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银月白沙之恋(1)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星期六的第24小时》番外3,有一定的前文设定承接(OOC归我)

冲绳半架空群像剧

——————————————————

Chapter 1: At the airport


“工藤!我和你说!这次我一定要成功!”

冲绳石垣机场大厅里,服部平次兴致勃勃地对身边的小学生说,

“月光下的白沙海滩是最棒的表白场地了!”


“……服部,我觉得,你可能被诅咒了,花这种心思还不如回去找个神社拜拜。”

江户川柯南看了一眼杂志上八重山群岛的旅游宣传,对此毫无悬念。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现在一年遇上的案件量比我都高吧!”服部平次没好气道。


“不,我们可不在一个频道上。”

江户川柯南晃动着小脚,毫不客气地咧嘴傻笑,

“我可是得到了兰的kiss!”


“哼,都多少集了你还搁我这炫耀这个,只是吻脸颊才不算真正的kiss!”

服部平次怏怏道,

“工藤,你少得意忘形了!kiss要嘴对嘴才是货真价实的kiss!”


呵呵,你好意思说我,你的初吻差点献给一个男人了。

想起那个女装癖怪盗,江户川柯南抽了抽嘴角。他真情实意觉得服部在这方面被诅咒了。


他把视线重新投向杂志上的博物馆信息专栏,服部平次又开始在耳畔魔音叨念:

“在石垣岛的落日海滩表白也不错……但是西表岛也很棒还可以在红树林河岸划皮艇……


第一天就告白会不会太唐突了,果然还是放到最后一晚压轴吧?要不要改去波照间岛呢,听说那里看南十字星座属最佳视野呢……”


“……你有完没完啊!从两个礼拜前你就已经开始反反复复改计划了!你到底行不行啊?!”

江户川柯南忍无可忍,要不是这次服部平次热情地全包了他和小兰的旅行费用,他早就想替远山和叶给这家伙来一足球醒醒脑子了,

“这么反复无常恋爱关系里的大忌!你找我煲电话粥都比陪远山要勤快,老这样当心遭报应!”


“你懂什么!我这是先做好最万全的准备,然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到时候和叶那家伙肯定会心动如小鹿乱撞,觉得我超棒的!这一定会是我们终身难忘的定情之旅!”

服部平次振振有词,他那直男式的老土言辞让江户川柯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他从小兰那听说,这个暑假远山和叶本想在家专心复习备考,一开始服部来邀请她去旅游时她本想拒绝掉的,但她有个结识长达四年的网友正好住在冲绳,于是就答应了服部,打算去玩时顺便线下面基。

前一阵子服部还为此茶饭不思、耿耿于怀、乱吃飞醋,半夜不停地打他电话诉苦,满口不离假想情敌,竟连案子也索然无味,后来,那位网友得知了和叶他们要来冲绳玩,发了很多贴心的避坑旅游指南给他们,服部平次再一追问,才得知对方其实有交往多年的恋人,也只是出于对武术和文艺作品的爱好才与和叶有共同的语言,澄清误会后,他一扫醋劲,发挥了十足劲头策划这次旅行。


“和叶非说什么出来玩人多更好,偏要拉上你的兰姐姐一起去和武术同好交流切磋,要不然我用得着听你在这乌鸦嘴!”

服部平次越想越止不住叹气,为什么工藤去个大本钟和清水寺可以顺顺利利水到渠成,他这里就是一波三折。

不过好在这次那个晦气大叔因为拉肚子没能来,铃木园子则和京极真去夏威夷度小情侣蜜月了,原本的多人之旅只有他们四人,到时他只要支开工藤就能与和叶独处了!

一想到这点,服部平次就止不住嘴角上扬,恨不得当场怀抱三线来一段苦练许久的冲绳小曲了。


机场大厅里人来人往,耳畔不时飘来“mensore”(欢迎)、“nifei debiru”(谢谢)、“mansan”(好吃)、“anma”(妈妈)之类的词汇,每时每刻都在提醒他,这里与他土生土长的日本关西截然不同,仅从语言的沟壑上,古老的八重山群岛第一次向他展现了独特的琉球风情,只有亲身踏上这片土地,他才能更深刻地理解为什么不少学者认为将南琉球语视作日语的方言失之偏颇。


远山和叶只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离开一刻钟,他便已觉自己在这南岛异域上格外孤单难耐了,他从来没比此刻更加想念她,就好像她走开的时候,把他心里的一部分也连根拔走了似的。


说起来,和叶主动说着要去买水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啊……可恶,他快要渴死了啊!

