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柊】白夜倒影(6)

晋江雾凇二十二《柯学抽卡进行中》的三创文

缺德乐子文预警

设定:爵红羽黑,全员设定均会与原作有出入

秋泽柊羽:酒厂继承人

鹿岛响:卧底过酒厂并全身而退的公安警部

——————————

Chapter 6 电梯杀人案(1)  



米花中央大厦是座由著名建筑师森谷帝二设计的对称型建筑,外侧的玻璃幕墙颇具剔透的美感,宛如点缀在东京晴空塔附近的水晶地标,低层配备了仿晴空塔的商业娱乐区,中层是诸多名企的金融办公区,高处则完美地结合了法式餐厅和观光厅,往上还有贵宾级别的豪华酒店,是个赏夜景的大好去处。


高级餐厅里,工藤新一扶额,试图将脑子里的画面驱逐出去。


比如刚才电梯的开门瞬间啦、发小正和他的男友在搂搂抱抱调情啦、人家男友吓人的占有欲啦,那趟电梯已停在上面的酒店啦,这些还是不要和马上要表白的青梅说了。


幸好没变成他们play的一环。


他第十次忍住了要拿出手机的冲动。


虽然他们两个看上去像是来开房的,但是说不定也不是!他一定想多了!没准只是来看夜景的!或者是来电视投屏玩游戏的!


抱歉了柊羽……不管怎样,就今晚,先让他装没看见吧。


“新一,你真的没问题吗?” 见他心事重重,对面的毛利兰迟疑地压低声音, “这里确实挺贵的,咱俩撤还来得及。”


“没事!我把我老妈的卡带来了。” 工藤新一回过神,流着冷汗拿起菜单,强颜欢笑, “看完电影就要来吃点什么嘛,你就别顾虑这个了,来都来了,尽管点最贵的!”


“败家子,你省着点花吧。” 毛利兰翻了一页菜单,小声嘀咕, “园子她每次出来吃都得收集会员积分捋打折券精打细算哎。”


“谁叫他们两个先把自家儿子丢下去巴黎玩,我在这不是吃便利店速食就是到处蹭饭凑合。” 工藤新一幽怨道, “之前连儿子的升学志愿也懒得过问,错过几次学校的电话来访了。”


“知足吧,你从去年就开始准备东大的推荐入试材料了,这一学期就剩下入学考和面试,什么会让你爸妈操心啊~” 毛利兰哼笑, “想想我和园子,上半年刚忙完共通考,后面还要准备志愿大学的入学考和面试,柊羽他甚至还比我们多考了一门EJU。”


“哎,毕竟他的家族滞在签证快到期了吧,不继续升学的话,想留日就得找工作转就劳签证了。”

再次想起刚才电梯激吻的一幕,工藤新一神情微妙地吸了口苏打饮料,

“不过现在成年年龄下调了,他直接申请创业签证更容易吧。”


“对哦,他上次不是还说他要开酒厂吗?园子本想带他去看四国那边的酒庄,结果最近放学老找不到他人哎。”


“呃,别管那家伙啦!肯定在忙着和某人卿卿我我。见色忘友的家伙!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欸——新一我发现你对鹿岛先生颇有微词呢,我觉得他挺靠谱的哎。”

毛利兰托腮有些打趣道,

“柊羽他还想过把我们两个介绍给他一起经营沙弗莱侦探事务所呢。”


“什……咳咳咳……”

工藤新一惊恐地看着她,希望她没在开玩笑,

“叔叔的事务所就够我们受的了,他怎么想的?!”


“所以我婉拒了嘛。” 毛利兰回想起有次和园子看见鹿岛响在街边找猫的场景,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鹿岛先生真不容易,他行事太低调了,又不爱抛头露面,一个人在米花町开侦探事务所肯定很有压力,接小案子接到现在还没倒闭真是太厉害了!”


“……是啊,真担心他有负债,或是惹上什么不该惹的极道或仇家。”

工藤新一凉凉附和,心中却在腹诽着警察厅在全国的安全屋地租究竟有多少部分是拿国民税金报销的,

“像他那样破案都不愿留名、见到摄像头就绕道走的人,一看就有故事。我还是觉得柊羽应该离他远点。”


“你放心啦,毕竟是柊羽选的人嘛!园子也把过关了!”


“就是因为是他选的人和她把的关,才更不放心啊?!”

工藤新一按着太阳穴叹气。为什么他们重要的第一次约会的话题越来越偏,已经围绕现充小伙伴聊了十分钟了?


“反正我们就相信他呗,他要是真遇上什么难处咱们帮忙支招也不迟。”

前菜端了上来,烛光温馨地环绕着,悠扬的乐音正同他们的呼吸起伏,明显精心打扮过的青梅轻笑着,与他对视良久后,有些害羞地看向窗外璀璨的夜景,

“初恋这种事,有谁会有经验?真心喜欢某人的冲动总是很难遮掩的。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工藤新一心霎那间怦怦直跳。

她意识到了,这张桌子可是他父母当年的定情之地。


“是啊,兰,我……”

尖叫声突然响彻了整个楼层。



又有人在他要进行表白时行凶!!!


