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落魄牛郎今天会顺利离职吗(上)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又名:论黑社会与收租婆的兼容性 零花已交往前提

——————————————————————————————

“大小姐,酒醉难缓解,少喝为宜。”阿龙低声提醒。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昏暗的灯光下,花田早春奈接过社长推来的酒杯,只把玩不饮,任酒香扑鼻,她全程微笑地盯着对方,毫不客气地开口:

“150万。不能再拖了。”

男人暗自松了一口气,用眼光向身边人示意了一下,他的下属赶紧跑向屏风后面,拿出一个铝合金手提箱放在牌桌上,战战兢兢地推了过去。

“慢着。”

桌边那位带墨镜嘴角叼烟的黑西装小哥突然抬手摁住他,悠悠道,

“不是不信任这位小兄弟,只是这一带最近出了多起伪造假钞的案子,保险一点,还是请我们的人现场清点确认一下吧。”

花田早春奈闻言冲着靠墙那个穿着摇滚风打扮看起来吊儿郎当的黄发青年点点头:

“小富,你来。”

黄发青年上前将手提箱打开,露出里面摞摞捆好的钞票,他没有急于清点,只看了一眼,就得出结论。

【富流游[10]:花田,是假钞。】

这时,她身侧的那名妖艳俊美的外国男子也微微挑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英伦恶棍[26]:花田,箱子里还有东西。】

花田早春奈目光微凛,瞥了一眼驻守在桌子两侧的随从:“松田,阿龙,你们两个先去外面等我。”


“我很失望。”

等两人出去后,室内的那股压力瞬间降下来了,但又被冷冽无形的杀气替代,花田早春奈捋了一把长发,长呼一口气,冷声道,

“我给过你们机会,你们在这里拖欠的租金也宽容至半年了,你们就这样回报我?”

她敲了敲桌面,敲得男人心头直发慌:

“现在老实交代,还能争取从宽处理。”

男人流出冷汗,赶紧赔笑:“大小姐,您在说什么呢?我听不太懂。”


“别装了,你这全是假钞,我已经鉴定出来了。”

黄发青年把其中一捆钞票放在手心里掂了掂,

“而且重量有微妙的差别。”


“你的下属手也很不干净哦。”

英伦青年捏了捏箱内边缘的白色粉末,

“颗粒掉得到处都是。这是新型毒品吧?据我所知这个货交易的渠道特别少。”


竟然这么快就被识破了!

男人目光一凛。

明明只是交个房租,这些人什么来头?看这帮人的架势,果然是道上的!


“既然被大小姐发现了,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男人狞笑一声,将高脚杯磕碎在地上,自他身后,雕花屏风背面迅速冲出一帮小弟,把他们包围住!

【英伦恶棍[26]: 淦!这家伙还玩摔杯为号!】

【富流游[10]:不行我得躲远点!】

【花田早春奈[1]:……你们还记得自己拿着我小弟的人设吗?!特地给你们留了自由发挥的表演机会,都给我滚过来!】

【富流游[10]:别瞎说!我们只是智囊型跟班!外面那两个才是你的打手!】

【英伦恶棍[26]: 花田,你根本不需要保镖好吧?你这份心意我们领了,但是还是请你好好升华大姐头的人设吧!】


“……贵社真是待客有方。”

花田早春奈也“啪”地砸了酒杯,扫视了一眼室内,笑容可掬,

“我是不是刚才太好说话了,才给你们我脾气很好的错觉?”

话音未落花田早春奈猛地抬脚,掀翻一桌直砸数人!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下一瞬间,花田早春奈从座上一跃而起,凌空发力锁住其中一人的臂膀猛地朝外一带,硬是生生将那人摔出格子门,砸到众目睽睽的大街上!那人摔得眼冒金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外面守着的松田阵平牢牢押住拷起!

他回过头,只见花田早春奈正踩着翻倒的牌桌,揉了揉手腕,盯着脸色大变的社长,她的表情变得极度可怕:

“敢和我谈条件?我告诉你,这东京三分之二的地盘都是我的!”

“我们大姐头真是太有气势了!”

店外蹲守的阿龙欣慰地说,

“瞧瞧那一招,还有那一拳!瞬间就让人飞出去了,每个人落地的位置都那么准!”


“……”看着那些接连被丢出店叠成小山一样的人,松田阵平抿紧了唇不予置评。

这家伙,也太像黑道了吧!?


“好了,给我交代幕后主使吧?老实点还能进局子吃猪扒饭……”

最后一个人收拾完毕,花田早春奈拍了拍手,悠悠地朝趴在地上一脸不甘的社长走去,拽起他的衣服准备将他从地上提起来。

没等她说完,男人双臂一翻骨头一缩,竟灵活地从衣服下脱身,就这样光着膀子从她手下飞快地逃了出去!

“他竟然逃了!”

