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白雪皇后(6)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Chapter 6

? 场考核:白雪皇后。主角:[1]号,[3]号,降谷零;参演者:[16]号,[12]号,[23]号,[13]号,[6]号,[34]号,[8]号,[7]号

——————————————————————————————      

“安室先生!你振作点!”

再次醒来时,江户川柯南的小脸映入眼帘。


安室透茫然地躺在床上,松田阵平就在床边皱眉看着他,见他睁开眼,表情才缓和。


“是威尔·沃克,那个混蛋!”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瞳孔紧缩,因为屋子里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亚麻色大波浪卷的红唇美女正倚在窗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有些断片的大脑终于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在他当着威尔·沃克的面把钻戒丢掉后,突然发生了雪崩。

白雪以迅猛之势从山上直冲下来,逼停了他们的互殴,他们在雪中面色狰狞地逃亡,最后关头,他一脚把威尔·沃克踢向安全地带,自己则被汹涌的冰雪埋了个正着,失去了意识。


“安室先生,是樱井小姐救了你。”柯南低声说,“这一带的产业都是她家经营的。”

樱井钱子正是那位博物馆馆长的侄孙女,她赶到札幌后,以最快的速度封锁了凶杀案消息,派人在网上删帖控评,给受到惊吓的目击游客们发了补偿礼包,又积极配合警方完成各类手续,滑雪场后山西边的局部雪崩发生后,缆车正好修好了。江户川柯南一下缆车急着去找人,正好撞上了带着员工前来的樱井钱子。

得知安室透很可能卷入雪崩后,樱井钱子立刻发动旅游园区的工作人员们加入风见裕也的搜山小队寻人,又派人去抢修基站,手机信号一恢复,江户川柯南就不停地拨打电话循声找人,一直一无所获,这可把风见裕也急坏了。在过了黄金抢救时间大家都要绝望时,樱井钱子恰好发现安室透,他竟安然无恙地躺在附近的树下。


不,是威尔·沃克那个混蛋把他从雪崩现场里挖了出来,就这样把他丢在了林子里。

安室透捏紧了床单。开什么玩笑!


“真是的!”樱井钱子抱怨道,“你们这些人能不能不要到处乱跑给人添乱!我们的生意不好一定是被你们这些侦探瘟到的!”


“樱井小姐,我们最多只是动用警方权限搜山寻人,没做什么干扰生意的事。”安室透警惕地应对。


“不是那个啦,你不在的时候,商业街发生了命案,被害人是叫’花斑鸠’的网红,杀他的人是博物馆的员工。松田警官他们破案后那个犯人逃跑了,还闯进了白马他们学校参加的那个换装滑雪场,扮成驯鹿混在比赛人群里,之后那个连环杀手居然又出现了。”

江户川柯南露出了半月眼,他被卡在缆车上的那几个小时里,山那边换装主题的滑雪比赛办得可是热火朝天,他老远就听到了震天动地的音乐声和欢呼声,奈何他没有这个眼福,一直被困在半空中喝西北风。


事后听说赛场还有人扮成怪盗基德抱着公主高调秀恩爱,震动全场;让松田阵平印象深刻的则是警察追逐小黑人嫌疑犯的搞笑组合;让赤井秀一印象深刻的是银发Killer和穿水管工制服的FBI“你追我逃”的谜之双人滑。


由于凶手混进了人山人海热闹纷繁的赛场,一时间到处都是歪瓜裂枣群魔乱舞,松田、赤井和白马频频被各种奇葩的表演分散注意力,没能短时间找到他,而比赛热度正在高涨时,警方也不敢惊动现场的游客和学生,只好让便衣警察也换装混进队伍里。


山口四介扮演成了驯鹿,一开始警方检查那些穿玩偶装的选手费了不少功夫,最后全靠白马探跟着预言的直觉走,锁定了那些圣诞老人驯鹿组的队伍,才逼得他露出破绽夺路而逃。


就在松田阵平用套马的绳子抓住他狞笑着往回拉时,那个连环杀手突然凭空降临,出现在众人瞩目的赛道起点,他坐在一辆高大又拉风的冰雕雪橇上,身着长款的白大衣,金色的长发散开来闪闪发光,倾城的模样引发无数男女老少的尖叫。他只是打了个指响,就将穿驯鹿装的山口先生变成了一头真正的驯鹿,只是它的皮毛和雪一样洁白,分叉的鹿角如水晶一样剔透,像是冰雪的造物,它一声嗷呜挣断了松田阵平的绳子,径直朝拉雪橇的驯鹿群归队,看得两侧夹道的观众们震动喝彩,都以为是什么特别压轴的魔术表演。


在松田阵平和赤井秀一冲过来时,他直接驾驶着雪橇从陡峭的滑雪道直冲而下!


