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柊】白夜倒影(7)

晋江雾凇二十二《柯学抽卡进行中》的三创文

缺德乐子文预警

设定:爵红羽黑,全员设定均会与原作有出入

秋泽柊羽:酒厂继承人

鹿岛响:卧底过酒厂并全身而退的公安警部

——————————

Chapter 7 电梯杀人案(2)



“也就是说,可能有一个混蛋,在电梯口和女友接吻的时候,趁着电梯门开时用装了消音器的枪射杀了电梯里的一个落单的可怜社长?”

二十分钟后,秋泽柊羽两眼放空地看着他们之前搭乘的电梯隔壁,里面已经坐着一具血腥的尸体,

“……什么人会想不开在这种场合把电梯play玩得这么阴间啊。”


“呃,秋泽君,反了哦。社长才是乘电梯的那个。”

高木涉脸色尴尬地把取证袋收紧,

“依涉案人员的证词,我们推测社长应该是目击者。”


“好可怜,居然成了别人play的一环。”

毛利兰在一旁同情道,

“怎么会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呢?”


秋泽柊羽的视线也从辰巳社长不瞑目的死相移向他身下一片狼藉的血泊,目光逐渐冷下去:

“是啊。准女婿居然一边和大小姐接吻一边杀掉了自己的老丈人,怎么会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呢。”


“虽说是这样,但这是工藤君目前的推理,我们还没有证据证明那个女婿的嫌疑。”

伊达航也尴尬地咳了一声,遂在他们身后正色道,

“所以秋泽君,保险起见,我们也要走个流程,你下午五点半到六点半这段时间有和这位社长有什么交集。”


闻言,秋泽柊羽不可置信地看向蹲在楼道口心虚地捏青蛙玩偶的小伙伴,心里为他的事件触发率再记一笔。


是的,他恰好成了案件的嫌疑人之一,预约见面的登记不可能留下公安的信息,只有某某企业家儿子的名字。


“今晚是辰巳小姐的订婚宴,我父亲托我来送点贺礼。” 他诚恳地回答。


他没有说谎,只不过送的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贺礼”罢了。


“爱德华先生让你亲自来吗?” 伊达航很是惊讶。

涉及商业往来的人情局,一般让员工或秘书代劳就好了,怎么还会有大老板让儿子亲自跑腿?他真是看不懂那英国佬在想什么。



“哦,其实他想让我多在这种交际场合露露脸,方便以后给我安排相亲什么的。”

秋泽柊羽从外套口袋里拿出可作证明的请柬,长叹一口气,

“但是你们也知道嘛,我和父亲在这件事上意见长期不合,所以我今天也和辰巳社长私下谈好,礼送到就走人的。”

自知没有算数的不在场证明,他耷拉下脑袋,语气越发低落,

“拜托拜托~我后面还要专心准备大学的入学考试,我会配合调查的,请你们千万别通知我父亲或公司的人……”


“太……太过分了吧秋泽君你才多大啊他就考虑给你安排相亲了!” 高木涉难以置信地捂住嘴。


这不就是把自家孩子当成一种人情资源往外卖么!真是肮脏迂腐的上流社会!


“柊羽,没想到你最近承受了这么多……” 毛利兰也瞳孔地震,脑补完了一出棒打鸳鸯戏, “你放心,不论如何,我和新一都会站在你这边、支持你追求真爱的!”


“什么年代了,有在交往的人了,做家长的就不应该随意干涉。” 伊达航也颇为理解地拍着他的肩安慰他, “放心,秋泽君,有困难尽量和大家沟通,不管是学业还是恋爱都马虎不得哈。”


秋泽柊羽乖巧点头,目光落向在和工藤新一谈话的鉴识课警员: “伊达哥,现场采集的试样送去鉴定还要等很久吧?”