花田早春奈瞪大眼睛望着这个夺路而逃的男人,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种无赖,

“他还光着膀子在我的地盘上跑!简直有损市容!!!”


……不,你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

松田阵平正想揶揄她,就见她气得将衣服甩在地上,身形矫捷地跨过数个人头,如离弦之箭冲出去:

“活腻歪了!都给我追!!!”


“哦哦哦哦上啊兄弟们!咱绝对不能给大姐头丢脸了!”

阿龙也发出狮吼,身后的一众小弟们齐齐应声冲了出去。


“……”松田阵平拎着铐住的现行犯杵在原地,望着眨眼空了的现场,顿时无语。

明明为了不打草惊蛇,才假借收租探店的名义来确定毒品交易的证据,现在事情好像朝着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而去了。


他忍不住点了一支烟平复心情,思考为什么连他的警察同事们也同化了。

花田这家伙果然天资禀赋。

……


牛郎店的厨房里,安室透在洗碗。

他在研究如何用最少的水洗干净水槽里的杯盘,因为水费这半年一直都在涨价,老板已经为此抱怨了好久。

“Barid啊,我突然觉得,我们店考虑一下裸体围裙的主题也不错啊。”

无所事事躲到后厨门口抽烟的老板又在对他进行性骚扰了。


安室透努力压抑着额上的青筋,转头假笑道:

“老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工资已经拖欠了三个月了,我怕大家都没有积极性了。”


“没办法啊,泡沫时代的辉煌已一去不复返了。如今在这种世道生存,拼的就是气势和决心啊,钱永远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如何在工作之余享受乐趣。”

老板一如既往地给他灌心灵鸡汤画大饼,

“放心好了,Barid,再坚持一下吧,不管再怎么难,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这种话术已经听过无数遍了,在这之前你能不能批准离职申请?都已经拖了两周了。

安室透早已经领教过老板的无赖,对他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他面不改色地用沾了洗洁精泡沫的抹布顺手擦掉角落的油烟污渍,放回水槽里搓洗完捞出拧干,其间没有溅出一滴水,这个举动又让老板赞不绝口:

“Barid!你真是我们店里最贤惠能干的头牌,我此生最大的遗憾是不能捧你出道!”


“老板你又说笑了,我这样的就算出道恐怕也已经过时了吧。”

不想吐槽贤惠和出道有什么联系,安室透礼貌地敷衍,

“现在又不流行80年代的涩谷风了,外面的年轻人都在追逐简约风。”


“不!你怎么可以妄自菲薄到这种地步!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啊!你也是那种清爽型帅哥呀!”

老板非常激动,仿佛安室透已经自谦到让他无法坐视不理的地步了,

“你等着!我们很快就能解决资金周转的难题了,我手上有一单大生意马上就要谈成了,挺过这段时期我们店一定能成为东京Top1的!那时我一定给你联系几个工作室!”


看着他畅想未来的模样,安室透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

“老板……你老实告诉我,你又碰了来路不明的融资渠道了?”


“不好了老大!负责交货的阿浩在棋牌室不知怎地就惹上了其他道上同行,被截了个正着!”

话音未落,老板的财务就惊慌失措地冲进来,嚎了一嗓子,

“对方来势汹汹的!条子好像也被惊动了!交易要凉了!老大咱们还是快跑吧!”


老板闻言脸色大变,气得把烟掐灭了:

“岂有此理!明明都走到这一步了!这可是昨天刚刚准备好的货,他们怎么会发现的?!”


“老大!不死之龙也出现了啊!不死之龙加入他们把我们的人干掉了!”

门帘又被掀起来,这次是调酒师和数个小弟闯进来汇报。


“隔壁店铺的关谷先生也给抄家了!他们都有枪!”


“老大不好了!正门被攻破了!”


“可恶!一定是我们这里有卧底走漏了风声!”

财务把指关节掰得咯吱响,恨不得立刻把背刺的叛徒抓出来就地正法,

“此地不宜久留!Barid,我和老板从后面撤,这里就先交给你顶着了!”


安室透目光微闪。

他没有想到,组织正想与泥惨会合作打通新型毒品流通的渠道,有人速度竟比他还快,这牵桥搭线的机会不等公安截胡,居然这么容易就断掉了。

他迅速地用备用手机上报了情况,回收了窃听设备,寻找机会撤离。

听方才财务的描述,对方是敢和泥惨会分布于地下的暴力团伙叫板的不明势力,在他们反应过来时,这条街上每个铺子的交易据点都沦陷了,对方来势汹汹上来就抢货,听说他们连底下最小的分队里的小弟都配枪,个个都能打得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这种规模恐怕是能走私武器的大型暴力团,来头不小,竟敢这么嚣张粗暴地围剿这一带,完全不怕和泥惨会火拼。

东京的里世界果真深不见底,层出不穷这种超乎想象的可怕组织,抢地盘和生意都如此明目张胆,完全在挑衅那些一心一意守护这片土地的人们。

绝不能让新型毒品散布出去,也绝不能让这个崛起的新型恶势力掌控这片繁华地段!

