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卡观影】时间之舞(5)

晋江雾凇二十二《柯学抽卡进行中》的三创文

魔改向观影体,缘更

魔法背景设定,联动魔快

CP为爵柊

非原著向,完全魔改/捏造/恶搞原作情节,所有观影内容均和原作有出入

——————————

Chapter 4 黑色曼陀罗(2)



“穿越过去与未来的第两万零八声钟响之时,

傀儡挣脱群鸦的引线

奏响死亡的悦音

野鬼肆行嗜血的筵席

分食生者的骸骨

虚荣者暗藏奸险

贪欲者望坟而笑

焚毁镣铐者亦

焚于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火焰在张牙舞爪,然而,发声的来源却是其后一具约有20厘米高的木偶。

木偶360°无死角“咔咔”扭动着脖子,贝雷帽压着一头颇有层次的金发,涂着死人白的彩釉小脸上,玻璃弹珠似的眼睛正倒映着坩埚口喷出的蓝火,血红小口一张一合似在窃笑。

吟唱完那段谜语话后,它头一歪,“啪嗒”一下坐在散乱的塔罗牌上,与坩埚的主人面对面。


炼制黑暗料理的长发少女一挥手,那团猖狂的蓝火霎时熄落下去。

绯红的灯光缓缓升起,照亮了满屋琳琅满目的摆件,从埃及到地中海、中东及东洋,各国风情的巫术道具无所不包,华丽的波西米亚地毯上还堆着小山高的旧书和快递箱。


乍一看,这是家充满了神秘学风情的杂货铺,门口还摆着非常有人情味的易拉宝:


“{ 红子的占卜屋 }

本店提供:

恋爱运势占卜

求学/仕途占卜

算命/风水预测

转运/诅咒/除灵

拉丁文/古希腊文/楔形文字/如尼文及其他语种翻译

失物及失踪人口寻找

巫蛊娃娃订做

恐怖电影道具出租

爬宠寄养/治疗

魔药配制

宅急便等多项服务


具体事宜咨询店主。


备注:

交易需签保密协议;

禁止三人及三人以上同时进店;

恋爱道具只能增加成功机率,不能保证100%脱单;

泄密、跑单、差评者半夜鬼敲门。”



“嚯,业务挺全啊,真的能赚到钱吗?”

松田阵平觉得,这家小店门可罗雀的原因绝对是她那口仿佛在冒沼气的坩埚、颅骨插着装饰刀的骷髅头、挂笼里的眼镜蛇和那眼珠子还在转动的吓人洋娃娃。

审美过于多元化。

下一秒,他就看见他的好大儿秋泽柊羽破门而入。


“小泉,你必须得帮我!那个恶趣味的家伙又在耍我——”

不速之客愤怒的声音因踩到地毯上的弹珠变成了哀嚎,夹杂着撞到书堆的声音。


书堆并没有砸向少年的脑袋,在距他破相的前一秒及时悬停在空中,外轮廓散发着暗红光缓缓落向一旁的角落归位。被唤作“小泉”的少女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只是慵懒地又往锅内撒了把洋甘菊:“又怎么了?”


“你看看!”

秋泽柊羽顾不上摔疼的屁股,神情激动地把咯吱窝下的包裹拆开,从里面滚出一个水晶球。

紧接着,他又带着心疼的表情从自己的拎包里拿出一个印着波洛logo的纸盒丢了过去。


诸伏景光发誓,他亲眼看见那个水晶球竟然冒出了一张大嘴,如此贪婪且迅速地将那个三明治吞没了。

然后吐出了折叠整齐的纸盒。


“……这究竟是什么?现在要变惊悚片了吗?”

三明治的制作人安室透非但没有厨艺被非人生物认可的喜悦,反起一身恶寒,

“我刚才好像看见它有一排人的牙齿。”


“只有我觉得这玩意很鸡肋吗?真正的占卜师不是镜子啊水啊随手都可以拿来占卜的那种大道至简的高人吗?”

松田阵平抱臂吐槽,

“难道还得养这种会吃垮钱包的废物吗?”


“至少是个不错的垃圾分类助手?”

萩原研二叹息,

“看样子小柊羽没少被魔法界的黑店坑哦。”


屏幕上的秋泽柊羽还在控诉:

“我忍不下去了!自那家伙碰过后,我现在真的养不起它了!我要换货!”


