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星星变奏曲(下)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IF线:索萨和基尔的韩国行 下篇

—————————————


地下C区守卫室里,一个男人正愤怒地调取电子监控,对着通讯设备下令:

“在舞厅里盯好他,只要那家伙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就射杀他!”

“目标一直都表现得很奇怪,无法判断其意图,询问是否现在动手。”

耳机里传回来的人语气微妙,

“目标现在已经靠近教主。”


“再等等,等他们分开!”男人气急败坏,一拳捶在控制台上,恨不得亲手把这个目标碎尸万段。


头顶的白炽灯一闪一闪,晃得他心烦意乱。他阴狠地盯着被他调取的监控画面,屏幕里,白天那个在游乐场里嚣张无比的家伙,对着镜头打了个招呼,堆满灿烂的笑。


一开始他以为这只是哪里冒出来针对姜氏集团的混蛋,直到镜头里的男人抱起一个孩子又打了个招呼。


他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孩子,不正是数日前他精挑细选提供给哥哥的“货物"?!结合男人那个挑衅的口型,他就火冒三丈。


这名男子正是韩国黑帮七〇派的干部,白天组会现场突袭围剿里逃脱的幸存者,带着剩余的小弟退到这个地方前,他一路收到袭击他的幕后黑手的挑衅,对方不仅把他是姜氏集团董事长私生子的秘密挖出来威胁他,还切断了他们所有走私违禁品的路线把确凿证据送交警方,把他们全部弄上了通缉令。


他之前从没把这个新长老放在心上,不料自从他上任后,天神教越发朝着不可控的方向畸变,脱离了财阀和政客的控制,这家伙这次回国干脆利落地把另外两个长老干掉,架空了教主独揽大权,甚至中断了活祭品生意链直接对黑帮动手!


看到监控视频后,他更加难以置信,他竟然会被这么没有格调的奇葩弄下水!


挡了他们财路的人都得死!在今晚哥哥也会出席的宴会上,他一定要用他的人一雪前耻!


男人盘算着这一切,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与此同时,在他身后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女正一声不吭地沏茶,她身着一件白色长袍,胸口佩戴着辨识度极高的别针,作为从祭品里挑选出来的侍童,她就像一个安静好用的偶人。





“A区的守卫已全部搞定。”

地下六米,基尔将数十个不省人事的守卫们牢牢绑好,敲了敲耳机,她发誓从刚才起隐隐夹杂的并不是杂音,这次她清楚地听见耳机那边传来的欢快曲子,旋律非常独特,从刚才起已经变奏了好几次。


“有点吵,刚才出什么事了?”


“抱歉抱歉~我真的受够了他们那个像大悲咒一样的音乐嘛,在这么好的夜晚简直败坏兴致。”

耳机里传来的那个声音愉悦至极,

“所以我刚才干掉了教主大人,然后宣布从今往后,哥德堡变奏曲【9】就是咱们教会布道的BGM啦!”


“&#%#&?!!!”基尔感到两眼一黑,差点背过气去。


但她来不及抓狂了,巨大的咆哮声在C区的尽头响起,回音在地下空间无限震荡,几乎要淹没耳机里的声音,她无暇再和索萨扯皮,循声飞快地跑去。


混乱来源于C区的守卫室,基尔握紧手枪,毫不犹豫地踢开门,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到。


一墙数不胜数的监控画面首先映入眼帘——整座闭园的游乐场呈现在无死角的各个画面里,白天涂着精致珐琅的旋转木马在夜晚滤镜下宛如阴间的冥河使者,阴森的画面中央定格着唯一有色彩的影像,那是索萨抱着俊远观赏放飞的氢气球的画面,笑脸定格在封闭的显示屏上显得格外诡异。


声源中心,一个男人正把一个少女压在台子上狰狞地掐着她,愤怒到失去理智的脸涨红冒着热气,少女则挣扎着将他的手撕咬得鲜血淋漓。

基尔一手刃将男人打晕。


她冷汗涔涔地回神,望见地上翻倒磕破的暖水瓶、杯盏碎片和流了一地的茶水,缕缕热气还在地板上升腾。


男人正是通缉令上的目标,脸已被重度烫伤,仔细一看,他的后脑、脖颈上还有器物殴打留下的伤痕。从现场推测,他没有防备地被人从后面用暖水瓶殴打,但没有立刻倒下,于是再度被烧开的茶水泼了一脸。


