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来自小组报告的背刺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星期六的第24小时》番外1  恶搞雷人向预警

——————————————————————


“高山,你怎么又在开小差!”

风见裕也头疼地看着后辈,崩溃道,

“这次的会议大纲和资料弄清楚了吗!可不要出岔子了!这可是降谷先生出院后第一个重要会议!也是你作为我的左右手第一次负责小组报告,要好好做啊!”


“知道知道~ 你已经强调一百遍了。”

高山猛男不紧不慢地咀嚼着早餐,手里还拿着一杯拿铁,

“风见前辈,我能早起就是给你面子了,别不识好歹。”


“风见先生!我一直都搞不懂啊!”

一旁帮忙拷U盘资料和PPT的松下三郎大嚷,

“为什么降谷先生住院时给我们的调查任务取名是「谁是星期六」啊!怎么想都很奇怪吧!这一点也不符合降谷先生平时的画风啊!”


作为同小组从头到尾出苦力做盯梢任务的成员,相比全程划水只负责做PPT进行最终汇报的高山猛男,他毫不掩饰怨气。


高山猛男长呼一口气,他把拿铁一饮而尽,开始发功输出:

“松下你这就不对了吧,降谷老大的安排一定是别有用意,还是说你在质疑风见亲搞错了降谷老大的命令?风见亲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难道说,你是对同意这样的小组分工的风见亲有什么不满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都说了一百遍了不要用这个称呼啊!”松下三郎捂耳崩溃道。


“行了,高山,别欺负他了,已经够了吧。他们已经很可怜了。”

风见裕也揉了揉眉心,在猛男回归公安部逼疯每一个下属后,他已经放弃了纠正高山猛男的这些口癖。总之只要猛男能乖乖干活他就谢天谢地了!


虽然公安部看不顺眼又搞不掉的总务大臣之子今天也在仗势欺人,但该准备的会议资料一点也没含糊!说明他这个直系下属还是有把他含辛茹苦的叮嘱和培养放在心上的!不错!


人的底线果然是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低的。


看着扫荡完早餐再度翻阅资料复习讲话大纲的猛男,风见裕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正欲再唠叨两句,胸口的对讲机忽然滴滴地响了。


“各层注意!各层注意!降谷先生已经到楼下了!”

风见裕也立刻打起十二倍的精神,严肃地用对讲机下令,

“石井!汇报降谷先生的面部指数!”


“……”高山猛男闻言露出了半月眼。


无论来几遍这个模式,他都觉得风见裕也相当适合做明星应援业务。


不过也一定也能当好随叫随到任劳任怨亲自为自家爱豆挑衣服私下帮忙遛狗还超会夸夸的优秀经纪人就是了。


可恶!他也想要这种超级VIP待遇啊!


对讲机里石井大悟的声音传来:“收到。这里是警察厅一楼,降谷先生目前面部平和度98分,唇部线条局部微下垂两度,忧郁度2分,推断似乎是有心事,over。”


“降谷先生一定是刚出院就看工作资料熬夜累到了!他刚刚出院不宜喝咖啡之类的饮品!田村!我办公室里那罐还没开封的高级茶叶你赶紧拿去泡上!”

风见裕也立马操心得像个老妈子,焦虑地在会议室里走来走去指挥下属,

“松下,资料整理好了吗?每个人都复印了?数目没少吧?!”


“全都弄好了!”松下三郎连忙把U盘拔下来。


“高山!准备好!快点!别让降谷先生看见你这副没出息的犯困样!”

风见裕也一把扣上了他衬衫原本开敞的第一粒纽扣,猛地拉了拉领带,这个动作差点没把高山猛男勒得背过气,没等他幽怨开口,风见裕也就将他连拉带拖归队,被迫乖乖站好时,风见还贴心地捋平了他睡翘的头发,让他的怨气无处可发。


三分钟后,电梯响了,他们的上司走进了公安零组所在的办公层,身后跟着楼下接应的部下们。


“降谷先生!欢迎回来!”风见裕也中气十足地带领大家喊道。


真可惜,恢复得不错呀?看着迈出十足的男模气场走入会议厅的自家上司,想起这个月被强加的工作量以及被他盯上的亲爱的同桌,高山猛男磨了磨牙。


可恶!花田不会被他欺负了吧!这可是犯罪!仗着那张脸竟然对比自己小11岁的未成年出手简直罪大恶极!


