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星期六的第24小时(1)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If索萨及格了 花洒向

————————————————————————————————   


波洛咖啡厅里,江户川柯南手脚冰冷地站在厕所门前。

他没有想到,在他去打电话的期间,这个黑衣组织的疯子竟然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了,还坐在了毛利兰对面。


安室先生最近请假,榎本梓正好因为材料不够去出去买东西了,现在是店长新招的员工在忙碌。


“西野先生好厉害啊!连《文心雕龙》都知晓。”

只见常坐的位子上,俊男靓女谈笑风生,毛利兰正翻过一页练习簿,不时地冒出几句中文,她念得又慢又认真,但发音都很准确,相比之下那个男人的回应流畅得像是在使用母语。


“哪里哪里,小兰小姐才更厉害,才高中就开始学第二外语,挑战这么深厚的古文了。”

索萨笑眯眯地回应,

“以小兰小姐的水平,考取东大文学系指日可待!”


“西野先生谬赞了!我还差远了呢,还要多多补充学习。”


“小兰小姐有这样的毅力和求学精神才难能可贵。”

索萨毫不吝惜赞扬,

“如果需要什么教材和原版书,改天请务必多来我新开的店哦!”


“好啊!”


“我不同意!”

江户川柯南大声说道,他跑过来一头扎进毛利兰的怀里,紧紧搂住了她的胳膊,满是敌意地看着男人。


“我说!柯南!你别在咖啡厅里乱跑啊!要是头磕到桌角很危险好吧!”

毛利兰惊了一下,把他抱起来,

“而且你对西野先生太没礼貌了!我听说他在寻宝时一直拉着你避免你中陷阱,你怎么对照顾过你的人态度这么差?!”


开什么玩笑啊!少颠倒黑白了!寻宝那会儿明明是我在照顾这家伙!!!

迎上这男人饶有趣味的目光,江户川柯南抿唇不语,紧紧地依偎着毛利兰不肯撤手。


“哎呀哎呀,其实柯南君才算我的救命恩人啦,小兰小姐你也不要说他了,这个年龄的小孩子就是要淘气一点才可爱嘛!”

索萨笑容灿烂地从包里拿出几本未拆封的新书递过来,摸了摸他的头,

“好久不见了!柯南君。我有小礼物给你,这是特地为你选的最近上新的推理小说,感动不感动?”


——不敢动不敢动。


“这不是最近很有人气的小说么,柯南最喜欢推理题材了!西野先生真是有心了!”

毛利兰看到书名,忙拽了拽他那张僵硬板着的小脸,

“柯南,你还不快谢谢人家!”


“谢——谢——西——野——哥——哥——”

小兰的手劲拧得他生疼,江户川柯南内心叫苦不迭,只得服软。


“小兰姐姐,你们怎么会认识呀?!”

在毛利兰大发慈悲松劲时,他捂着脸颊哀怨而又急切地看着他们。


“之前我好几次在国会图书馆复习时,都遇上了这位西野先生,我们正好轮流借阅同一本辞典呢。”

毛利兰兴致勃勃地解释,

“西野先生精通汉语,帮我解答了好几个难题呢。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饭田桥站前新开的那家书店的老板哦!听说他还和你缘分不浅,世界真是好小!”


开什么玩笑啊!?这家伙会跑到东京国立国会图书馆那种正经场所?还在车站边开书店?!这一定是组织的任务!!!

江户川柯南努力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欸——我怎么记得之前西野哥哥说自己是在做营销业务呀?”


“是呀,所以我现在不仅卖酒,还卖书呀,生意简直不要太好~”

索萨笑着递给他一张新的名片,

“欢迎柯南君来我的书店常坐,我们现在可是黄金地段的人气店呢,店内书库种类丰富,不仅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外文书,还特别设置了酒吧台、下午茶区、侦探事务所区、推理密室区、deadline赶稿单人间等多个供读者歇脚看书的场所哦~”


前面的介绍都很正常,最后那几个奇怪的场所是什么鬼啦!

江户川柯南看着那张花里胡哨的哥特体烫银名片咧了咧嘴,上面写着“马普尔书店”。【1】


搞什么啊这个取名?又不是同行,你们是在和波洛咖啡厅竞争东京的网红店榜首吗?


“西野先生真的很用心呢!不仅进货很多热门的书刊,还专门跑国会图书馆参考待上新的专业书籍,就是租金会不会很有压力?”