她不可思议地望向那个慢慢坐起的少女,惨白频闪的光线里,她在少女凌乱的发丝下看见一双和俊远非常相似的猫眼,眸底一汪深蓝,像星夜下的海面,深邃而又压抑。


少女对她的问话毫无反应,像是偶人一样望着她发呆。她瘦骨如柴的身躯贴满了纱布、创可贴,手臂缠着绷带,手上还有烫伤的痕迹,脸上毫无血色,她看起来像她发育不良的变小版,但本堂瑛海在这个年纪会喊痛。


当基尔一脸焦急地重复着“智恩”、“俊远”的发音,她的眼底才亮了一下,她拉拉基尔的衣服,指指墙上挂着的钥匙。


钥匙对她而言挂得太高了,所以她才爬到台子上。基尔猜想她一定是尝试了很多次来到这里偷钥匙,她帮忙取下钥匙的那一瞬,接踵不断的脚步声响彻整条走廊,方才的动静引来了B区的守卫!


基尔瞳孔紧缩,回头望向门口,走廊的昏暗灯光将数道逼近的人影打在敞开的门板上,少女在这个关头却异常地冷静,她眼疾手快摁下控制台的某个按钮,霎时一阵刺耳的警报声自远处响起。


“A区入口有人闯入!!快去!”门外一阵嘈杂,纷乱的脚步声被这警报声调离。基尔在门后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捂住那个留下查看情况的守卫,将他迅速勒晕放倒。


“基尔,现在多数看守都被引向A区了。”

索萨的声音这时从耳机里传来,

“一分钟后我会切断这片区域的电源扰乱他们的通讯,派人拖住他们,你动作要快!”


“收到,我拿到钥匙了。”

基尔深吸一口气,她扭头看向那个从台子上跳下的少女,向她伸出手。

“走吧,智恩,我们去救其他人。”她放慢了口型,好让她完全地放下戒备。


庞大的地下王国的光源熄灭时,基尔早已闭眼适应了黑暗,凭借大脑里记住的平面图,拉着少女躲闪赶来的看守小队。


朝关押区飞奔的路上,身旁的少女的脚步未曾有一刻慌乱,她的行动是那么坚定,宽大的白色衣袍不曾阻碍她的奔跑,少女宛如纸鸢般轻盈,同她一起穿越这片黑暗压抑的地下。


枪声突响,基尔飞快地护住那个女孩伏倒,反手对着攻击方向就是一枪,击穿开枪者的手臂。不等后面的人反应,她又沉着气扣下数次扳机击中几人的腿,迅速拉起智恩跑起来。


“唉嘿~大失误~”

耳边索萨的声音还是那么轻易让她抓狂,

“那个干部今晚带回来的那组人身上有枪,一部分在出入口守着,一部分在往你那边聚集……”


“你情报提供得太晚了!”

有那么一刻,基尔真情实意怀疑索萨想借助这次行动除掉她。


“我错了你别生气嘛!我马上补救!”

索萨委屈的声音在她的理智边缘徘徊,

“帮忙再争取三分钟,我的新发明马上登场了……小心右前方!”


不等索萨提醒,基尔早已推开智恩及时躲开右前方拐角刺出的匕首,反手锁住男人的手臂发力,黑暗中清晰可闻“咯嚓”的骨裂声、匕首掉落声与耳机里的吸气声,她一脚狠狠地踹开男人,那人像个沙包飞出去撞倒了身后的守卫。


下一秒,左边也传来骚动。基尔猛地回头看向智恩,方才掉落的匕首已被少女趁机抄起,在袭击者扑来时她看准了破绽猝不及防地捅下去!


这一刀的位置捅得又狠又准,少女喘着气惊魂未定,松开匕首挣脱开成人的桎梏,转身之际与蹲下来的基尔撞了个满怀。


“智恩,我来挡住这里,你去开锁!”

基尔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试图稳定她的心神。


黑暗中,少女感觉到她将一串冰冷的物什塞进了她的手心里,地面传来徐徐不断的震动,而那人的脉搏却相当平稳,仿佛背对蜂拥而至的守卫,她也临危不乱,坚定地推了一把她催促她行动。


就像引领她的天使一样。


在手里摸到那串钥匙的瞬间,少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宛如一支离弦之箭,转身飞快地冲向关押的牢房。





釜山外围的海面泊着一座豪华游轮,金碧辉煌的宴厅里,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再度由轻快活泼的旋律逐渐变奏为澎湃的乐章,震颤着人心。身着白色西装打扮正式的俊秀青年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桌上,双手在膝盖上的平板上快速地敲击着,仿佛随着琴师的节奏同时弹奏着隐形的曲子。