工藤新一愤慨离座。


冲往案发现场之时,他心底突生一丝隐隐的如释重负感。


终于可以报警了。


……



豪华套房里,鹿岛响僵在床前,垂眸看着眼前正在解扣子的少年。


数十道法条在大脑里滚动,他牢牢地克制住再进一步的冲动。


“不行,你身体会受不了的。” 他飞快捉住秋泽柊羽摸向他腰带的手, “不是现在。”


“我以为你的领导们对你的观察期已经结束了。” 秋泽柊羽歪了歪头, “别担心,我做好准备了。”


鹿岛响眉头微蹙,摁着他的手纹丝不动:“我还没有。”


“你酒吧撩我的那股劲呢?你什么时候变成禁欲主义者了?” 秋泽柊羽不可置信,又试图挣了一下发现他是认真的,悲愤不已地吐槽, “咱俩亲都亲那么多次了,早两年和晚两年抱我对你还有那么大区别吗?!”


“……我想用我的方式更珍惜你一些。”


“你也可以用我想要的方式更疼爱我一些。”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响看上去很紧张。

秋泽柊羽在心底叹了口气。

算了,他又不是什么分级作品里强人所难的霸道总裁。


“没事,你等我那么久,我也会等你的。正好我也有点饿……”

他扫视了一眼刚叫来的餐桌,满意地看见一桌珍馐间不合时宜的草莓牛奶,

“先喝点什么放松下吧。”


见他有退让之意,鹿岛响几不可闻地松了口气,顺遂他意,起身去将草莓牛奶拿起,熟练地拆开包装,倒进玻璃杯里。


他在外面的长桌上摆好盘转过身,发现秋泽柊羽依然满脸期待地坐在原地,脱了鞋的小脚丫子随意地晃着,根本没有下床来吃饭的意思。


鹿岛响顿时心下了然,这是又要玩某种喂食play。


以前还潜在组织时,贴身侍候小少爷吃饭做饭是常有的事,时间久了他们私下偶尔也会来一些互相投喂的交流和调情。


虽然后来被那个毒舌少女雪莉吐槽他“和替太子试毒的宦官似的”,不能直视他俩进餐的变态过程。

但是鹿岛响又觉得雪莉说他俩变态很没道理。

毕竟在一同进行了艰苦漫长的厨艺特训后,近距离注视着亲近的人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不管是好吃的、还是挑食不吃忍着咽下去的样子、一点点喂饱的样子,都有种不能言喻的快意。难道世间的伴侣没有过这种隐秘的体会吗?


于是他把杯子拿来,刚呈递到他嘴边,秋泽柊羽忽然不按常理出牌,扣住他的手腕轻轻一歪。


草莓牛奶顿时泼出来,液体顺着锁骨以下蜿蜒流淌,打湿了所有该露的和不该露的地方。


“哎呀,不小心弄洒了。”


秋泽柊羽捧着他的手腕将他又拉近了些,乖巧地舔了舔唇,语气却不容置疑,

“但你会负起责任,好好品尝干净吧?”


新的play已经出现,怎能停滞不前.jpg


这大胆的明示令鹿岛响眸色愈深,他稳住呼吸,顺着他的拉力,撑着床沿慢慢俯身: “你可不要后悔。”


“我正求之不得。”


长发缓缓垂下来,罩住少年半边肩,极力忍耐的青年沿着那大大方方坦露的脆弱脖颈犹豫地轻嗅,一路小心往下。


锁骨以下的手术痕迹和愈合的疤痕触感令他吻得克制又缓慢,珍重得仿佛在抚摸一件易碎品。


甜丝丝的草莓味在他们之间萦绕,充满诱人的可口感,他刻意绕开许多关键部位,听得身前人的呼吸在痒意里越发急促,正要放慢动作,忽觉颊边更加肆意的触碰。


“响。” 秋泽柊羽一手拨弄着他的头发,一手抚上他的耳廓,眼底满是得寸进尺的笑意, “做的时候说点什么更有氛围感,不是吗?”


感受着他指间越发强硬的力道,鹿岛响稳住重心,竭力不让自己在这稚拙的引诱前失态。


这么多年来,他发现秋泽柊羽在与他贴贴方面的嗜好似乎是个无底洞。他喜欢的并不是某种恋爱的范式,而是探索未知的新鲜感,为此总是有意无意地将一些主导权让渡给他。


对常年刀头舐血的人而言,交付信任是极其危险的事,而他又做得如此自然。仿佛他们彼此只有对方,根本无须考虑任何外在的身份、立场。


每时每刻,望向那双倒映着自己的绿眼睛,鹿岛响都提醒着自己必须掌握好那个界限,不至于逾越至危险的失控,又能恰到好处地满足他。


“我会一直向你献上我的忠诚,我的一切将任你支配;”


他顺应着他的期待,敛去所有的防御,单膝弯下,半跪在他身前,仰视着他,


“我会成为你手中最锋利的刀刃,成为你监视的眼,淬炼的烈火;”


他将脸迎向他的手背,感受着那无处遁逃的温度,垂眸去吻他的无名指,


“我会尽我全力实现你所有的愿望,担去你的苦痛,开辟你的前路,为你生,为你死。”


“我的……主人。”


出乎他意料的是,当他抬眼时,秋泽柊羽并不似上次在酒吧调情那样脸红心跳。


此刻,他瞳孔地震,神情从惊恐、难以置信转为僵硬、纠结,最后他生无可恋地捂脸躺倒。


“……对不起,我突然萎了。”


发表了99篇文章 · 总计62.72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