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如果种子不死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If:3号和琴酒特别篇

主琴酒视角

————————————————————————



“对不起……我必须杀掉你……不能让你破坏掉这一切……”

金色长卷发的青年眨着眼,手握一把银光闪闪的砍刀,低声细语道,

“我会努力不弄疼你的,在你咽气后也会好好地使用你的……会让你感到满意的……”


【贷无可贷[2]: 卧槽啊!!3号你是货真价实的变态吧!!!不要对着我说这种疑似恋尸癖的发言啊!我要对你的入戏有心理阴影了!早知如此我宁可让Gin现在就来干掉我!】


“啊,不行,Gin是特别的,不能让给你。”

他手起刀落,下手的狠戾劲与温柔到弱气的气质形成截然不同的对比。


森冷的路灯将挥刀的影子投射到巷子那头的墙壁上,影子像头膨胀的猛兽自黑夜出动,猎取游走于城市的人类,等到骨头碎裂的声音不再响起,野兽朝它的猎物垂下它如瀑的毛发,仿佛在撷取亡者的灵魂,又仿佛在消化残暴的现场,簌簌沙沙不知名的细碎响声比方才还要毛骨悚然。


琴酒静静地等到那声音停止后,才走了出来。


他没有想到,这个货真价实的疯狂杀手,竟然还有张充满欺骗性的脸。


黑夜出现的猛兽,此刻收起癫狂的一面,在灯光下还原出人类的姿态,路灯的光垂悬在他的头顶,映得他每根金色的发梢仿佛在落雪,消融,他像版画上驻足的天使,站在永眠后的雪原,寂静,毫无生气。


琴酒站在监控死角处,瞥了一眼他身后那个探头。


他倒是第一次见有人一边道歉一边行凶,杀完人直接在监控面前满不在乎地处理尸体。



牧野一手拖着尸袋,转过身,就与那张脸打了个照面。


他应援激推的偶像此刻正活生生地站在眼前!

他张开了嘴,一脸不可置信。

好强烈的杀气!不愧是Top killer!好帅啊这个出场方式!呜呜呜他这个冒牌鲨手的气场都要被比下去了!


见琴酒迟迟没有攻击的意思,他便不再迟疑,鼓起勇气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是你!!”

伏特加的脸都要绿了,他举枪的手在发抖,“你竟敢抢大哥的猎物!”


没想到那个美男子吸血鬼的连环杀手是真实存在的!不是科恩杜撰出来的版本。

这家伙实在太疯狂太危险了!刚刚那波,别说是之后来查监控的条子了,就连在现场他都要有心理阴影了!!!


“呵。”

琴酒冷笑一声,即使作为同行他都没有这么大胆肆意,他倒对这个家伙越来越佩服了,

“伏特加,收起枪,别让我说第二遍。”


这家伙的风格与他的外表截然相反,非常狂野,不拘一格。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比起惺惺相惜的对手,更像一个亦真亦幻的传说。


他从目前掌握的情报推测,他和那个神秘组织没有关系,反倒是一个总是猝不及防冒出来打乱局面的额外存在——一个游荡在城里随机抢人头的猎手,性情和手段捉摸不定。


在一次又一次失之交臂后,在这个意想不到的地方第一次看见他的真容,琴酒起了浓厚的兴趣,对他的好奇胜过了杀心。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

琴酒让伏特加闭嘴了,他身后的那个美丽女人却破坏气氛,饶有兴致地抢先发问,

“为什么一次次针对我们组织,和我们抢人?”


“是他们脑内的声音拜托我杀掉他们的。”

牧野下意识用空着的手抚摸了一下尸袋最上方凸起的部分,琴酒判断那是脑袋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他喜欢把头颅和脚捆在一起,还喜欢弄上很多花装饰,他听见他先回答了第二个问题,随后又说,

“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你们了……这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有很多人都在我的头脑里响,他们提起你们的名字,说怎么被你们杀死。”


伏特加感觉他的胃在抽搐,忍不住开口:“你是说……你能听见死人说话?”


