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星期六的第24小时(终)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If索萨及格了 花洒向

————————————————————————————————  


油门踩下去的瞬间,江户川柯南听见自己的背脊重重撞上车座的声音,他的视线一晃,整辆车便迅猛地飞了出去。


不到一会,他便从窗外看见了那辆黑色的英菲尼迪,它正以超过110码的速度在晚间的道路上飞驰。


“给我停车!”

索萨不知何时从副驾驶座的储物箱里搜出了一个警用喇叭,架在窗口大喊,

“放过别人的老婆听到没!你们已经超过法定速度了!再开下去大家都知道日本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形同虚设了!”


驾驶座上的水谷裕从反光镜里看见他们的那一刻,他猛地提速,硬是打了个惊人的蛇形变道从相邻的车辆狭窄的空隙里窜出去!


“我去!这是我迄今为止见到的第三个变道不忘打灯的稀有物种!”

索萨扒在窗边惊叹道,“操着松田的老婆还能如此得心应手!厉害啊!花田你遇上对手了!”


“可恶!他们怎么不能怜香惜玉一点!松田都没舍得用力到那种地步呢!”

花田早春奈心疼地看着飙出去的车子,“呜呜操坏了怎么办呀!这可使不得呀!”


“花田你别乌鸦嘴!我老婆很持久的!不会有事的!”

扒在窗玻璃上看着这一幕的松田阵平脸上如有黑气萦绕,

“你给我动快点!太慢了你这!完全不行啊!”


“你放屁!我行得很!”


“啊啊啊啊你们都在说什么啊!”

江户川柯南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你们这些思想龌龊的大人!我还是小学生呢!都给我反省自己啊——”


话音未落,花田早春奈紧跟着打灯变道,他的脑袋狠狠地砸在松田阵平的身上差点晕过去。


【花田早春奈[1]:岂有此理!他一个npc怎么也能侧着从两辆平行并行的卡车中间开过去?!!这不公平!!!】


【组织新人[23]:那就再用力一点!花田!让他见识到你的厉害!这里怎么有人行得过你!】


英菲尼迪与警车速度双双提到了130码,开始在中央跑道上演激情追逐战,此情此景成了某个忘记实际年龄的高中生的新型噩梦。


“等等!这个方向越来越靠近杯户中央桥【1】了!”

江户川柯南第五次抓紧门把手挣扎着坐稳,看着车窗外面的风景瞳孔猛地紧缩,联想起那台修复的摄像机里上野枝香的拍摄地点,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花田警官!松田警官!他们该不会是打算直接坠向堤无津川【2】一起殉情啊?!”


回应他的,是花田早春奈变本加厉的提速,这一踩几乎让全车人魂魄出窍。


再次擦过两辆并行的汽车中间,肾上腺素猛烈攀升,危险而又让人沉沦的恐怖感在理智的边缘来回蔓延。


汽车腾飞出去的那一刻,江户川柯南清晰地听到一个声音。


索萨在笑。


清冽的笑声是那样开怀,通透明亮,倘若闭上眼睛,只会误以为是哪个单纯来度假放飞自我的大学生,任谁也无法想象这是一个杀人如麻、算计黑白两道的组织干部。


失重感叠加战栗感之际,江户川柯南生出一种可怕的错觉。

——这个人他喜欢极了花田早春奈,他的爱意可以如此坦荡,毫不遮掩,像透明而又无处不在的风,他可以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信任交付给所倾心的人把玩乃至践踏,顽皮而又任性地对待着擦肩而过的死亡威胁。


车子驶上了杯户中央桥,8点整的报时提示音在车内广播骤然响起,众人齐齐抬眼往窗外望去,只见堤无津川上空,橘紫的天幕升起了焰火,缤纷簇拥的烟花交织绽放于两岸灯火之上,闪闪发亮,紧跟着无数喜鹊造型的光焰起起落落,划过天幕托起了一座绚烂的光桥,仿佛夏日里最浪漫的神话。


所有人都眼睁睁看见那辆英菲尼迪在桥中央猛地打弯撞开了桥栏,迎向天上的七夕桥飞出去,随着那些旋落的花火坠入了河中。


警车刚靠边停下,松田阵平就打开车门跳下桥,一个猛子扎入了水中。


紧跟其后跳下去的是花田早春奈和索萨。


最先入水的松田阵平已经赶到了完全沉没被水流冲走的爱车边上,发现车里的三人已经晕了过去,正处于溺水的危险中。


车内的电控系统已经瘫痪,他扣住车顶身体借力一蹬,猛地用脚破开了侧窗上半部分的玻璃,自窗口探出手臂试图解开安全带把驾驶座上昏迷的人带出去,但是在水流的阻力中,这个动作变得十分困难。


紧跟着快速游过来的花田早春奈与他对视了一眼,松田阵平立刻心领神会,为她让出空间,花田早春奈身子灵活地顺着车窗破开的空隙钻了进去,迅速解开了车里的安全带,把三人依次从窗口往外送。


松田阵平两手分别抓住了水谷裕和三岛理惠向上游去,赶到车窗边的索萨也及时接应抓住了森崎友彦。


就在索萨把森崎友彦揽在身上准备上游时,他整个人身子突然一沉!