紧接着,那名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女了然地点了点头,拉开抽屉拿出了……

一个一模一样的水晶球。


……原来这水晶球还是批发货啊?

有那么一瞬间,众人感觉到这位和秋泽柊羽熟识的少女毫不掩饰嫌弃之情。


“又捕捉到蝴蝶效应了?”

小泉红子将调换过来的水晶球固定在桌面,

“既然10010又给你使绊子,说明这次的情况非同小可,我以为上回你该汲取教训了……”


“少替那家伙说话!”

秋泽柊羽一掌拍在新换的水晶球上,双瞳冷冷地注视着发光的球体里变幻诡谲的雾气。


球体中心里的图景模糊至极,他眯起眼试图看得更清楚点,掌心里的光芒就越发强烈,映得昏暗的屋子耀眼如昼。

“停下!”小泉红子脸色骤变。

为时已晚,水晶球“砰”地炸开,小泉红子眼疾手快挥开一道红色的光波屏障,将险些弹到他脸上的碎片挡了下来。

烟雾飘散间,秋泽柊羽那头米白发此刻看上去更蓬松了,脸色也苍白了许多,他撑在桌面,拭去额上的冷汗,一脸不甘心。


“再来一个——”

话音未落,那双对上小泉红子的瞳孔倏然涣散。

他整个人 “咚”一下瘫倒在地。


“柊羽!”

目睹这一幕的江户川柯南、毛利兰和铃木园子都情不自禁呼出声,担忧起发小的身体状况。


这一瞬间,画面从小泉红子的视角切换成了秋泽柊羽的视角,垂挂着异物装饰的天花板如同旋转的万花筒,晕眩、耳鸣与紊乱的心跳声盘桓不散。


“这种占卜的魔法是有代价的?”

差点下意识站起来的松田阵平内心的不安越发强烈,

“他本来就老生病,还要做影响自己的身体的事?他……到底要做什么?”

这影院的声效连他们都觉得胸闷,可想而知此时的秋泽柊羽状态多糟。

“小阵平,我有个很糟的猜测。”

萩原研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画面上的少年,手心发凉,

“不……我情愿不是这样……”


不同于众人的担心,银幕上,小泉红子倒是神情淡定,就好像预料到了这个发展,又或者早已习惯这样的突发事件。

她不紧不慢地舀了一勺坩埚里熬好的液体,装瓶冷却,然后……

拿出了一个长柄漏斗撬开少年的唇,毫无怜悯心地将那玩意灌了进去。


“呜呜呕呜呜唔!!!!!!”

不到五秒,秋泽柊羽便鲤打挺醒来挣扎着求水。


吨吨灌了足有半升水后,他一脸惊魂未定地握着漏斗又看看桌上的坩埚:

“小泉,虽然我赊账次数多了些但不至于到要动手的份上吧?!”


“你想多了,这里可不是你那民风淳朴的米花町,暴毙在屋中只会得到房产中介的诅咒哦。”

赤魔女若无其事地回以调侃。


“什么?这居然只是你租的吗?简直改得面目全非啊,房东会哭的。”

秋泽柊羽忍不住叹气,揉了会额等恶心劲缓过去,去拢地毯上的碎片:

“唉,明明就差最后一点就能看清楚了……”


碎片正在他的指间龟速修复,但以少年现在的力气,就和把碎纸机里的碎屑拼回去一样耗时。

看着他不肯放弃扒来扒去的倔样,小泉红子抱臂斜靠在桌边,并不施予援手也不赞同道:

“……你还要继续?你忘了松田阵平那次有多危险了吗?”


“小阵平果然也是蝴蝶效应的相关人士……”

最后一点幻想荡然无存,萩原研二倒吸一口冷气,

“也就是说,他从那个年纪就开始做这样的事了?”

“该死……我就说哪里都不太不对劲。”

松田阵平懊恼地暗骂一句,“不管是和恶魔订立契约还是蝴蝶效应,绝对没这小子说的那么简单!”


