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白雪皇后(7)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Chapter 7

? 场考核:白雪皇后。主角:[1]号,[3]号,降谷零;参演者:[16]号,[12]号,[23]号,[13]号,[6]号,[8]号,[34]号,[7]号

——————————————————————————————      


与寒冷黑暗截然相反的镜中世界在他们眼前徐徐展开,冬天与春天在室内并驾齐驱,鲜红的玫瑰自冰霜中探头,盛开在每个角落,冰砌的墙面镶嵌着数不胜数的宝石和浮雕,华丽纷繁,在太阳的折射下,整个室内流彩四溢,散出梦幻的柔光。
鲜花簇拥的一架冰制钢琴前,冰宫的主人富有闲情雅致,正手搭手教着花田早春奈弹奏,合奏的曲子轻灵地波荡在空中,他们亲密相依着,此情此景宛如重现了那幅一百四十多年前的油画。

“要上吗?”灰原哀犹豫地问,“他们看起来浓情蜜意。”


“花田警官很明显是被催眠了!”

江户川柯南躲在花窗后的糖果装饰边,探出小脑袋用眼镜放大功能查探,不认同地说,

“她看起来两眼无神,人一点也没有精神!”


安室透也攥紧了拳,心疼地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诚如江户川柯南所言,坐在牧野身边的花田早春奈就像是被催眠了,平静且机械地抚摸着琴键,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


突然,一个音弹错了,牧野露出了宠溺的笑容,低头用脸颊轻蹭花田早春奈安慰她,他的长发自她的颈窝而落,蜿蜒包裹着她的躯体,在花田早春奈转过来时,他便用唇虔诚地吻着她被绷带缠住的指尖,望向她的双眸饱含柔情。


松田阵平脸色凝重地按住了要冲出去的安室透。


“冷静点,降谷!”他的声线前所未有地冰冷,“如果他强迫了花田,我也一定会和你一起为她讨回公道!”


“……你们都是傻子吗?!他明显是在用恋人的态度对待她!”

灰原哀翻了个白眼。这群呆子为什么肉眼看不见这对缠绵缱绻的氛围?


她转过头,没有错过赤井秀一脸上一闪而过的黯然,冷哼:

“看来某人也很不得劲。”


“毕竟猎物被抢走了。”

赤井秀一遗憾地耸了耸肩,

“其实我很期待他来狩猎我的心,这种移情别恋确实很让我深受打击。原来我甚至都不算闲暇之余的调剂品……真是一开始就输给那位警官小姐了。”


骚不过这个男人。灰原哀嫌弃地移开视线,看着边上那个全线崩溃哭哭啼啼的公安大叔。


“降谷先生呜呜呜呜……”

风见裕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他在关心更多余的事,

“太可恶了……这不是完全没有胜算了吗?!”

终于见到旷世绝恋的主角了,这个魔法师为什么长得这么漂亮啊!把降谷先生都比下去了!这样子一来降谷先生完全没有优势了啊呜呜呜呜呜……


灰原哀沉默地将视线移回钢琴的方向,这时她发现那只胖嘟嘟的小仓鼠正坐在钢琴上挥舞着双手,像是一个陶醉于音乐中的指挥家。


但只要看向它的上方,就会发现一排冰魔法构成的字母正飘动在空中,随着韵律反复地组合又散开。

“他们竟然强迫那只小仓鼠拼拉丁文!”灰原哀大吃一惊,“怎会如此丧心病狂!”


琴音突然停顿,花田早春奈看起来有些倦了,她抽身而起,捧着小仓鼠步至钢琴旁的桌边落座,牧野便用修长的双指划动琴键,继续为她弹奏起来。


这是一首从没听过的曲子,似灵秀的天籁之音回荡在室内,唤起了更多的花苞盛开。童话里的白雪皇后住在冰雪皑皑的宫殿里,独为心中冰封的加伊弹奏暖春的序曲,而春的气息同时与死亡的阴霾交织在一起,同样使冬天的主人虚弱。


茶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点心,从北海道蛋糕、俄国糖果到中华千层酥,样样不缺,高耸的甜点架下有一座用糖果搭建的乐园模型,如小山一样精致气派,小仓鼠正坐在其中一个微型秋千上,捧着花田早春奈给它的坚果雪酪吃得津津有味,小脚一翘一翘带动秋千轻微晃动。


