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星期六的第24小时(2)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If索萨及格了 花洒向

————————————————————————————————  


“一支竟然要200円,这也太贵了!”

七夕祭的小摊上,索萨指着一支小风车抱怨道,

“老板你不能便宜点卖吗?”


他身后的江户川柯南捂住了额。

难以置信,这家伙竟然为了这个和小贩讨价还价!


带着少年侦探团的毛利兰尴尬地打圆场:“西野先生,要不还是我来买吧。”


“不不不,我谴责的是这种借着七夕祭典活动进行的抬价行为。”

索萨转过头,止住了她掏腰包的动作,“小兰小姐,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众人疑惑地看见他走到隔壁的手工Diy摊坐下来,和摊主不知说了些什么,对方就慷慨地送了他多出的彩纹纸和塑料棒,他拿着那些材料借用工具捣鼓几下,不一会儿做出了几支漂亮的风车。


“看,这下都不用掏腰包了。”索萨舞着那些五彩缤纷的风车,满意地挪到他们面前。


喂喂喂这也太抠门了吧!江户川柯南面露鄙夷。


看着那些和隔壁毫无差别的手工风车,毛利兰很给面子地鼓掌:“西野先生好厉害!手真的很巧呢!”


“是呀,在七夕就是要乞巧嘛,做点小物件讨个好运。”

索萨笑眯眯地给孩子们分发成品,

“说不定下半年我就有了开发新产品的灵感了,对副业也很有帮助哦!”


想到他那些防不胜防的小玩意,江户川柯南的脸色顿时扭曲,心中冒出一丝恶寒。


注意到他的视线,索萨叹了口气蹲下来拍了拍他悄声道:

“别看我这样,实际上真的过得很拮据,不然也不会勤勤恳恳到处跑业务给脑子有病的BOSS打工了,我要有经费,早就和你隔壁的博士那样成为大发明家了。”


“有本事你就跳槽啊!凭你的技术,各国谍报机关都会争着给你送钱吧。”

江户川柯南不冷不热地讽刺,

“警察厅公安零组的工资挺高的,去做污点证人办个假证不在话下,工作内容差不多但可以大胆地违法乱纪,每月豪车撞坏还给报销呢。”


“那可不行,怎么能花纳税人的钱呢!你这孩子,怎么比我还黑呢!“

索萨压了压他头上的小揪揪,很不认同,

“我连组织的钱花起来都良心不安,总感觉带着血味,害得我每次只能黑琴酒的私人账户报销经费……不过,他也太劳模了吧,居然加班加到根本没时间花钱!好可怜哦!”


江户川柯南顿时如鲠在喉。一时不知究竟该先疑惑这男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还是先感慨一下琴酒竟这么久都没有发现。


“但是,琴酒就算再可怜也有BOSS和伏特加给他花钱,真的好羡慕哦。我也想被包养啊,你这种富二代阔少爷是不会懂的。”

索萨的语气里充满了发自内心的遗憾,

“上次寻宝活动发现的宝石怎么就被冲走了呢?实在是太遗憾了。”


“你当时早点说安全的逃生通道就不会这样了!这完全是咎由自取!”

江户川柯南幽幽道,

“而且你做梦吧!花田警官自己都吝啬到要让别人请她吃免费午餐,怎么可能为你花钱!包养难度太高了,就算告白连好人卡也不会给你!”


“柯南!!你在对西野哥哥说什么呢!”

吉田步美的谴责声自背后响起,“你怎么可以咒他连好人卡都拿不到呢?”


“啊哈哈不是啦,我是说,西野哥哥的情敌以前就拿过好人卡呢,他的概率也很大呢。”

江户川柯南连忙转过身打哈哈试图糊弄过去。


“哎?真的假的?那岂不是说明大哥哥暗恋的人很受欢迎还很难攻略吗?”

圆谷光彦也走过来,“不要紧吧?要不要我们帮忙助攻啊?”


“是啊是啊,我们少年侦探团可是专业的!”

小岛元太也拍着胸脯保证,“警视厅搜查一课都有我们促成的情侣呢!”


“拜托!咱们不要乱加这种设定,稍微有点电灯泡的自觉行吗?”