服部平次坐不住,刚起身打算去那边看看,就被邻座一个奇怪的家伙吸引了注意力。


那人穿着极为骚包的红色系花衬衫和黑色短裤,戴着一枚耳钉,墨镜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他一直捧着一本书专心致志地读着,与周边喧闹的环境格格不入,侦探的本能让他从那人的指关节推理出他是程序员。

这副打扮实在太颠覆程序员的刻板印象了,啊、大概是加班久了终于休假从而解放自我的天性了吧。


那本书没包书皮,服部平次只是用余光瞥了一眼封面,猛然发现那是冲绳语言学家伊波普猷所著的《南岛方言史考》,他不由得大受震撼。


这……这么认真的吗?!!!糟了呀!他来之前也只是速成了一下常用冲绳话,把景点地图和各个小岛的特色倒背如流啊!

服部平次目光呆滞,想起他行李箱里藏的学习资料,苦恼地揉了揉脸。

可恶!大家都是来旅游的,怎么会有人比他还要卷!太过分了!等会和叶回来了,这要给她看见,她肯定会像个老妈子一样只顾着夸好学的别人家好孩子,顺带笑话三天两头在家里操练南岛口音差点带歪大阪腔的他!


这时候,他听见那个人先前去上厕所的女伴也回来了。

“哎呀真是气死我了!每次出去旅游,不管哪里女厕所门口永远都在排长队,真是太不方便了!多设计几个坑位会死吗?!”

大大咧咧的抱怨声非常耳熟,口音一听就是关东人。


“你不要气了嘛~ 生气对身体不好~ ”

花衬衫男人哄她的语调肉麻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花甜甜,今晚我们就在户外的白沙海滩试试怎么样?你也想玩我的那个吧……”


什什什么啊……!他在说什么虎狼之词啊啊啊啊!

服部平次差点咬到舌头,努力抑制住转头的冲动,生怕对方发现自己偷听。


“得了吧,会弄得都是沙子,而且热门的旅游景点到了晚上肯定会有很多人路过的!万一被目击到怎么办啊!”

那个女声态度强硬地驳回了男人的提议。


男人依旧在软磨硬泡:“哎呀,顶着随时随地会被发现的风险偷偷摸摸做那种事不是更刺激吗!再说了我们不还邀请了其他人么,大不了我们一起做那个的时候让他帮忙放风呗,反正他也很感兴趣有加入我们的意向不是么~ ”


啊啊啊啊啊不会吧怎么还有这种模式的!干嘛非要到室外啊简直太丧心病狂了啊啊啊!

还算纯情高中生的服部平次根本招架不住成年人暧昧的暗示话语,在这一瞬间,他感到心驰神往的告白之地被亵渎了,歪曲成了多人行的龌龊之地。这让他想再度修改行程计划。


“要玩你自己一个人嗨去!我才不干!会被人当变态的!”

令服部平次稍稍振奋的是,女人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花衬衫男的邀请。


花衬衫男有些低落和委屈:

“那我只能一个人对着美好的白沙海滩快活了,我会自己一边玩一边给你直播的。”


不不不这位先生你这样更不对劲啊啊啊有没有公序良俗啊!你这个变态!在旅游景点玩什么phone/sex啊!!我绝对会报警的!绝对会的啊啊啊!

服部平次有些心梗,他听见了男人把女人搂在怀里的衣料摩擦声,他还在恬不知耻地轻蹭着女人撒娇。


“……你别闹啦!难得出来玩你就不能正常点!我是真的担心你会被人目击送进局子!”

女人从男人的温柔乡怀抱里抽离,把他的脑袋推远了些,抬起手臂看了看表,

“哎呀,说起来,他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


价值12万美元的名表在日光的反射下晃到了服部平次的眼,目光上抬,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让他惊得瞪大了眼睛。


他颤抖着倒退了三步,捏住了江户川柯南的脸:“工……工藤!!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我好像出幻觉了!我该不会是在做什么怪梦吧!不要啊!我还不想就这样醒来啊!我的告白大计……”


“服部,要捏请捏你自己的。”

江户川柯南露出了鄙夷的目光拍开他的手,揉着腮帮子残酷地揭露真相,

“接受现实吧,此刻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把脸转向那个花衬衫男,没好气地提高音量:“你们两个够了吧?这里还有未成年人呢,真是太有伤风化了!”