画面里的少女劝诫的口吻也老成又神秘,不给他们任何微小的侥幸:

“也许你这次能救下一个本该在这个世界线死去的人,但下一次和再下一次呢?不要以为你总是有足够的资本和恶魔做交易,代价只会像滚雪球那样越来越大。”

她顿了一下,酒红的眸子情绪难辨,似在望着少年,又似在透过他望着什么,

“秋泽,这鬼地方每天都有居高不下的死亡率,你不可能救下所有的人。”


“我从来不妄想那种事啊。”

秋泽柊羽头也不抬,麻利地将碎片转移到一张拓印着魔法阵的纸上加快修复速度,

“我知道,我既非想当圣人也非想扮演什么好孩子……就如你所见的这般,我没有属于自己的过去和未来,连自己的命运都难以掌控,但是……他们不一样。”


“没错……他们不一样,完完全全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明明可以不用介入我的事,却依然接纳了我,将我视作可信任的家人和同伴,让我……看到了新的可能性。”

他用手背轻轻拭去额上淌下的一滴汗珠,语气却轻松得好像只是在聊普通的家常便饭,

“小泉,至今,我依然无法理清这世上的诸多难题,但有一点不容置疑,那就是像他们这样的人命运不应该被草率左右。”


“‘假如这个世界存在这样的偏误,那么就应该尽全力去纠正它。’我可不觉得这是傲慢,而是勇敢的想法哦。”


“我希望,我能多一点这样的勇气,而不是无动于衷。”

“……”

“而且,从诸伏景光这次我已经摸索出规律了,我只要尽量小心,不被发现就好了。”

他抬起头,绿眸异常真诚地望向眼前的少女,笑得灿烂又阳光,

“没错……只要把所有碍事的因素都抹除掉,没有目击者、泄密者和叛徒的话,那就永远——永远不会被发现了!”


“这孩子……突然说什么呢!”

这骤然转黑的台词听得松田阵平眉心直跳。


“……暴露了不得了的想法啊。”

萩原研二扶额,沉痛地陷入育儿的反思,

“总感觉孩子养歪了在座的诸位都是有责任的。”


“请不要自责了,松田警官,萩原警官,你们在陪伴这孩子上已经做得很好了。我相信,他没有向你们坦诚,只是出于安全性的考虑。”

冲矢昴心绪复杂地扶了扶反光的镜片,

“易地而处……我大概也能理解一些偏激的想法。”


最熟悉幼驯染性子的江户川柯南此刻冷汗直流。


他快对这张笑脸ptsd了。

每次柊羽一摆出这种无事发生的明媚笑容,他将要背着他们干的事就不是一般的严重。


况且……没有属于自己的过去和未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有过去,应该指的是‘失去了过往记忆’,没有未来,难道是指和深尾矢人达成契约的下场?

但是,柊羽为什么会一口咬定他们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在以什么标准划分这条界限?能否使用魔法吗?还有……..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人对自己的认知偏差……”

看着铁了心要扛起所有的少年,他在心里默默叹气,

“但是,柊羽,你明明……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勇敢啊。”


不管过去和未来是怎样,江户川柯南将永远不后悔他们之间产生了交集,并且为之珍重且欣然。

——那是无人可以夺走的、名为“现在”的可贵日常。


在秋泽柊羽的油盐不进、软磨硬泡中,小泉红子终于妥协了。

她将第三个水晶球连同一份打包好的药物丢给秋泽柊羽:

“回去睡满12个小时恢复体力再用!事已至此,我只能祝你这个天真的笨蛋……永远不会有翻车的一天。”


“小泉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刀子嘴豆腐心呢,先给我记上吧。有需要跑腿的活随时喊我。把10010交给你使唤一阵也行。”

秋泽柊羽顿时喜形于色,想了想又补充道,

“那家伙很适合当深闺千金的小白脸或执事的。”


小泉红子在嫌弃加重之时完美切换婉拒的笑容:

“秋泽君,那可太大材小用了,比起这边,我相信祂在新宿区会更有一番作为的。”


“这孩子的恶魔原来可以在雇主的同意下借给别人使用的吗?”

贝尔摩德笑意盈盈地想象了下深尾矢人身穿燕尾服服侍人的模样,

“是个不错的致富渠道呢。”


安室透一脸黑线:“听上去有点变态。”


“谁知道呢,总感觉变态的另有其人。”

松田阵平心不在焉地盯着离去的秋泽柊羽,

“这个片段的信息量不是一般的大,从那个开头的木偶的谜语话到后面的占卜……救我那次还发生了什么?还有最后给他的那瓶子是什么?那锅里之前熬出来的毒药?”