毛利兰担忧地问,“现在这个时代实体书店越来越不景气了,听说西野先生接手的店铺上家就是倒闭的书店呢。”


“这个不用担心,租金这方面我是不会有压力的。而且我得纠正一点,上家书店的倒闭原因是发生了命案,老板进局子了。

像我这种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就算要作案怎么可能会傻到选择书店这种场所还等着警方来抓呢?”

索萨露出了自信的神色,在江户川柯南看来,这简直是猖狂的挑衅,

“我保证这家书店不会重演悲剧,还会越做越大,它边上就是出版社,每季还有不少合作业务,可以接手新出版的第一批书呢,作为藏书爱好者来说,真是快活赛神仙~”


“把爱好和工作结合起来真是乐在其中呢,西野先生藏书量一定不少。”

见他兴致高涨畅谈未来的模样,毛利兰深受感动,

“新一家也有一屋子藏书,有不少外文书、推理小说、刑侦专业书籍,和你们书店的专区有得一拼。”


“哎——听上去真不错,哪天务必让你男朋友请我去府上坐坐哦?”

眼看毛利兰毫无防备被索萨套出个人信息,江户川柯南顿时脸色发白,FBI大本营还驻扎在他家呢!他刚想开口阻止他们,就听毛利兰呛着了疯狂轻咳。


“抱歉,我和新一……才刚刚开始交往……突然用‘男朋友’这样的词,我一时没有习惯。”


“可是,小兰小姐,我看你们明明就不像是刚交往的情侣啊。”

索萨突然笑出了声,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神情僵硬的小孩,

“你们这么熟悉彼此的家,见过对方的父母,还天天煲电话粥,难道这也算‘刚刚交往’?”


“哎呀!所以都说了我们是从小一直到高中的青梅竹马啦,最近关系才有了一点点进展……”

毛利兰有些害羞地摆摆手,“习惯很难一下子改掉呢。”


“他刚刚还好好地和你通电话,却单方面地挂断了你,作为正式交往的男朋友,怎么可以这么粗鲁呢?看你的反应,这也是一个习惯了。”

索萨颇不认同地眯起那双金棕的眸子,看着她发红的脸颊,

“就算是多年的青梅竹马,也应该要照顾对方的感受才对。”


“西野先生你误会了!新一只是忙着查案,其实他之后会打电话道歉补偿的,而且我已经习惯他单方面玩失踪啦。”

毛利兰连忙解释,越说越不好意思,

“异地恋大概就是这样吧,说来奇怪,明知对方身在远方,却总有种他一直都在我身边看着我的错觉,每次他都能推理出我吃了什么,穿的什么、去了哪里玩、遇上什么事,分毫不差,很神奇吧?简直心有灵犀呢!”


“哎——恕我直言,总感觉有些细思恐极呢,他该不会有偷窥你的日常起居的变态行径吧?”

索萨在身边小孩刀叉拨弄盘子发出的叮当噪音里慢条斯理地吃起招牌甜点,

“你真的没有怀疑过他可能就在你身边吗?而且你也压抑不了让他留下来陪伴你的冲动吧,有些陪伴是电话和网络无法替代的。”


“其实我有想过,新一可能是在追查什么危险的案子,毕竟他和警视厅一直密切联系,现在破个案子像做贼似的搞保密主义,他一定是担心会牵扯到身边人,才刻意与我保持距离,降低了见面频率。“

毛利兰换顾了一眼咖啡厅内寥寥无几的客人,身子稍稍前凑压低声音道,

“我猜,他盯上了什么连环案背后很难抓到的大型犯罪组织,伪装成了别的身份行动呢!就像谍战片里隐忍潜伏的施蒂里茨【2】一样。说不定他此刻也用着我不知道的身份,在某处默默地看着我,盼着解决完案子来见我。”


江户川柯南瞠目结舌,就连索萨也微微停顿了挖蛋糕的勺子。


毛利兰的推论有理有据,甚至还翻出来陈年旧案细细梳理,越说越愤慨,猛地捶了一下桌子:

“你评评理,新一那家伙是不是很狡猾?我只能配合他演被保护的柔弱体谅型女友吗?!他连我都打不过,还想自顾自莽上去?不想把我牵扯进来的话,至少和我坦白一下让人少担心啊!每次再见面时我都下决心这次一定要抓住他,结果一不留神都被他溜了!”