“哎呀~ 我们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偶遇你们呀。”

索萨笑眯眯地摘掉墨镜,冲着一脸无语的小学生眨了眨眼,

“好久不见啦~小新。”


服部平次瞳孔颤抖。


比起震惊这个酒厂干部道破了工藤新一的身份,有一件事让他更加倍受冲击,开始吱哇乱叫:

“工……工藤!!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了啊啊啊啊!花田警官的新欢就是这个男人吗!!她咋这么想不开呢!!!那可是把蟑螂当宠物养的男人啊!”


“啊,那个就说来话长了。”

花田早春奈露出了半月眼,她刚抬起一只手,索萨就乖巧地将下巴搁在了她的手心里,眨着那双金棕琥珀般的眼睛,看起来十分人畜无害,对此似乎已经习惯了的花田早春奈曲起手指轻挠了一下他的下巴,

“如你所见……他是自愿被我俘获的,我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的哦?”


“你在说什么啊花田警官!醒醒啊你的人设不是这样的吧!快点拿出暴打炸弹魔的气势对付这家伙啊!”

这严重OOC的雷人一幕让服部平次更加凌乱了。

不,这一定是噩梦!花田警官的手劲怎么可能会这么温柔!演的吧!演的吧!演的吧!这男的到底给花田警官灌了什么迷魂汤!还是说他们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已看过某不可描述的gb视频深受重击的江户川柯南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们两人各自戴着的耳钉。

不得不说,他忽然觉得这女人实在可怕,总之他已经有心理阴影了。而索萨简直就是在一刻不停地向他炫耀自己成功被包养的事实,这个打脸的事实让他胃疼,他同情地望了一眼服部平次:

“服部……有时无知也是一种幸福。”


“你在说什么呢工藤?你身为人的好奇心呢???不要这么轻易就接受事实了啊!这个男的有哪点值得让花田警官甩掉安室先生啊?!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服部平次晃着他的肩膀恨不得让他清醒。


“我没有被甩。服部君,请你说话礼貌一点。”

安室透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惊得服部平次差点跳起来。


两人齐齐回头,只见姗姗来迟的安室透正站在身后,脸上挂着不失礼数的假笑,他穿着轻薄的白色衬衣,衬着小麦色肌肤与那头柔顺灿烂的金发,俨然一位充满南岛风情的性感帅哥。


“让你久等了,早春奈。刚才排队的人实在太多了。”

他手上拿着两个买好的甜筒冰淇淋球,把其中一个递给花田早春奈,眼里满是宠溺,

“我特地选了符合早春奈的口味哦,希望你会喜欢。”


虽然他的声音还是那样柔和动听,但这一刻,服部平次脑里不受控制冒出一堆由他深情配音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是我先来的……”等白学台词。


“哎呀,真是辛苦你了!连我想吃什么都猜到了!”

花田早春奈两眼发亮地接过冰淇淋,甜甜地夸了夸他,“你太贴心了!我好高兴哦!”


看着仿佛小狗在摇隐形尾巴笑意愈深的安室透,服部平次和江户川柯南双双露出了半月眼。


“安室君,我的那份呢?”索萨合上了书,打断了两人的对视,眼馋地望着他们手中的冰淇淋。


安室透不紧不慢地咬了几口自己的冰淇淋,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花田早春奈:

“我不记得西野君你有点过那种东西,毕竟我的心里只有早春奈的全部呢。”


江户川柯南/服部平次:“……”

喂喂,土味情话用在这个场合是不是有点诡异?


看着品着冰淇淋明摆着故意欺负他的安室透,索萨也不恼,只是笑眯眯回敬道:

“你说得对,咱俩当然要全身心地服侍她了,你一路又是看旅游攻略又是记东西很辛苦的,太费脑细胞的话将来很容易肾虚秃头的,我就不劳烦你挂心了!”

说着他直接一个歪头,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咬了一口花田早春奈手上的冰淇淋球。


“甜甜 ~ 这个超级好吃呢!”他舔了舔舌,像只抢食的猫咪一样蹭到她身边赖着不走了。

安室透额上青筋暴起。


“啊啊啊你干嘛啊!我都还没来得及下第一口呢!”

