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柊】白夜倒影(5)

晋江雾凇二十二《柯学抽卡进行中》的三创文

缺德乐子文预警

设定:爵红羽黑,全员设定均会与原作有出入

秋泽柊羽:酒厂继承人

鹿岛响:卧底过酒厂并全身而退的公安警部

——————————

Chapter 5 电梯调情



米白发男人穿着一身低调的西装,腋下夹着一个公文皮包,亲切和善得看起来就像个忽悠人买烂尾房的中介,显得知性的平光镜遮住眼底的情绪,但靠近细看之下,眼尾那抹淡淡的眼影又给斯文闲雅的气质添上一丝旖旎之色。


“克莉丝,你怎么来日本了?”

秋泽柊羽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

“有信宫元渡的线索了?莫非他最后接触的人里也包括……”


“如你所料。”

顶着深尾矢人的脸的贝尔摩德语气暧昧地拉长腔,

“果然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万人迷呢,我在机场转了两圈马上就有不少大鱼闻讯而动了。你怎么识破的?”


“这个牌子的香水闻起来有点过于稳重了,不是他的风格。”


“原来如此,我下次会考虑换个受gay吧欢迎的那种香水的。Bear backen怎样?”


“为什么问我啊!我好歹还要上学,至于响……他都不用香水的。”

秋泽柊羽有些嫌弃地退后两步,

“响他平时不用香水就很好闻了。”


哪像这家伙那样花孔雀似的到处沾花惹草啊(指指点点.jpg


“Oh,youth。”

贝尔摩德见怪不怪地感慨了一下,施施然摸出手机开始给她的跑腿助手卡尔瓦多斯发采购清单,

“这把年纪严格管理自身的优质男人已经是快要灭绝的稀有物种了,再不抓紧机会,朗姆就要谏言你爸给你安排些世家名门的相亲了。”


“都说了我对政治联姻没兴趣。”

秋泽柊羽有些心梗,怎么回事,明明都已公开出柜了,寿司制作拜师都拜过了,厨艺魔鬼训练都结课了,那老头子还管闲事!催什么婚啊他爹在伦敦开的俱乐部怎么也没见他吱一声。


“我想也是,所以我以替你把关的名义挡回去了。”

贝尔摩德把一叠高档餐厅的发票塞过来,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

“我总是你这一边的嘛。”


“克莉丝,我果然还是不习惯你用这张脸说话。”

秋泽柊羽不动声色地接过来,诚恳道,

“你一开口,我就有种我给响打的钱全都不翼而飞的错觉。”


“哦,忍耐一下吧,等你确认升学志愿时我还得用这张脸去见你的班主任呢。”

秋泽柊羽讶异地挑了下眉:“那个人呢?他暂时不打算来日本了?”


贝尔摩德抱臂看着他,神色遗憾。


“亲爱的,你爸去北欧签合同了,好像是什么海洋微塑料的分解研究,还要陪你小姨参加欧洲的一些生技研究会,日本这边的事务得你来接手了,就当是给你练练手。”

她的笑意愈深,慈祥得就好像一个给孩子加作业量的家长,

“他已经授意郎姆让波本整理一份任务表发你了哦,需要劳动力就找琴酒要。”


秋泽柊羽刚扬起的笑容缓缓消失。



……



一周后。

米花中央大厦里。


一个社长跪在满地纸钞上,悔恨不已地看着墙壁暗室里依次搬出来的铝制提箱。


“我招!我全招啊!我是按浦泽大臣的命令办事!你们去查他啊!他才是幕后主使!”

他抬头看着鹿岛响,巍巍颤颤地立起一根手指头,欲哭无泪,

“我一美元都没来得及花啊!至……至少……留着我这条狗命为那位大人效力吧……下届选举辰巳集团还是可以为选票出力的!”


“啊哈。辰巳先生,一开始这样就好了呢。”

些许微风掀起了青年的长发,他身侧转椅上的白发少年有一张天使般俊秀的容颜,此刻在辰巳社长眼里却仿佛吞噬他命脉的恶魔,

“可惜现在晚了呢,我们不招有前科的人,尤其是在财政上的。”


什么地狱笑话。

诸伏景光笑容不变。内心则暗暗吐槽了一下,前辈的冷笑话一定是受小少爷的影响。


前辈!杀气收敛一下啊!不要再让人继续误会警察厅的形象了啊(虽然早没啥形象可言了)!这屋里的黑手党看起来都像个好人了喂!


“亲爱的,你说该怎么处置他好呢?”