白马探紧急用赛场的广播驱散了下面的人,但牧野信手一挥,雪橇疾驰的同时带起眼花缭乱的冰雪魔法,冲散了警察的包围,雪橇连人带驯鹿迅速地消失后,暴风雪降临在整个现场,引起了众人的混乱。


白马探不得不顶着扑面的风雪用广播坚持疏导游客,很不幸的是,他在后期没看清路,直接一脚踏空从滑雪道上一路滚了下去。



“灰原小姐!我不行了……咳咳……我果然跌入了深渊……请你一定要代我救回仓鼠先生!我把这个……托付给你了……”

他心力交瘁地躺在灰原哀的脚边,颤抖着向她伸出手,

“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仓鼠先生,那祝它早安,午安,晚安……”


“冷静一点,大少爷,你只是扭了脚。”灰原哀说,“马上就会有靠谱的成年人来背你回去。”


……


“我们并非一无所获,多亏了白马君的鼎力相助。”

后来集合时,在江户川柯南震惊的注视下,灰原哀拿出了牧野的那条蓝宝石手链,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办到的,但他比那些成年人有用多了。”


……


“总之就是这样,现在花斑鸠先生死了,驯鹿先生也跑了,我们手上只有两条线索。”

江户川柯南把今天发生的事详细转述后,从兜里拿出那条手链给他看,

“安室先生,要不要调查一下这东西和那幅画的来历?”


“啊啊啊啊啊啊你们从哪得到这东西的!!!”

出人意料的是,看到那条蓝宝石手链的瞬间,樱井钱子就爆发出高亢的尖叫,把屋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拿着它快丢掉啊啊啊啊!!!!”


在江户川柯南眨着眼一脸无辜地转向她时,她从座位上弹跳而起慌不择路,毫无淑女姿态地扒窗就要往外跳:

“救命啊求求你你别过来啊啊啊啊我不想沾上诅咒!!!!!!”


“樱井小姐!你冷静一点!这里是28楼啊!”江户川柯南话音未落,安室透就一个箭步上前把她拽回了室内。


不等所有人反应,安室透已经眼疾手快,“咔”一声将她的手腕拷在了椅子上。


“樱井小姐少演戏了,你和威尔·沃克他们是一伙的吧?”

安室透将手铐的钥匙丢给风见裕也,平静地审视着她,

“你明明是为了花田警官才来北海道,就不要在这里装局外人了。毕竟你也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一员。”


江户川柯南吃惊地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他这么单刀直入。果不其然,女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暴怒。


“你竟然敢拷我!!信不信我告诉我爸爸!!”女人愤怒地大叫,抬起缀满长美甲的手朝安室透抓去。

安室透后退一步免遭破相,见她把手铐挣得哐哐响,不由得皱眉:“我只希望我们能冷静地谈谈。”


“我和你们谈个屁!”樱井钱子猛地蹬腿直踹向安室透的腿间,安室透有惊无险地闪开,她的高跟鞋却飞了出去,打中了风见裕也的脸。

风见裕也哭丧着脸捡起被打落的眼镜和那只GUCCI限量版高跟鞋,夹在上司和财阀千金的对峙中,坐立难安。


“你再不放开,我一定会找律师把你告得裤衩都不剩!” 樱井钱子直接用空着的那只手去够桌上的芙纱绘包包试图拿手机,但是赤井秀一抢先伸手将包包推给了另一端的灰原哀。


看着她极不配合的态度,安室透也沉声道:

“有本事你就去告啊,就说我渎职或滥用职权好了,反正你早就知道我的警察身份了不是吗?”


“降谷零!你不要得寸进尺!有本事你就继续威胁啊!公安了不起啊?!老娘在政界里有的是人脉!迟早要废了你把你送给花田做禁脔!”

樱井钱子彻底发飙了,

“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她喜欢的款骗身骗心骗情报吗?!老娘让你爽个够!到时候花田玩腻了我还要找七八个和你一样的金发小白脸轮流伺候花田,你就等着多P完后被打入冷宫遗忘吧!!”