花田早春奈顿时花容失色,在索萨再度凑来时,她连忙一口咬掉剩下半个球,但是索萨立马贴着她的脸,咯嚓一声把甜筒的巧克力壳一起咬了下来,花田早春奈也不甘示弱,对着即将融化顺着甜筒壁淌出的冰淇淋奶油风卷残云。


服部平次和江户川柯南目瞪口呆地望见两人你一口我一口争着把冰淇淋吃光了,就差没有嘴对嘴贴一块亲上了。


“……早春奈,不够的话我可以再买的,你完全不用和这个男人抢。”

安室透强行平复起伏的胸口,克制住想要揍人的冲动,目光几乎要将那个赖在花田早春奈身边的“人形挂件”刺穿。


“哎呀,哪能舍得让安室君继续破费呢,”

索萨躲在花田早春奈的庇护下,十分嚣张地说,

“反正这次旅游可是我们花甜甜出钱,你就大大方方接受吧~男人可不能死要面子逞强哦。”


安室透咬牙:“我没在和你说话。”


服部平次非常震惊这俩男的如此厚颜无耻。


“花田警官!你看看他们!这两个男人明显是来骗你钱的!”

他当即大叫起来,

“你擦擦亮你的眼!你怎么可以见色起意呢?!你怎么可以脚踏两只船呢!你身为警察的底线呢?”


我才不想被你这个菜到连表白还没成功的未成年教训呢!

花田早春奈满脸残念地看着安室透手里那有融化趋势的冰淇淋。


她就知道出来旅游逃不过这一劫。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

起先是索萨抽中了冲绳西南诸岛七日游的大奖,邀请她一起去玩。一想到终于可以远离满是侦探杀机四伏的米花町出来玩了,她便美美地请了假订好了酒店。


然后他们两个就在羽田机场的候机大厅里撞见了逮捕企图逃亡出国的犯罪分子的公安们。

没错,安室透这个爱岗敬业的男人竟然一直在加班加点,为上次的成瘾药案后续扫网收尾,无形中给他们的加分大业助力。这让带薪请假躺平的花田早春奈有了一点点愧疚感。

她本来想替23号打掩护,结果23号这混蛋及格后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当着公安们的面还说着什么“大家好我是星期六”“我是花田小姐最宠爱的鱼”之类的怪话,先以知晓了安室透的卧底身份要挟,接着又展现友好合作之意慷慨地送了个新的加班情报大礼包给他们,然后极其嚣张地拉着她登机。

当时他还冲着只能干瞪眼放走他的公安们挥手大喊“我要和花田小姐一起过蜜月了byebye~波本亲工作加油哦!”安室透那副被刺激到的样子,顿时就令花田早春奈产生了不妙的预感。

果然,他们低估了安室透处理公务的高强能力,飞机刚降落冲绳,安室透就像超人一样换掉了公务员装扮,神奇地出现在他们身边粘了上来,让花田早春奈都不好意思拒绝他了。虽然23号在脑内频道哭唧唧抗议,但安室透利用美男计和苦肉计步步为营,让花田早春奈最终决定两边端水,开启多人行之旅!


“我就是见色起意,愿意为他们花钱,我爽了就行。不要拿你个人的道德价值观评判我,OK?”

已经认清现实决定摆烂的她大大方方地迎着服部平次的灵魂拷问,露出屑人的冷笑,

“再说了,我一个富婆养几条鱼又不犯法,大家都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是你少见多怪。”


“……花田警官,你现在渣女台词说得好熟练啊。”江户川柯南小声吐槽。


“哎呀,熟能生巧呗,说明我进步啦!”


服部平次有些麻木地看着她把安室透的冰淇淋占为己有,而两位情敌已经开始进入了竞相争着给她递手帕的环节。他逐渐不理解这个对单身狗恶意满满的世界了。


“你杵在这干什么呀平次?”

远山和叶突然响起的声音惊得他差点背过气去。


“笨蛋!你别突然站在别人背后啊!”

她凑得那样近,一股好闻的洗发水味道扑鼻而来,撷住了他的神思,为了掩盖慌乱中加剧的心跳声,服部平次不由自主提高了音量,

“你怎么这么慢啊!不会也去女厕所排队了吧?!”


