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白雪皇后(3)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Chapter 3

第 ? 场考核:《白雪皇后》,主角:[1]号,[3]号,降谷零;其他参演者:[16]号,[12]号,?????

——————————————————————————————      


正阴阳怪气讥讽赤井秀一的安室透刚走出电梯,就看见一群人站在走廊里,他意外地看见了警视总监的儿子,所有人的表情都透露着说不出的沮丧。


一名从没见过的女高中生正对着风见裕也和松田阵平愤怒地控诉:“有一片巨大的魔法场域笼罩在日本上空!就连光之魔人都退让三分!这是降临在每个人身上的诅咒!”


“哈?!为了你们这群愚蠢无知的麻瓜!我可是和那个魔法师轰轰烈烈地打了一场,作为代价把’万人迷的魅力’都透支完了!你们居然还不相信我?!”


“小泉同学你冷静一点……我觉得你现在依然很有魅力,刚才的出招还非常帅气!根本不存在什么透支一说!”

白马探红着脸出来劝阻,

“当务之急还是阻止对方的魔法场域继续扩散!现在封锁酒店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你傻吗?那家伙可是冰魔法的后人,这大雪天可是最强的庇护!在暴风雪里他就像回老家那样轻松自如!”


“那大事不妙了!那小泉同学你的赤魔法体系在这个环境里岂不是会受到削弱?!路西法大人也没办法预测他的行动路线了吗?仓鼠先生会不会死啊……”


……

风见裕也一脸菜色,他听不太懂这位美少女的话,但为什么警视总监的儿子可以无缝衔接并理解呢?难道是他自己的问题?

降谷先生你快救救我啊!现在的高中生好可怕!


“……”安室透没有接收风见的求助眼神,转过头去看松田,只见他正靠在墙上茫然地吸着一支烟,久久没有回神。


风见裕也是后来上来的,没有目睹方才发生的那一幕,但是松田阵平亲身体会到了。


吞噬了整个空间的爆炸袭来的那一瞬,松田阵平以为自己就要命丧于此。

但是并没有。


热浪穿过了他的身躯,随后迅速地消散,化为白光闪过,眼前的场景变得清明,他踉跄地靠在墙边站定,冷汗涔涔地注视着室内,所有人都安然无恙且惊魂未定,而金碧辉煌的长廊并未有半点烧灼或破裂的痕迹,一切都显得毫无异样。


“那个……白马,我想确认一下,这世上是没有魔法的吧?”

江户川柯南两眼无神地托腮蹲在地板上,不死心地试图搜寻蛛丝马迹。

他刚才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整个空间都恢复了原样,连之前魔力波及的地方都看不出任何战斗过的痕迹。


可恶!这个连环杀手再度从众人包围之中消失了,这一次直接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跑了!


白马探的视线在数人身上游离,又看了一眼小泉红子,慢慢地摇头。


“柯南君,你不是刚才亲眼见证过吗,这世上是存在魔法的哦。”

他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

“而且我和小泉同学之前对付怪盗基德时,已遇到过好多次来自魔法侧黑暗势力的攻击了,每次基德在场我们都能化险为夷……也许基德那家伙比我对这个世界的本质有更深刻的体会。”


江户川柯南汗颜地望着两人,他不记得白马探是这种设定啊?他又将目光移向同样在场的目击证人灰原哀,果不其然收获她的白眼,他无能狂怒抓了抓头发。

可恶!难道花田警官能对付女鬼也是因为身上有魔力吗?加上被魔法师盯上的小仓鼠,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是幻术。”

小泉红子将手放在墙上感应了一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

“那个人能力很强,在我发起攻击前一瞬就对我进行了催眠,让我误以为自己发动了魔力,他把所有人都欺骗了!“

她咬牙切齿,

“这里只能检测到催眠幻术的魔法粒子……我就奇怪,这种天气辅助下,他只要发动冰魔法,我肯定必死无疑!他看着我就像一只蝼蚁,甚至不屑动真格对付我!可恶!”


她从未遇到过如此强劲的敌人,脸色苍白,比当初被君特·冯·哥德堡二世施加噩梦时还要动摇。白马探赶紧安抚她:“这不怪你!你已经尽力了!我们今天能在那家伙手下生还,全仰赖于你,红子大人!”