她的18限制级重口发言让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我说,这里还有两个小孩子,可不可以注意一点发言。”松田阵平把烟取下来了,要不是立场问题,他早就笑场甚至录音了。


风见裕也则是脸色发绿地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樱井小姐描述得太详细了,他感觉脑中顿时涌现了几百集的“后宫零妃传”污染精神的争宠画面。


“那个,樱井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没有骗身,一定是有人造谣。”

安室透很不情愿地辩解,“我和花田早春奈甚至还没有互相告白、确认恋人关系。”


“这有什么区别吗?!”

樱井钱子怒道,她突然捂住了脸,哽咽起来,

“花田变成那样……全都是因为你!我一直都只希望她开心平安,无忧无虑,走肾不走心就好了!!和臭男人谈什么恋爱啊!”


不不不这位小姐,一般都是反过来吧?而且你的XP很怪啊,太开放了吧!江户川柯南不禁汗颜。


安室透正要说什么,樱井钱子却不给他任何发挥的余地,抢先一步滑跪在地,背靠椅座泣不成声:

“只要她能一直活力地笑着就好了!只要她不会喜欢上任何人,就不会有性命之忧,可是……可是她偏偏对你动了真心,喜欢你到无法自拔啊!都是因为你!害得那个诅咒控制了她,强迫她自杀!”


樱井钱子崩溃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强迫自杀?可是花田警官不是自愿去死的吗?”

江户川柯南感觉大脑一片混乱,“被诅咒控制又是什么鬼?你知道些什么吗?”


他想到了魔女的预言。


“原来【徘徊着诅咒的死亡之影】是这个意思吗?!”


“这和那幅画相传的诅咒有关系吗?”赤井秀一发问。


那幅画大家都印象深刻。花斑鸠先生与驯鹿先生不幸的源头正是那幅画,矢野幸子的父亲就曾经是这幅画的拥有者,也正是因此她家才会在拍卖会上与樱井家族认识,据矢野幸子吐露,当时陪同家人出席拍卖会的樱井钱子对这幅画表现出强烈的兴趣。


樱井钱子闻言面露沧桑之色,她慢慢地坐向椅子捂住脸:

“你们……都看到那幅画了啊……”


“看来关于这幅画的主人公樱井大小姐还知道些什么啊,能不能降贵纡尊分享给我们听听?”

松田阵平在床另一边的凳子上懒洋洋地盘起腿,

“毕竟那可是吓到我了,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呢,我和小朋友们今晚都会睡不着觉做噩梦的。”


江户川柯南配合地干笑两声。


“那是一切的开端,不是那么简单的存在。”

樱井钱子怯怯道,她把头靠在椅背上,一副于心不忍的样子,

“你们确定真的要听?有些事情知道了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江户川柯南急切地点点头。


“前方可是深渊啊!”她再度强调,“三观会彻底碎掉的!”


“樱井小姐,我们已经无所畏惧了。”赤井秀一平静地回应。


见众人都是一脸凝重和坚持的模样,樱井钱子长叹了一口气将目光投向窗外,徐徐道来:


“那是一百四十多年前来到远东寻宝的欧洲魔法师,他为了躲避军队来到山里,被当地路过的阿依努少女所救,与她坠入了爱河。然而,当地族人反对她与这名异族青年在一起,要把她带回家。

分别的时候,魔法师给了少女一面魔镜,凡在大雪时分被这面魔镜所照到的人,就能进入镜子里藏起来。

于是,魔法师与少女约定,让她在下一次大雪时躲进魔镜里,届时他就会感应到她的所在,踏着莹莹白雪前来带她离开。“


樱井钱子的声音里压抑着颤音,听起来十分凄切,


“然而,当天空再度刮雪时,先到来的却是前来围剿的军队。由于村庄长期抵抗明治政府的民族同化政策和土地开发,明治政府不仅动用了强行手段去屠杀那一带的原住民,还特地请了法师去镇压阿依努人的亡魂。


在军队散布毒气时,少女紧急用魔镜将她的家人们封印起来,而她自己还没来得及进入魔镜,就不甚吸入了毒气。


魔法师赶到现场带走了少女和那面魔镜,躲避通缉期间,他想方设法带着少女去接受治疗,然而不论是和族人还是洋人都拒绝接诊。最终,少女放弃了求医,完成画肖像画的遗愿后,长眠在他的怀里。


悲恸的魔法师将少女的亡魂封印在了魔镜里,他听从镜中少女家人们的愿望,带着少女的遗体返回她的村庄去安葬她,然而他们的故乡被迁居者霸占和开发,早已面目全非,他不得已只能焚烧了少女的遗体将骨灰葬在雪山下,这一幕被过路的村民目睹并举报给了驻守的军队。


