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白雪皇后(1)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北海道魔幻群像剧

Chapter 1

第 ? 场考核:《白雪皇后》,主角:[1]号,[3]号,?;其他参演者:???????

——————————————————————————————                 

接到风见打来的电话后,安室透直接冲出咖啡厅,坐上了马自达。


“安室先生,请你冷静一点。”

他挂上档后,后知后觉油门被一个易拉罐顶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灵活地从后座挪到了副驾驶座。


江户川柯南正一脸严肃地望着他:“花田警官一定还活着,你现在这个状态不能疲劳驾驶。”


“我怎么可能冷静!她现在可是在北海道的山里!”

安室透握紧方向盘,他的眼眶发红,黑眼圈浓重,整个人几乎是在隐隐地颤抖,

“那之后都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天……”


他咬牙隐忍的声音里似有濒临崩溃的哭腔,看得江户川柯南心中更是不安。


真是太糟糕了。他想,赤井先生的车就在外面,安室先生刚才都没注意到,这个状态怎么可能撑到北海道?


“你冷静点,那个警官小姐只是手机定位被发现在北海道山区,又不一定是被抛尸山中。”

灰原哀冷冷地抱臂坐在后座,她毫不留情的开口更让江户川柯南心里直打战鼓,

“嘛,你再这样萎靡不振也指望不上了,所以说一离开恋人就哭哭啼啼的男人真没用。”


“喂喂灰原!不是说了让你嘴下留情点吗……”

江户川柯南无力地扶额,他将手搭在安室透的手臂上,试图挽救氛围,

“安室先生、那个,我觉得牧野先生不一定会伤害花田警官,因为你看嘛!他虽然很危险,但却救过灰原和世良,加上之前针对黑衣组织的行为,我推测他应该也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人还认识花田警官,你想想看,说不定那天他是想阻止她自毁,但现场有组织和我们的人阻扰,他才强行拐走她呢?”


这个推测最能说服江户川柯南,要不然他无法解释那一天,那个神秘的金发男子看向花田早春奈的眼神。


那双金色的眸子里似有悲伤的情绪潋滟。


“他的刀差点就砍掉早春奈的手指了。”

安室透将头从方向盘转过来,

“当时她手上流了那么多血……别和我说这是为了让她的枪脱手,柯南,你究竟是基于怎样的袒护心理才相信一个随机挑选猎物不按常理出牌的连环杀手?”


江户川柯南被他冰冷的眼神盯得心中发寒,他咽了咽唾沫试图组织语言,这时有人从外面敲了敲车窗打断凝重的对峙。


“降谷君,不要冲小朋友发脾气。”

赤井秀一站在车门外面,在安室透冷冷看过来时,他很自觉地把火力全部引走,

“说到底,眼睁睁看着喜欢的人尝试赴死又被拐走,这是你自己的疏忽,趁还有希望前,不要迁怒想帮助你的人。“


“你还真是有脸说这话啊?那一天,要不是因为你愚蠢的自我暴露,她就不会为掩护你被组织盯上!”

安室透面若寒霜,

“赤井秀一……当初那个连环杀手怎么就没能对你下手呢?!”


“这个没用的男人只是为了保护我和江户川不得已出此下策。”

灰原哀在后座冷冷提醒,

“毕竟当时情况紧急,谁也没想到琴酒的疑心病这么重……反倒是两面游走的你,愚蠢到没掩饰好对她的情感被那个技术宅牢牢抓住把柄了呢?”


安室透恨恨地合眼咬牙,完全无法反驳她。


因为这个,他不得不与那个恶魔做了人生中最亏本的交易。


要不是那天索萨’热心地’向他透露了当时的危急情况,他说不定连她的一面都见不到。


看到索萨发来的讯息的那一刹,在疑是圈套和对花田早春奈的忧心之间,他最终感情占了理智上风。


当他绝望地到达现场攀爬楼梯时,楼上的枪声不断,他一直在疯狂祈祷她不要出事。


等他爬到顶楼,他就撞见花田早春奈正从天台栏杆上翻身一跃,交战使她受了些轻伤,她的高马尾散开了,黑色长发经风吹起宛如展翅的黑蝶,就这样纵身跃向对面的大楼,看得他倒吸一口冷气!