花田早春奈一边看着它吃东西,一边用手拨弄着那些环绕在它身旁的冰雪字母,每一个字母仿佛在她指尖的触碰下重获新的活力,在建筑模型间闪跃穿梭着,像是无数雪精灵在她的身边游走,不时地掀起风霜撩着她披散的黑发,但她看上去丝毫不觉得冷,还玩得乐此不疲,直到牧野一曲终了,起身为她调了杯蜂蜜花茶才消停。


“瞧你,头发都乱了。”牧野轻笑,掐指变出一把冰制梳子,拢了拢她的长发替她轻轻梳理起来。花田早春奈不解地眨着眼,乖乖地配合他,手上却不安分地勾住了他的金色长发在手里把玩,那双漆黑的眸子宛如镜子一般澄明。


窗外突然传来“咯嚓”的声响。


牧野猛地抬眼,冰柱凌厉地自地面升起,迅速地包围外围的走廊。


所有人都条件反射地弹跳闪避着冰柱的突袭,冲进了宫殿内。


“真是一群愚蠢又碍眼的家伙。”

金发美人转过脸,声线变得阴冷,明媚动人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杀意,与他手上的温柔举动形成鲜明的反差,

“我对你们已手下留情数次了,为什么你们偏要纠缠不休呢?”


“放开她。”

安室透面对着他凌厉的杀气,紫灰色的双眸没有一丝动摇,

“不准碰她。”


“不行,她要和我在一起。”

牧野冷冷地看着安室透,

“我决不允许你带走她!”


话音未落,数道巨大的冰矛迎面击来,安室透闪身躲开,但寒光闪闪的长矛不受空气阻力约束,直瞄他的致命处!


Reducto(粉身碎骨)!

一道童音及时响起,红色的波光霎时挡下了汹涌的冰矛攻击。


碎裂的冰渣子弹飞到空中,瞬间又化为万道冰箭直冲他们,江户川柯南又一个翻跟跳落在安室透身前,挥手大喊:

Protego(盔甲护身)!


冰箭劈里啪啦地撞碎在巨大的魔力屏障前,化为雪沫消散到空气中。


江户川柯南抹了一把冷汗,感觉自己的两腿发软。他刚想再念一个咒语,他手腕上的手链猝然断裂,蓝宝石与钻石骨碌碌滚了一地,失去了原有的光芒。


“到此为止。”

牧野看着惊恐地挥手试图发咒但无济于事的小侦探,轻声说,

“只听一次就记住咒语还借助魔具还原出效果……你确有天赋。不过,不知其含义的魔咒对施咒者本人极其危险,这不是属于你们的领域。”


他指尖上挑,寒冰瞬间蔓延升起,自腰部以下牢牢冻住所有人,使他们动弹不得。


“花田警官!你醒醒啊!”江户川柯南情急之下喊着桌边的花田早春奈,“是我们啊!我们来救你了!”


枪声骤响,安室透瞪大眼睛呼吸一滞。

子弹直瞄牧野的前额而去,在这转瞬即逝间,花田早春奈猛然起身推开牧野!


子弹撞进她额前几毫米闪现的冰花屏障,与它一同碎裂开来,砸在地上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亲爱的,你不需要挡在我身前。”

牧野叹了一口气,刚拾起那枚子弹,花田早春奈就握住了他的手,数道碎裂的冰刃还漂浮在她的周围,看得安室透心惊肉跳。


“不行,这东西对你而言太危险了。”牧野轻声拒绝,他即使蹙眉的样子也极其动人,但是花田早春奈不为所动,试图掰开他的手指,于是牧野只好摊开手掌,任她抢走了子弹。


接着,花田早春奈就像得到了玩具的孩子一般,朝他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两个酒窝洋溢在脸颊上,看起来非常高兴,而金发青年看向她的眼神也充满了无奈。


“只能拿着把玩,不可以吞下去哦。”他的叮嘱让众人皆是毛骨悚然。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松田阵平沉声问,“你对她做了什么!?”