在躲避军队和法师追杀的逃亡途中,那面封存恋人亡魂与她家人们的魔镜碎裂了,每个人的灵魂都附在一块碎片上散落到世间各个角落,此后将随机附体到新生儿身上。


于是魔法师流下了眼泪,诅咒这片土地迁居者的后代永世不能获得幸福,他发动了一场雪崩复仇,就此消失在世人面前。


传说,他分割了自己的一半灵魂封印在手中仅有的最后一块魔镜碎片里,将它同雪崩一起埋葬在冰雪之下,永久地留在了这一带。在这一百四十多年间,他恋人的碎片陆陆续续在人间辗转,他始终在寻找恋人碎片的旅途中,任谁也没有办法抓住他并杀死他。”


说到此,樱井钱子像是猜中众人所想,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没错,他用这种方式成功地实现了永生。而那些碎片附体的新生儿们,一出生就会受到亡魂的诅咒。当时间流淌,他们都将继承碎片的记忆,无法一无所知地成长,一旦他们动了真心想要在此世寻觅属于自己的幸福,就会被引向冥河。”


屋子里静得落针可闻,消化着这个故事的所有人脸色都异常难看。安室透的背后冒出了冷汗,他突然意识到索萨也许是为了调查牧野背后的永生秘密才如此热心地给他送情报。


与此同时江户川柯南的心底也升起一个恐怖的猜测,他脸色发白难以置信地看向樱井钱子:

“樱井小姐,莫非……你和你背后的神秘组织……全都是魔镜碎片的继承者……”


这样就能解释他们为什么年龄、籍贯和社会经历各不相同,全无联系却又彼此信任,个个都毫不在乎生命,他们特殊的联络手段用寻常方式查不到,但如果是基于身上自带的魔镜碎片的魔力却能解释通了!


樱井钱子缓缓地转过了身子,面向窗前的落日余晖,脸上焕发着超然平静的神色。


“没错,虽然我们大多数人彼此没有见过,但所有的人都会在童年时分觉醒碎片的记忆。”

她轻笑起来,

“正是死亡使我们成为牢不可破的命运共同体,把我们全部联结在一起。我们以此起誓,假如我们自己不能获得个人的幸福,那就在此世扫除他人幸福之路上的障碍,决不再让任何悲剧重演。”


这句宣言撼得众人久久不能回神。


“那沃克先生,也就是花田警官的青梅竹马……”江户川柯南迟疑地问,“就是3号?他也是……”


他突然在这个节骨眼提起这个人,樱井钱子的神情剧烈扭曲了一下,躲闪着他们的视线:

“……对,他和花田是最有缘分的,他们都是碎片的继承者之一,从小也在一起生活过。“


“你看起来很心虚哎,樱井姐姐。”江户川柯南露出了孩童的笑容,她好像已经彻底放弃挣扎了,所以他不介意多软磨硬泡几下,努力使出小奶音攻势,“呐呐,沃克哥哥是不是也有什么秘密?”


“柯南君,请不要这样喊那个男人,很恶心。”

安室透刹住了他的卖萌,他转过头盯着屏住呼吸面露痛苦之色的樱井钱子,不由得放软了口吻,

“关于那个魔法师和早春奈的状况,威尔·沃克绝对知道些什么,事已至此,为了救回早春奈,还是请你还是尽快吐露已知的情报吧。”


“……接下来的事,请你们发誓不会透露出去,那是花田也不知道的事。”


得到众人的再三保证后,樱井钱子用极不情愿的语气干巴巴地叙述,


“威尔和我说过,他在小时候和花田同时觉醒碎片的记忆,威尔的那部分记忆比花田完整得多,因此他们两个很有共同语言,总是形影不离。有一年冬天,威尔的父母带着他和花田来这里学滑雪,下山时忽然刮起暴风雪,他们两个不慎与大人分散,迷失在山中,不知不觉来到一个陌生的奇异仙境……”


说到此处她打了个冷战,肩膀剧烈抖动,灰原哀不得不倒了一杯水给她,才让她平复好情绪继续。


“威尔记忆犹新,那是一座庞大的冰雕成的宫殿,宫殿里存满了世上的无数珍宝和糖果,地面像一面冻结的湖,依稀可见两道裂缝在熠熠发光。当宫殿的主人降临在他们的眼前时,威尔非常惊讶,因为他曾经在觉醒的碎片记忆里见过那张脸。


这名魔法师热情地招待他们,与他们相谈甚欢。在那座冰宫里的时间是静止的,几乎察觉不到过了多久,做客一段时间,威尔和花田还惦记着外面寻找他们的大人,起身辞别。


临别时,花田问那个魔法师,他是否还要继续踏上寻找恋人的旅途?魔法师却久久地凝视着她微笑,说,别担心,他已经找到她了。”



“花田警官……继承的碎片就是那个阿依努少女的亡魂?”