以他所在的桌子为中心围着许多天神教教徒,他们身穿洁白宛如使者的长袍,手上却握着黑色的枪,瞄准着地上一群抱头瑟瑟发抖的人,餐桌外围已经躺着几个被干掉的黑帮杀手。


天神教教主躺在舞厅中央,自伤口流出的血逐渐干涸,与地板上的花纹构成了一幅宗教画。


“今晚的天气真好呢,从窗外星星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黑发青年忽然停下了敲击平板的动作,笑眯眯地感叹,

“这么好的日子,真是要感谢神的赐福。”


“你这个披着人皮混进来的恶魔!少在这妖言惑众了!”

一个穿着名牌西装的男子暴怒地环顾四周严阵以待的教徒们,

“你把教主大人杀了,还想拿我们献祭?!”


“朴检察长,您这说的是什么话。”

索萨闻言露出惊讶的神色,

“他的遗体都没有发出臭味,他已步入天国得到了神的原谅。我只是在尽神仆之责,聆听神谕行事罢了,说我是恶魔也太抬举我了!这可不敢当啊!”


“西野先生少自谦了,谁没见识过你在汉江出海口显灵的神迹啊?”

一旁的姜氏集团长子凉凉地说,

“现在看来那也不是神的庇佑,不过是你颠倒黑白自导自演的闹剧。教主大人有眼无珠经你这个恶魔蛊惑,我们可不会被骗了!”


他扫视着那些白袍信徒们,这些人在他的语言下无动于衷,枪口不曾移动毫厘。

谁能想到这个大韩民国第一邪教,会以惊人的速度脱离各大财阀的掌控,变成一个与他们分庭抗礼的怪物。

教主大人真是捡到鬼了。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想。


“不,神就在庇佑我。”

索萨从桌上跳下来,接过信徒点燃的一支香,棕色的双眸里满是戏谑的意味,

“天使也在为我引路,于是我们必贯彻祂们的意志,尽力参与对这个世界的改造。”


“我们将剪除这世界的病枝,剔除腐坏的毒瘤,还众生脚下的净土。”


他捏了捏那根香,插在那个可笑的天神教祭坛上,缓缓抬头扫视了一圈,傲慢的宣言惊得众人目瞪口呆。





催眠瓦斯骤然弥漫开来时,基尔面色复杂地瞪着地上那个鬼玩意。

正如索萨所言那是一个还没投入实际应用的新发明……不……也许是初次试验,总之不是正常人类能想出来的阴间"创意"。


灯光重新在这个黑暗的地下王国亮起时,将那个登场如椰子般大的巨型小强每一根仿真触角照得清清楚楚,它发生了机械故障,一面不断地喷射白色气体,一面在水泥地上打滑抽搐,在一片躺倒的人中间,好像被喷了杀毒剂垂死挣扎的活小强,看得人心里发毛。


如果基安蒂在这里,这一定会成为她永世难忘的噩梦。

基尔心有余悸地摸着早先准备好的防毒面具。

……


二十分钟后,攻克出入口的教徒们找到了控制室里的地下排气开关,排散了瓦斯气体。


四十分钟后,所有被关押的孩子都被带回了地上。


在这次营救行动里,俊远的姐姐智恩发挥了最关键的作用,她一点也没给前来救援的大人们拖后腿,即使自己也受到不小惊吓,还是在混乱中确保没有遗漏所有的关押地点,并带领大家找到了失去行动力的孩子优先转移。


基尔是最后一个离开这个地下世界的。


当她顺着台阶向上离地面越来越近时,她看见深蓝的星空出现在小小的出口里,闪烁的星星下站着智恩,她站在那里等着她,非常安静。


有那么一瞬,基尔好像理解了俊远为什么会用星星来形容帮助他的人。


对他而言,他的姐姐就是这地下黑暗里给他带来光和希望的星星。


韩国警方很快派了增援押走地下那几十个涉嫌人口走私的看守,数十辆救护车也陆续赶到现场,转移那些受害者们。


就在今夜本该收尾之际,变故忽然发生——


在人们忙着抬担架搬运伤员时,那个最初遭遇偷袭的七〇派干部骤然跳起袭击了其中一名警员夺枪,一把掐住智恩的脖子将她挟为人质!


“不许动!谁动我就崩了她!!”