江户川柯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我看他根本不需要我们瞎操心。”


“柯南说得也有道理,这种事还是要靠我自己努力,谢谢你们的好意啦!”

索萨托着腮笑着承认,

“我要是和她见面,绝不会让情敌出现打搅,必定会和她一起好好地玩~”


他绝对不会在同样的地方跌倒两次。


“你这家伙,该不会……”想到一连几天都没来上班的安室透,江户川柯南心中“咯噔”,一把抓住他的衣角刚想询问,兑换好抽奖弹珠和游戏币的毛利兰就走了过来,他只好悻悻地放开这个男人。


“大家都兴致高涨呢,要不要来试试今晚的手气!”

毛利兰撸起袖子跃跃欲试,

“前面有抽奖大赛哦!”


“好有趣!我也要参加!”索萨两眼发亮高高地举手响应她的提议。


“西野哥哥一定能赢下大奖的,他很厉害的!”

小岛元太也兴奋道,“上次他可是抽中了绝版黄金假面超人呢!”


“哼哼,我也不会输的!”毛利兰自信道。


两个欧皇附体的人就此开始了快乐之旅。


十分钟后,抽奖摊前,江户川柯南抱臂站在边上干看着两个人把店主赢到哭出来。


“这次发挥不太好,只是常规水平呢!只抽中了温泉旅行的套票、超市巨额代金券还有演唱会的VIP座票。”

展示战利品的毛利兰谦虚地说。


“哪有,这样也很厉害了!”

圆谷光彦有些汗颜地看着抽奖展示板上的内容,“这已经是概率计算里最稀有的状况了。”


一旁的吉田步美也很羡慕地赞叹:“西野先生也好厉害!连抽中了怪盗基德、假面超人和暗夜男爵的限量版周边呢!连最新发售的游戏机都中了好几个!”


“送给我们会不会不太好啊,毕竟都是哥哥你自己赢来的。”抱着游戏机的小岛元太有些于心不安。


“没事没事,这都不是我需要的,就当是你们陪我玩的谢礼吧!”

分发玩奖品的两手空空的索萨眨了眨眼,

“毕竟我最想要的,还是她甜甜的笑容啊~ 那才是我在这世界上的无价之宝。”


三个小孩子外加毛利兰闻言都露出了欣赏的神色。


“西野哥哥,你运气这么好,一定能成功的!”

吉田步美真诚道,“烟火大会开始后,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才怪。他们想要跟踪偷看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江户川柯南呵呵冷笑。


想起从高木涉那打听到搜查一课在加班整理案件的季度报告,他就觉得索萨的计划百分百要破灭,要不是为了看住这帮八卦的小鬼们外加担心小兰的安危,他根本就不会来这里陪着他们逛什么七夕祭!


“大家对我太好了!我好感动~我陪你们去前面打游戏!”索萨的心情很好,拉着他们往前走。


看着他带领少年侦探团疯玩,完全没有大人的架子,毛利兰忍俊不禁。

“柯南,你这位朋友真是和小孩子玩得来呢!”

她悄悄对江户川柯南道,

“童心未泯,对小朋友们还有十足的耐心,温柔体贴又古灵精怪,是个相当贯彻平等主义的好人呢,任谁和他在一起都不会感到无聊的,他未来的女朋友真是幸运!”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被他逼疯的家伙。兰,你不觉得你已经被这个混蛋的假象欺骗了。


看着也跑过去加入他们的毛利兰,江户川柯南放弃了挣扎。可恶!这家伙操纵人心真的很有一套。


由于一直在提防着这个男人搞小动作,他一直没法沉浸其中,不时地看看手机。


和这个男人谈判他只能处于下风,安室透一直是失联状态,他也不可能主动去联系赤井先生,这个男人肯定也在他的手机上做了小动作。


就在他心不在焉思考着怎么破局时,一个福尔摩斯Q版气球蹭了蹭他的小脸。

“给,柯南,缠好了哦。”

江户川柯南回过神,红着脸任毛利兰蹲下来帮他把氢气球系在腰间,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的眉眼,正想奶声奶气撒娇时,另一个巨大粉红的丑萌兔子气球飘过来挡在了他的眼前,兔子的表情像是微妙的嘲讽。

“柯南君,给你的~ 这是绝版款哦!”