原来森崎友彦并没有彻底昏迷,他还残留着一丝意识,溺水的本能使他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他牢牢地锁住了索萨的脖颈往下沉,一幅要和他同归于尽的架势,这一下让索萨腿脚施展不开,硬是把憋着的一口气耗光了。


钻出车目睹这一刻的花田早春奈瞳孔微缩,她赶紧游过去,使劲一扭森崎友彦的臂膀就令他松了劲,她一把抓住两人的胳膊飞快地往上游去。


连拉带拽把人送上岸后,花田早春奈第一时间看着湿漉漉捞上来不省人事的索萨,拍了拍他的脸:“振作点!”


【花田早春奈[1]: 23号!给我醒醒!这样子太逊了吧!】


在救护车的背景音里,脑内频道怎么震都没有反应,用了两下电流后依旧未果,看着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的索萨,花田早春奈吓得六神无主,用力地压了压他的胸脯赶紧给他做起了人工呼吸。


早就叫好救护车赶到桥下目睹这一幕来不及阻止的江户川柯南:“……”


“花田警官,你别紧张,他应该还活着。”

江户川柯南目光幽幽地看着索萨微微蜷曲的手指。这家伙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他居然趁机占花田警官的便宜!


但此刻花田早春奈完全慌神没有听见,她边做着胸外按压不时地扣着索萨的头一遍又一遍地给他渡气,在脑内频道疯狂地喊着他的名字。


松田阵平抹了把湿淋淋的脸,看了一眼赶来对三人施加急救的救护人员,又扭头看向比他们都要卖力高频的花田早春奈懒洋洋道:“差不多得了,你这手劲快把人家的肋骨按断了,当心被讹上。”


“没错!为了预防这种情况,我建议我们把这家伙先控制起来!”江户川柯南大声地点头应和。


“咳咳……警官小姐,好疼啊……轻一点好不好?”

在江户川柯南弹开麻醉手表盖的那一瞬,索萨恰到好处地咳呛出声,睁开了眼无辜地看着身上人。


花火的余晖落入那双蜜糖般的眸子里,明明灭灭里倒映着她的脸庞。


“警官小姐这次太猛了,我有些受不住了……饶过我好不?”他勾住她压在身上的手指,可怜兮兮地卖惨。


“你这家伙!没死就别吓我啊!”

花田早春奈见状一个用力,压得他痛呼出声,她气得大叫,

“哪有这么逊的笨蛋!救人还反被人暗算的!我告诉你啊下次别这样了!这是我们警方的工作!”


她已脸色发烫不自觉地开始转移话题,但索萨似乎对她的说教很是享受,一脸春心荡漾,身子歪到一边,扣着她的手笑得浑身发颤。





将索萨提供的材料连同报告整理好、给苏醒的三人安排好心理医师和法律援助、处理完案件后续又到深夜了,花田早春奈整个人都萎掉了,她拖着疲惫的身躯拎着包包准备下班。


“所以,星期六其实是你们的一种接头暗号吗?”

走廊里传来的松田阵平的声音让她吓得整个人差点跳起来。


“松田!你不是去处理你的爱车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

花田早春奈干笑着转过身看着他,猛地想到什么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钱包,将一沓钞票放进他的手心里,

“末班车你估计要赶不上了,松田你就打车回家吧!今天我就不需要你送啦!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


“这钱掏得这么大方,是西野亮的吧?”

松田阵平挑了挑眉,笃定道,

“他果然和你关系不一般。”


果然还是逃不过!呜呜呜再见了我的一世英名!再见了明天我就要辞职跳槽!

看着早有结论的松田阵平,花田早春奈的心里飙出了宽宽的眼泪,这一刻她好想对松田施个一忘皆空。


她正激烈思考着该怎么垂死挣扎,就听松田阵平把下半句说完:

“你这位朋友表面上伪装成被你包养的小白脸,实际上他的真实身份是降谷的同事,隶属于警察厅的情报技术通信局【3】,同时也是你们要对付的那个组织的线人吧?他挺热心的,要不是他,我们也不可能掌握那么齐全的今井康造的犯罪情报和关系网,这下逼得高层也不得不松口了。现在针对那些暗网和跟踪团伙的围剿指日可待,真是帮大忙了,替我、还有替那些受害者们谢谢你那位朋友。明明他身在暗处有更艰巨的潜伏任务,他还为这个案子铤而走险,他是我见过最不像警察的警察了,我心服口服。”


等等等等等等这啥玩意啊?????