男子那张烫伤了的半边脸此刻狰狞得吓人,狂怒地大叫着将枪口紧紧顶在女孩头上,而智恩瞬间意识到局势多么不妙,脸色惨白放弃挣扎。


“不要动她!”

耳机里隐隐传来的哥德堡变奏曲进入了第四次循环,基尔血液发冷,挥手制止身后所有人的举动,让警方和救护人员照歹徒的要求让路,试图安抚歹徒的情绪,

“这位先生,我可以代替这孩子做你的人质,她已没多少体力了,要逃跑你不能被人质拖后腿吧?”


换人质的机率几乎为零,但这种紧急情况下,尽可能地拖延时间才是上策,时间越久,犯人越容易露出破绽。


“先备车,再给我联系我哥哥那边!我知道你们是一伙的!那个混蛋想让老子认栽,没那么容易!!”

男子冷笑一声,拖着少女朝着开阔的游乐场出口越来越近,那里有一辆车。

“我要亲自和那个叫西野亮的人谈判——”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基尔瞳孔微缩,视线里,男子脸上还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脑门已经多了一个洞,手中枪械顺势滑落。她迅速冲上前一把护住了智恩,少女没有因为那道枪声受到惊吓,只是懵懵懂懂地望着坠倒的人。


与此同时,远处的摩天轮上,一名脸色苍白的天神教教徒机械地收起了狙击枪,扶着耳机恭敬地汇报:

“目标已清除,西野大人。”





“我们的信念将彼此传承,即使肉体覆灭,灵魂也将永生……”

白色西装的黑发青年舒张着双臂,身后窗外深邃的海上夜幕衬得他的棕色双眸炯炯发亮,

“赞美天神!赞美纯洁无暇的心灵!”


“无耻小儿信口雌黄!!这比〇〇教还不伦不类!”

听他念完那改得面目全非的布道内容,在场几个内阁老头捂着胸口气得发抖。


得知七〇派已全部落网的集团长子抱头缩在角落里喃喃自语,一脸已经疯掉的模样,他身边的检察长朴氏一脸铁青地握着手机,而姜氏集团的董事长已经疯了,老头年事已高,瘫坐在地上,抖着唇花了好大的力气找回理智:

“西野先生!你们为什么要变卦?你们组织不是承诺,要与我们合作进行永生的项目研究……我还可以出更多的钱……”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眼前的男人笑出了声。

这笑带着浓烈的嘲讽与轻蔑,癫狂得仿佛盛大的狂欢曲,又冷得宛如寒光闪烁的刀刃,切割着宴厅里每个人的神经。


“啊,你说那些钱啊?”

索萨笑着举起上供的提手箱,在众人惊愣的注视下,一把抛向空中,大厅两侧的信徒非常适时地搬出小型风扇按下开关,成百上千的钞票如雪花雨一般飞扬在宴厅里,劈头砸脸。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用参差不齐的实验体和这些废纸来糊弄我们那位大人?你觉得我们稀罕你的这点脏钱?”

他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嫌弃,

“一面打着诚信合作的招牌,一面计划把我们组织的情报卖给CIA,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


“不过,那位大人仁慈地原谅了你们的愚蠢行径,并赠予厚重的回礼。”

他晃了晃平板,咧开嘴露出小虎牙,

“堂堂大韩民国的战略部检察长竟和姜氏财阀的长子私底下贩毒、性侵、人体走私,利用自己的权限合作牟利,这种猛料大家都不会放过吧!”


在场的人都傻眼了,老头一句话卡在嗓眼里断断续续没有说上来。

制造舆论风口这种小伎俩对索萨而言简直轻而易举,在宴会的短短半小时里,天神教的网页上就散布了数十个猛料,以瘟疫般的速度迅速扩散至全国各个网站,即使国防部连夜加班删帖也无法抵挡汹涌如潮的民意,媒体都在狂欢出动。


那片的庞大情报网浮出了地表,终于进入人们的视线,桩桩案件罄竹难书,加上天神教徒无处不在扩大影响,大韩民国的网络已经全盘沦陷,内阁不可能集体引咎辞职,他们必定会为了自保,将他们这几颗棋子推出去挡枪!


“啊,还有姜氏家族与七〇派那血浓于水的关系和渊源已久的黑色产业,甚至还有影响到下届总统竞选的内幕,大家都非常关注呢~ 看来这个国家并非所有人都希望一成不变。”

他越说越兴奋,棕色的双瞳此刻将所有人惨白的神色尽收眼底,

“很遗憾,走到这一步都是神的旨意,你们这群人渣不能在此世和来世得到救赎。”


“西野亮!你以为等我们出去后会放过你吗?!”

