黑发绿眼男子脚步沉稳地从黑暗中缓缓走出。镜头沿着他流畅的肌肉线条上移,光影交错间流露出独属于强悍猎手的凛冽气场。

“晚上好。”他审视着几步远的浅发色男人,“深尾矢人先生。”


“噢,真是缘分不浅啊。琴酒,也许你的心情美妙了一些。”

安室透一个后仰,略带嘲讽地望着这怼脸打了高倍滤镜的4k高清特写,

“事到如今倒还有件事让我好奇——这个牌子的针织帽厂商究竟打了多少广告费。”


银幕上,深尾矢人面对这位有着“银色子弹”之称的难缠警探,及卡梅隆的枪口,脸上依旧挂着难以琢磨甚至有些欠揍的笑意:

“其实,我——还挺喜欢在谈话前来一场热身运动的。”


黑暗世界流传一条铁律,和深尾矢人打交道最好别着了他的道,以防乳腺增生睾酮紊乱及心血管之类的问题。

琴酒重新点了支烟,在心底默数五秒。

很快,涉及“和秋泽柊羽关系”的话题不过几句,这个会八百码外用言语胡乱骚扰人的男人也不例外在玩心大发的屑人那碰了钉子,握紧拳头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我要把他打趴下再好好审问他”的字样。

这大概是王牌狙击手一生里少有的情绪外露时刻,而在场的黑方欢迎这种有意思的片段多些。


一场热血沸腾的酣战过后,深尾矢人毫不介意处于前后牵制的劣势,慢吞吞地紧了紧衣领,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他忽然对赤井秀一露出了一抹狡黠的微笑。

然后指间猛地弹出一颗……

玻璃弹珠。


琴酒突然感到索然无味。


弹珠以比子弹还猛的势头击飞了卡迈尔紧握着的枪。

枪以完全离谱的抛物线和受力在空中划过,稳稳落向深尾矢人手中。

浅发色的男人先是彬彬有礼地用枪口逼退卡迈尔后,接着继续表明没有敌意放下枪,以一副闲庭信步之态友好地靠近赤井秀一。

然后在出其不意的时刻扣动扳机——


“砰!”

枪口冒出白烟的霎那,黑色曼陀罗的花冠擦过了赤井秀一的侧脸,也划破了街区的寂静。


假如这时赤井秀一能将目光从花朵和配枪上移,他将会发现,在他面前驻足的对手作为人类的“违和感”。

但是他因这出其不意的恶作剧愣了一瞬,错过了此刻影院所有人清楚看见的一幕——

那双深绿色的眼中正浮现出非人的竖瞳,晕染开一片妖冶的浅金,如同阳光照射的波澜湖面,眨眼间又潜藏于无形。


“是黑色曼陀罗呢。”

深尾矢人抽出了手腕,意味深长道,

“最近可要小心点啊,亲爱的FBI先生。”


画面于警笛声中逐渐沉入一片极为不详的、浓稠的血色中,但并没有彻底黑下去。


暧昧的音乐徒然转为哀乐,系统伴以异常沉痛的腔调深情配音:


【黑色曼陀罗

沉沉盛开于绯色的际遇

一如情场孤狼的倩影

自芳心火场逶迤而过

那冰冷的墓碑

未曾得以觊觎的亲吻

凡得不到的永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宿敌啊 恋人啊 猎物啊

对你的思念有如银弹闪烁

划破暗夜的裂隙

……】


“秀——!”

嚼着爆米花的伏特加给这电子Ai突然爆发的模仿声吓噎住。


“秀——!”

松田阵平开始来回搓动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萩原研二和伊达航感觉要憋出内伤。


“秀啊——!”

前排不明真相的少年侦探团和深受感染的JK开始伤感。

搜查一课和毛利小五郎神色凝重地垂头为这位素未谋面的同行默哀。


江户川柯南感觉自己的脚趾快要扣出一幢多罗碧加乐园。


看着只有一坨掉色针织帽的后现代风遗照,诸伏景光忽然对自己被看光的事实释然。


一曲终了。灰原哀内心毫无波澜地鼓了两下掌。


感受着这隆重的悼词,以及现场熟人们真挚且热烈的反应,品着冰镇威士忌的冲矢昴沉默地看着那个开始变成他的形状的发光抽卡池:……

听我说谢谢你。


“结束了?”

基安蒂兴致缺缺地打了个哈欠,

“也太短小了!再放点人外拉郎的擦边镜头老娘可就不困了哈。”


“Gin,手气不错哦。”

看戏的贝尔摩德轻笑起来,

“但愿你和波本不会因此陷入什么脆弱男人常有的gay panic时刻。”

像是打定了主意要恶心同事到底,她风情万种地拂了拂垂落到耳侧的金发,语气暧昧地撂下一句,

“我突然想起,黑色曼陀罗的花语是——”


“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画面响起新的声音,同她的音节倏然重叠。


——TBC——


琴酒&波本:呕。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