花田早春奈的目光在这一瞬凝滞了。


“那个、松田,你是怎么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

几秒后,她小心翼翼地问,

“你不觉得他的伪装和说辞很出人意料?你不觉得他有可能是在骗你吗?你不稍微怀疑一下么?”


“怀疑什么?怀疑西野亮是你货真价实的星期六?”

松田阵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嗤笑一声,

“花田,就你这样还想学上野枝香做海王?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你纯情得怕也只是拉拉男人的手就脸红,要演也只能演好被小白脸们骗钱的富婆人设吧!”


“你什么意思啊?!觉得我没有做万人迷海王的潜质么!我明明那么漂亮温柔善解人意!我明明钱多大方才华横溢还冰雪聪明!我明明仰慕者众多魅力无敌体力又好!怎么可能没有潜质做海王!只要少加班多休假我也可以好好管理鱼塘的!我的鱼塘会更大更丰富还可以每周轮流制!”

他这态度让花田早春奈气得捏紧了拳头直跺脚,完全忘了自己的初衷,

“你到底哪来的自信他不是我的鱼而是和我接头的线人啊?!”


“当然是他给我看了他的电子身份档案,他的保密身份和任务栏上面还有公安委员会和首相的亲笔签名呢,不过他设计了一个阅后即注销的程序。可真是吓到我了,这家伙是个不得了的人才呢,虽然是警察厅的,但就冲他愿意把这案子让给我们这点,我觉得他这人还不错,可以处。”

松田阵平无语地看着花田早春奈,拍了拍她的肩,

“行了,你和降谷一个两个的,别搞保密主义瞒自己人了好吗?我知道你们要对付那个危险的组织,但总需要一些战友共享情报吧,像那家伙那样坦诚相待的就不错。听说警察厅的内讧还挺厉害,他们和公安零组还不对付,同在组织潜伏过得挺憋屈呢,这怎么行呢?大敌当前,统一战线才是最重要的,我答应了改天找降谷谈谈,帮他们调解一下。要是降谷那家伙敢不给我面子,我亲自上阵也要让他们两个手拉手和好!”


“……”花田早春奈陷入沉默。

不,那种调解必然会升级成战场哦。


“啊对了,他那些小玩意做得是真不错,我们已经有了些别的设计构想,保准能开发出对付那个组织的秘密武器。”

松田阵平兴致勃勃地比划了一下已经聊过的机械草图,两眼放光,

“可惜他不是咱警视厅的,不然和他做同事一定很有意思。我好久没遇到这方面有共同话题的人了,要不是客观限制太多,我真想劝他跳槽别在那边待了!”


“……”花田早春奈欲言又止。

牛逼坏了!23号!你都干了些啥啊!你咋不上天呢!


之后,她不记得松田阵平是怎样如逢知音地聊那些机械发明,更不记得松田阵平如何坚定不移地BAN掉她的海王马甲并对“星期六”组织了一套新的剧本解释……她,感到了一种全新的思路被打开了!







第23小时30分。

迎着沉寂的夜色,花田早春奈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后知后觉自己已折返了高级公寓楼下。


好久没有独自一人回家了。

不过,今天家里是有人在等着她的。


“你回来啦~”

已借用浴室洗过澡,穿着松松垮垮浴衣的青年从玄关探出来迎接她,接过她的包包笑意灿烂:

“是先吃夜宵,还是先洗澡还是先吃——”


“天亮前赶紧走,万一被人发现你在我家就难办了!”

花田早春奈轻掐了一下他的脸颊没好气地说。


索萨张开双臂搂住了她,手在她的肩上不轻不重地按摩,脸蹭着她的手心甜腻腻道:

“那不是更好吗,我们这样好有偷情的感觉……”


还没说完,他整个人就被花田早春奈直接打横抱起丢在了沙发上。


“累死了,我现在没有那种欲望,满足不了你。”


索萨趴在沙发上妖娆地扭了两下,朝她投来可怜兮兮的目光:

“花田,你可不能说不行!你可是要做海王的女人!”


“……你别再作妖了,我已经被榨干了,一滴都没有了。”

花田早春奈无情地回应。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径直走向了浴室。


浴缸里已经放满了热水,温度恰到好处,还贴心地放了花瓣和沐浴精油。花田早春奈嗅着香气,静静躺在水里放空大脑。


只要一闭上眼,23号在水里沉下去的场景便历历在目,连同做心肺复苏时的心悸感强烈地袭上心头,怦怦不止。


明知道他及格后撕卡换身份会是迟早的事,可那个身份卡的脸和身体最像穿越前的他,她根本没有做过心理准备。每当他朝她眨眼时,遥远的往昔时光便与当下的人生扮演重叠起来。有那么一瞬,她惶恐地以为穿越只是一场充满喜剧色彩的梦境。不过,好在他还是一如既往,只是开了个恶劣的玩笑。


不知不觉间,她竟已对这种拆盲盒式的跌宕起伏的体验上瘾了……真是败给他了!