朴检察长双眸发红,被教徒们按在地上,疯狂挣动着,恨不得扑上去撕碎眼前这个猖狂的疯子,大厅里回荡着他的各种脏话,但索萨不怒反笑,还欣赏了好一会他的狂态。


“你说得对!朴检察长为这个国家的司法系统贡献了不少,即使把你们关进监狱里,怕也只是判个十几年的有期徒刑,真是便宜你们这些上位者了。”

他点点头,笑眯眯地合掌提议,

“之前我听俊远说过,你们在那座地下‘乐园’里玩过好多有趣的游戏,我觉得有一个比过家家还好玩,你知道是什么吗?”


他的话语一点一点刹住了中年男人的满口诅咒。

这一刻,他俨然是整个大厅里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恶魔。


“Bingo!是狩猎游戏哦!”

在所有人惊恐的注视下,他狂笑着揭示答案,

“从现在到零点,幸存下来的人就可以平安地进监狱!为了这个幸运名额,大家要好好加油哦~”


哥德堡变奏曲和枪声在整座游轮上相互交融,在沉降的夜里渐起渐落,船行在平静的海面,投入一片闪烁的星光世界里。





一周后,智恩出院的那天晚上,海上的游轮宴会再度开张,沿着釜山的外围航行着。

俊远和智恩站在船上看着釜山的夜景,互相打着手语交流,海风吹起他们的衣衫和头发,轻飘飘得仿佛随时要飞向天空,姐弟俩咯咯的笑声清晰可闻,虽然他们距离真正的幸福还十分遥远。


“真是神一样的好孩子们呢。”

索萨托腮望着两个用手语交谈的孩子。

“我真的好佩服智恩,她那样的身体条件,还能在地底那片黑暗中保持理智,也是那群孩子里康复得最快的,即使换做成年人也很难做到,真是强大的意志。”


“因为她是姐姐啊。”

基尔也不由得眉头舒展。


自那晚过后,她的心中就多出一个轻盈而又笃定的小小身影,这样小的一个孩子,刷新了她的认知,就像世界上另一个她给自己注入了全新的勇气。


看着这对姐弟,那个遥远的医院夜晚,再度和瑛祐重逢的场景也历历在目。万般心绪涌上心头,竟让人有些鼻头发酸。


本堂瑛海快速地掩饰了情绪转移话题:

“我问过他们将来的打算,他们想在教会的资助下完成学业,将来脱离教会自食其力,去遥远的地方生活。真是令人吃惊,明明年纪这么小,却为彼此考虑了那么多。”


索萨静静笑着移开视线,望向天空。


夜幕中最远的星越是凝神注视,便越是隐入暗夜神秘莫测,最亮的星则散出纤细多棱的冷光,与地上的人遥遥相对。


从那个已看不到星星的遥远的24世纪来到这里后,他有过整夜数星星冻感冒的时刻,也在书里邂逅许多像星光一般的人物,见证他们如流星般沉沉殒落的命运。


这个三百年前的世界混乱堕落,但仍有无数人像星星那样眩目。


“当然,因为家人是最重要的。”他轻声说。





基尔久违地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牵着弟弟瑛祐走在海边,天上的星星格外清晰地倒映在水面,在退而复涌的海浪间露出闪闪的银光,银光连成一片闪袅的绸缎,交织披拂在深邃的黑暗里。父亲挽着母亲走在徐徐的海风里。


她凝视着父母的笑脸,他们的眉眼停留在记忆里,依旧没有变过分毫。


“姐姐为什么在哭呢?”瑛祐问道。


“我太天真了,不管过了多少年,我都始终没能接受他们的离去。”


“姐姐,大家总有一天都会离开的。”

已经长大的瑛祐说,

“活着的人会带着逝者的遗愿,连同他们的份好好地生活,从某种意义上,被留下的那一个人并不孤单。”


“虽然知道了这一点,可是,我还是会忍不住想哭,怎么办啊?瑛祐。”


瑛祐认真地回答她:

“姐姐,请你相信自己的力量,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勇往直前,这就足够了。”


……


当基尔被天神教教徒们经久不息的电话铃声惊醒时,别墅里已经人去楼空。


桌上放着一张离谱的留言:

“To 亲爱的基尔~

我回日本啦!BOSS已经授意让你作为教会二把手代我处理剩下的事么么哒~”


这是她第二次被丢在韩国。


要处理的事务成堆如山,包括办理孩子们的户籍和收养手续、发展天神教助学基金项目、联系律师准备刑事案件的起诉书、举办天神教布道的线上直播与线下活动、担任创新企业的产品经理、撰写几十份药企改革的方案策划书、与组织的合作对象开会……


基尔颤抖着撕碎了信件。


现在她不需要《如何与神经病相处》的相关书籍了,她更加迫切地需要《如何当一个邪教长老》的指南,并迎接更为跌宕起伏的挑战。


“那个混蛋!!!!”