他的老二为什么没有像他的腿一样受伤呢!真是太残念了!


穿着银灰西装、显得英气逼人的降谷零冲着每个下属点头致意,想起了风见新提拔的左右手,刚看向他,就发现这个男人正用一种炙热里混合着幽怨的眼神盯着他的裆部。


降谷零:“……”

他下意识起了一身恶寒。


怎么回事?好像遇上职场性骚扰了?


“降谷先生!你怎么了?”

读取到他的面部表情有一瞬不对,风见裕也紧张地问道,

“难道是腿伤复发了吗?还是渴了?”


降谷零愣了一下,露出一个安抚人心的笑容:“不,没事。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开始会议吧。”


他接过资料,不着痕迹地挡了一下裆部自然地落座。


……不是错觉,在风见嘘寒问暖时,总务大臣的儿子肉眼可见地冒出黑气了。


在风见裕也转头望向他的直系下属时,降谷零心情微妙地看见高山猛男瞬间化为一副憨态,活像被妈妈操心的傻儿子,之前的一切敌意仿佛只是他的错觉。


紧接着,他看着这个身着名牌西装、身形高大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下,迈出了T台模特的女步走到了显示屏前,拉风而招摇地冲风见裕也抛了个媚眼,示意他要开始了。


那一刻,降谷零清晰地听见了身旁的松下三郎条件反射发出了虚弱的呻吟。


……风见真的没事吗?没有歧视的意思,但这好像不是他的错觉,风见看中的下属好像是个变态。尤其是出院回归公安部后,有他那个总务大臣老爸在背后撑腰,他似乎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米娜桑,现在由我来汇报小组任务1的调查报告。”

高山猛男翘着兰花指按下了ppt的播放按钮。


伴随着高燃热血的音效,大屏幕出现了一个flash动画,宛如漫威片头一样刷刷刷地闪过无数人影,温柔儒雅的杯户外科医生、阴沉认真做题的男高中生、禁欲诵经面露神性的光头和尚、被小白脸左拥右抱性感火辣的财阀千金、舔刀疑似穿着女装雌雄莫辨的金发连环杀手、脸看着就火大的FBI精英……

还有已经死掉的斯文败类律师,肉眼可见他的职业照被P上了SM束缚带,甚至还混进去了玩侦探cosplay的警视总监贵公子、小柳枝子藏在家里的那份海报上的半裸男模特、海上邮轮被找来联谊的金发小白脸,以及……食物链顶端一个肉滚滚似乎面露人性表情看起来十分诡异的橘色仓鼠。


看得出,为了做这个ppt,高山猛男很下功夫。


所有角色都各领风骚,齐齐汇聚成一个巨大的问号,一个过渡特效闪过,浮现花田早春奈加了黑化滤镜的脸部特写,她宛如一个神秘的BOSS,正面无表情地用手机发着邮件。转为悬疑节奏的配乐使每个按键都恰到好处地踩点。


邮件送达音嘟嘟响起,屏幕一瞬间灭掉,留下一句话——

「今天,轮到星期六了。」


阴森森的配音,仿佛不是在安排约会而是在安排一桩谋杀案。


虽然已对那位暴力女警的脸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听到这句话,会议厅里还是不约而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经过我们小组的长期跟踪调查,以上所有人物都排除了嫌疑,所以,我只是展示一下花田警官的鱼塘品种多样性,好让你们体会一下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の女王大人的魅力,顺带强调一下我负责的小组日常工作量有多大。”


在一群同僚欲言又止的注视里,高山猛男有条不紊地进入正题,ppt翻页展示嫌疑人的信息,


“诚如我们英明的风见亲和降谷老大所料,这个与花田早春奈接触的星期六最大嫌疑人选,正是西野亮!也就是黑衣组织代号为[索萨]的干部,他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以至于我们每次的追踪线都失败告终,从目前掌握的已有证据来看,西野亮很可能凭着其高超的电脑技术介入多起案子,有在背后操纵的迹象,经我们观察,这些案子最终的受益结果是花田早春奈在警视厅的升职和奖金,不难得出结论:西野亮身为黑方人物,三番五次热心助人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讨好花田早春奈!这个问题很严重!


