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裸体围裙能否让倦怠期恋人回心转意(下)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IF线:家庭主夫零x加班社畜花

——————————————————————


止住了鼻血后,花田早春奈倒在他的怀里,委委屈屈地抚着他的金发索吻。


“呜呜呜你不知道哇!之前那个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公园下水道里全是大老鼠!还有被老鼠啃得不像样的尸体!跨县追查别的县警还不肯共享情报非要为谁做第一负责人扯皮!全是一群脑子里只有抢功的老僵尸!”


“幸好有收到热心群众的线报破案进展神速,不然全是带不动要听小学生指挥的队友呜呜!唯一还靠得住的松田那个大坏蛋把后续文书报告推给了我!太可恶了!天天加班这么点薪水还全贴去看小毛小病了!真不想干了!”


“不用在意那些人,我们花田警官真的很出色了。”

安室透把她抱在怀里,又亲过了她的耳垂,按摩着她的肩颈,

“毕竟今天凶手不是抓到了吗?又漂亮地破了一起震动全国的大案,肯定能升职的,再过不久绝对会和那些发号施令的人平级的。”


“你看了傍晚的新闻直播?!哎呀!早知道我当时就下手轻一点管理一下表情啦!没吓着你吧?老是这样怪让人不好意思的!”

花田早春奈耳廓发热,合上了眼,感觉落在脸颊和颈窝上的吻如蜻蜓点水般若即若离,贴着耳边震动的性感声线更是让人心痒难耐。


“最近零好像都不怎么碰我了,接吻好像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她忍不住抱怨了一声,试图贴得更近,手不安分地顺着他的脖子一路往下,喉结,锁骨,胸肌……


“唔,那是因为最近花田警官的工作很重要,而且总是加班到很晚回来,我希望你能休息得更好点。”

隔着薄薄的粉色围裙布料,摁上了他的乳首,指尖开始有意无意地刮蹭,小小的乳粒慢慢变硬,在布料上顶出了凸起的暧昧痕迹。


“可是零还起得那么早,一直坚持健身塑形,每次都是我一个人对着你的肉体忍耐,太狡猾了。”

呼吸在这隔靴搔痒式的吮咬挑逗里变得有些急促了。


“我也是很辛苦地在忍耐哦,花田警官……我还以为花田警官已经对我失去兴趣了,最近你说起其他人的名字频率都比我高了呢。”


“哎,你吃醋啦?都是三十几岁的男人了。”

她的手指在腰间流连,打着圈顺着腹股沟一路下滑,感受到了某个炙热的硬物正在慢慢抬头。


“难免会有一点危机感么。毕竟追求花田警官的人一直很多。”

花田早春奈看着他身躯因为自己的动作轻轻颤栗,下意识向后扣紧备餐台的指节摁得发白,正陷入极力的克制。


她又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脸颊,对上那双紫灰色的双眸,软软地说:

“但我最喜欢你嘛。”


抚摸的手隔着围裙布,就这样用力地撸了上去。

“唔——!”


布料在充血的器官摩擦过去,龟头重重陷进握持之间,用力地贴着她柔软的掌心任其搓揉着。棉布连同热度掀起强烈的刺激,舒爽感一路升到了尾椎骨,让他硬得险些失控,忍不住把脑袋磕在她的肩头强行忍住。那双紫灰的眼眸里顷刻间氤氲起浓稠的渴欲,近距离都能看清根根睫毛在轻颤着。


紧接着,她的另一只手就这样顺着囊袋一路沿着柱茎快速抚动起来。


“慢点……花田警官……”

他忍不住轻喘,感觉她徘徊在龟头的指尖开始沿着小孔边缘划动,刺激得点滴液体渗出来,完全勃立的茎柱将围裙的粉色布料撑起淫靡的形状,她的力道不减反增,就着渗出的液体时而旋扭,时而套弄,时而掐揉,将他的神智拖入一片情欲的漩涡中。


“不许射哦。”

她咬了一下他的耳垂提醒。


“哈啊……花田警官……”


“喘得很好听,零。要好好忍住哦,你会为我做到吧?”

套弄的那只手停了下来,指尖开始顺着腹上的人鱼线勾勒舞蹈,往上隔着布料抚摸收紧轻颤的腹肌,不轻不重地沿着每一块肌肉的边缘刮蹭,带起全新的痒意,

“零真的很自律,从不停下锻炼呢,晨勃时忍不住了会在浴室想着我偷偷弄吗?”


“有时候会想着花田警官弄的……”

喉头有些发紧,声音开始变调,

“花田警官还要去上班……应该多睡一会……不能让你因为我单方面的需求困扰……呃啊!”