那个骄傲的称呼换回了她的理智,魔女撩了一下长发深吸一口气,转过头认真地看向白马探:

“白马,你和我都不能再深入参与这桩案子了!那人魔力深不可测,他能对人的认知进行长期改写,连同他自己的认知也是!路西法大人都无法窥探他的灵魂本貌。对上他非常危险,就连赤魔法最强的族人也毫无胜算。我预感到,再继续追下去,我们全都会被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安室透心中猛地一跳,他最快地理解了那堆意义不明的话里的重点,紧张地望向小泉红子:“你是说他对自己也用过催眠?”


赤井秀一在旁边若有所思。这样的话倒是能解释之前小柳枝子为何能轻易对牧野卸下心防,他早就觉得这位牧野先生演技实在是太好了,每个人心目中对他都是不同的形象。


如果此人的每个人格都是自我催眠诞生的产物,自然也不会觉得自己在撒谎和伪装了,他会按照自己催眠下的心理暗示行动,这倒是很符合逻辑。


但奇怪的是,少年侦探团上门做客时他为什么不直接对他们催眠呢?明明有这么好使的魔力。

他这么想了,也礼貌地问出来了,收获在场所有人诡异的注目。


你为什么能这么快接受这个设定啊?!还那么认真地分析了!


“就像我的赤魔法会在冬天被削弱,他的冰魔法在夏天就会大幅降低效用,所以魔法师不会轻易在普通人前使用魔法。而且,他身上有很强的诅咒在限制他,这会让他比寻常的魔法师更加虚弱和致命,为此,他用改写自己的认知的手段来欺骗自己,不惜在诅咒的束缚下最大化地突破局限发动力量,完全无视反噬的代价,这是很危险的禁忌魔法……”

小泉红子倒是不吝于解惑,悠悠地讽刺,

“哼,禁忌魔法之所以是禁忌魔法,是因为过去的黑巫师为了增强魔力,不满足于戕害自己,还会用无辜的人命堆砌。”


众人俱是一愣。安室透脑中闪过数个被害者的细节,如果按照她的魔法理论解释,所有不合情理的地方倒是能自圆其说,他心中顿时涌起一片恶寒。


那些被杀的人,全是他为了增强魔力的垫脚石吗?可是,他有什么非要使用魔法的理由?!


江户川柯南也眉头紧锁,想起花田警官最初拦牧野车子的那会儿,她盘问了一会突然抱起他快速离开,现在忆起这个违和点,倒可以用“牧野对她施术”来解释了。


但是不对啊!明明在魔力最虚弱时,他为什么还频频大胆地在警方眼前犯罪绑人?!就好像刻意暴露自己一样。


如果他只是一介魔法师,和花田背后的神秘组织没有关系,那他究竟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一般魔力受到限制期间,魔法师都会谨慎积蓄自己的魔力,只在重要的时刻才使用,或只对重要的人使用……”

小泉红子的一席话如同电光闪过了江户川柯南的脑海,让他震惊得险些失声。


牧野先生一直住在花田警官所在的城市,即使东京盛夏的环境会让他的力量变得虚弱,他也不愿离开,甚至不惜杀人来汲取魔力,为什么?

因为他察觉到了花田警官和那个神秘组织的联系,发现她在做危险的事,想要介入并帮助她。所以他靠自己的魔法获取了黑衣组织的情报,伪装成琴酒给他们制造了良机,并让所有人都抓不到他。

但为什么他催眠了花田警官没有和她相认,就这样消失了一段时间?

因为那次他出现只是为了确认她的状态,他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才会插手带走花田警官。

在什么样的特定情况,才会逼得他出手?

联想起那天牧野阻止花田警官自裁的举止和眼神,一切都解释通了。

不会吧?难道牧野先生从头到尾都是为了花田警官?!

这个猜测太可怕太离谱了,让他冒出不少冷汗。


同样在头脑风暴的安室透也只觉毛骨悚然,但是他的猜测同江户川南辕北辙,他认为牧野是出于某种目的把花田早春奈当作解开诅咒的祭品,就像一个精心策划献祭仪式的变态杀人狂盯上了最好的猎物,不紧不慢地守到猎物崩溃再出手,以众人的绝望做调剂品。

该死!为什么他这么迟钝!?为什么这么晚才发现花田早春奈的精神状况不对劲!

松田确实打轻了。安室透闭上眼捏紧了拳,恨不得对那个总是沉溺于花田早春奈的步调里还自作多情的自己来一下。

冷静,冷静,事到如今,只能全力以赴,不放过任何一种可能性!