索萨把兔美酱气球递给柯南。


“不要你的!”柯南咬牙切齿,保持着最后的倔强。


但他抵不过蹲下来硬是也要给他绑气球的男人,便在小兰的注视下,屈辱地把头转过去,看旁边宣传展板上的海报,其中一个标题为《穿越时空的恋人:在世界彼端等着你2》,吸引了他的注意。


等等,这部电影前面已经上映一部了么?他怎么就没听说过?


“呐,哥哥,这片子是讲什么呀?莫非是恋人穿越时空的两端无法相聚了吗?”

他指了指海报问边上的工作人员。


“都什么年代了,那种老套的[永远等你]长相厮守式的BE向穿越片早就不受欢迎了好吧!我怎么可能拍这种烂大街的设定呢!”

那人闻言面露愤慨。


“啊,原来大哥哥你就是导演啊。”

小岛元太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凑近海报吃力地读上面的导演信息,

“いずたに……水谷……ゆう……水谷裕先生?”


“其实我的名字取的是另一个读音ゆたか呢。”

导演苦笑着纠正,“我家人希望我过得富裕美满,可惜我为了拍电影变成穷光蛋了。”


“看上去确实令人担忧啊,第二部只有一家影院肯排片放映,这电影到底讲的什么啊?”

江户川柯南很在意,按理来说这种穿越题材的商业片就算再烂,也不可能比小众艺术片还冷门。


“小弟弟啊,我告诉你,故事的背景是这样的,一对来自未来高维度星球的恋人,某一天在星系旅游时飞船不幸撞上了小行星,双双穿越时空隧道来到了几百年前的地球,所以这是双穿HE向啊!”


“……”

江户川柯南目光呆滞。怎么回事,这个剧本未免也太科幻了吧?


“天呐,这个设定好有趣啊!”

旁听的毛利兰惊叹道,“但是时代差这么多的话,他们适应地球生活一定会很困难吧?”


“没错没错,他们穿越后分居在世界两端,一时没法找到对方,在陌生的环境里孤立无援,为了融入地球生活,因为文化差异和时代代沟闹出不少笑话,所以我们定位成了喜剧片。“

见有人很认真地针对作品提问,水谷导演很是来劲,开了话匣子,

“不过即使恋人不在身边,男女主彼此也心有灵犀,努力适应了这个时代,经营起自己的生活,不断地在各自的身份下成长,玩弄啊不救赎身边的同事……他们联合同伴对抗腐败的资本家和政客,守护地球时代的世界不被污染,收获了圆满的事业、丰富的友情。

悄悄剧透:最终,在浪漫的七夕之夜,他们会在熙熙攘攘的人海里重逢。”


这样新奇的故事梗概让在场的少年侦探团惊叹连连。


“这部作品的立意就是,爱情的双方可以彼此正向激励,短暂的分离不会让彼此患得患失,而是学会独立,保持自我勇往直前,为了再见之时蜕变成更好的人。”

难得见有路人关心他们的作品,水谷导演身旁一个神情阴郁的摄影师小哥也眉眼舒展,柔声补充说明,

“人生之中并非只有恋爱的性缘关系才是唯一的重头戏,这部作品里的男女主各自邂逅的每个人,都对他们起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建立或深或浅的缘分……然后,在环境每况日下时,地球时代的人们就这样互相扶持,迈向了新世纪。”


“既然立意这么好,为什么知名度这么低,没什么影院排片呢?是缺人投资宣传吗?”吉田步美问。

孩童天真无邪的问题直直戳中了导演的肺管子,让他痛心抽气,面露生不逢时的沧桑之色。


“咳……这不因为男女主都设定成几百年后的人类吗,所以我们不会设置传统爱情片里大男子主义视角下的雌竟、虐恋火葬场、防闺蜜斗小三那些老套情节,你们懂的,第一部刚播出就流失了大量的观众和市场,男的打低分刷差评就算了,甚至还有些保守的家庭主妇也在网上骂我们哎!”