“与死亡作斗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牧野没有去看众人的脸色,轻柔地拂去花田早春奈发丝上的冰晶,

“我只能催眠她忘记悲伤,将她的心智定格在孩童时期,分给她魔力慢慢治愈她……这是她最快乐无忧的时候,我剩下能做的只有寸步不离地陪伴她。”


“怎么会……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解除诅咒的方法了吗?!”江户川柯南颤抖地看着这一幕,他简直不敢相信,花田警官竟然会变成这副模样,虽然她现在看上去比那一天要自裁的精神状态好多了,但这样实在太诡异了!


“有办法。”牧野敲了一下琴键,“就是在这里让她实现永生。”


“不行!”安室透紧紧地盯着他,“你所谓的永生根本不是真正的活着,你只是半身被困在魂器里的一个不自由的残魂,本就不该继续在这世间杀人作乱,你也没资格擅自替她做出这种残忍的决定!”


“爱太残忍,死更残忍。【1】”

牧野淡淡地说,

“我以为你会明白这个道理,警官先生,难道你忍心看着她死掉?”


“你真正的恋人已经逝去一百四十多年了。”

安室透疲惫道,

“你现在所护着的不过是她怨念所附的无辜之人,我恳求你,不要牵连她,算我求你了!”


“警官先生,你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转世重生吗?”

牧野并没有理会他的话,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花田早春奈,

“你也许误会了什么,虽然魔镜可以容纳生者,但它并不能封存死者的灵魂,只能复刻他们生前的记忆,世界上最精妙的魔法也不能永久地留住一个人的亡魂。”


有了之前白马探对智慧生物的解释铺垫后,连赤井秀一也想通了:

“所以……并不是碎片在随机地选择新生儿,而是那些亡者的转世吸引了碎片,并继承了前世的记忆?”


“没错。”

牧野轻声回答,

“不要小看人类的记忆,它们可以永不消逝……记忆携带的感情附有最大的诅咒之力,有爱,也有恨,反过来影响着他们。而不论尘世如何物换星移,吸引我的从来不是碎片,是她那独一无二的灵魂。”


他握着花田早春奈的手腕,温柔地卸了她试图捏住冰刃割腕的力,与她共舞般将她揽进怀里,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向众人宣布:

“从过去到现在,只有她才是我的灵魂伴侣。”


看着她宛如一具人偶依偎在他的怀里,安室透的身心在战栗。


“爱情或许带给你活着的力量,可是爱情只能给她带来死亡。”

牧野抬眼望着安室透,乘胜追击,

“我希望她永远留在这里,不要想着死亡,忘记尘世的事,这样对她而言更好。”


枪声再度响起。


这一次,却是瞄准了众人身下而来,密集的子弹霎时打碎了冰块,所有人都迅速反应过来抽身脱离。牧野猛打指响,上空的一扇花窗骤然破开,威尔·沃克自碎裂的冰花间跃向室内,他落地的瞬间刚要抬手反击,扳机连同枪管就迅速结冰失去了功效。


“啊,是你。”牧野说,“十几年不见了,你还记得这里。”


“我等这一天等太久了,果然这种程度还是没办法杀掉你。”

黑发男人把冻成冰棍的手枪丢在地上,杀气微微收敛,他扫视了一圈甩开身上的冰渣子重新活动筋骨的数人,把头转向了牧野,果断地妥协,

“那就交易吧,需要我做什么,才能帮她脱离死亡的诅咒?”


来了!江户川柯南顿时眼镜反光,将手搭在皮带扣上进入备战状态,准备随时蹲下,他已确认过自己的脚力增强鞋没被冻坏,只要沃克先生敢拿出钻戒,他就踢飞它!虽然很对不住沃克先生,但他可是全身心来协助安室先生的!


不明白男孩为什么突然这样的赤井秀一陷入了沉默,他觉得自己的后辈处于即将被群殴的生命危险之中……但他还是决定按兵不动看看。


“哼,居然用这么野蛮的方式登场。”

安室透冷笑,“刚才差点杀掉她,现在转头就大言不惭地说想救她,真是厚颜无耻。”


威尔·沃克把脸转向他,这一次银灰的双眸里不再掩饰敌意。

“只会用卑劣手段把别人的钻戒抢走丢掉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无耻?”他淡淡地问。


江户川柯南闻言难以置信地看着安室透。


天啊!不会吧不会吧?安室先生!你真的那么做了?!这样沃克先生怎么还把你从雪里背出来啊?他没气到当场弄死你?