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安室透目光微凛,决定带头出去与那些黑道周旋。

……


“我叫你再跑!!!”

正厅里,一个样貌眼熟的女子正面目狰狞地摁着男人的脑袋往桌上砸。

来人正是花田早春奈,她穿着名牌西装,浑身散发着肉眼可见的怒气,身边一字排开站立着许多西装小弟,诚如财务和调酒师描述的那样,个个凶神恶煞手持枪械,然而,仍可以辨认出不少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的熟面孔。


“……”

安室透揉了揉眼睛,他觉得一定是自己睡得太少了,才会产生这么强烈的幻觉。

话说回来,黑道大姐头的形象么,在她身上倒毫不违和呢?

下一秒,他就震惊地望见里屋的房门打开,两个染发打耳钉的不良各自拎着手提箱走到花田早春奈身边,先是恭敬地朝她躬身,随后把箱子并排摆放在桌边。

“货找到了,大姐头,收拾他们!”

红发青年和黄发青年分别打开手提箱,一箱装满含白色粉末的小袋子,一箱装满捆好的钞票。

花田早春奈只瞥了一眼就冷笑出声,她用两指夹起一包白色小袋,一把拉起被她揍得鼻青脸肿的男人质问:

“擅自伪造假钞就算了,你们还在我的收租地盘上贩毒?想被沉进东京湾吗?!!”

26号和10号已经确认过了,这绝对不是小麦粉或洗衣粉,就是货真价实的毒品。

她的怒火已经显而易见。


不不不,假钞的问题也很大。

安室透心想。这时背后传来了不小的动静,他回过头便看见若干人从后门涌进来,老板正耷拉着脸灰溜溜地被人押回室内。


阿龙正插兜站在后门口,居高临下一张刀疤脸看得其他牛郎瑟瑟发抖抱头蹲下,很有威慑力。


“嚯,人真齐啊!”

戴墨镜西装外套搭肩的恶霸二号叼着烟进来,在与他对视的刹那,露出兴味的笑容,

“想不到哇,这里不仅货多,头牌长得也挺带劲。”


与此同时,花田早春奈也缓缓抬头,对上安室透无奈的眼神。

“……”


【富流游[10]: 卧槽哈哈哈哈哈为什么安室透会在牛郎店啊哈哈哈哈哈!!!】

【花田早春奈[1]:这个混蛋!!!!他明明说是有公安的任务要加班!!他敢骗我!!】

【英伦恶棍[26]:哈哈哈该不会是你满足不了他才去牛郎店打工!?看他那眼神似乎还把我们当道上的人了!】


“冤枉啊大姐头!”

不明真相的牛郎店老板第一个滑跪,大声伸冤,

“我们哪有这种狗胆!!!我们可是清清白白的服务业!这一定是栽赃!”


松田阵平的目光从花田早春奈那张爆红的脸颊挪到还穿着围裙一脸无辜的安室透身上,语气玩味:

“清清白白?我看这家店似乎还涉嫌非正规的卖·春·产业,这可是人赃并获了。”

他捏了捏指关节:

“大姐头,要审讯吗?我很在行。”


“大姐头,用绑的还是用拷的?”

黄发青年积极地拿出了绳子和手铐。


“大姐头,要刑具吗?我有准备。”

英伦青年也掏出一个寒光闪烁疑似用来折磨下身的钳子。


“对付这些在大姐头地盘上非法妄为还侮辱大姐头名声的渣滓,自然是要切指谢罪!”

阿龙大声说道。

“……”

不是,离谱了啊!你们怎么一个比一个上道???不要在这种地方那么积极啊!


就在这时,屋外隐约响起了警笛声,是高木涉开过来押人的车子。


“不好!条子要来了!”

财务脸色一变,

“诸位!大家都在这条道上混,有什么误会好说!千万别大动干戈伤了和气啊!大姐头,你看,我们还是各自退一步先合作应付条子的问话吧!之后私下要分货要保护费还是要人都好商量!”


不是的,其实这里的小弟全是便衣警察。只是为什么都不约而同打扮成不良个个敞开衣领?为了某种沉浸式扮演?安室透再度揉了揉眉心,平生第一次为东京的治安形象感到担忧。

不过警视厅先截获了毒品链,想必顺藤摸瓜找到幕后的泥惨会干部只是时间问题,组织那边自然会抛弃会被警方抓住把柄的泥惨会,这样一来他只要找个机会脱身,事后再利用手头的情报让公安把案子接过来收尾就好了。


“事已至此……我交代!这是从泥惨会干部绵贯辰三那里得来的渠道!大姐头,您若是想分一杯羹,我可以帮忙牵桥搭线!”