乳首被隔着布料含住轻轻一咬,阴茎突突地弹动两下,所有的快感宣泄口都被她用拇指顶住,覆裹在龟头的手心热度隔着濡湿的布料贴着他,奇痒混合着刺痛灼烧着五脏六腑,别说她的指腹传来的那隐隐的血流脉动了,连棉布的经纬密度都能清晰感知。


“啊……哈……花田警官,请让我去吧……”

他用鼻尖蹭了蹭她的耳廓,毫不掩饰地放大了诱惑的喘息声。


握着那处的围裙布料很快给白色的浊液洇深了一小片。


“好啦!解决啦!”

在他有些茫然的注视下,花田早春奈满足地拍了拍他的臀,绕过他拧开水龙头洗了把手,看了看还在煲着的汤和灶台边还在腌制的乌鱼子,开始去捞水斗边洗好的圣女果垫肚子。


“零,明天一起去长崎玩吧?”


“唉?你的工作……”


“休假了。”

花田早春奈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查看日历行程,咬着圣女果含糊不清道,

“这次结案后全体小组可以连休一周,明天开始就可以不去警视厅了。我想是时候陪陪零了,之前忙着工作冷落了零,现在有什么愿望我们可以一起实现……“


“什么都可以吗?”


“嗯,订那种类型的酒店也行哦,我看了一下现在是旅游淡季,价格还很实惠……”


一只手探出压住了她的手机屏幕,有些沙哑的嗓音闷闷地传来:

“那我现在就想要花田警官。”


花田早春奈差点噎住。


她咽下果肉,连吞了几口唾沫,抬头望他:

“现在还要?会不会过于着急了……”


很快她就说不出话了。


只见他另一只手勾住腰后的带子一扯,然后,极具魅惑力地让围裙从线条优美的脖颈滑出,半遮半掩的健美胴体就在这时裸裎现出,灯光自上而下流溢在他的金发和俊美的五官间,温馨的光线衬着他的小麦肤色,一路抚慰着生气勃勃的结实腹肌,性感得难以移开视线,腹股沟下方经她爱抚过的性器此时正有重抬之势。


“我已经忍了好久好久了,花田警官……就不能犒赏犒赏我么?”


“可是还没吃饭洗澡……”


“我又不介意啊,之后一起洗就是了。”

总是温和微笑的那双眸子越来越近,如同一片山雨欲来的汪洋,翻滚着狂热的,近乎吞食般的沉沉欲求,望得她也小腹发紧,有些动弹不得,最后错失逃离良机,给他牢牢地圈进怀里。


“而且,汤多煲一会才更鲜美,花田警官今天又难得提前下班了。”


几乎是缠缠绵绵半推半就,回过神来就被摁在了早已收拾干净的备餐台边缘,衣服被解开,裙子被推了上去,感受到那完全立起的热度,现在茫然的人变成了花田早春奈。


不是快到倦怠期了么?为了继续保持刚交往时的那股新鲜感,加上为了照顾他的身体,她现在都按日历严格控制每月的次数了!这样下去岂不是前功尽弃

……


“哦……看来花田警官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呢。”

安室透微笑着歪过头打量她抓着的还未熄屏的手机,就像是掌握了读心术似的,带着恍然大悟的语气浏览着日历表,

“花田警官真的越来越自律了,不过真没必要每月都做这种标记哦?我可以身体力行地为你证明……”


手机就这样不容置疑地给他轻轻推远了。


“等等!我明白了!其实你很行!你真的很行!呜呜是我不对!我们先换个地方!”


“不——要。花田警官明明说过什么都可以的。”

他把围裙干的部分铺开搁在了她的身下,附耳低声道,

“那我开动啦~”


“在这里哈罗会听见的呀!”


“不用担心,我暂时让它待在储物间了哦。”


“好过分……呜——”


……


“我的手指要进来了。”

他贴着她的脸,把敬语说得柔情缱绻,

“放松,不舒服的话就说。”


咕啾咕啾的水声顷刻响了起来,她下意识拱起身想要逃开他爱抚体内敏感带的手指,却被他一手摁住了腰,

“怎么上来就要逃开呢?我是想让花田警官舒服的呢,这样会让我很困扰的。”

插在她体内的手指转了个角度,连枪茧都能清晰可觉,她情不自禁地抖了抖,却感觉第二根手指插了进来,按揉和抽动突然变得用力和高频,直接爽得她头皮发麻,神智飞掉了一半,无比羞耻地听着自己的水液在漫出来在他的指腹间滑动出的声音。


“花田警官,呼吸。”

他伏在她耳畔吹了一口气提醒,增加了第三根手指。


“哈啊!哈啊——哈——呜——零——”


“适应得很好呢,花田警官。”


肤色相差极大的手指拔了出来,近乎色情地顺着外翻的软肉在腿心游动,鼓励她把腿分得更开,夸奖似地揉捏了下臀肉。


炙热硬挺的粗长茎身顺畅地挤入湿得一塌糊涂的花穴,严丝合缝地插到了最深,带动起内部的震震颤栗,令她没忍住去了一次。

“什……等!等一下!为什么要换姿势?!!!”