风见裕也与松田阵平瞳孔颤抖,就连赤井秀一也惊得张开了眼。三个男人的震惊与小孩不在同一个频道。

什么婚戒??婚戒!!!这家伙来日本竟然是打算向花田早春奈求婚的?向这个日本第一暴力咸鱼女警求婚?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有勇气的家伙?!


唯独灰原哀还算淡定,她在听过樱井钱子那个模棱两可的幼驯染奇遇故事后,已经脑补了很多狗血的剧情。听到这番话,她甚至索然无味。


切。真是毫无新意的男人们。

她心中牧野反而已在一众竞争者里占据上风。


“她需要爱,每一天都要收获满满的爱。”

牧野饶有兴致地望着心思迥异的众人,一副恃宠而骄的模样,

“我对她的爱绝非仅仅止于爱情,我会和她永远在这里生活,但只要是能让她开心的人和事,我不会介意多增加一些。”


“那就算我一个。”

威尔沃克决然地说,

“对我下咒吧,用牢不可破咒约束我也好,分割我的灵魂也罢……不管什么都行,我愿意献出我的全部来巩固你的无忧之境。”


众人都齐齐倒抽气。连赤井秀一都没想到,威尔竟然会愿意为花田早春奈做到这个份上。


“沃克先生你疯了!你冷静一点啊!”江户川柯南忍不住喊道。


“闭嘴。”威尔·沃克说,“只要她能够好好的,怎样都行。”


“既然我无法靠个人的力量留住她,那么我就加入他们,那样我也能和早春奈永远在一起了。”

威尔·沃克冷酷地扫视他们,

“有什么问题吗?做不到的人就不要说大话了,赶紧滚。”


不不不很有问题啊!?沃克先生你简直比疑似病娇监禁的牧野先生还要离谱啊?这么不计前嫌的吗?这就是对花田警官的爱胜过了一些吗?!糟糕……青梅竹马能做到这一步,有点感动……

江户川柯南捂住嘴眼眶发热,被他颇有自我牺牲觉悟的发言震撼到。


这个叛徒!!

安室透则攥紧了拳盯着这个FBI气得浑身发抖,非常后悔在雪崩时没有与这个男人同归于尽。


“这得问她本人的意愿。”

牧野露出了笑容,他放开了花田早春奈,向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在众人屏息凝神之际,威尔·沃克径直朝花田早春奈走去。

他的脚步停在花田早春奈不到半米的距离时,地面开始不断地结冰,那似乎来源于花田早春奈身上的魔力,他面不改色一步一步向她挪移,直到与她近在咫尺,银灰的眼睛注视着她良久。


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开口说些什么时,他突然低下了头凑近了她!

安室透的心猛然咯噔一下,他条件反射就要冲出去,被松田阵平眼疾手快摁住。


就在威尔·沃克即将吻上她的千钧一发之际,花田早春奈猛地抬手就是一掌!


威尔·沃克整个人飞出去,狼狈地摔进了远处的糖果池里。


风见裕也张大了嘴巴。


“我就知道。”

松田阵平毫不掩饰幸灾乐祸之情,

“不会吧,你们难道以为花田那家伙催眠状态下真的会接受这家伙吗?她肯定自带宿·敌·雷·达。”


那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啊?!你眼中的她到底是个什么设定啊?!你这么欠,被踢出赛道了!

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无语地瞪了他一眼,赶紧走过去一人一边把威尔·沃克扶起来。


“好像把肋骨打断了,两根。”灰原哀看着他的伤势沉默了两秒,诊断道。

这下子就连松田阵平也噎住了,没想到花田无意识下手这么狠。


赤井秀一也默默地望着他倔强的后辈,他勉强撑着身子,面色发冷地抹掉了嘴角的血迹,抬起的手掌隐隐在抖,挣扎着要留住最后的尊严,坚持摘掉了沾到头上和肩上的糖果。


“早春奈,冷静一点。”

牧野自身后贴来,温柔地缠住花田早春奈的手指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盈盈笑着对众人解释,

“抱歉,她现在想要拒绝人时,会有一点点控制不住力道。”


“不,这好像不是一点点控制不住。”

松田阵平强作镇静地指出,

“我突然想跪谢平日里她的不杀之恩……怎么说呢,这真的是人类可以做到的吗?”