安室透不可置信地回头去看老板。

难以置信,你竟然这么快就不打自招了?!你看看清楚!他们的领头就是条子!

……果然这种恶人既视感不是他一个人单方面的错觉吗?

安室透深吸一口气,此时黑心老板却已经满肚子里盘算着怎么弃车保帅,精通世故人情的他眼尖地注意到这个黑道大姐头的目光已经数次瞄到安室透的身上了,这让他看到一线生机。


“Barid!现在你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你可要给我顶住,勾引那个女魔头让她放过我们!”

黑心老板“咻”地冲上来揽住他低声说,

“一定要好好服侍他们老大!在床上用上你所有擅长的手段!”


不等安室透开口,他便使劲按着他的肩转向花田早春奈,脸上堆满殷勤的笑容:

“大姐头,您眼光真好!我们Barid可是店里的头牌呢!不仅器大活好还懂音乐,他可以用鸟儿一样的性感声音治愈您的心灵……一定能包您满意!”


“老板,别说了。”看着强忍笑意肩头抽搐的松田阵平,安室透压抑着额上的青筋。但老板就是那种非常容易上头的人,不依不饶:

“你要是不想要枕边百灵鸟,让他当裸体围裙的暖男主夫也行的!”


【富流游[10]: 哦豁,他为什么还穿着围裙啊?!我脑子里有了很糟糕的画面啊!!!】

【英伦恶棍[26]: 嘶——安室透也太惨了吧,他不会潜入做任务还要被老板潜规则吧?】

【花田早春奈[1]:…………】


猝不及防给推出去,安室透有被老板的无耻震惊到。

下一秒,他就感觉到花田早春奈上前一步,顺势搂住了他,安室透刚想出声,就感觉花田早春奈隐隐捏住他的手臂,示意他别轻举妄动。

花田早春奈已气得七窍生烟了。

当然不是因为抓到自己名义上的男朋友在背地里打工做牛郎,也不是因为牛郎店老板黑心到压榨员工最后一波还卖了他,更不是因为松田阵平咔擦咔擦的快门声。

她没有想到,安室透竟敢瞒着她在她收租的地盘上做涉黑的任务!还一点情报都没有透露给她!


“亲爱的,你不会抛下我吧?”

意识到她非常生气,安室透目光微动,立马笑吟吟地朝她打了个Wink。


【英伦恶棍[26]: 卧槽!!!这男人!竟然比我还会!我和我老婆都不会玩得这么开!】

【富流游[10]: 恋童癖闭嘴好吗?!这就是成年人的情趣!】

【英伦恶棍[26]: 你少污蔑人!!我和我老婆可是神圣纯洁的关系!花田,你看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被黑心老板始乱终弃无颜见人,作为恋人的你不得有点表示?别杵在那里和木头似的!】

【花田早春奈[1]:你闭嘴!用不着你来指导我怎么演感情戏!】


花田早春奈内心在大叫着,浑身却格外僵硬,她感觉到安室透有意无意地撩着她的手,在她的手心画圈,竟是在不急不缓地拼写情报。

霓虹灯光洒落在他的脸上,透出暧昧的色气,柔顺的金发垂在耳侧,紫灰色的眼睛里满是情意和委屈,模样好似楚楚可怜求宠爱的落水小狗,正摇着无形的尾巴拼命讨好她,这副样子对她而言简直杀伤力十足。


于此同时,脑内频道“叮”地提示:

【系统:通知,表演科【称霸歌舞伎町】黑道特别篇考核结束,总得分90分,达到优秀标准。主角[1号]得分30、配角[10号]得30分、[26号]得30分。本次考核与原住民配合得十分优秀,请再接再厉!】


好一个再接再厉,看不起谁啊!!!

花田早春奈深呼吸,一手将箱子合上,推向她的“跟班”们:

“杰克,小富,你们两个负责保管好这些东西,和他们商量后续的交易流程。松田,到时候你派人一起去。”

把他们一网打尽。


见这位“黑恶势力大姐头”真有合作之意,甚至还派人出去打发掉外面来的条子,平息了这条街的暴乱,老板和财务都喜形于色,连连答应她的各种刁钻要求。

“今天暂且放你们一马。但是——”

眼看谈判步至尾声,她猛地一拉安室透的衣领,指尖擦过他的喉结,毫不客气地道,

“我要包了他,他从此只能成为我一人的宠物,和你们再无瓜葛。”


在全场寂静中,花田早春奈与惊愣到僵硬的安室透对视,缓缓露出一个恶魔般的笑容,冲她的帮手下令,

“你们等什么?还不快点给我把他绑上车。”


“好嘞~ 为你效劳!”松田阵平卷起袖子悠悠道。


“……”


————TBC————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