她扒着台子,还没从后入的高潮里缓过来,便感觉他留有枪茧的宽厚手掌正在沿着被撕破的丝袜往下,将她的那条腿抬了起来,滚烫的唇瓣连同炽热的鼻息正轻轻拂过她的小腿,安抚着所有奔波尚未消去的酸痛感,最终悬停在了他的肩上——一个颇考验身体韧性的侧立式姿势。


感受着甬道里角度变换的戳弄,她不自在地侧过身,脸却挨上了那条围裙,嗅到了他的气味,忍不住绞紧了直哼哼。


“嗯哼……这个姿势的话……”

安室透在她上方撑好,梳理了一下她的头发,附身亲了亲她早已烫得发红的眼睑,

“如果速度快一点的话,据说会碰到哦。”


话音未落,花田早春奈就感觉他极为用力、迅猛地挺了一下腰,臀肉传来“啪”的清脆撞击声,粗长的性器顺着她的内壁最敏感的地方事无巨细地碾了过去,与此同时,他饱涨的囊袋也在高速挺动中击打上她早已兴奋到充血的花蒂上,亲密且淫靡地摩擦着两瓣花唇。


这双重刺激炸得她身子一软差点栽倒,却又被他反手箍紧了那条腿,调整姿势又深深地来了一下。

“啊!!停!哈啊!零!停下!太过了!啊——啊——”


啪啾声很快就淹没了耳廓,神智彻底被捣碎在一片惊涛骇浪般的快感里,她一只脚发抖地撑着,整个人瘫软在台子上直打哆嗦,感觉眼泪都要被撞掉在围裙上了,朦朦胧胧中想起了这是厨房。


或许是在他朝夕待着的地方做,一想起他平日里如何为她满足她的口腹之欲准备、操劳,水液比平时还格外充沛,随着他的每一次抽插从最深的地方不断地淌出来,保持着抽丝的水膜状态,如此亲密无间地包裹着他的炙热,为下一次加速和深捣充分地提供润滑,花穴在这片汩汩不止的湿滑中承受着越发凶狠的鞭挞。


再度高潮的时候,麻掉的那条腿突然给他冷不防放下来,刚挨上台子边缘就过电似的要了她半条命,只感到他俯下来顺着她的耳垂、脖颈一路往下亲吻。


后脑连同整块后背都在被酥麻支配,不受克制地巨颤,体内深处的痉挛连同腿部的血液循环好像牵动到了全身的神经,轻轻动下都如同有百只蚂蚁啃啮,另一条快要抽筋的腿仍狂抖着努力撑着地,花穴因此收缩得更紧,又更加清晰地感受着他炙热的形状和开拓,在这决不放过的律动节奏里朝着近乎恐怖的失控里攀升。


求饶的话都喊不清楚了,她呜呜叫着软在了台子上,把脸埋进了早已皱巴巴的围裙褶皱里,淹没在他浓烈的气息里,却感觉到他的手开始或轻或重地按揉着那条发麻的腿,沿着大腿内侧像是在弹奏什么音阶。


“哈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


饱受蹂躏的花穴唇瓣开始在这按揉加速带动的血液回流里发麻,他骨节分明的食指中指无名指正从她的腿心内侧滑过来,沾着爱液开始覆在敞开的唇瓣上如马达般搓动,酥麻与快意汹涌弥漫扩散开来,把她的高潮生生延长,穴口一直在抽搐收缩不停,水声缠绵不息,可顶撞丝毫不见疲软,整个人全身好像在这堪比酷刑的爱抚里历经了一次揉捏重组,精神体则被肏到彻底出窍。


咕啾。


不止过了多久被翻过身时,安室透吻上了她。


她后知后觉唇齿间凉白开渡了过来。


“花田警官,要好好喝水哦,不然今晚……接下来嗓子真的会受伤的。”


咕啾。


第二次插进来时,性器压上了最敏感的上壁褶肉,原本施加爱抚的手指,这次则毫不怜惜地,冲着发肿的花蒂精准一弹。


不受抑制的水流顷刻潮喷而出,将臀下混合着精液的围裙打湿了一滩,淅淅沥沥地重启了灵肉交合的激情夜晚。


————Fin————

需要验证您是否拥有该文件的访问权限

提问:“【车票确认ing】这篇是bg/bl/gl/gb哪种类型?(输入2个小写字母)”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