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白雪皇后(终)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Chapter 8

第? 场考核:白雪皇后。主角:[1]号,[3]号,降谷零;参演者:[16]号,[12]号,[23]号,[13]号,[6]号,[8]号,[34]号,[7]号

——————————————————————————————      

【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强烈的,专注的,独一无二的爱……每一天都要有人来爱我!】

遥远的回忆里,那个熟悉的声音回响在耳畔。


安室透目光紧锁在花田身上,他深吸了一口气,朝她迈出了第一步。


旁观的风见裕也捂着嘴大气都不敢出,他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止不住。

不愧降谷先生!面对世界上最可怕的女人,还能保持冷静!

呜呜呜呜呜呜呜降谷先生你为我们牺牲了太多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安室透表面风淡云轻,内心一点也不冷静。

他的脚下正在结冰,他每向她走一步,冰就顺着他的身上攀爬一寸,刺骨的寒冷几乎要令他失去知觉,他能预感到,再过不久,这些冰就会冻结住他的心脏,他的呼吸已经变得困难。


疼痛和死亡是他人生里永不离席的事物。但自从遇见她后,那种视死如归的淡然与从容,他早已不能做到,他变得患得患失,不愿放手,深陷在与她的美好回忆里。


【“听说雪女会专门盯上那些帅哥,冰封住他们的心用吻把他们的魂勾出来!你可千万要小心!像你这样的最容易被盯上了!”】

那是不久前一次办案的回忆,当时,安室透在逶迤的路上停了下来,哭笑不得地望着她。她的发言总是让他感到新鲜。

“怎么会呢,那只是传闻。”


“我觉得要是有雪男存在就更好了,这些传说总是只盯着女性臆想!”

见他这么一本正经开不动玩笑,花田早春奈眼珠子转了转话锋一转,

“美的传说或人,其实是相当主观的个人印象,只是我们内心欲望的投射。”


安室透不由得愣住了,没想到她会突然发表这么深刻的见地,还没等他说话,花田早春奈就嘿嘿一笑:

“不过诚实地面对自我的欲望有什么不好呢?人生在世譬如朝露,当然是尽早抓住一切美的回忆留在心底啦!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去创造,越主动投入自己的力量,美好的回馈就会越来越多!”


“花田警官总是干劲满满。”安室透微笑着赞同,“真是认真的生活哲学。”


“当然,我可是很认真的哦!”

安室透没有接话。紫灰的双眸温和地望着她,花田早春奈在朔风里肆意地笑着,一脸兴奋地为他讲述那些美的存在,殊不知,她本身就已成了他对美和力量的印象,世间的万千灰烬洒落而下,永远不能触及她的肩胛。


“看,下雪了。”

她朝他摊开手,安室透只见几片雪花落在她的掌心,慢慢地化成晶莹的水珠。这手掌是温热且让人安心的。当她第一次用手触碰他时,一股战栗无法抑制地传遍他的身心,他迄今为止最多的记忆便是冷,而她的血肉像是要将他灼烧,一个明亮而热烈的生命垂临面前,对他施加温柔。


太阳会灼烧一切,是太阳将雪焚化了。他的心也会被焚化,焚出一个洞而不自知,那些耀眼的、明亮的美好情感将灌进去,将他从头到脚充盈,黑夜从此不再长驻,他将不再双目发盲与死相伴,跌跌撞撞,永远笔直正视前方,注视着她给他展现的这个世界。


“我并不害怕我的心被冰封。”

走到她的身边如要穿越世上一切险阻,要跨越无数光年和错乱不断的幻影。


在永恒的雪上,他终于步至她身前,轻声说:

“你就是我的太阳。”


他的心热烈搏击着抵抗寒冷的冰霜,他凝视着花田早春奈那双宛如黑镜的眸子,它们如同深不见底的死亡深渊,撷着飘雪之下永眠的诅咒前来,他强烈地想摸一摸她的脸颊,但他的手已麻木得失去了知觉,他感觉自己的身躯正不听使唤地往后倒,像一具失去平衡的冰雕。