他深吸一口气,睁开眼重新对上小泉红子。


“小泉同学,事态紧急,能否请你用你的力量协助我们搜寻一个人。”

安室透压抑着急切,言语诚恳,

“拜托了!这关乎到一名警员的生命安全!”


风见裕也惊恐地睁大眼。

完蛋了!降谷先生竟已破罐破摔到相信这个女高中生的话了!


“追踪魔法必须要有失踪者相关的物件。”

不等安室透描述对方,小泉红子就看穿了他的意图,笑容不怀好意,

“比如恋人的DNA,血液、指甲或者头发都可以哦~”


“啊?那种东西不可能特意留存吧!安室先生怎么可能那么变态!”

江户川柯南忍不住大叫,他和小兰在一起都不可能这么做!


“就是!降谷先生最多放窃听器事后还会好好回收,他才不会擅自拿走什么!”风见也捏紧了拳大声为上司辩护。


“实在没有的话,能证明两人关系的贴身信物也可以的啦!”看着越描越黑的两人,小泉红子露出半月眼。


“他们还不算恋人吧。”

灰原哀冷不防给安室透补刀,

“连手没一起牵过,怎么可能有贴身物件。除非这家伙渣到还没确认关系就先上门过夜还乱翻东西。”


江户川柯南干巴巴地呵呵两声。

真·登堂入室过两次的安室透心虚地垂眸。


这时赤井秀一积极地提供新思路:“那个……请问魔女小姐,两人一起合过影的照片算吗?”


“理论上可以。”小泉红子的表情已有些不耐烦了,但她还是努力保持着淑女人设,“最好是有纪念意义的合影。两人联系越明确的,越好追踪。”


松田阵平闻言转过头看向安室透:“我记得你钱包里不就有一张吗?”

松田阵平刚才第一反应想到的是那个让他印象深刻的Hermès钱包,但自从他通过钱包推理出安室透和花田的关系并不遗余力嘲笑了两礼拜后,安室透就换了新的钱包堵住了他的嘴。之后没过多久,眼尖的松田很快就发现了他新钱包的小秘密。


在众目睽睽中,安室透拿出钱包,将夹层里的那张相片交了出去。

那是他有一次答应花田早春奈的请求,和她假扮情侣去店里吃限定甜品拍的活动合影照。


当时他看着花田吃到甜品的幸福表情,情动之下想要告白,最后被店里突发的杀人案打断了……

事后花田早春奈完全忘记了照片的事,他一直藏在钱包里,舍不得还给她。


“她还活着。”

小泉红子捏住安室透递来的相片,感应几秒笃定地断言。

众人瞬间松了一口气,为这个消息半喜半忧,不知不觉,他们竟然已经能接受这种离谱的魔法设定了。


“太好了!既然活着的话,路西法大人一定能追踪到气息,能用追踪魔法吗?”白马探问。


“哦呵呵呵~那可是小菜一碟!毕竟我可是伟大的赤魔女!”

小泉红子果然因为白马的奉承心情大好,在众人神情迥异的注视下,她的周身散发出一圈肉眼可见的波光,长发因魔力的波动飘起来。


那张相片脱离掌心缓缓浮动到她的两手中间慢慢翻转,她高傲的声音响彻空间:

“隐藏着黑暗力量的路西法大人啊,在我面前显示你真正的力量。曾与你定下契约的红子大人命令你,解除谜题!为我指引真相!【1】”


相片顿时“噼啪”在她的手中燃烧起来。


“真是令人大开眼界的高深魔法!不愧是小泉同学!”

白马探颇为惊叹地观赏着那团燃烧的火焰球,焰心由赤红色转为了青蓝色,又变成了蓝白色在她的掌心间摇摆。


一旁的松田阵平则沉默地按住颤抖的安室透,安室透正死死地盯着那张照片化为灰烬。


与此同时,江户川柯南也同情地将手搭在安室透腿上,摇了摇头:

“安室先生,那种动机不存的虚假扮演的照片没了就没了吧……既然花田警官还活着,等找到她后,你一定能和她以堂堂正正的恋人身份合影的。”


“是啊,你这么辛苦地为她付出,那位警官小姐一定会感动坏的。”

灰原哀也不冷不热地安慰,

“毕竟她可是没出息到为了点吃的就献身给你这个头号欺诈犯的单纯类型。”


“……”


“……闭嘴!赤井秀一!”安室透沉痛道。虽然赤井秀一并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几分钟后,火焰猛地在魔女的掌心熄灭,小泉红子神色前所未有地严峻,她又摸出了那个水晶球:

“她虽然活着,可是灵魂被困住了!那家伙身上中的诅咒,根源就在那位警官小姐身上!”