“这还不好办吗?小兰小姐,你下次再看到他,不要急着倒贴过去嘘寒问暖,要记住,你是他的女朋友,不是他的保姆,青梅竹马这种寸步不离的关心习惯反而容易让他没有自知之明。”

索萨也放下了餐具,搬出他的大量心得侃侃而谈,

“你要学会欲擒故纵。先冷淡一点放置他,去和你身边其他的异性朋友接触,同性朋友也行,尽量表现得亲密一点,然后他的醋坛子就会翻掉,会在意你在意得不得了,主动找和你独处的机会。”


他慢悠悠地喝掉了杯子里的红茶,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一旦引他上钩,就要用空手道废掉他的行动力,把他绑起来,关在视线范围里好好审讯。他会开始找借口搪塞你哄你,这时你要使出比吻脸颊还要进一步的气势,扒他的外套也行,扣住他的脸抚摸也好,接个吻也不错……

反正,要稍微粗暴一点,但不能太过,像他这样年少成名的男孩子自有傲气,一旦你把握好分寸,打乱他的胸有成足,把他拖进你的节奏里,他就会彻底沦陷,永远也离不开你。”


“可是……可是我不确定我能做好……“

毛利兰咽了咽口水,脸色爆红,猛然反应过来,

“等等,西野先生!我们还只是未成年人啊!你这样建议不太好吧!!!”


“对不起,我忘了。不过感情就是需要一点催化剂嘛。”

索萨无视身旁小孩投来的焦灼目光,毫无诚意地托腮坏笑,

“其实我觉得啊,升温一段恋情最好的做法就是放开手脚做自己,不要太顾虑对方怎么想,准备好一切策略,大大方方地进攻就好~ 日本人太含蓄了,可含蓄有时会错过太多珍贵的机会。”


“这大概就是文化差异吧?美国人表达感情都很直接呢。”

毛利兰无奈地笑笑,

“东亚这边总会斟酌措辞,倾向细水长流的相处模式。”


“其实古人也很直接啊,快到七夕了,我看,不如就给你男朋友发一段节日文字试探试探好了,就写——”

索萨眼珠子转了转,慢悠悠地用汉语念道,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3】”


话音未落,毛利兰就捂脸爆笑出声:

“新一那个笨蛋才不会懂的!还不如设计暗号呢,西野先生!你的才情就别浪费在这种地方啦!”


“???”确实没有听懂的江户川柯南一头雾水,他不满地直起身想大声宣扬自己的存在感,这时,无人接听的嘟嘟电话隐隐约约传来,即使处在人少寂静的咖啡厅也能捕捉到。


“啊,事务所好像有电话,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了。柯南,你和西野先生慢慢聊哦!”

毛利兰躬了躬身,起身离开了。


目送着毛利兰走出店门消失在楼梯口,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缓缓下沉,但仍与五脏六腑绞在一起,江户川柯南深吸一口气,慢慢将头转向索萨,脸色很是难看:

“有什么冲我来,你别对她下手。”


“瞧瞧,我又吓到你了么?放心好了,我不会和你抢人的。”

索萨换了个位子坐到他的身旁,亲切地揽过他动弹不得的肩,附耳低语:

“我是来和波本抢人的。”


“!!!”江户川柯南震惊地张大了嘴。


那句差点脱口而出的“你脑子没毛病吧”还是给他识趣地咽下去。


“实不相瞒,我对那位警官小姐一见钟情。”

索萨笑眯眯地倾诉起他的‘恋爱心绪’,

“她还是那么有钱的富婆,如果和她在一起,我就可以半生无忧天天躺平不用为破组织打工了。”


他开始细数要和对方去哪里旅游度假,强烈的既视感让江户川柯南惊恐地捂脸直抽气,脑中冒出两个Q版小人手拉手一起躺在钱山上吃喝玩乐的模样。


虽然不想承认,这两个看起来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咸鱼!


“花田警官怎么可能会接受你这种犯罪分子!”他还是咬牙反驳,“她要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一定会想办法将你绳之以法!”


索萨轻快地吹了一声口哨。


“那不是更好么~ 引起她的注意后,玩你追我逃的游戏也不错啊,或是来点刺激的吊桥效应,你觉得呢?”