仰头的瞬间如听摇曳的乐音在上空回荡,眼前散出无数惊险交织的走马灯,每一帧里都定格着她,远景、中景、近景……她甜甜的笑容放大,眼里倒映着他的影子。她像是在不同的机位之间来回穿梭的演员,在跳跃的每一幕里展现千万不为人知的一面,将他所有的节奏猝不及防地打乱。她的凝视宛如他这一生的电影里最后的回返,每一下眨眼都同步着他的心跳。他的闪电,他的奇迹,他的太阳。


意识正在模糊,靠近太阳穴附近的血管突突地炸,失去花田早春奈那一刻的那种战栗的恐惧、近乎割裂的感情又回来了。


在他整个人就要重重砸在地面时,奇迹发生了。


花田早春奈伸手及时地托住了安室透。


耳畔回荡着冰碎裂的连绵响声,还有鼓点般躁动的心跳声,雪落般的呼吸声。


“你这个笨蛋,不要总是一副沉重的表情。”

花田早春奈拧了拧他的脸颊,“我不会再寻死啦。”


所有人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连环鲨手[3]:QAQ花田,欢迎回来呜呜呜呜呜呜呜!】


【花田早春奈[1]:行了,我又不是已经死了!不要这样!】


【夜跑达人[16]:花田呀,醒了就好,场面要撑不住了,你可真是罪孽深重的女人!】


【财阀千金[7]:花田!安室透那家伙竟然像对犯人一样拷我!这家伙居然还死不承认到你家过夜的事!我从来没发现他这么不要脸!你老实告诉我,你被骗了几次身!?老娘咽不下这口气!】


【学习委员[13]:什么?!他竟然比我还渣男?!还骗了花田的身?!】


【班长[12]:哎呀行了行了辟谣了!各位同学,这真的是误会!人家安室透根本没动手动脚的胆!我作证!】


【财阀千金[7]:班长!你休想袒护他!】


【班长[12]: 我袒护个屁!!是这家伙在我眼皮子底下偷家的!要不是花田开窍了要收了他,我现在早被冲下水道灭口了!】


【组织新人[23]:对呀!我也作证,明明是我们花甜甜自己主动A上去攻略这个男人的。家人们,为了花甜甜的性福啊不幸福,咱们做这点牺牲当仁不让!】


【FBI精英[8]:这家伙看男人的眼光真差,这么小肚鸡肠的男人她也要,我坚决反对!花田现在醒了正好,快把剧本给我改回来!%&%#%#!】


【班长[12]:好了各位,考核还没结束,让我们把最后一幕走完吧!马上杀青啦大家再坚持一下!】


……


花田早春奈苏醒,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这口气还没松到底,就见牧野抢先上前握住花田早春奈的手将她从安室透脸上抽离。


一行泪水沿着牧野那张俊美的脸庞淌下,那双金色的双眸此刻氤氲着蒙蒙的雾气,睫毛微微颤动,仿佛被太阳刺激到肉眼。他近乎怜爱地望着她:

“我以为你再也不能醒来了……对不起……我之前把你弄疼了吧?”

他蹭上她缠着绷带的手背,可怜兮兮地望着她,活像是被遗弃求收养的金毛猫咪。


这幅操作看得江户川柯南张大了嘴。


“……你别哭了啊。”花田早春奈抬手为他擦拭眼泪,“真是的,多大点事,还哭成这样,我不是好好的吗?”


“怎么可能是多大点事!”

牧野的眼泪啪啪地直往下掉,那张脸散发着闪烁的光辉,几乎亮瞎众人的眼,

“你差一点就要死了,我那天好担心……赶不上。”


“到此为止。”

威尔·沃克冷冷地举起第二把枪对准牧野,

“活了一个半世纪的老巫师还想对她用Honey trap,我快吐了!早春奈,快把你怀里的人扔掉离他们远点,这些家伙都很危险。”


“真是没礼貌的小鬼,竟然这样称呼我,我可是青春永驻。”

牧野轻笑反击,

“我能在这个无忧之境里赐予她永驻的青春,她将永远也不会受到病痛、衰老和死亡的折磨……我这副肉体还是她最喜欢的金发款,我知道怎么哄她高兴,怎么满足她的欲望,而你甚至连走进她的安全距离都做不到。我能给她吻和贴贴,你能给她什么?!”


First kill!