三观已稀碎到拼不回来的江户川柯南艰难地问,

“如果是那样的话,花田警官见到那名魔法师时,她为什么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没有关于他的完整记忆?”


“谁知道呢,也许是魔镜碎裂前,那名阿依努少女就咽气了,被封存于镜中的亡魂早已损失了大量记忆……又或许是因为魔法师认为恋人的不幸是他招致的,抹去了悲伤的记忆,所以碎片留给花田的只是美好的片段,她也由此受到影响,总能发自内心地快乐并感染着身边的人。”


听到樱井钱子这么说,安室透垂下了眼,想起花田父母后来的事故,他握紧双手,越发心疼花田早春奈。


“然后呢?那时候沃克先生有请求魔法师解除诅咒吗?”柯南不忍地问,他已经猜到了答案。


“是的,他私下恳求魔法师,请他回收花田身上的那块碎片放过她。然而魔法师的说辞是,他无能为力,碎片早已与他们的灵魂融为一体无法分割,所有碎片的继承者自出生起都无法逃离宿命的诅咒。”


“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吗?”风见裕也听不下去了,这个魔幻的故事过于摧残他的心灵了,这是什么世纪级悲剧啊?!怎么听那位痴情的魔法师都好可怜啊!


降谷先生也好可怜啊居然和暗恋的人之间有这么强大的诅咒阻扰!他到底站谁好啊?


“办法还是有的吧。”

松田阵平弹了弹快抽到底的烟蒂,

“我猜,魔法师给出的方案就是让花田留在那座宫殿,就像民间传说里被神隐的小孩一样。”


“这个方案当然遭到了拒绝。于是魔法师便许下了永恒的诺言。”

这位财阀千金打了个哆嗦复述他的原话,

[我会在此世尽全力守护她。当死亡的阴霾降临之时,我便会前来带走她。]





“……所以,你最初和沃克打架的地方,是这附近?“

赤井秀一在雪地中央站住,这片区域雪崩后已很难确定原来的定位了,他转过头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安室透。


“是啊,他不但狙掉了我两部手机把我耍得团团转,还想把我关进猎人小屋里任我自生自灭,有这样优秀的后辈真是你们FBI的福气啊。”

安室透冷笑,

“这家伙既然以前来过这里,一定知道怎么进入那个无忧之境。”


“我让白马咨询过那位魔女小姐了,她说那面魔镜应该是基于一个很特别的空间魔法,他用很高深的空间延展咒制作了可以栖身躲藏的空间。【1】”

灰原哀浏览着白马探转发过来的邮件内容,令人费解的魔法术语并不能阻挡她凝练概括,

“那位魔法师分割自己的灵魂用最后一块魔镜碎片做了一个[魂器]【2】,延续了那个空间的存在,一旦[魂器]外的肉体和灵魂毁灭,只要保存灵魂的[魂器]还在,他确实可以不死不灭。但分割灵魂需要巨大的代价,不仅赔付人命、透支魔力还透支心灵,而[魂器]只要被强大的魔力破坏,它的主人最终还是会死亡,这是古往今来所有魔法师都不愿尝试的最大禁忌魔法。”


“也就是说,那并非真正意义的永生。”

江户川柯南眉头紧锁,“为了维持那样的无忧之境,他竟然不惜这样折磨自己,还杀了那么多人。”


这样的爱实在太沉重了啊……所以他甚至都不愿意让花田警官知道,话说这么邪恶的禁忌魔法会不会对花田警官有什么影响?


江户川柯南不由得叹息。这样下去沃克先生完全遥遥领先降谷先生和松田警官,说不定他真的会比他们早先将花田警官从魔法师那里抢回来,还成功求婚……怎么办啊!!


“那位魔女小姐有说怎么找那个地方吗?”

风见裕也犹豫地问,“既然是由这样一个魔法构筑的空间,应该会有相应的触发咒语或者钥匙吧?”