“人死后,他们就像种子一样在风中飘荡。”

牧野平淡得像在说一首诗,

“他们随处可见,快要死的人和已经死的人声音都很响,他们活着的时候总在伪装,快要死前和真正死后总是想说心里话。”


“所以你的兴趣是倾听他们?”贝尔摩德询问,“这是你的杀人美学?”


“杀人和救人都不需要理由,这和美学问题无关。”

牧野说。他看见黑暗中贝尔摩德微微挑眉,女人露出了玩味和欣赏的神态,

“我只是遵循着我心中的本能,随遇而安。”


“有趣的见解,不算无聊。”琴酒深吸了一口烟。


牧野忽然显得有些高兴,他无视了琴酒身边货真价实的女明星,大胆地望向他。


“对了……那个……可以……给我签名吗?”

灯光下隐约可见他的脸上飞起一片红晕,按耐不住激动,

“我会作为独一无二的珍品好好收藏的……你真的好帅。”


伏特加腿快要软了。


“你为什么杀他?”

琴酒不为所动,审视着他,

“我想听最真实的理由,别以为你那套华丽的说辞能骗过我。”


“说了……你就会给我签名吗?”

牧野诚恳地问,他在伏特加的吸气声中抬眼与他对视,琴酒这才发现他的双眸是金色的,纯金色的睫毛翼动着,虚假得宛如人偶的眼珠,但眼底的神色炽热地涌动,纯澈无比地倒映着他的面孔,再度模糊了虚实的界限。


“看你的表现。”琴酒咬烟冷冷一笑。


“啊……那个……他向我推荐借贷产品……我借了足够的钱……不想还了。”


伏特加震惊地张开了嘴巴,难以置信他的理直气壮:“就这样?”


牧野点点头,迟疑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自己是不是杀人太早了:“莫非……你们也需要资金周转……”


“我们不是来借高利贷的。”伏特加连忙解释,琴酒瞪了他一眼,他识趣地闭嘴。


“他放高利贷的手太长了,敢伸到组织成员那里,自然需要教训。”

琴酒说道,

“我们只是来给他一个选择,要么归顺组织卖命,要么死。”


金发青年则长长地忪了口气。


“那就好。”

他柔声细语回答,

“他已经被警方盯了好几个月了,太麻烦了,一劳永逸比较好。”


伏特加暗自点头,这种敢和条子暗中通气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废物,自然只剩一种下场!


现在他觉得眼前这个变态杀手顺眼许多,他比传闻中还好讲话,与大哥聊得挺投缘,他的日语非常流利,用这样低沉的节奏说话,像一根琴弦在风中弹动着。


“你把现场痕迹处理得很干净。”

琴酒说,“可你要怎么带着尸体逃过警方的通缉?”


既然不用组织出手这个人就被杀了,他们今晚的工作自然就结束了,也不必节外生枝。但琴酒有一种直觉,他可以胆大到如此妄为,是因为他全然不在乎死亡。


不在乎死亡的人是世上最疯的人,他们疯得自成逻辑,他们只喜欢待在幕后,脑子里存满搅乱现实的剧本,他们按照剧本演出和谢幕,混迹在人群里,挑战着世界墨守陈规的秩序,在这类人身上有一种天真的残忍。


“这个不用担心,我会直接送到长野县警署的门口让他们认领的。”

牧野腼腆一笑,看上去非常高兴琴酒的主动关心。


伏特加感觉自己的下巴已经张到不能归位了:

“具体要怎么做?”