“你这个傲慢自大的小鬼,居然仗着青梅竹马的身份,想用腐朽的专偶制婚姻文化和消费主义陷阱的石头求婚,还觉得很浪漫?你居然相信这种表面歌颂爱情、实则钻法律空子剥削的经济制度还想以此来绑住她的一生?你觉得她需要这种俗套的结局?你不会还没意识到,在求爱手段上,你就先输给了她呢?”


Double kill!!


牧野又把脸转向还歇在花田早春奈怀里的安室透,毫不掩饰敌意:

“而你不仅总惹她生气,还让她多次陷入危险……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满意你刚才的表现!你应该是第一次和她表白吧?但看她的反应好像没什么新鲜感呢?不会是之前就被发过好人卡又眼睁睁被别人抢先过吧?”


Triple kill!!!


完成绝杀,他露出胜利的笑容,面向花田早春奈又立马变脸委屈地告状:

“甜甜,这位29岁还老吃醋占有欲旺盛的小鬼,很想把我从你身边分开呢?你也舍不得我的吧?你要当心了,这个用心险恶的男人可是想剥夺你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机会呢!”


“不……我从来没这样想过。”

安室透突然费力地开口辩解,

“她对我而言实在太好了……我从不指望自己能独占她……如果可以,我希望她有更多的家人,去弥补我无法给她的部分。”


他颤抖着撑起身,与花田早春奈认真地对视:

“不论如何……我真心希望你能在此生此世获得恒久的幸福。”


牧野因为他的肺腑之言愣住了,而与此同时,花田早春奈心也砰砰狂跳着几乎说不出话。


在这停顿的一瞬间,清脆的童音骤然划过现场:

“就是现在!给我去吧!”


足球猛烈地打破了桌上的甜点架,巨大的甜品倾倒砸进乐园模型里那个跷跷板一样的糖果棍,一直坐在棍端看戏的小仓鼠因突如其来的杠杆之力猛地飞出去!


小仓鼠在半空中坠落,被灰原哀一把接住。


【班长[12]: 卧槽!!!!老子差点升天了!!8号你果然是在拿我出气吧!!!别忘了是你擅改剧本和安室透互殴搅乱了我们的计划!!!你绝对是因为被花田打了拿我出气!!!】


【FBI精英[8]:不是,我没有,我不生气。16号,快点!】


顶灯与天窗及时给力地哔哩啪啦碎了,碎片化雪砸了安室透一脸,打断了他蓄力已久的第二次告白。


整座冰宫发生了剧烈的地震,建筑正在摇晃,坠落的墙面与冰雕装饰化为冰块劈头砸脸。松田阵平一把捞起江户川柯南闪开了致命的重击,与此同时赤井秀一也迅速抄起一面厚实的冰挡在他们身前。


“拜托了!快想想办法!伟大的智慧之神!请你帮帮我们!”

灰原哀捧着小仓鼠蹲在赤井秀一的庇护下,已经顾不上羞耻了,

“Reducto、Protego、Incendio、Frigeo、Orchideous还是Alohomora,Aeternum……”


【班长[12]:…………】


【夜跑达人[16]:哈哈哈哈她竟然全记住了哈哈哈还帮我们复习了一遍哈哈哈哈哈哈】


【组织新人[23]:哈哈哈哈真不愧是天才哈哈哈我全录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给我快点!别不识好歹!!!”松田阵平也蹲在边上脸色狰狞地威胁着小仓鼠,它要是敢不回应他们,他一定会亲手将这只仓鼠冲进下水道!


风见裕也则趴在他们中间双手合掌嚎叫:“求求了仓鼠之神!就算我们死掉了,也至少成全降谷先生的恋情啊啊啊啊啊!”


……不,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他保佑。


班长露出了半月眼。它终于大发慈悲地晃了晃小手回应了灰原哀的召唤,那些冰雪字母迅速地在空中拼出了**[Aeternum]**。


与此同时,牧野的身躯就像是受到重创一般,他摇摇晃晃地松开花田早春奈,撑在桌边面露痛苦之色,以他为中心的地面正掀起一场小规模的风暴,一切魔法构筑的元素都随着他金色的长发在风中狂舞。


赤井秀一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差点被吹飞的仓鼠,回头看向大厅中心,四周虽然不再震动,但冰宫的主人显然不对劲!花田早春奈和安室透此刻双双被卷入了风暴圈里,这白色的风暴越来越大,眼看就要波及他们!