另外,大家请看这个数据统计图,自从西野亮出现后,花田早春奈与其他的鱼的联络及接触频率呈大幅下降趋势,可见西野亮正试图将花田早春奈进一步与外界社会隔绝开来,好独享她的专宠,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虽然这段时间的追踪任务艰巨,但我们并不放弃!毕竟,人只要还在这个世界以实体化形态存在,总会露出马脚的!”



“这是由米花町少年侦探团提供的材料。照片上这位在上周七夕夜与花田警官私会的男人,正是西野亮本尊!当时他们被卷入一场谋杀现场,花田警官是那起案子的最高负责人,案发后西野亮以侦探的名义申请了参与调查,并在这个过程中与花田警官有过亲密的肢体接触……”


降谷零按揉了一下鼓动的太阳穴,看着那个叫吉田步美的孩子提供的照片,上面还留着美颜相机自带的粉红色情侣滤镜,画面里,花田早春奈面无表情地伸着手,而索萨正无耻地将下巴搁在她的手心里,一脸春心荡漾,相机的贴纸恰到好处地给这个男人P了猫耳、猫胡子还有铃铛项圈,红色的项圈缠在他白皙的脖颈上,看上去别有一份暧昧之感,这让一些糟糕的记忆浮现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说起来,这孩子是不是下了什么奇怪的APP?这个拍出来太像奇怪的调教现场了……果然还是有必要监管一下现在上市的相机APP吧。


“我们还有材料二,各位可以把手中资料翻到P23页。这是西野亮开在饭田桥站的马普尔书店的详细情报,不仅附上了日卖电视台之前的探店专辑介绍图,还有很多Saturday特别活动资料,附有情侣逛店的网友评价……”


……这可真厉害啊,还有每月的销量分析和财务报表呢,这孩子是在做学校布置的社会调查报告作业么,超纲了吧。


望着那个叫圆谷光彦的孩子提供的资料,降谷零不由自主喝了一口茶压惊,这孩子甚至还调查了书店里的书籍,认真地写了篇「浅论星期六作为意象在各类文学创作里的应用」小论文,遣词造句清丽又不乏孩童天真的诗性,任何心怀龌龊之想的大人都会自惭形秽,看得他都想检讨下自己了。


“经过长期的调查,我们发现西野亮与花田早春奈最多的接触场合其实是在各类美食店!各位请看他们两个的约饭情况,花田警官和西野亮对甜点有很高的追求,两人都不喜欢日式的甜度,更偏好国外甜品,其次也以熟食爱好为主。”


话说回来,高山君这是在偷懒吧!身为公安使唤小孩子去代他跑腿,这像话吗?!风见对他的底线是不是放太低了!!!


降谷零对周围同僚习以为常的反应很是震惊,他深吸一口气看着小岛元太很精心地做的美食探店手账的照片,他详细地提供了两人探店的店名名住址、店内装潢图,以及对招牌菜谱的小作文点评,吉田步美自带奇怪滤镜的偷拍图又出现了,画面里,索萨正肉麻地给花田早春奈喂投,两个人看起来十分享受美食。


“这些图文都不能直接证明他们是男女关系,他们很有可能是伪装成这样的关系,为交换情报打掩护。”

降谷零把那沓资料放下,顶着同僚们复杂而微妙的眼神,冷静地敲了敲桌子沉声道,

“这个男人极其危险,他是那种会随性所欲决定合作对象的疯子,他虽然和花田警官达成了合作交易,平时又与她有不谋而合的喜好,但这个男人绝不可能和她作为朋友长期相处。我们不能过分依赖他提供的情报,别忘了花田警官为我们做出的牺牲,别被这个男人营造的假象迷惑了!花田警官怎么可能喜欢这种把小强当宠物的没品幼稚男人!她想必也在容忍!我们不仅要关注他与花田警官的互动,还要密切留心他与其他人的接触细节,争取找到其他的突破口!”