在落地瞬间她早有预感般闪身避开背后致命的子弹,琴酒正要继续朝她攻击,远处FBI集中火力的狙击成功打断他,狠准的枪法眨眼间就重伤了好几个组织成员。


就在琴酒下令全员撤退时,对面的花田早春奈突然冲他们开枪,一枪直接射穿了琴酒的左肩,一枪打爆了藏在他们所处的天台楼梯口的炸药!


要不是索萨眼疾手快扑倒他,安室透也差一点儿被卷入爆炸。


在混乱之际,安室透为了不引起卧底身份的怀疑,不得不为琴酒他们打掩护当诱饵引开花田的子弹。


他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劲。

公安和警视厅的同僚明明也赶到了现场,看到这一幕的花田早春奈竟无动于衷,像变了一个人,她的双眸幽深发冷,攻击依然狠戾,好几枪都擦过了他的头皮,完全罔顾子弹是否会误伤在同一路线上的松田等人!


等琴酒脱身,她的攻击停下来,安室透的心也凉了半截,他难以置信地望着她,正要开口,却见她竟毫不犹豫举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不要!!!”

安室透撕心裂肺的声音,并没有传递到对面天台。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谁也没有料到的不速之客出现在花田早春奈的身后。


金色长发的俊美青年一刀将花田早春奈手中的枪挑飞,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掐晕了她!


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把抱起失去意识的花田早春奈,闪身消失在幽深的楼梯口。


松田阵平立刻联络楼下的佐藤和高木封锁了那栋大楼,又紧急申请更多的增援警力,从空中到地面围得水泄不通。

然而接下来,诡异的事请发生了——在警视厅、FBI、公安的封锁搜查和索萨助力的监控下,他们竟不管怎么排查都没搜出一丁点痕迹。

连环杀人犯和花田早春奈竟离奇地从这栋密不透风的大楼消失了!


公安们反反复复地检查了大楼里每个人的易容和所有能藏人的角落,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找到。

不管对组织还是对警方那边,安室透都只能承认一个无懈可击的事实——


这个大胆的连环杀手牧野,竟在警方面前设下一个巨大的谜题,上演了一出真正的密室逃脱!


牧野作案的手法堪称不可能犯罪,让江户川柯南和松田阵平想破了头也没有答案,连一边看热闹的索萨也啧啧称赞,而被他牢牢抓住把柄的安室透只能在警方面前打掩护放他走。


……还屈辱地和这个恶劣至极的男人做完了谈心和交易。

由于索萨牢牢抓住了他的软肋,安室透和柯南原本准备好的底牌作废,几乎没占到半点优势。

……


“现在没空后悔了,降谷君,我们都会弥补过错,那位警官小姐也不会希望你这样自我伤害,你并非一人在作战。”

赤井秀一瞄了一眼趁机把车钥匙拔掉熄灭发动机的江户川柯南和自觉推门下车的灰原哀,努力不让自己踩雷,

“……松田君请了假正往这边赶,你不想坐我的车,就坐他的。”


说话间,一辆黑色的英菲尼迪已飙到他们眼前稳稳停住。


卷发戴墨镜的男人不紧不慢地下了车,举手投足充斥着成年人的稳重,在江户川柯南眼里,他俨然成了这条街上最靓的救星。


“救星先生”一言不发地敲了敲白色马自达的车窗,就成功地让他的好友乖乖下了车。


然后他端详了一番好友的模样,朝着那张脸狠狠挥出一拳!


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都瞪大了眼睛。


“不打招呼消失了四年做那边的卧底,情报屁都不放一个,还把她卷入这样的危险里,你就是这样当警察的。”

松田阵平甩了甩拳头,看着毫无防备被他打倒半靠在车门边的同期,

“我早就觉得,花田那家伙没有看男人的眼光,这里不就有一个头号感情欺诈犯吗。”


他一把揪起安室透的衣领,声音平静得可怕:“来,说说看,迄今为止你利用她的好感获取了多少情报?为什么那天你在那里?和你的罪犯同事们一起看着她被围攻的感觉怎样?卧底生涯是不是让你觉得异常刺激啊?”