“貌似是更加浑浊的东西……我们也许应该庆幸那不是他亲手熬制的。”

诸伏景光也有些担忧,看秋泽柊羽这次的架势,总透着种山雨欲来的氛围。


遗憾的是从这孩子的着装上判断具体时节简直是痴心妄想,而系统也只会使用模棱两可的标题带过,粗略推断大概是在救了他后发生的事。

假如秋泽柊羽要面对的危险和组织有关,排除后面假死的赤井秀一,他心中倒是留下了可能的几个人选,但是……对尚未解锁的片段,他心中总盘桓着不妙的预感。


"……真是的,一不留神又由着他乱来了。"

目送着赊账常客远去,少女神情复杂地挥手令满地狼藉恢复如初,

“这家伙那么卖力的样子真是久违了,不过这样也不坏吧。”


残阳的光线自拉开的窗帘给桌边的木偶覆上一层浓郁的朱色,木偶咔咔地扭着脖子歪过身,两颗大眼睛注视着少女掌间复原了的水晶球。


“红子,真新鲜呐——真新鲜呢——”

木偶夸张地捂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秋泽君这次不会死的概率是——100%!”


“是啊,真新鲜呢。”

小泉红子眯起酒红的双眸,饶有兴致地应和着木偶,

“棋子已经彻底错位,那个人也彻底沉不住气了吧?”

明亮又诡谲的火焰自修复的球体深处升腾而起,映得她美丽的笑脸也充满邪气,

“好了,这下我可真是、无比期待他那张……被戳了痛脚、又隐忍不言的阴暗表情啊。”


木偶拍手轻快地唱起来:“玻璃心~碎光光~玻璃心~稀巴烂!”

一旁的饭桶水晶球朝着熄火的坩埚兴奋地张开了大嘴,嗷嗷待哺。

窗外,乌鸦自黄昏的树梢振翅,仿佛撞上了某道结界,“啊啊”叫着改变了航线。


近乎尖利的笑声回荡在漆黑的影院里,捶打着每一位听众的耳膜。

现场的观众却没人笑得出来。


太怪了,仿佛在看不知所云的邪典电影。


不论黑方还是红方,此刻脑中都忍不住好奇这名来历不明又擅使巫术的神秘少女究竟和秋泽柊羽是什么关系。

比起像是秋泽柊羽不为人知的帮手,她更像一个隔岸观火的局外人。知晓着许多秘密,却只施予有限的援手,窥视着众人的命运,却毫无介入的兴趣,低调到竟无人知晓她的存在。

无论如何,都是无法轻易小看的角色。


很快,镜头慢慢自血红的逢魔时刻向深远的夜色推移,结束一天营业的少女正凝望着一面散发着紫色光芒的镜子顾影自怜。


“魔镜啊魔镜……”

众人神情迥异地听着她慢慢叨念着,就像童话里的什么高深莫测的邪恶皇后。

看上去这个场景已经变成每日的例行环节了。


“请告诉我,这个世界上谁是最美的人……”


“那当然非您莫属了,我们伟大的赤魔女后裔,红子大人!”

镜子以和抽卡系统高度相似的夹子音娇羞回应道,

“不过,除了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不论是美貌、魔力、智慧、才能还是人气,总是……”


小泉红子的淑女表情当场裂开,抄起桌上的饭桶水晶球狠狠砸向镜子。


玻璃也跟着裂开,却没有阻止显像,依稀可辨一个人影摇曳——


长发及腰、面容俊美的青年正揭开兜帽,其姿态宛如缪夏的彩色版画《茶花女》般优雅。不过,他是通身的黑,如同炼狱业火之中沉静的余烬,与这形如染缸的浮世孤立。

在熠熠火光的映衬中,那双原本如干涸血泊暗沉的眸子,此时正淡淡地凝视着什么。

微风掀起,镜头最终定格在他颈间并不作响的枫叶纹银铃上。


观影厅里陷入死寂。


每一个冷不防被这幕创飞的熟人心头都荡漾着震悚——

等等为什么冰爵会从这个诡异的选美名单上冒出来啊啊啊???!


———TBC———


为了让描述更准确,奉上缪夏的《茶花女》版画↓Alt Text

我头脑里的场景描改了一下大概是这样、请忽略我的手残排线(笑)👇

Alt Text

注:此系列的观影叫“时间之舞”,Dance of hours,本意为乱序啦,所以观影片段很随机、跳跃(且魔改),不会按照某一事件的时间线顺延下去。敬请期待以魔法缘起的乱序观影体将如何发展(雾)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