水晶球在发着白光,肉眼可见一张蓝色火焰构成的恶魔之脸在其中舞动,唬得众人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意思?!花田警官会有危险吗?”江户川柯南急切地问。


“她的命运之上……徘徊着诅咒的死亡之影……

那诅咒伴随着她出生,摆布着她的人生……

他选择在她那受诅咒的命运下争夺她,将她藏在无忧之宫。”


魔女的话语变得缥缈空灵,她在做一段隐晦的预言,


“唯有真心能够解除她的诅咒……不解除的话,她将永远困在冬天,徘徊在死亡的边界……

想知晓她在何方……

乌鸦、花斑鸠和驯鹿会为你指路,还有……小心西边来的强盗。”





16号抱臂靠在走廊上,旁听主角团的作战开会。

因为一直保持着【欺诈师】的能力,没人能够注意到他。


他心情复杂地捏着手中的那张合照,觉得好像不能让3号或8号看到这个东西。

这张合照就像烫手山芋,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夜跑达人[16]:  班长,我通过小泉红子已经给他们布好线索了。】

【班长[12]:做得好,天亮后就可以走下一段剧情把侦探们分别引走了。】


【夜跑达人[16]:  班长……你说这一切真的会顺利吗?考核走完系统真的就能解除花田的状态?】

【班长[12]:16号,你别胡思乱想,作为这场考核最大辅助的你千万别动摇军心。这场考核开始后大家心里都很乱,我也很急,但干着急没用,事到如今只能拉主角团尽可能参与进剧本,增强对世界线的影响,花田那边有3号照顾,系统的BUG我和23号会想办法解决的!】


16号叹了一口气,他当然清楚负责剧本整体走向的班长压力是最大的。


自从这场考核发布后,他的【欺诈师】能力就变成了无时长限制,还可以影响人的感官、制造各种逼真的幻象,除非他本人解除,否则当事人可以一直被欺骗下去。


这就不得不吐槽那个狗系统了!在红黑交锋激烈进行的期间,花田还在躲避琴酒追杀时,系统突然在群里发布一句自动升级的提示,然后抽风了!发布了新的考核题目!


还是魔幻风的童话剧本!差点没把剧本组气吐血!


谁也没有想到考核命题发布后,现场唯一及格的花田立刻被系统察觉到了处于生命危险中,系统竟然直接接管了她的身体,逼她当场撕卡换身份!


当时他吓得立马开大了【欺诈师】的能力,好在那对花田有用,成功拖延了时间,班长紧急指定附近的3号赶到现场带走了花田。


紧接着,16号利用【欺诈师】的能力在大楼里制造了幻觉 ,抹去所有人看见他们的记忆,在23号篡改监控的配合下成功让3号带着花田逃离了东京。


难题接踵而至,考核有时限,警方在日本全境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们必须在主角团察觉不对劲之前,解决掉花田身上系统的BUG,还要成功完成剧本。


居住在白马家的班长得知这段期间江古田高中正好有冬季高校滑雪联赛的活动,班长灵机一动,他们选了北海道作为表演场地,又设计让小泉红子这个现成的魔女来巩固《白雪皇后》剧本里的魔幻元素和世界观。


不能直接让16号用能力直接控制主角团们行动,一来可能会被系统判定作弊违反考核机制,二来他们也不敢直接影响主要人物魔改世界线,但可以不断地抛线索引导他们,像小泉红子这样出场很少又不会对主线造成过多干涉的人物,倒是可以作为npc为他们推动剧情,趁着这个魔法设定还能被全员接受,他们必须全身心坚持演出到剧终。


【组织新人[23]: 班长的演技非常棒!他们完全被骗过去了,柯南觉得你快死了,安室透现在正急着调监控呢。】


【班长[12]:……23号你的夸奖怎么每次都这么不中听?不会说话就别说话!这一切还是多亏了16号的技能撑场我们才能这么顺利!天亮前下一场就要开始了,大家再检查一下各自的剧本还有没有纰漏?】