“哈?!你在说什么呢!不是平次你之前在飞机上老在叨念当地这个Blue Seal牌的冰淇淋,我和小兰才特地去买的吗!”

远山和叶不爽地举起两个甜筒冰淇淋,大有恨不得戳他脸上的势头,

“那可是超热门的网红摊哎!排队很辛苦的!你就这副态度啊?!”


服部平次缩了缩脖子,期期艾艾地接过了那个似曾相识的冰淇淋,一想到方才抢食的场景,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就黏在和叶水润润的唇上移不开了,他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这幅没出息的傻样看得江户川柯南直摇头。


“啊,是花田警官、西野先生和安室先生呢!”

毛利兰走过来,把其中一个冰淇淋递给柯南,看见了他们身后的人,遂打起了招呼,

“真难得呢!你们休假一起出来玩吗?”


“对呀!八重山群岛可算冲绳最佳的星空观测地了,还有美丽的白沙海滩!这次我们打算玩个尽兴!”

索萨表现出十足的兴奋劲,

“我们这次还打算去波照间岛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上北半球很难观测的南十字星呢!”


“小兰,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马普尔书店的店长吗!你给我寄的那些习题集和原版书就是从他那边订的么!”

远山和叶好奇地看过来,也礼貌地打起招呼,

“久仰,西野先生,我看过那档马普尔书店的节目哦!下次来东京我一定会去店里打卡呢!真是谢谢你的荐书了,拿来备考复习超好用的!”


“哎呀不用客气~ 我这边才要感谢你们对我生意的支持!”

索萨又开始发名片,

“之前听小兰小姐说,远山小姐是改方高中的吧?我前不久才和文部省达成合作推行新版教科书,准备在关西的学校先改革试点呢~ 远山小姐,你暑假提前学起来,开学绝对会比别人领先的!”


服部平次难以置信地瞪大眼,搞什么?难怪他听说开学升高三后要增设新的课程和教材习题集了,难怪和叶这家伙之前就嚷嚷着说京都大学修订了新的入学考试大纲,一放假又是预复习又是贩卖焦虑,哒咩啊!为什么日本教育部现在能这么容易给撬动啊!这合理吗?!


“行了行了,别卷了别卷了,大家难得休假出来玩,不要操心学业了好不?你们还只是高中生呢,越长大玩的机会就越少了,能不能学习一下我的享乐精神?”

花田早春奈捏了捏索萨的后颈,让他消停了一些。


“早春奈说得对,现在不如珍惜暑假来之不易的时光,休息时玩得尽兴了,开学后也能更好地调整状态心无旁骛地学习,若是平时就这么卖力很容易变成自我内耗的,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心哦。”

安室透在旁边像个知心大哥哥一样柔声应和。


江户川柯南再度翻了大白眼。

安室先生,这里就你这个卷王最没资格说话吧?!你居然为了讨好花田警官不惜接纳她的咸鱼理论,你OOC了啊喂!


远山和叶又寒暄了两句,看着花田早春奈和两位帅哥肉眼可见的亲密无间的氛围,一时有些迟疑,悄悄扭头问起她好闺蜜:“喂,小兰,这什么情况啊?他们两个和花田警官关系这么好吗?”


“呃……算是吧。”

这个似曾相识的场面令毛利兰尴尬地笑笑,她委婉道,

“毕竟花田警官很受欢迎呢。”


可不么,都排着队争着要游进她的鱼塘呢。江户川柯南心下嘀咕。


“对哦,他们两个私下都做侦探业务,果然是因为花田警官太优秀了,才跑去做她的小弟了吧!不错!很有眼光哦!”

下一秒远山和叶惊人的脑回路震出了他的豆豆眼,他不由得提前为服部的告白大业默哀。


“是的!我是只属于花田小姐一人的华生!我是守护她的无名骑士,她的最强后盾!如有必要我也会为了她成为莫里亚蒂!我彻头彻尾是她的人!”

索萨又开始来劲,炙热而又中二的台词把在场两个高中生侦探尬到脚趾扣地。


“虽然我不会像他那样尽说些浮夸的漂亮话,但我愿意用行动证明我对早春奈的拳拳之心。”

安室透转过头,又在近距离释放他的荷尔蒙了,

“早春奈,迄今为止这么多惊险的案子都已经见证,我们才是最默契的一对吧?”