“科搜研那边还有好几个案子排着队,轮到咱还早着。” 伊达航遗憾地敲了敲表盘, “真不好意思,按程序办事,暂时要让你和其他嫌疑人多待一回了。”


“理解理解~那个,我从刚才就很在意,你们查过这里的监控了吗?”秋泽柊羽顺势问。


电梯当然不可能留下任何不利于他的监控,他早让爱尔兰提前把监控黑掉替换了。


不过,今晚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在坏他好事,他真的非常好奇。



……



有种说法是,闺蜜和男友是一种新时代婆媳关系。


“工藤君,不必拘束,看出什么问题了?有什么想法大胆说。”


大楼监控室里,鹿岛响看上去就像一个温和儒雅的长辈,随时要发实习邀请的那种警部。


虽然这位成年人有较好的情绪管理能力,但他的两眼从进来起就没离开过屏幕。


亲眼目睹过的电梯激吻画面离奇消失,工藤新一驻在琳琅满目、画面天衣无缝的屏幕前,感觉如鲠在喉。


而一边呢,死者的独生女·辰巳樱小姐在为楼道监控惊慌失措: “不!这不可能!我和悟明明就在这个点在这个电梯口前接吻的!接吻的画面为什么没有了啊!”


“大场先生,你怎么可以和大小姐在公共场合接吻呢?不管边上有没有人,不分场合卿卿我我影响多不好啊。” 一旁的秘书不快地说。


“少啰嗦啊,我们本来就要订婚了,接个吻怎么你了?都什么年代了还管这管那?有没有素质啊?”


嫌疑人·大场悟面色嚣张地一把揪起监控值班人的衣领,


“喂!接吻的画面给我找出来啊!肯定在这个时段里的!你小子故意挑这个节骨眼和我作对吗?!信不信我炒了你啊!”


“轰冻泥私密马赛!以前监控都是高岭小姐负责的……我真的不清楚怎么操作!” 町田博良的眼镜都给他晃掉了,他只是走关系刚入职的实习生,临时顶班第一天,才简简单单用掌机划了个水就摊上凶杀案,一副天塌了的窝囊样。


“大场先生你冷静点,不要动手动脚,我们只是按规定办事,并不是说你有嫌疑就一定是凶手。” 伊达航赶紧上前劝解,试图稳定嫌疑人情绪, “那个,你能不能再给我们演示一次,就是你们当时接吻的情形?”


“给我看好啦!我当时就在电梯门前,像往常这样搂着樱,顺理成章地就亲了,法式深吻哦法式深吻——”


“……就是这样,工藤君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看着那个似曾相识的情侣搂抱姿态,工藤新一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

可恶! 好尴尬!


“你们……你们是不是经常背着人这么做啊?”

顶着诸位警官们的视线和身侧鹿岛响的冷气场,他声若蚊呐,

“就……就不怕被人发现吗?”


“这就是一种情趣啦,你老针对我,是不是嫉妒我们啊?” 大场悟搂紧女朋友瞪回去。


辰巳樱靠在他的怀里低声哽咽:“工藤君,悟他绝对不可能是凶手!爸爸本就要培养他做继承人!今晚还是我们的订婚宴,他这时杀我爸爸对他有什么好处!”


刚刚经历了丧父之痛,未婚夫又变成警方怀疑的第一嫌疑人,楼下还挤满了闻讯而来的媒体们,她哭得眼眶发红,神思恍惚,对这些穷追不舍的办案者们有了些怨气。


看着这对不肯分开的男女,工藤新一把心一横,抬手比划: “是么?可是大场先生,我刚才注意到你明明是右撇子,为什么在接完吻后,却刻意用左手碰辰巳小姐左边的耳饰呢?这样不是很不方便吗?”


大场悟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笑:“还以为大名鼎鼎的高中生侦探想说什么,也难怪,毕竟你还是个小鬼。”


他举起左手以令人遐想的姿态又在女友耳边示范了一下:

“虽然用右手碰她的左耳更方便,但是用左手的话,手背可以蹭她的脸还能抚摸她的头发丝。这种情趣对你而言可能太早了吧?”


工藤新一:“……” 可恶,拳头硬了。


“碰脸撩头发算什么情趣啊!”

早已不知做过多少回这种小动作的秋泽柊羽见不得小伙伴吃瘪,愤愤出战,

“这种少女漫的技巧根本没有用!我撩了多少次,根本撩不动!你少拿那种借口骗人!”


鹿岛响在他们身后尴尬地轻咳一声。


“哈??!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吧?人家没告你性骚扰变态就不错了,小学生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你竟敢质疑我俩的感情!我和响可是唔唔唔——”


“好了好了大场先生你先冷静点,你们都冷静点!!!我们还有些细节要问,先去那边的房间吧……”


……



“这下好了,你看看,鹿岛先生,你现在有什么可交代的?”