男人询问意见的语气真诚,令他坐如针毡。他提起花田早春奈时眼里毫不掩饰涌动的情意,看似是动了真格,却不知还在打什么注意,这副样子让他更加害怕。


“你别——”

门口的迎客铃突然响了一下,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啊!是上次的那个大哥哥!”

第一个进来的小岛元太看见了他们,兴奋地跑过来,

“大哥哥你终于来波洛咖啡厅啦?这里的招牌套餐可好吃了,三明治也不错哦!”


“大哥哥的气色看起来比上次好很多呢。”

圆谷光彦也紧跟其后打了个招呼,不忘关心他的事业,

“你已经从那个暴力PUA的公司离职了吗?”


“正好相反呢,我升职了,现在是公司的二把手呢,正在致力改善职场环境。”

索萨笑容灿烂地竖起大拇指,

“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报复同事们了!”


“啊,这样啊……那也挺辛苦的哦。”

得到意外的答案,圆谷光彦不由得汗颜,

“大哥哥现在是在休假么?”


“对呀,我刚帮老板跑了一趟业务,所以赚了一礼拜的连休,最近还搞起了新的生意。”

索萨一边耐心地解释,一边给几个小孩子分发书店的名片,

“这是我最近开的书店,欢迎大家有空来坐哦!”


“哇——我上周和妈妈去过这家店哎!原来大哥哥就是马普尔书店的店长啊!我终于见到本尊了!”

看到店名,吉田步美惊喜地叫道,“那里氛围超棒的!还有假面超人连载系列的专区呢!”


“哎——这么厉害啊!那我下次也要去!大哥哥你可要给我优惠打折哦!”

一听是氛围这么棒的书店,小岛元太也很期待。


圆谷光彦则把名片翻到背面,看清了上面的地址:

“我也知道这家店哦!这个地方附近是七夕祭的主办区域呢,电视台最近在那一带录节目呢。”


“没错没错,我们店前两天也受邀上节目了,是期很不错的探店特辑。”

索萨连连点头,“那档节目播出后我们店的知名度大幅提升呢。”


“开什么玩笑啊!你这种人竟然还上电视?!”

江户川柯南忍不住叫道,“你疯了吧?!”


“柯南,你好没礼貌啊,他没有在那档节目里露脸啦。”

小岛元太面露谴责之色,

“而且你什么意思啦!大哥哥也很帅的,怎么没资格上电视!?他去做演员都行,怎么?你有意见啊?”


“哎呀,你太过奖了!我要是去演戏,怕也只是表演科的差生。”

索萨故作谦虚地回答,“这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江户川柯南语塞。不,你的演技实在太恐怖了!根本感觉不到你在演!


“说起来那档探店节目原是由水无玲奈负责采访,自从她去韩国做海外节目后,这档节目换了采访人收视率下滑,但上一期比有水无姐姐在的时候反响还要好呢!网上都在热议。”

圆谷光彦评价道,

“听说神秘不露脸的店长是为了暗恋的人才开了这样一家有趣的书店,希望对方的日常就像读者走进这家店一样惊喜不断,这个理由真的又好玩又浪漫哦!”


吉田步美露出了八卦神色:“所以西野哥哥暗恋的人到底是谁呀?有让恋情进展的打算吗?”


“这个人我得保密,我最近打算向她表白呢。”

索萨面露遗憾,“可惜她工作很忙,加班状况比我还恶劣,很难约她出来,这点很让人苦恼呢。最近我都在考虑要不要制造和她见面的机会了。”


能约出来就有鬼了,江户川柯南心下嘀咕,难不成制造命案让她出警?


转念一想,这家伙还真有可能这么做,他感到头痛欲裂,默默喝茶压惊。


“大人怎么过得比我们小孩还没人权啊,约会的时间都给工作榨没了,这像话吗!”

吉田步美听不下去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西野哥哥让她跳槽吧!去你们公司也行啊,至少还能和她发展办公室恋情呢!”


江户川柯南差点把茶水喷出来。



————TBC————


【1】马普尔:Jane Marple,阿加莎·克里斯蒂推理小说里的女性侦探。

【2】施蒂里茨:《春天的十七个瞬间》里的反法西斯特工,他和分别十年的妻子见面时,为了不被敌人察觉,在咖啡厅佯装成陌生人隔桌遥相对视,在完成潜伏任务后本可与她团聚,但最后选择了继续投身柏林战线。

【3】出自诗经《子衿》。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