“警官先生,你可别小瞧人类啊。不管在哪个时代,人类都是超乎想象强韧的生物。”

牧野空着的那只手一挥,在半空中划出一面冰雪屏障,

“实不相瞒,沉睡状态的她,现在还会东方一阳指神功呢。”


他刚松开与她紧缠的手,花田早春奈就朝冰屏一个弹指,屏障自她指尖瞬间炸成数道碎块凌厉击出。

只听砰声如雷,众人不约而同望向靠墙强作镇定的赤井秀一,那些碎块沿着他身形的轮廓在身后的墙面留下了密集的凹痕,宛如人体描边留下的弹痕。


“……”

这一瞬,所有的人思想都达到了高度统一。


他们眼中催眠状态下的花田早春奈不再是“身体是大人心智却如孩童”、力量堪比京极真的超级赛亚人,而是能超越他毁灭地球的恐怖存在!


面对这个不定时炸弹,似乎真的只有牧野才可能在她身边长期存活下来。


这就是来自一百四十多年前的正宫的底气吗?!

江户川柯南震撼地看着亲密搂紧花田早春奈腰与她贴贴的牧野,为下一位挑战者安室透提前默哀,他同情地转向脸色发青的威尔·沃克,有点欣慰他还能坐起来。

换做他要是被倾慕二十年愿意为之放弃一切的青梅竹马拒绝,求婚失败还遭到痛打,青梅竹马还被一个魔法师牢牢拿捏着,他肯定要绝望得一蹶不振。


“呐呐,沃克先生,你也是碎片继承者之一。”

江户川柯南扒拉他的裤腿小声地问,“你有没有阻止牧野先生的办法?”


江户川柯南这么问是因为他觉得既然沃克先生敢单枪匹马闯入无忧之境,还尝试杀掉一个与他力量悬殊的魔法师,也许还掌握了什么情报,比如知道怎么离开这里。


“有办法,只要打碎他留下的最后一块镜子碎片就行了,那就是构成这个空间的基础。”

威尔·沃克表面上似乎没有情绪波动,但语气里已经咬牙切齿,

“上一次我来到这里,就注意到了,这座宫殿的地面就是那枚镜子的底盘,留着那块碎片,但是现在它不见了。必须在那家伙动真格捏死我们前,找出碎片的藏匿之处。”


“但是破坏了碎片,这个空间会不会倒塌,我们还能逃出去吗?”

江户川柯南礼貌且警惕地问。他觉得沃克先生受到的刺激不小,不像是冷静的状态,提出的方案很可能会坑了他们。


“我与他势不两立。”

果然,威尔·沃克冷酷地说,

“今天我和他之间必须有一个完蛋。”


“但魂器很难被摧毁吧?”灰原哀迟疑地发问。


“强迫那只看戏的仓鼠发动魔力就行了,那可是老奸巨猾的智慧生物。”威尔·沃克恶狠狠道。


————TBC————


班长:躺平ing,这剧本走向就像脱缰的野马一去不复返,我不干啦你们自己圆回来吧!


粉CP现状:

江户川柯南(零花粉头,但狠狠共情了威尔·沃克)

松田阵平(花零,他心里透子只能当下面那个被吃得死死的)

风见裕也(不坚定的零花,在牧野和上司之间摇摆不定)

灰原哀(牧野和花田,颜值派+专情派必胜!)

安室透(零花,但对海王花田接受良好?醋还是要吃的)

牧野(他和花田,不论bg、gb还是gl模式都ok)

威尔·沃克 (威花,其实习惯了被花田打,但极度不爽牧野在花田边上)

赤井秀一(牧野和他单箭头……对,只有你最格格不入,所以只有你从头到尾被迫害)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