导演长叹一口气,

“这部作品的日常线我确实设置了cp连连看,主线上的男女主在各自的领域所向披靡,万叶从中过,片叶不沾身……我觉得这是一种表现人物魅力的方式,但也不否认这部剧的卖点是暧昧不清的海王后宫、男女通吃的all向啦!”


“……”


“柯南,什么是海王后宫啊?”

吉田步美眨着眼困惑地问,

“是指海底龙王和他的龙宫吗?”


“外星恋人跑到地球上还会下海的么?莫非他们原来的星球环境已经恶劣到不具备地球的海洋资源么?”

圆谷光彦一头雾水地分析,

“原来如此,这不仅是恋爱喜剧,还是环保片吗?”


“哇可是好可怕啊,什么叫男女通吃啊?意思是不管男女他们就真的吃掉吗?”

小岛元太也打了个哆嗦,“他们能不能试试鳗鱼饭,不要吃地球人啊。”


“咳咳就是啊哈哈哈真奇怪他们就不怕养的鱼互相残杀吗!”

江户川柯南尴尬而努力地糊弄过去,朝导演露出谴责的眼光,

“这种元素大杂烩的设定听起来就是烂片嘛!怎么可能会有观众爱看呀?”


话音刚落,背后立马传来了打脸的声音:

“这部片子实在太棒了!简直是杰作!尤其是女主跳槽的片段!我也想哪天像女主一样一沓钱拍在垃圾上司脸上潇洒走人呢!”


“对啊对啊,我和你说,那段我们可是拍了好几遍,演员的脸都拍肿了!”导演很是激动。


“还有他们真是心有灵犀,未来世界的设定也非常科学,场面调度和镜头语言都很优秀。”


“这位小哥,谢谢你这么认可我们的成果。”


摄影师也十分感动,“为了拍好氛围我们可是跑了好多地方取景拍摄。”


“能在眼下这个资本市场里不随波逐流,保住这样超前而又新颖的题材实属不易,我一定会支持这部电影的!有什么资金上的难题请随时联系我。”

索萨热情地递出名片,和他们两个依次握了握手,

“我很期待终章!”


这男人搞什么啊?明明刚才还在跟他哭穷哎!江户川柯南很是无语。


“哈!可惜这种烂片再也不会上映了。”

嘲讽的声音突然自背后响起。


索萨慢慢转过头,只见一个西装革履、油光满面的中年男人手夹雪茄走过来,就差没把“找茬”写脸上。


“这位小哥,你可要当心别被那个没才能的导演骗了。人生还有那么多好电影可以欣赏,你要多开开眼才是啊。”


出现了,死者预备役。


索萨看了一眼这个男人,把头转向海报认真道:

“这当然是杰作,只是你没眼光而已。我看过五遍后,发现电影的线索设计其实相当缜密。比如男女主每次攻克大难关时各自戴着单只耳钉,那是他们曾在河外星系旅游胜地买的一对,第二部男主笔记本上出现过的太空艺术涂鸦第一部女主也在老板的白色豪车上画过……诸如此类的细节还有很多。”


江户川柯南:“……”

失敬了,原来你真的看过啊!


男人有被震撼到,他沉默了两秒,抬手将指间的雪茄摁灭在海报上。


“这年头的神经病真多啊,就算是编导科的教师也不会选这一部拉片吧!”他自言自语。


“你做什么!”看着那张海报上的女主人脸被烫了个难看的洞,毛利兰惊呆了。


水谷导演直接一拳挥上来,但被男人躲开了。


“今井!你不要太过分了!枝香都已经逝世了,你竟敢还侮辱她!”

水谷导演被摄影师拼命拦住,气得眼圈发红浑身发抖,“你究竟何时才能放过她!”


“水谷,你就是不懂变通啊。明明可以走三级片的拍法,或者借枝香的死讯炒作一下这部作品,现在商业片可是必须有所割舍才能卖得出去。”

男人狞笑道,

“听说你固执己见,变卖家宅拍完第三部,原班人马都解散了,现在不得不租廉价群租房度日,很辛苦啊,要不要来我这里打工呀?比隔壁待遇好多了!”