真的是牺牲吗?我看花田小姐乐在其中啊。话说回来降谷先生你是不是暴露出你的真心话了……

全程做速记的石井大悟默默地把这话咽回肚子里。


果然,警视厅职业组的海王段位就是不一样,连降谷先生也被她迷得不要不要的,被ntr了还坚定地为那位小姐辩护呢。


“……啊对对对,老大说得是!”

高山猛男连忙退出了ppt的播放,调出了松下拷好的录音文件,

“我们在追踪西野亮时有截获一些其他的通讯录音,虽然经过修复还原的内容不全,但掌握了大致的动向,西野亮平时会用自带变声处理的手机和一个固定的不明对象交谈机械术语和设计方案,有开发和推广发明的趋势,推测与他通话的对象很可能是那个黑衣组织里的关键人物!”


“干得好!能取得阶段性进展实属不易。”降谷零露出了笑容。


没想到这个小组任务后辈能做到这个地步。风见识人挺准,这位后辈还是很有潜力的。虽然身份存疑,但毕竟也要对付黑衣组织与他们处于同一阵营,能力毋庸置疑。


所有人都打起来十二分精神,聚精会神地看着高山猛男按下了播放键。


录音有些嘈杂,但并不是变声处理的音频,传出来一个兴奋的男声:

“操着松田的老婆还能如此得心应手!厉害啊!花田你遇上对手了!”


降谷零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全场寂静中,风见裕也战战兢兢地看着上司的脸色,刚想用眼神拼命示意他的下属赶紧把录音关掉,但高山猛男愣了一秒后,却直接把录音调大了。


一个他们熟悉到已成梦魇的女声回荡在会议室里,余音绕梁:

“可恶!他们怎么不能怜香惜玉一点!松田都没舍得用力到那种地步呢!呜呜操坏了怎么办呀!这可使不得呀!”


风见裕也惊恐到捂嘴。


天啊?他听到了什么?!他们之前的猜想难道都错了?!被ntr的竟然是上司的好友吗?!这个录音听起来非常不妙啊!好像是什么多人行的现场!莫非发生在那种字母俱乐部?救命啊!他会不会被灭口啊!


“啊!斯密马赛!!搞错了!这是毛利先生身边那个小孩子之前给我的!”松下三郎从座位上一跃而起。


风见裕也简直要吸氧了。


哎哎哎等等等等!这个录音是毛利先生家的那个小孩子那拿到的,难道说那个小孩子当时也在现场?!这简直是情节恶劣的犯罪!花田警官怎么能让小孩子目睹这种事呢!太龌龊了!底线在哪里?!这样也配做警察吗!


就在松下三郎慌慌张张拿出另一个U盘正要离座去拷,降谷零就摁住了他。


“我让你们停了吗?”

降谷零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凌厉的气场让所有人都条件反射感到肌肉酸痛。

听到这段音频里传出来的花田早春奈的声音,降谷零虽然有些意外,但却没有受到多少冲击,毕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冲击到他了。作为成熟冷静的好男人,他才不会因为听到这些不明含义的话就方寸大乱!


按照他之前的推测,虽然不想承认,但……索萨这个恶劣的男人其实才是被花田早春奈掌控的那一方。现在他正在花田早春奈的鱼塘里逐步露出马脚,这正是一个好机会。他倒要仔细听听,把这个恶心的男人的秘密扒干净!


顶着所有人难以掩饰的同情眼神,降谷零显然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在这种尴尬的场面也面不改色,甚至露出了抓到索萨把柄的冷笑。


“继续。”


紧接着,他就听见一个绝对不会认错的、他的可恶同期有些沉闷的声音也传出来:

“花田你别乌鸦嘴!我老婆很持久的!不会有事的!你给我动快点!太慢了你这!完全不行啊!”