————Fin————

全文注释

本文标题《星星变奏曲》来源于我国朦胧派诗人江河的一首同名现代诗。


金珍娜是未西归大大原作里基尔韩国任务的假名。


本文里涉及的两个孩子的名字分别取名俊远和智恩。“智恩”我查到在韩语里有“做一切正确的事”“生命中美好的瞬间”之意。智恩的形象是向孔枝泳的小说《熔炉》里的听障孩子们致敬,我想在小说里赋予她更独特的力量。


【1】千云宁:韩国作家,作品擅写世俗生活,对社会和人心的表现力度细腻透彻。文中索萨提到的描写出自于她的代表作《针》。


【2】麦卡勒斯(Carson McCullers,1917-1967):20世纪美国著名作家,作品擅写人的孤独境遇,代表作有《心是孤独的猎手》,《伤心咖啡馆之歌》、《没有指针的钟》等。


【3】世宗大王:朝鲜半岛古代著名政治家,语言文字学家、改革家,朝鲜文的发明者之一,其创制的“训民正音”包含28个字母(经过字母的演化与合并,现代朝韩社会只使用24个字母,其中14个为子音字母,10个为母音字母)。


【4】无政府主义(Anarchism):本文私设的索萨提及的“无政府主义”更加接近于横向政治(transversal politics),崇尚脱离政府机关单位的霸权统治,强调平等、差异与多元文化,由自由的个体结合,以建立互助、自治、反独裁主义的和谐社会。(既然是24世纪的未来社会,可以大胆假设这种理想乌托邦的达成)


【5】本文里私设索萨原本生活的24世纪人类生活不存在国家概念。以此致敬恩格斯的一段话“阶级不可避免地要消失,正如它们从前不可避免地产生一样。随着阶级的消失,国家也不可避免地要消失。在生产者自由平等的联合体的基础上按新方式来组织生产的社会,将把全部国家机器放到它应该去的地方,即放到古物陈列馆去,同纺车和青铜斧陈列在一起。”(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6】父权制(Patriarchy):按父系计算世系血统和继承财产的氏族制度,特征包括私有制;男性中心主义;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二元对立思维;厌女文化,歧视、剥削、物化女性及弱势群体;以婚姻制度构建小单位家庭等。上野千鹤子在《父权制与资本主义》里指出近现代社会女性的双重负担:一方面作为雇佣劳动者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遭受剥削,一方面在父权制下无偿承担再生产劳动(生育、养老、家务)。


【7】母系制:按母系计算世系血统和继承财产的氏族制度,详情可见百度百科“母系社会”的词条介绍。母系社会文化注重以人为本,拒绝对人的物化和私有制思想。本文对索萨24世纪家庭情况的私设有参考《无父无夫的国度》的摩梭母系家族氛围,他没有父系社会的两性刻板印象,比起性缘关系更崇尚人之间的亲缘关系,他对“父亲”这个家庭角色纯粹出于好玩和新鲜感,也真的不介意当妈(不是


【8】首尔作为朝鲜半岛中部内陆城市,曾因恐慌朝鲜战争再度爆发,城市建筑有修建地下室作为防空洞的传统。奉俊昊曾通过《寄生虫》这部影片隐晦地刻画过埋藏在韩国人心中的地下室恐怖象征。


【9】哥德堡变奏曲(THE GOLDBERG VARIATIONS):巴赫的一部晚期作品。萨义德在《音乐的极境》里点评曰:“巴赫不只是一味地拜服顺从、称颂上帝及其造化,他潜意识里还有心与之分庭抗礼,这个心思在后来几部大作品中愈发得以彰显,如《赋格的艺术》《b小调弥撒曲》《哥德堡变奏曲》。”

这首曲子活力洋溢又狂野恣情,写文时听到觉得很像索萨这种性情。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搜来听听~


最后,感谢阅读!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