那个摄影师小哥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垂下眼不敢看水谷裕。


“森崎这家伙就很识时务,知道人不能仅有情怀,还要吃饭。”

今井走过来拍了拍那位摄影师的肩,颇有挑拨离间的恶意,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男人瞥了一眼简讯满意道,

“哎呀,我请来拍广告的大名人终于到了,我得失陪了,接下来还得和理惠好好招待客人呢。森崎,一会别忘了开工时间啊,好好发挥才华跟着我干,你的债务再有二十年就能还清了哈哈哈哈。”


男人大笑着走向不远处的大楼,留下陷入沉默的众人。


半晌,摄影师森崎松开了水谷裕,闭上了眼:“抱歉,水谷,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只是……我不得不还上家人化疗欠下的债务。”


“森崎,你永远都不必向我道歉,身为前辈的我才对不起你,跟着我干让你的才华被埋没了。”

水谷裕苦笑了一声,抚摸上那块已经被破坏的海报,

“况且亲近之人的离世之苦总是如此难熬,她走了,但我们总要活下去……所以即使你去了他手下谋生,我也理解。”


“抱歉,让大家有了不快的体验。正如你们听到的那样,这部电影的终章虽然我们手上有初剪版本,但也很难上映了。”

他将索萨之前给他的名片还回去,

“也许它注定是未完待续的命运。”


索萨却坚持将他的名片推了回去。


“我刚才的话都是认真的,水谷先生,你和你的团队都很有才华。”

他迎着惊愣的两人笑吟吟道,

“第三部,一定还有许多和我一样的观众拭目以待,所以,你们现在放弃为时过早。”


水谷导演和摄影师森崎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再三躬身道谢。


一行人目送着他们进了大楼。


“话说回来刚才那个大叔真是过分啊!怎么能拿烟头烫人像呢!”

看着被破坏掉的海报,小岛元太忿忿道。


“就是!看起来那个死掉的演员姐姐和导演哥哥关系很好,不然他也不会那么激动。”

吉田步美也很担忧,“那个摄影师哥哥还要忍辱负重在那个大叔那打工,好惨啊。”


“那种差劲的上司肯定还会对他挑刺的。”

圆谷光彦生气地说,“就没有办法管管那个混蛋大叔了吗!”


“今井康造,他在影视界很出名,曾是国际有名的大牌服装设计师出身,后转型影圈制片人,具有独到的艺术眼光,个性专横武断,业界好多演员都讨厌他,就连藤峰有希子也对他敬而远之。”

回想起在哪听说过那个姓,江户川柯南幽幽唾弃道,

“听说他现在垄断了海内外大企业的广告片市场,有‘广告大亨’之誉,赚得盆满钵满,就连一些政治家都会找他做竞选宣传……总之是不好得罪的人物。”


“西野先生,你可别被这种人影响心情哦!”

一听是这么难搞的人物,毛利兰连忙安慰起索萨,担心这位电影真爱粉受到打击,

“那个,你还好吗?”


“没关系。”

索萨想了想那个拉满仇恨的男人,轻描淡写道,

“他马上就要完蛋了呢。”


江户川柯南握紧了拳看着这个似笑非笑的疯子。


“唉嘿,我的直觉啦!”

他朝柯南打了个wink,

“放心好啦,他自己这么作死,早晚会遭天谴的,我们何必浪费生命在他身上呢。”


“哎呀抱歉,我要去下厕所,饮料喝太多了,小兰小姐你们先去玩吧,不用管我,我等下再和你们会合。”

他夸张地捂着肚子致歉,丢下他们走进了大楼。


看着他的背影,江户川柯南立马拉住毛利兰的手:

“小兰姐姐!我们走吧!那边有好多摊位呢!”


“西野先生肚子不要紧吧……”毛利兰有点犹豫。


“哎呀放心!你就别管他了!真有问题西野哥哥会联系我的,用不着操心啦!对了,步美~ 你不是还说要去前面捞金鱼嘛?我们快点不然要排好久呢……”

江户川柯南连哄带拖,终于把毛利兰和少年侦探团引进了热闹的人流。


几分钟后,看着和少年侦探团们一起乐呵呵玩捞金鱼的小兰,江户川柯南深吸一口气,按下了眼镜上的窃听开关。


冷静下来,总有办法能摆脱那个男人的。


首先,搞清他的意图,他来找他不可能只是‘帮忙追求花田警官’这种肤浅的理由,他又不是有百分百助攻之力的红娘!