“花甜甜,我才是和你心灵相通……”索萨也不落下风贴了过来。


“停停停都给我打住!要打你们自己去酒店的练舞房打!别带上我!我只想去愉快地冲浪!”

花田早春奈毫不留情地打断他们的施法。天知道从下飞机起这个模式已经循环了多少遍了,他们不嫌累,她都要腻死了!


“好巧哦,花田警官,我们也订了那家酒店呢!”

打听到花田早春奈订的是哪家酒店,远山和叶更加热情了,

“这次我们出远门旅游,平次他妈妈不放心,让他爸爸联系他以前调到冲绳的老朋友给我们安排了船呢,到时从石垣岛去周边各个小岛就不用和其他游客排队搭船了,花田警官,你们不介意的话也可以一起!”


花田早春奈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可不会忘记TV里这个大阪警长的儿子安排警车带柯南一行人游玩的名场面,当年她就想吐槽了,动用公权力一点也不知道避嫌的嘛!而且那集尸体还从天上直接砸到车前盖上,和这帮侦探一起出去多么晦气啊!


【花田早春奈[1]:拜托,这对青梅竹马怎么搞的啊?家里人助攻都还没在一起?服部平次他行不行啊?看得我都急死了!】

【组织新人[23]:可能他真的不行吧,如果你想要撮合他们,我可以帮一点点小忙哒!】

【花田早春奈[1]: 得了吧!你还帮忙?你只想搞事吧!我警告你,这次要是因为你的某些小动作牵扯到他们导致我的休假泡汤,你就别想再爬上我的床了!】

【组织新人[23]: !!!QwQ我保证我会乖乖不惹事的!花田你怎么对我这么狠心!果然安室透来了你就见色起意要冷落我了!我都已经保证过不会搞他了!你要实在欲求不满3P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不丢下我……】

【花田早春奈[1]: ……脑子里的废料先给我倒倒,我现在比你更怕你被他暗杀!我只想过个和平的假日!No case,no battle,ok?】


“虽然你们盛情难却,但还是算了吧,我们的行程安排好像和你不太一样,还是各玩各的吧!”

花田早春奈看了看表,面对热情的大阪姑娘试图再挣扎一下,

“我们还要等一个人,他坐的是下一航班呢,就不耽误你们陪我们等了吧。”


听她这么说,服部平次神色变得更加惊恐了。

喂喂喂怎么还有人加入啊!到底是有多想不开一点也不心疼自己的老二啊!


江户川柯南也警觉地眯起了眼,他发现安室透刚才脸色微变,看样子是意料之外。没想到花田警官竟然还藏有后手,难道这不是一起单纯的旅游而是她背后的神秘组织有什么任务吗?


“哎呀!这点小事算什么啦!”

完全没察觉到微妙气氛的远山和叶表示一点也不介意,

“我们的行程也不紧张的!出来玩就是人多才热闹好玩呀!”


“和叶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花田警官不是刚才都说另有安排了吗。”

眼看自己的行程计划即将要被打乱,服部平次毫不客气地把话挑明,

“人家都已经谢绝好意了,咱就别再傻乎乎上去凑热闹当电灯泡了,当心被卷入修罗场!”


“哈?平次你在说什么呢?”

“笨蛋, 你一向敏锐的观察力去哪了?你再看看他们,想也不可能是普通的搭档关系吧?安室先生现在对花田警官的称呼都改口了,而且这位西野先生还戴着和花田警官同款的耳钉呢。他们在我们面前积极地向花田警官献殷勤,表面上像竞争的情敌,但实际上他们和花田警官那种举手投足间的默契,已超越了追求者关系。”

面对远山和叶的诘问,服部平次露出了锐利的光,

“排除所有不可能后只剩下一个真相——他们两个其实都已和花田警官发生过男女关系,是被她包养的小白脸!”


“平次!你在说什么呢!太失礼了!快给我向花田警官道歉啊!”

远山和叶愣了一秒,尖叫道。


“其实服部君的推理也不全错。”

安室透大大方方承认了,看着索萨毫不掩饰敌意,

“不过要搞清楚,我才是和早春奈正式表白顺利交往的男友,那个男人只是后面缠上来诱惑她的小白脸。”


“安室君你又在做梦了,你们根本不算正式交往,顶多有过几次过夜关系吧。”

索萨面不改色地回击,

“我可不像你,不会在有了一个富婆后还瞒着她去牛郎店打工,我很专一的!”