当秋泽柊羽顺势搂上鹿岛响的腰说出“亲爱的”这种称呼时,清点赃物的风见裕也抬头之用力差点扭了脖子,这进展对一个土生土长的东亚人而言实在是太直白了。


“不送你去警察厅。”

鹿岛响神色不变,他垂头望着辰巳社长,语气轻柔地“安抚”,

“国税厅很乐意先和你聊聊。”


社长两眼一翻当场昏过去了。


啊,五分钟呢。破纪录了。

检查脉搏的诸伏景光平静地想。


“……”

鹿岛响开始思考自己的气场是否真的没有同事们传得那样夸张,他自以为自己从事本职工作时还是很有亲和力的。


“查到了他其中的一条洗钱渠道。”

爱尔兰夹着笔记本从隔壁房间走进来,

“是新西多摩市的地下古玩拍卖场。”


“那地方过去是西多摩的冈本市长开的公营赌场。”

诸伏景光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相关档案,若有所思道,

“自从他被工藤君搞下台后,新上任的市长履历很干净,对市町翻新工程也没有遭到过投诉,赌场拆掉重建为古玩市场后,还与不少企业家和议员合办过文化展览活动。”


言下之意,交易大多都是正规的,可能很难找到洗钱的实质性证据,申请搜查令恐怕棘手。


“这好办呀,明面上不好办的事,换个灵活点的方式才不易打草惊蛇。”

秋泽柊羽握住身侧人的手慢慢站起来,轻飘飘地下了一道会让新西多摩市地下变天的命令,

“爱尔兰,你去和泥惨会驻扎在那边的负责人交涉一下,该让他们清清旧账了。”


爱尔兰应了一声离开了。


“让三队负责浦泽大臣那边,风见,那部分交给你。”

鹿岛响冲诸伏景光点点头,

“这边剩下的交给你了。”


“都处理得低调点,别让其他部门注意到了,省的到时又骂零组抢功。”

秋泽柊羽也在一边叮嘱,

“别人我无所谓,但我可不允许响作为组长的时候被骂。”


他亲昵地挽紧了鹿岛响的胳膊,看得风见裕也倒抽一口气。


“警察和黑道情同手足什么的,虽然在这个国家是传统,但今天这是我和响的约会,我希望之后谁也不许打扰。”

秋泽柊羽微笑着放话,

“如果走漏出半点风声,我们和公安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了。”


他看向恋人,语气由强硬转为无限宠溺:“好了,这周的工作可算结束了,响,我们走吧。”


鹿岛响没有任何抗拒之色,只是冲同事们又点了点头,权当现在下班早退了。


“鹿岛先生……”

风见裕也痛心地看着给小少爷挽着渐行渐远的鹿岛响,就好像看着被迫送去和亲的压寨夫人,

“为了我们每晚都要委身于那种黑恶势力……可恶……上面究竟在想什么啊?!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诸伏景光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



绑走“压寨夫人”的黑帮恶少一进电梯,在门合上时瞬间垮下脸倒在鹿岛响怀里猛吸一口他的气味,忿忿抱怨道:

“波本那家伙不睡觉的吗???这么多工作量我怎么做得完!暗度陈仓也得有个限度吧?!”


“你做得已经很好了,这个强度对警察来说也辛苦。”

鹿岛响忙揉了揉他僵硬的肩为他顺毛,

“虽说你父亲放权给你,但你不必上来就这么拼。"


他的语气难得有些无奈:“毕竟处理腐败案……算是永无止境的重复性劳动。”


秋泽柊羽忍不住发出笑声。


“无所谓,只要能给响涨点功绩的话,我累点也无妨啦。”

他把手环在他的腰上认真地说,

“只要你愿意,我一定会让你平步青云,进入国安委员会也不是梦哦!就算你哪天累了不想工作了,我也会养你一辈子!”


“……这对你负担太重了,我会受之有愧,我更希望你以自己的需求为重。”

鹿岛响垂下眼,酝酿着什么,缓缓开口,

“柊羽,我觉得铃木小姐借你的BL漫画都有点夸张了,一般的恋人交往是不会……”


秋泽柊羽心下警铃大作,宛若一只炸毛的小白猫惊慌地看着他。


他又在考虑他俩合不合适的问题了?!不不不!任何分手的苗头都不可以!


他忙一把勾住了他的衣领拽了拽,眨巴着眼委屈地看着他。


“……”看着突然撒起娇的恋人,鹿岛响把话咽了下去。


他之前就隐隐感觉到了,他的恋人其实是相当缺乏安全感的人,而且比旁人严重,如果一直坚持看重的事被否定了,恐怕会做出什么极端行为。


领口再度传来催促的力道,这次,鹿岛响顺从地低了下头。


电梯在上升,轻微的失重感在他们彼此之间升腾为忘我的紧拥,细细的啃咬很快变成一场激烈的索求。


就在这时,电梯在某一层停了下来,门缓缓开了。


鹿岛响扣住了秋泽柊羽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冷冷地抬眼剐了一眼门外。


电梯门再度关闭了,载着他们一路上去,不再停过,仿佛刚才的停顿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等到顶层的提示声响起时,秋泽柊羽已给吻得气喘吁吁,大脑一片浆糊。


他的接吻技术真是一如既往地好,氛围很棒,响的眼里现在只有他了。


刚才好像忘记了什么?无所谓了!


这么好的地方来都来了,今天,他不从也得从!


他深吸一口气,满心期待地拿出了早先准备好的房卡。


……



电梯间。


工藤新一两眼无神地摁下了旁边电梯的按钮。


“久等了新一!我们快点去预约的餐厅吧!”


他的青梅从卫生间折返了,


“怎么了?”


“……不,没事。”


工藤新一挪开眼,昧着良心沉痛道,


“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发表了99篇文章 · 总计62.72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