临时借用的隔间里,伊达航憋住满腹问题,看着这位油盐不进的老学长,

“案子是移交警察厅还是扣我这里侦办?”


“暂时留你这边吧。”

鹿岛响拧着眉心,垂头扫视着大楼星罗棋布的分布图纸,

“今晚的事情不要提到我和柊羽,工藤君和毛利小姐也是,等会安排他们早点离开,别让记者发现。就是得委屈你们……”


“不打紧不打紧。又不是第一次了!”

伊达航“啧”一声,摆摆手压低声音,

“特搜部有支行动组半小时前折高架下了,小田切警视长亲自出面,命交通部加大临检,对外封锁案情细节,检察厅那边嫌咱侦办不力,兴师动众要找本部算账,目暮去接那个烫手山芋了。”


“底下的记者们我这边最多再挡一时辰,之后大型发布会在所难免。”

他把牙签拿下来,神色严峻地望向窗外,

“这警告不小啊,怕是一时半不会消停,你可得小心了。”


“是啊,某些人真急了。”

感受着耳机里的敲击回复声,正襟危坐的黑发青年也抬眼,无悲无喜地望了一眼窗外。


高处俯瞰下,流光溢彩的车水马龙正蔓延涌动,万家灯火亮如白昼,国际大都市半数地标性建筑尽收眼底。极尽璀璨的表象下,多少深不见底的势力蛰伏着,正悄悄搅动风云。


他的内心全无半点波动。


“见招拆招吧。”



……


秋泽柊羽两眼无神地蹲在休息室的桌几边,看着手机的充电格龟速爬动。


刚做完硝烟反应测试,换了一身衣服,小伙伴在把屋里的青蛙玩偶挨个捏得呱呱叫,自己的肚子也在呱呱叫。


衰成这样,连响的私密锁屏壁纸都无法让他集中注意力了。


“新一,你觉得之后我去做笔录时,我说我和响只是去开房电视投屏打任天堂的双人游戏,大家会信吗?” 他缓缓合眼,忧心忡忡。


“你干脆说你俩在一晚500万日元的豪华套房里拍不同牌子的草莓牛奶测评视频得了。” 工藤新一把手中检查的蛙蛙放下,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天晓得他刚才闻到他身上那熟悉的乳制品气味的心情。


他简直被那个男人的变态程度震惊了!


要是晚一步他的傻白甜小伙伴是不是就要给沾着草莓牛奶一起吃干抹净了!想想真是可怕!


“这里就我们两个,我就直问了,其他公安为避开监控走的逃生楼道?辰巳社长是他们的拘留对象还是逮捕对象?”


“哎……早知道刚才就吃点什么垫垫啦。” 秋泽柊羽置若未闻地揉着火烧火燎的肚子,把脸别过去打量满屋进军世博会吉祥物的奇丑设计。


“是金权贿赂?哪个派阀?综合辰巳集团的经营领域,目前可以排除川岛派、黑岩派、西本派……”


“别说了别说了,当心隔墙有耳!” 眼看他开了2倍速快进,秋泽柊羽抄起手边的玩偶帽扣他头上打断, “大侦探,你真是嫌自己命不够长的。”


工藤新一把吉祥蛙蛙的王冠帽在头上扶正,冲他弯了弯眼,那副“我果真神机妙算”的得意神情看得他无可奈何。


“柊羽,你饿不饿?” 他关切地拉近距离,祥若慈母, “中午起就没吃饭了吧?”


秋泽柊羽知道这是他套情报前的一贯讨好手段,警惕后退: “我还好啊?来之前我有吃过东西的,不劳你破费了。”


“别客气了,小兰去给我们拿吃的了,咱俩好好谈谈,你不觉得在经历了这一切后,你还欠我个解释?”


工藤新一“啪”一下双手按住他的肩,封住了他的退路,


“比如……你的代号是什么?”


秋泽柊羽人一激灵给他按坐在沙发上,抬眼对上了他湛蓝的、眼神锐利的双眸。



发表了99篇文章 · 总计62.72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