“你放屁!我行得很!”

录音到此断掉了。


“……”

降谷零按揉了一下眉心,一股火气直往上涌,几乎气得他胸口疼。


你在搞什么啊松田!原来你居然在现场的吗?!!!!!!


看着脸色已经不能再黑的上司,风见裕也的呼吸快要停止了。

等等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次轮到那位警官小姐上他老婆了!听起来、是征得松田警官同意的!天啊,这位松田警官的XP也太可怕了!糟糕啊!那位看上去就很S的小姐不会是温柔的主!


“不对哦。风见亲~ 这个听上去更像是松田警官正一边看着他的老婆被其他人多P上,一边被花田警官上。”

高山猛男好像能看穿他的想法似的,面不改色地指出疑点,

“根据录音内容可以推断松田警官和他老婆应该相隔一段距离,现场应该有两张床,而且可以感觉到松田警官相当欲求不满,看来阵平ちゃん在床上相当坦诚可爱呢~ ”


似乎是嫌这个亲昵称呼的语气还不够强烈,他还用上了女性腔,听得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居……居然是这样的吗?!”

受到过度冲击的松下三郎忍不住拍案而起,

“难道说,西野亮这是故意在迷惑我们,真正的星期六其实还包括这位松田警官吗?!可是我还是不理解!多人行就算了!问题是松田警官为什么不是在上面那个?他身为男人那方面已经不行了吗?!”


他不解地望向用眼神拼命暗示求他闭嘴的风见裕也,脑中电光一闪,想起上司之前安排的关于那位小姐的人际关系调查,大惊失色。


他真傻!那些调查报告里就写了,花田警官不是本来就和樱井大小姐和她未婚夫都是那种关系么!她果然是那种夫妻双双不肯放过的魔女!城里人好可怕!


等等……降谷先生这么在意花田警官,难道说,其实降谷先生也想要进鱼塘却被松田警官抢先了?!


意识到这点,他痛苦到抓耳挠腮。


啊啊啊可恶明明鱼塘的名额已经很紧张了松田阵平为什么还要做下面那个这不是浪费他的老二吗!!岂有此理啊!还不如让给他们老大呢!他们老大绝对不会这么不争气的!


“那个……我有别的情报提供。”

一旁的石井大悟一脸严肃地举手发言,

“花田小姐在地下就广为流传着她会让人硬不起来的传说,有‘断子绝孙の大魔王’之称,是男人的噩梦!我认为,松田警官一定是落入了她的魔掌所以才不行了!不然怎么解释他为何积极地当下面那个!硬不起来还霸占星期六的名额,甚至把老婆拱手相让,男人的尊严说丢就丢,太差劲了!”


“恰恰相反,这说明阵平ちゃん是很尊重伴侣需求的好男人呢。这可是一个科技发展有很多工具发明的时代,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实现不了的玩法!满足恋人当下面那一方可是爱意满满的表现哦~ 咦,不会吧不会吧你们真以为自己胯下的二两肉有多金贵吗?天哦~ 我算是见识到你们有多自以为是了~”

高山猛男顶着一众人迥异的视线重新定义了好男人的概念,故作娇嗔地开启了嘲讽,

“可怕的不是自己技术不行还要让女方演戏,而是脑子里有根无形的老二徘徊不去啊。时代变了!你们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和老二已经行不通了,只会引起女方反感!为了留住心爱的她,不如从现在起解放自我,勇敢承认自己的不足,把床上主导权交给对方!”


他两眼放光,捏紧拳头,滔滔不绝开启了他的拿手领域话题:

“而且爽到哭出来时投入伴侣温柔的怀抱一点不丢人哦,还会牢牢抓住对方的宠爱之心,也不亏哦?我建议大家可以试试。啊,降谷老大……你不要在意嘛!总之花田警官一定是很行的,你不会有那方面的困扰哒!至于松田警官我觉得吧,他平时应该是行的,但是吧,他面对花田警官也有可能不是很行,这种结论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这个小组报告最后在“松田阵平到底行不行”的长篇论述里圆满结束了。



————Fin————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