【连环鲨手[3]:有,我的吻戏被删了。】


【班长[12]:……日!3号我说了一百遍了《白雪皇后》的原著里根本没有吻戏!你的戏份只有冷酷的雪后和加伊,能不能放过我们!?】


【连环鲨手[3]:你根本就没仔细研读过安徒生的原作,白雪皇后出场就吻了加伊的前额,后面还吻掉了加伊身上的寒冷。】


【组织新人[23]:  天呀!说得好有道理,虽然第一幕我们仓促演完了没给3号时间发挥,但这不是很好的一个剧情触发点吗(羞涩.jpg),说起来这个剧本可以演18禁吗?】


【财阀千金[7]:什么什么什么?!3号你要和花田在安室透他们面前演监·禁·激·情R18了?好刺激啊?!】


【连环鲨手[3]:闭嘴。那可是驱散加伊寒冷的纯洁神圣的雪吻,我绝不允许龌龊的你们玷污它!】


【夜跑达人[16]: 那个3号,你冷静一点……我觉得大可不必纠结这种细节,你已经让这个剧本走向越来越独特了……】


【连环鲨手[3]:那就再独特一点,白雪皇后只需要和加伊在永恒的乐园里生活下去就好了。】


【班长[12]:你的诅咒设定还在那儿啊给我看清楚啊!作为最大反派你倒是对这个角色的命运有点觉悟啊!你无法抵御主角团带来的风暴!】


【连环鲨手[3]:那又如何?我,即成为风暴。】


【夜跑达人[16]:  ……】


【班长[12]:……算了,23号你联系上8号了没?】


16号的辅助能力实在太好用了,3号入戏后一向走火入魔,生动贯彻完美主义,设计出了很多炫酷的魔法效果,还强迫他加班,堪称非常敬业。

更令人头痛的是,原本8号要扮演负责一路寻找加伊(花田)的格尔达,结果他们太低估主角团的执着力了!

安室透本着掘地三尺誓不罢休的精神硬生生三天三夜都没有睡!一直在调动公安警力全国追寻花田的去向。

在他们看到抽风的系统弹出**【降谷零-已绑定格尔达角色】**的谜之提示时,陪写剧本的副班和学委直接飙出脏话。

淦!这个升级后的智能提示是什么鬼?!他们一直默认npc纸片人会抢戏,但原来主角团也可以乱入抢戏的嘛?!这还要怎么搞!?

让全班人更加害怕的是,8号他……被点燃了胜负欲。

副班几乎恨不得摇晃23号的肩大声质问他:你为什么在花田和琴酒对上时,拉安室透来看好戏?!这家伙就像拔萝卜带泥一样把一拨难搞的角色都带进来了啊!为考核开启地狱难度的罪魁祸首就是你啊!

索萨笑眯眯地回复:当然是看他们围绕花田打起来比较有趣咯 ~ 放心,作为补偿我也来参与剧本的修订,不会影响考核的。

知晓花田对安室透心意的班长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古堡寻宝过后索萨就打算加快节奏,逼着安室透尽早袒露心意。这次花田被系统接管身体后,索萨虽然看起来一如既往,可是他的操作毫不冷静,甚至在变本加厉迫害主角团。

虽然他信誓旦旦地说【真爱解除诅咒】的剧情是一种可能性,但其实他并不相信光靠安室透就能解除花田身上的BUG危机,这家伙一定还藏了什么其他心思。

毕竟白雪皇后的童话并不是关于爱情的故事。


趴在牧野大衣深处正被带进深山的小仓鼠痛苦地揉了揉脸颊。

【班长[12]:8号,你别想不开。】


【FBI精英[8]:区区抢戏而已,我不生气。】


【FBI精英[8]:但那家伙之前敢把花田卷入危险里,我要让他付出一点代价。】


————TBC————


【1】小泉红子的台词化用了魔卡少女樱的咒语。原台词为“隐藏着黑暗力量的钥匙啊,在我面前显现你真正的力量。曾与你定下约定的小樱命令你,解除封印!”

此处是16号的少女心+恶趣味。16号的并不是用能力完全控制魔女,只是灌输了奇怪的东西给她,让她接受了这些设定并自然发挥出来。(在侦探面前,魔女牌面:无须推理,我就是真相的指引者!


  • **已解锁剧本人物(^_^

白雪皇后:3号

加伊:花田

格尔达:降谷零(本来应由8号扮演,但中途被抢了角色)

巫婆:16号(考核期间能力Max,剧本最强辅助)

冰块游戏:12号(白雪皇后给加伊解闷玩的拼图)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