其次,那个男人刚才买的饮料没怎么喝,不过找了个借口而已,怎么可能骗到他这种有常年厕遁经验的人!

那个男人今天没有带屏蔽窃听的装置,他希望渺茫地祈祷这玩意能生效。


气流声响起,如有背后灵自他的后颈吹气,弄得他顿起一身鸡皮疙瘩。

“小新~ 你真的好变态,连人家上厕所都要窃听吗?爸爸没告诉过你这是违法行为吗。”

索萨果然老早就发现了这个小物件,恶趣味地捻着他的纽扣型窃听器说话,

“不过你就是这样的孩子,好奇心不满足就不会罢休吧?所以我当然原谅你啦。”


“你大概很好奇为什么联系不上你的安室哥哥吧?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同样的错误我怎么能犯第二次呢?”

男人轻快地坦白,

“为了让他别妨碍到我追求花田小姐,我只能做任务时用点小手段让他在医院多躺一阵子了~ ”


安室先生果然被他暗算了!江户川柯南咬牙。


“啊对了那些FBI也一样,我甩了别的案子,让他们完全无暇顾及这边呢。基尔亲被我留在了韩国,CIA是不可能有机会再窃取组织的情报了。实话实说,把你身边的外援一点一点拔掉,真是很爽呢。”

这个男人果然把所有的秘密扒干净了!而且他真的在不知不觉中把他能依靠的大人分散开来了!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江户川柯南的心怦怦跳着,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


“不过你别害怕,除非他们妨碍到我,我是不会对他们下狠手的,顶多带点轻伤嘛,需要的话,我还能暗箱操作安排VIP病房,把公安和FBI放一起培养感情……说真的你们红方就不能建群交流一下吗,每次自顾自搞小动作很容易因为信息差互拖后腿呢。”

男人的语调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愉悦,

“你家里那个研究生我也不会去动的啦,就让他天天监听隔壁小女生、做土豆炖牛肉好了,只要他不来调查我,并且愿意给琴酒找麻烦,我也会倾力相助啦~ 毕竟好同事就要给对方制造和恋人相处的情趣不是吗?”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为什么张口就给赤井先生造谣啊?!他哪里得罪你了吗?!


“对了对了,想知道我为什么把书店开在饭田桥站附近吗?因为那一带都是花田警官的收租地段呢。又靠近她家和千代田区的警视厅,算来也是日常偶遇概率很高的地方了。”

果然如此,千代田区不仅有警视厅,还有不少政府机关单位,这怎么可能只是为了花田警官,一定是为了更好地替组织监视他们!


“当然,租店时我用的是伪造证件,至今不曾露面的马普尔书店店长已经和波洛咖啡厅店长都并列位于’神秘人物’榜第三了,我特地让你知道,是不是很慷慨呢?”

所以说干嘛要和波洛咖啡厅竞争啊?!榜一榜二是哪位啊?!


不行,稍不留神就要被这个人带偏了,真的很危险!江户川柯南痛苦地揉了揉脑袋,正犹豫是关掉窃听,还是继续从他的嘴里筛选信息时,耳畔忽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这个混蛋竟然直接把窃听器粘在了放摇滚乐的音响上。


他拉着脸关掉了窃听功能,抬头想找小兰,却发现他们已经跑到了更远处的射击摊排队,老远就看见好多人都围在那边。


现在正是傍晚饭后的高峰时间,不少人都过来逛摊子,东南西北人山人海,一不留神就要走散了。


正要挪脚,熟悉的声音突然自背后响起。

“一支竟然要200円,怎么会这么贵?老板你这是抢钱吗?!”

江户川柯南震惊地回头,看见了正与小贩讨价还价的花田早春奈。



————TBC————



200円风车TV「与服部平次共度的三天」前期庙会小摊上有出现过。 柯南在TV第九集「天下第一夜祭杀人事件」有绑过兔子气球。 神秘不露脸的人物,以前看网上有个帖子提及,第一是吉田步美的妈妈,第二是组织BOSS,第三是波洛咖啡厅老板。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