话音未落,一封新的邮件发来了,魔女小姐预感到了他们的疑问给予及时的回答。

所有人面面相觑,这种诡异的感觉他们依旧还没能习惯。


“她说白马托人偷到的手链是魔法道具,里面封存着一定的魔力,可以帮助我们这些[愚蠢弱小的麻瓜们]。”

灰原哀撇了撇嘴。


“什么,那条手链居然不是魔女小姐偷到的吗?”江户川柯南不由得跑题,“谁这么厉害?”


灰原哀没有理会他,她把手机屏幕举起来,上面有一条魔咒:

“在我们能确定的区域附近,戴着那条手链念这个咒语就能施魔法了,有人要试试吗?”


“这好像是拉丁语。”

赤井秀一看着那串文字揉着下巴尝试发音,“Alo-ho-mora?还是Aloho-mo-ra?【3】”


“你行不行?”灰原哀露出半月眼,她当然不能指望其他三个大人的日式英语,但眼前这个英国人显然短时间掰不回他的美式口音。


“拉丁语的话,遵循’所见即所得’的发音规律,这个很大概率不是教会发音,也没有希腊文的外来音,罗曼语系的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的发音都很接近它,所以只要照着看见的单词读出来就好啦。”

一旁的江户川柯南流出了冷汗赶紧补救,

“要注意r是发大舌颤音,我猜应该是A-LO-ho-MO-R-a——”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猛烈的暴风雪自平地骤然掀起!


千钧一发之际,安室透和赤井秀一分别抓住了差点被掀上天的两个小孩,与此同时,松田阵平和风见裕也飞快地用登山绳缠住他们并紧紧抓住最近的树干。

所有人内心都十分震惊。而灰原哀是最崩溃的。


搞什么?!虽然知道这家伙宛如死神附体瘟到没边,但也不能这么瘟啊?!至少给我们点时间反应啊???


难道他也有魔法场域?说起来……那玩意的本质究竟是什么?类似于人体的磁场吗?每个人携带的魔法粒子分布几率是多少?魔法粒子怎么选择运动轨迹?对魔法的观测是否本质上类似于波函数坍缩?


这位变小的天才女科学家瑟瑟发抖地抓紧了绳子,头回没有挣扎被赤井秀一顺手护进怀里,大脑陷入了思维怪圈。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紧紧连在一起,大人们连拖带搂护住两个孩子,在睁不开眼的暴风雪里艰难前行,扑面的雪花仿佛冰冷的死亡之吻,几乎让人窒息。


就在众人以为这场风暴永远也走不到头时,风突然渐渐地熄落了,飘雪之下,黑夜倒转为白昼,一座古老的冰雪宫殿映入眼帘。

冰宫的穹顶宛如琉璃熠熠生辉,直指光辉灿烂的太阳,栩栩如生的雪雕自庭园外围层层环绕,仿佛在述说被冻结遗忘的历史。冰宫连同它们整体矗立在一望无际的白雪之上,恢宏华美而又令人目眩神迷,仿佛一尘不染的仙境。


在看清宫殿里的场景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TBC————


【1】空间延展咒:参考HP的有求必应屋、魔法帐篷、神奇动物里纽特的皮箱。


【2】魂器:必须给伏地魔牌面!
【3】Alohomora:阿拉霍洞开,HP开锁咒,详见《标准咒语,初级》。
16号在一边旁观一边吐槽:咒语只要现代英音读法就行了,但我没想到小柯你竟然上来就整了个古拉丁语读法……
  • 已解锁剧本全部出场人物

白雪皇后:3号

加伊:花田

格尔达:降谷零(本来应由8号扮演,但中途被抢了角色)

巫婆:16号(考核期间能力Max,剧本最强辅助,特效负责人)

冰块游戏:12号(白雪皇后给加伊玩的拼图,就是3号带给花田的解闷玩伴,开除人籍)

乌鸦:23号(造谣+送线索搞事,幕后剧本组+道具组)

花斑鸠:13号(学委,死者专业户,三原和人–>浅野和人,送线索[Aeternum])

拉普兰女人:6号(副班,黑川幸子–>矢野幸子,送画的情报)

强盗:8号(自改人设当一个合格正宗的强盗)

驯鹿:34号(咸鱼同学,中岛四介–>山口四介,终于杀青了)

芬兰女人:7号(补完了剧本的感情戏,忍笑保留了假青梅竹马设定。请说谢谢钱子。)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