洗完澡刚走出浴室,索萨就殷勤地用毛巾擦了擦她湿漉漉的头发,拿吹风机给她吹头发,颇有同居男友的自觉。


他灵活的手指将她的头皮按揉得很舒服,但让她分分钟钟想起把他捞上来后与他指间交缠的社死局。


“啊……之前完全没好好欣赏七夕祭的烟火大会呢。”

花田早春奈僵着脖子,目不转睛地看向阳台外的天空自言自语,

“不过干这一行就是加班的劳碌命!这个星期六简直毫无节日氛围,和平时的节假日也没差别了。”


“别这样说嘛~ 离七夕过去还有3分钟呢。”

索萨放下了吹风机,在她眼前晃了晃手机屏幕上的时钟,

“最后一刻还是可以放松一下的,这也算赚到了!”


第23小时57分。


“赚到个屁啊!我今天工作量翻倍,连祭典都没逛成!”

花田早春奈没好气地说,

“明明一桩可以好好处理的案子硬是搞出了一场差点出事故的飙车大片,幸亏你提前准备了那些材料,还删掉了交通部的监控、打消了松田的怀疑,不然我真真真要通宵了!”


“既然解决了不就更要放松一下了么!来来来,去阳台乘乘凉~”

索萨笑嘻嘻地拉起她,将她摁进阳台的躺椅上,给她递上一杯冰镇饮料,又说着要去给她切点水果拼盘跑去了厨房。


第23小时59分。


花田早春奈瘫在躺椅上盯着天边那颗织女星发呆。


万里无云的天幕已从交织的橘紫色融为深浊的黑色,依稀可见几粒星在空中兀自悬挂,子夜之前的东京,由远及近仍有无数高楼亮着灯,它们在涌动的黑夜里连成细密交织的线,汇聚成庞大的人类生活的图谱。


这是三百年前的地球,一个重力约束、靠着向心力运转的时代,一个将太阳作为永恒的灯塔与图腾、谱写着明暗史诗的时代。


虽然现实充满鸡飞狗跳,充满无数局限性,这却是一个从不匮乏希望、扣人心弦的时代。


第24小时。


整个城市的灯光忽然像是活了起来,快速在她的眼前涌动起来。


花田早春奈惊得咬住了吸管。


灯光霎时散射出极强的棱光,交叉划过黑夜,烟花般炸开无数细碎多彩的光点,沿着四面八方攀援涌动,仿佛自地面洒向天空的流星雨,又似极北之地向上反射的绚烂光柱,最后升腾汇聚成一个巨大的风车图案摇转着,让她联想起24世纪那个曾经生活过的遥远基地,她曾经的故乡。


风车摇转很快带动无数灯带扩散出千万闪闪发亮的光晕,如同宇宙中膨胀化开的烂漫星云,它们在人间缓缓升起,变得愈加立体,在半空中如千树银花绽放,重重叠叠流泻出璀璨如纱的光带,似织女飘拂的羽衣,又似倒垂的银河,散落的碎光似远又近,亦真亦幻。


夜风起伏,夏日的色彩全然融入了那梦一般的光影里。


她听见身后人在轻哼着一首太空经典曲。


24世纪从小听到大的熟悉调子在此刻飘进她的耳廓,每一个音节都足以让她心潮澎湃、眼眶发热。


蛋糕已被慢慢端到了眼前,她的目光慢慢从那数字19的蜡烛上移,只见那人正笑着,认真而又深情地将最后一段歌词哼完,霓虹灯的光线交织打在他的脸上,烛光照进他的眸子里,使那双眼里流动的真情更加澄澈。


“生日快乐,花田。”


他轻声说道。



————Fin————



文中的花田生日是我私设的表演科穿越前的生日。 本文里所有的私设仅代表If线的同人想象,请不要和原作混淆。

【1】杯户中央桥:TV 462「黑暗组织之影 小小目击者」、TV 463「黑暗组织之影 奇妙的照明」中被提到,横跨堤无津川。

【2】堤无津川:柯南里虚构的地点,流经米花町、杯户町等区域,名称来源于泰晤士河。

【3】降谷零所属的公安部门是“警察厅警备局警备企划课”,文中松田提到的“情报技术通信局”与警备局平级,是取缔网络犯罪、恐怖主义的情报机构。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