“糟了!牧野先生魔力暴走了!”

江户川柯南最快理解了现状脸色发白,

“他想和我们同归于尽!!”


【花田早春奈[1]:  …………】

这个剧本是怎么一步步发展成现在这种样子的??这不是一个童话吗?怎么会这么复杂???


花田早春奈此刻看着消息999+的班级频道和混乱的现场,只觉心力交瘁,她想放弃理解一切。


安室透正撑在她的上空,为她抵挡着背后暴走的魔力攻击。

他的身子发冷,脸色虚弱,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他甚至都没有多少体力应战,本能地将花田早春奈护在身下,这导致此刻他们的鼻尖几乎紧密相贴,他的胳膊还在颤抖着支撑。


“别担心……”他露出一个苦笑,几乎是打着哆嗦坚持说话,

“在这里……倒塌前……我……会为你……挡住……所有的……危险……”


花田早春奈停下了翻阅历史记录,回神与那双紫灰的眸子对视。

又来了,又是这样的表情。

明明自己都快撑不住了。


不等他表白,花田早春奈猛地一拉他的衣领,重重地吻了他。

安室透的大脑宕机。


不同于上次湖底渡气的吻,这一次竟是侵略性的舌吻,那样汹涌地袭来,狠狠缠住他,又在最激烈的一刻放开了他,余韵无穷,让他的血液都要冲到脸上,他麻木僵冷的身子竟开始回暖。


“抱歉,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撤退一说。”

花田早春奈指尖勾了一把他发红的耳根,将他推开猛地起身。


然后,她背对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在飓风中张开双臂,用最洪亮的声音大喊:

Finite Incantatem (咒立停)!


安室透惊地瞪大了眼睛。


就像回应了她的召唤一般,以她为中心的四周的空气迅速地波动,反方向扭转风暴,剧烈的气流消停下来,变成静静的雪花落在她的乌发上,她像一个女王一样捍卫着她脚下的领土,带着不可莫测的力量。


她挡在了所有人面前,看向平息魔力暴动正似笑非笑望着她的牧野。


【花田早春奈[1]: 我要加戏!!!!!】


“我来和你决斗,你输了,就放我们所有人离开。”

她的声音前所未有地决然和冷静。


“要是你输了呢?”牧野轻声问。


花田早春奈看着他,沉吟了两秒回答:

“他们走,我和你一起留下来。”


“不行!”背后传来异口同声的否决。


“花田警官你冷静一点啊!”江户川柯南急了,这不明显是以卵击石的结局吗!


“你这个笨蛋,别做这种赔本买卖啊!”松田阵平也恨不得给她来一拳。


“这太不理智了,没有人强求你这么做。”赤井秀一也颇不赞同。


“是啊花田小姐,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请你考虑一下降谷先生的心情吧!”风见裕也崩溃不已。


灰原哀也很火大,她宁可看这位小姐回去生龙活虎开后宫也不愿看她输掉陪人殉情!


只有威尔·沃克没有劝阻,他定定地注视着花田早春奈一字一顿道:

“和他打,你有50%的胜算。你输了,我留下陪你。”


“你留个屁!还没开打你就乌鸦嘴!这么迫不及待看我输吗?!”

花田早春奈青筋暴起掰了掰指关节,熊熊火焰似在她的眼中冒起,

“我偏不让你如愿!就算我真输了你也得滚出去给我好好活着听见没?!!”


她一点就爆的样子看得江户川柯南咽了咽口水不敢再说话,忙拉了拉威尔·沃克的衣角让他别再火上浇油。


与此同时,强撑着站起来的安室透也拉了拉花田早春奈的衣角。

“虽然我很想阻止你,但是……我相信你。”

他无奈地从兜里摸出一样东西,放进她的手心,弯了弯眉苦笑,

“毕竟花田警官那么喜欢我,你一定不会丢下我的,不是吗?”


他凝视着她微微发红的脸郑重道:“我会为你祈祷的。”


“那就祝我好运吧。”

花田早春奈看着手心里的橡皮筋挑了挑眉,她利落地扎起了高马尾。


刚进入备战状态,以她为中心半径十米的地方,瞬间空了。


“……”看着争先恐后给她留下足够的空间的这帮人,花田早春奈极其无语。


在她沉睡状态下,狗系统究竟控制她的身体做了什么才让他们这么害怕???连赤井秀一这个冷静的男人现在都在全身心抗拒她哎?拜托!这很离谱啊!