“那个……松田警官,你冷静一点。”赤井秀一开口,“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还是先好好沟通……”


松田阵平下一拳就呼到了他眼前,赤井秀一猛地张开眼,身体迅速做出反应闪避,拳头只是擦破了他脸颊上的那层伪装。


江户川柯南在旁边大气不敢出,现在他觉得松田警官比在场所有人都可怕。


“抱歉,这家伙一直都长着张让我看着就忍不住想揍的脸,在我这从没有冷静一说。”

松田阵平一手揪着好友,一手还未收拳,斜睨着赤井,

“你也没差,这张伪善的假脸看着就让人火大,让我揍两下也好。毕竟我可不像这家伙的幼驯染那样好说话。”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你知道我这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吗!”

听到他提起景光时,安室透猛然挣开他怒吼出声,他捂住脸,竭力压抑住哽咽声,

“景光也是,早春奈也是!每一次!都是他们先离我而去!用那么决然的心态赴死!从没有人能考虑一下我的心情!”


松田阵平扭过头看他崩溃的好友,他摘下了墨镜,布满血丝的双眼里似乎翻腾着深不见底的悲痛和愤怒,他用这双眼注视着友人全部的混乱和脆弱,可是他的脸上更多是压抑的平静,就好像他早已习惯如此。


“萩离我而去的每一天,我都当成最后一天过。”

他一句话就刹住了他的哽咽,就像是用刀锋扼住他的呼吸。


“当时我恨不得每个人都来打醒我。”

在所有人都望过来时,松田阵平拽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重新戴上墨镜,

“但我很快就意识到,我不能沉湎痛苦之中,因为那是浪费时间的行径,为了他们我开始学会爱惜自己了……迄今为止所遇的一切都只会让我前进。话说降谷,你是哪来的被主人抛弃的狗狗在撒娇吗?真是可怜得我都不忍心继续打你了。”


“松田君……倒也不必说到这个份上。”赤井秀一忍不住说,“那个组织很特殊,降谷君只是不愿把你卷入,一个人担负了太多,在那里卧底非常挑战人性底线,难免需要心理治疗。”


“我和他说话,没有你的份。”

松田阵平声音骤然发寒,隐隐夹杂着杀气,

“说起来,关于诸伏的事我还没来得及找你们两个算账。”


“这是意外……不是降谷君的错。”赤井秀一有限地择词,“我愧疚至今,不过那确实是我的责任。”


下一秒,两人的拳已不约而同地朝他挥上来。


“啊啊啊啊你们不要再打啦!”江户川柯南崩溃道。他叫松田警官过来,不是增加乱斗场的!


拳头击中赤井秀一的鼻梁前,安室透的身子忽然一歪,耗尽所有的力气失去了意识。


松田阵平不得不刹住拳一把接住倒下的友人。


“……”

亲眼目睹了小学生不可思议的暗算后,他的理智终于稍稍回笼。


“嘁,男人真麻烦。”

在两名男性加江户川柯南的注视下,灰原哀若无其事地收起备用的麻醉手表,拉开了松田阵平的前后车门,自己利索地坐上后座。


“快点搬上去,还要赶飞机呢。”

她冷冷地对着车外还一脸震惊的松田阵平催促道。

……


被狠狠地嫌弃了呢。

赤井秀一重新启动发动机,看了一眼坐在英菲尼迪里怡然自得的茶发少女,又看向身边已系好安全带在发邮件的柯南。


注意到他的视线,男孩抬头朝他露出安慰的笑容:“不用担心啦!灰原没有讨厌赤井先生,她只是考虑到有她在那辆车上,松田警官也不会继续对好友乱发脾气了。”


不,不是这个问题。赤井秀一有些头疼,但是男孩很快就引入了下一个话题。


“札幌的天气现在是大雪,网上报道西南部的山区最近突起暴风雪,可能会给搜查带来阻碍。”

江户川柯南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划动,他已经迅速编辑好了给每个人的邮件说辞,开始查看灰原整理好的资料,

“这个天气航班可能会延误,但如果我们最晚下午到的话,说不定还能赶在日落前加入搜山小队呢!对付那个连环杀手,这次有赤井先生加入真的帮大忙了!”