“这几天发生了地震,现在是警方囤备救援物资的高峰期。”

牧野见状耐心地解释,

“只要分解开做好防腐处理,打包成不同的包裹伪装成送货司机混在里面运过去就好了。”


这种挑衅日本警方的惊骇世俗的做法,就连组织也不会轻易尝试。贝尔摩德目光闪烁,伏特加只要想一想未来那个场面就感到一身恶寒。


果然是个别具一格的疯子。


“呵,挺像大胆的推理小说剧情,不过很考验杀手的演出功力。”

琴酒冷笑道,“但愿你运气好到不会撞上福尔摩斯之类的侦探一流。”


牧野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连声音也变得雀跃了一些,他不自觉地用力,隔着尸袋的塑料布摩擦出吱吱的声音,听得伏特加想吐,

“大家都担心我搞砸……你的夸奖让我很高兴!我一定会好好完成我的演出的!”


“那祝你头脑里的声音永不停息。”

琴酒将烟蒂按灭,

“我们后会有期。”


他是不可能留下签名字迹的,他本来是一个痕迹都不该留下的人。牧野也没有再强求,于是他平静地目送着他们一行人,在巷子尽头渐行渐远。


……



一年后,在巷尾,有个男人在慢慢走着,最后倚墙缓缓地滑落。


金色的弦月如死神的镰刀,垂下阴冷的光,照到巷子的一角。银发男人睁开眼,望见渐渐走近的人的影子在墙面慢慢膨胀,像一头美丽的野兽在收敛它的利爪。


这个销声匿迹许久的都市传说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依旧是记忆里那张雌雄莫辨、精致美丽的脸。


琴酒望见他的眼神还是那般纯澈坦然,他见过这双眼在沉静时,目光冷漠无情如刀刃寒光,他见过这双眼在杀人时,泫然欲泣如在哀挽,又像无底深渊,不知在想什么。只有与人交谈的时候、倾听的时候、游荡寻觅的时候,他身上那股微弱难察的生气才多了一些,似乎那就是他与尘世的唯一联结。


“我们又见面了。”牧野说道。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琴酒问。


“我在遥远的地方听见了你的声音,就知道你在哪里了。”

牧野歪着头回答,

“你的身体深处散发着哀鸣,你快要死了。”


琴酒冷哼一声。


“就算是死了,我也不可能让他们抓住。”


虽然他这么说,他已经失去了太多的力气,他能感知到垂死的号角在他的灵魂深处作响,唤起肉体的崩溃,他屠戮的渴望衰退到只剩下令人作呕的血腥气,他的骨头在摇摇欲坠,像是随时会被打碎重组的玩具,理智只是他头脑里保持的最后一根飘渺不定的弦。


现在他的处境变成了当年他下手处理掉的无数只老鼠中的一只,回到了阴沟里躲躲藏藏,回到了与坟墓作伴的黑暗里,陷在记忆原初宛如泥淖不见天日的死寂里,从未指望过忏悔与赎罪。


“你为什么要见我?”他问。


“我说过,我是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的。”

牧野微笑。在亦真亦假的笑意里,琴酒看见死神在遥远的金色梦乡里踱步,死神拥有一张虚假宛如人偶的面孔,像是戴着神创造的天使面具,他没有用镰刀,而是在散布种子。


人死后,真的就像种子一样在风中飘荡?”

琴酒突然露出嘲讽的笑,他拿出最后一根烟,用脚底划出了火柴光,试图点燃烟,风吹过窄巷,火苗在他的指间歪了,灼烫上他一向扣扳机的指头,可是他丝毫没觉得疼痛。


有一双手慢慢地向前伸,它们像是死神肩上一对下沉至黑暗里的天外飞鸟,拢住了那朵摇摇欲熄的火苗。琴酒看着轻烟在两人之间升起,心想这一切连同这个世界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最像谎言的虚假此刻则显出真实的影子。


“是的,他们会把一生的故事留在这个世界上,不论是好人还是罪人。”


牧野认真地回答他,


“这个世界或许存在天堂和地狱,但总有人会坐在人间,倾听那些故事。”



———Fin———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