“真让人怀念。”

牧野挪移脚步与她对峙着,语气依旧温和,

“当年,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也是这副戒备而又好战的神情。”


他的指尖优雅地一挥,两枚冰雕的魔杖霎时在空中浮现,围着他们打转。


“来吧,早春奈。”

牧野笑着握住其中一根魔杖,朝她优雅行礼,

“为了留下你,我是绝不会放水的。”


“我也该为这场万里长梦做一个了断了。”

花田早春奈也动作娴熟地握住了另一根魔杖还礼,就好像她已经很自然地接收了魔法相关的记忆,最快地调整好了所有的情绪。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两人在厅内转圈对峙,等待着一触即发的攻击。


这将是一场跨越了前世今生的恋人的旷世决斗。


没有任何念咒声,双方彼此心有灵犀,杖尖同时上挑,几乎同时击碎了对方甩来的冰花!


雪亮的魔法波光晃花了众人的眼,牧野眨眼便猛抬魔杖又荡出一波攻击,花田早春奈目光一凛闪身躲开,脚下方才踩过的地方瞬间爆裂开无数花纹。


紧接着,成百上千的冰刃骤然划过明空,铺天盖地向花田早春奈劈来!

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不等他们反应,就见花田早春奈飒爽回身,魔杖打转化守为攻,反手甩出一道凌厉之气,迎面径直破开了冰刃雨阵的攻击,震得牧野又使出了九成力!


“花田警官果然厉害!”

江户川柯南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神色,他早该知道,敢爆捶女鬼的人一定能和魔法师五五开!他们有希望了!不愧是沃克先生看好的对手!


安室透却心惊胆战地盯着那个不断反击的身影,不愿错过她的每一个瞬间,生怕她下一秒就要倒下。


冰霜的寒气自她的身边飘散而去,她的身姿轻捷如燕,灵巧地穿梭在应接不暇的冰柱与冰棱间,高马尾束起的长发飞扬,如同黑色的旌旗划过纯白的虚空,千点流光映于面庞。他们如此迅疾地交战,就好像对彼此的肢体语言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每一招都一气呵成而又干净利落。


金色的眸子与玄黑的眸子相交,如恋人甜蜜痴缠,如对手惺惺相惜,又如亲友互相慰籍。


在最后一瞬,两人不约而同地抛出了最强的魔咒!


两道蓝白的波光顷刻碰撞在整个空间,拉出不相上下的僵持,掀起的魔力暴动席卷室内的一切,冰雕家具与珍宝糖果瞬间碎为盈盈飞雪,飓风几乎要将所有观战的人刮到空中,可连接两根魔杖的魔力攻击不减反增,大有同归于尽之势!


在最后关头,牧野忽然对着花田早春奈甜蜜一笑,不等她反应,他手中的魔杖突然“咯嚓”断裂,蓝白的波光猛烈相抵,散出数道由冰晶组成的绮丽幻影,它们似万头驯鹿奔驰而出,又似无数人影纷乱起舞,最后幻化成仙鹤的形态穿过了他的身躯,在空中腾跃消散。


目睹这一幕的花田早春奈瞪大了眼,连忙丢开魔杖朝他跑去,扶起了倒地的他。


“我输了。”

牧野像是一个抽空了所有力气的金发洋娃娃靠在她的怀里,与她含情脉脉地对视,长发灿烂耀眼地顺着他的身躯滚落至地面,他的声音细若游丝,

“不过,最后能被你这样抱着的感觉真好……在这一百四十多年里,总是只有我抱着你的份。”


“你不是说好了绝不放水的吗?!”

花田早春奈又气又急地看着他,她的眼眶发红,

“你这个感情诈骗犯!给我起来啊!”


所有人都没料到这个发展,纷纷围上前,威尔·沃克一瞬间明白了什么,眼神复杂地望向牧野,几乎是咬牙切齿:

“原来如此,你把你肉体的那一半灵魂给了她,怪不得她能这么快恢复!我就说为何到处都找不到那枚碎片……在我们全部进来后,你就一直以碎片的灵体形态存在了……这骗术玩得可真是无耻啊。”


“这是不亏的做法,不是吗?”