“毕竟让那位警官小姐陷入危险也有我的一半责任,希望事态顺利。”

赤井秀一通过反光镜看了眼坐在松田副驾驶座上陷入沉睡的安室透,心情微妙。


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安室透,他那个和警官小姐是旧识的后辈威尔·沃克在那天之后,也一声不吭地消失了。

根据朱蒂传来的最新简讯,他人已经在北海道了。





札幌滑雪场附近的酒店大厅里,白马探正在凌乱中。


江古田高中参加滑雪比赛期间,他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

在办理了滑雪培训班、俄语语言班和VIP健身卡之后,他终于反应过来,仓鼠先生不见了!


白马探心中满是懊悔,他根本不记得自己为何会心血来潮把仓鼠先生一起带到天寒地冻的地方,明明他答应过花田警官要好好守护她的宠物,现在他却一时疏忽弄丢了仓鼠先生!

昨天下午联校比赛因暴风雪暂停后,他一直把仓鼠先生放在大衣贴胸的口袋里,自助晚餐时悄悄给它加餐,那段期间没什么可疑的事。

饭后他婉拒了同学们一起看晚会演出的邀请,回房途中路过酒店里的高级健身房,突然就很想锻炼,但身上没带信用卡,只好悻悻而归。

不知为何,那时他惦记办卡的心思胜过了对仓鼠先生的关注,回房脱掉大衣时根本没注意仓鼠先生怎样了,也不记得有没有把它拿出来,做了一晚跑步机上竞走的梦后,他今天一早就去缴费办好了卡,早饭时才想起来仓鼠先生!他带着食物回房,哪里都找不到它!


白马探住的房间动用VIP权限另开的单人豪华房,不可能有同学进来,千呼万唤搜遍房间每个角落未果,他前所未有地慌乱,又探查了一遍所有去过的场所,私下问过客房服务人员、酒店经理,即使调动监控依然一无所获。


要么就是仓鼠先生有什么不得不离开的理由,要么就是有心怀不轨的人带走了仓鼠先生,白马探不敢赌任何一种可能性,外面冰天雪地,对小动物来说实在致命!


“小泉同学!这是我一生的请求了!”

他再三恳求那个坐在大厅沙发上的长发美少女,目光紧锁在她身上如在看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浑然不觉身后无数道八卦的视线,

“请你一定要帮帮我!”


“竟然还有白马同学也没有办法侦破的谜案吗?”

小泉红子百无聊赖地翻阅着手中的旅行杂志,

“真让人意外,你居然为了一只小仓鼠方寸大乱,黑羽那家伙要有新的笑话素材了。”


“这不一样!那可是能操纵动物的智慧生物!”白马探严肃地说,“一旦落到坏人手上,事请就严重了!”


上次是小猪,这次是仓鼠,这家伙是不是越来越不对劲了?

小泉红子不由得露出半月眼,但她还是在白马探软磨硬泡下摸出一个小型水晶球。


“算了,谁让大侦探的话很解闷,我就大发慈悲帮你一把吧。”

五分钟后,这位赤魔女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这不可能!”

她惊到站起来,丢掉了淑女的优雅人设,把白马也吓了一跳。

不等他反应,小泉红子猛地揪住他的衣领拉起他,急匆匆地拖着他从众人聚焦的目光里脱身。


“你找那只仓鼠时还发现过什么异常吗?”

绿植掩护的角落里,魔女以壁咚的姿势咄咄逼人地审问着少年侦探,面色如临大敌。


“那个……今早搜查那会,我不时地感觉到背后窜出一股冷气,还以为酒店的供暖系统出了问题。”

即使是过近的距离和扑面直来的魅力此刻也不能让少年脸红,看着小泉红子前所未有的可怕眼神,白马探感觉自己就像是魔女小姐手下任人宰割的猎物,紧张地吞咽了一下,

“但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供暖仍在正常运作,这个算吗?”


“原来如此……那人一早就盯上你了。”

小泉红子收回手,眉头紧锁喃喃自语,

“我能感知到那只小仓鼠身边笼罩着一股魔力,强大到足以切断我的每一次探测,对方是冰系魔法出身,在这个环境里简直占尽优势,一股很大的危险正在迫近……”


那个带走仓鼠先生的人和她一样也是魔法师?!

白马探心中咯噔,沉声问:“小泉同学,你能追踪到什么程度?”


————TBC————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