牧野轻笑,到了这个份上他竟然还有炫耀之意,

“我的另一半灵魂永久地与我的真爱融合了,死亡的诅咒再也不会困扰她,这样我也不留遗憾了。”


“但你在现实世界的肉体就覆灭了,你再也无法离开镜中世界了。”

安室透望着这一幕心中震荡不平,

“原来如此,在她苏醒时……你就已决定了这场命运的落幕。”


他垂下眼,发自内心认可这位强劲的情敌,最后的时刻他也如此让人嫉妒,简直是迄今为止他遇到最狡猾而又值得尊敬的对手。同时,他又隐隐心疼起将要失去他的花田早春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这样一来……我永远也忘不了你了!”

花田早春奈紧紧地将虚弱的他搂在怀里,肩头隐隐发颤,

“我不相信!一定还有办法的吧?!我们出去!”


她茫然无助地回头看向众人,“对!柯南你们快帮我一起抬他出去,外面一定还有其他魔法师的,一定能救他……”


江户川柯南悲伤无力地望着她,按照他们之前从小泉红子给的魂器文献来看,现在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不行……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我再也不能离开这里了。”

牧野勾住了她的一缕秀发轻声说,

“我的魔法太容易受到波动,所到之处只会给人们带来不幸,只要我还在这世间辗转,它一定会继续影响着这片土地……所以,我就这样消逝是最好的。”


“我已经害死了太多人,我不想再杀人了。”

他露出了苦笑,向上抬头,冰宫穹顶琉璃的彩光散落到那双金色的眼眸里,

“到最后,镜子里的乐园再美,现实里只有一座乱葬坟。”


冰宫正在自上而下分崩离析,白雪在太阳下消融,钻石尘在空中飞舞,庞大的无忧之境的魔咒正在解除,他抬起手,缓缓地把空中那个“Aeternum”(永恒)的字眼划掉,留下了“Amor” (爱)。


“世上的一切都真假掺半,再好的剧作也不过是人生的一个缩影。”

他摊开手,接过那些飘散过来的玫瑰花瓣,语气意味深长,

“但是……只要能留下什么,作为某种回忆触动你的内心,它便永垂不朽。”


“永别了,早春奈。”

牧野笑意渐深,最后一刻他直起了身,在她的前额上郑重烙下一吻,

“我祝愿你将获得无法穷尽的爱,不管那是私人的爱,还是亲情的爱,亦或是朋友、同伴、陌生人的爱……不要纠结这个世界对你是虚拟还是真实,因为我们所有人的这份真心都将伴你身边。”


在众人的注目下,雪一般纯白耀眼的光自他的胸口向外迸发,穿透他的躯体,紧接着,整座冰宫解体最后的断壁残垣也宛如兰花膨胀,缓缓消散。


一阵剧烈的闪光消逝,等他们再度眨眼,便再也不见那座恢宏气派的冰雪宫殿,不见那些鲜红如火的玫瑰,不见那个青春永驻的魔法师。


四下环顾,一切都和来之前毫无两样,时间重新开始流逝,漆黑的天幕横跨在他们的头顶上空,连绵的山峦在无风的雪夜里静静矗立。


没有人舍得打破这份与世隔绝的寂静。


大雪覆盖了一切,就像埋葬一个不可思议的童话。



————Fin————


【1】牧野小可爱引用了诗人露易丝·格丽克的话“爱太残忍,死更残忍,为爱而死,残忍超过了正义的范围。”,抽到这次考核后牧野就打算让这个身份遵循后半句“为爱而死”来为这个童话演出降下华丽而残忍的帷幕。(请为3号的演技献上掌声!)


同时也感谢特效负责人16号的倾情付出!


安徒生原作的《白雪皇后》是个彻头彻尾的关于宗教精神的故事,一种“基督教的真善美”战胜“无法共情的理性”的隐喻。我的立意与它相去甚远,这个童话在我这篇同人里是截然相反的,就像镜面世界(不少角色都反过来了,也被魔改得面目全非了hhh,至于最后为什么牧野划掉了[永恒]的字眼,因为在他的心里,最完美的演绎不必述说[永恒]这样宏大虚无的抽象主题,而应在此世去述说具体的爱。


感谢阅读!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