这爆炸的信息量让远山和叶和毛利兰惊得面红耳赤。

什么啊!过……过夜!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等等,安室先生居然还兼职牛郎的么!怎么会……看来他的经济条件其实很拮据吧……


“牛郎店的兼职我很早之前就已经辞了,请你不要旧事重提混淆概念。”

面对女高中生隐隐多了谴责之意的注目,感到自己的风评严重被害,安室透脸色僵硬,但还是硬着头皮道,

“我可不会像你一样用卑劣手段占据和她的约会名额还大手大脚单方面花她的钱!像你这种不勤俭持家的男人根本配不上早春奈!”


“安室君你脸皮好厚啊,居然还自卖自夸的么?你每个月又是维修跑车又是换大牌衣服还说我不勤俭持家?我超节约还一心赚小钱钱的好么!”

索萨也不落下风,一脸有恃无恐,

“我的钱都是花甜甜的!就算将来花田家产败光了让我去抢银行我也会二话不说去做!”


“西野先生你冷静点!抢银行犯法了啊!”

毛利兰忍不住劝阻,

“爱是有很多形式的,不要这么极端啊!”


“兰小姐说得没错呢,西野君你这种爱只是一时激情,极易剑走偏锋,根本不可能持续长久,你就祈祷哪天不要被逮捕吧。”

安室透露出了波本笑,在众人欲言又止的注目下与索萨争锋相对,

“要做好守护她的无名骑士的话……我可不会像你那么虚伪,总有一天,我会取下我那漆黑如夜的面具,以真面目面对早春奈。”


远山和叶别过脸小声问毛利兰:“小兰,这台词你不觉得似曾相识么?为什么现在听来这么怪啊?”

“嗯……”


她们腿边的江户川柯南不爽地瞪着这两个男人。

可恶,这帮家伙还盗他和小兰学园祭的台词!有没有点新意啊?!


“好了,你们不要再争了,从刚才起就没完没了的,累不累啊。”

在女高中生想入非非的注目下,花田早春奈已经练就了比城墙还厚的脸皮,再度看了看表,冲着为她争执的两个男人轻描淡写道,

“幸好我们是避开了盂兰盆节的旅游旺季出来的,酒店房间还够,我又新订了两间,你们就消停一点吧。”


“都听你的!都依你的!出来玩还是不要纵欲过度为好!”索萨立马表现出对她百依百顺的模样。

你这家伙要脸吗啊?明明刚才求着要花田警官来野外多人行的家伙就是你吧!服部平次面露鄙夷之色。

这个无法无天的混蛋!安室透的唇轻轻抿起,拼命提醒自己不要被影响了。


虽然早就做好了有一天要面对花田早春奈的其他鱼的心理准备,可这条鱼果然还是心腹大患,应早日排除。她什么鱼都敢往鱼塘里收,真是太没有分寸了,果然,这也是自毁心态的一种表现吧。

看着被索萨左一句右一句哄着的花田早春奈,安室透整个心尖儿都在微微发颤,担忧之情漫过了嫉妒醋意占有欲等其他私人的阴暗情绪。

花田早春奈的精神状况肉眼可见比上次有所好转,果然……她想用这种贯彻刺激和新鲜感的方式来寻求更多不同形式的爱,让自己有活着的实感,但是这种方式实在是太不节制了,很容易伤到自己!

可恶!这些利用她图谋不轨的鱼怎么层出不穷!他调查过了,最近花田早春奈这段时间每月定期有一大笔钱从账户流出不知去向,那种开销一定是还包养了其他人!很可能是新的鱼!


安室透悄悄捏紧了拳,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愤懑。

他倒要看看,继索萨这个极品后,究竟还有哪个新冒出的小白脸敢骗早春奈!他就不信,他暂时干不掉索萨这条鱼,难道还搞不定其他鱼吗?!


“呼呼,放弃挣扎吧,你当不了她的专宠的啦,透透。”

索萨觉察到了他的心思,侧过头压低了声音愉悦地笑道,

“被包养专宠可是需要天赋的,我建议你多和其他鱼交流一下服侍心得比较好呢。”


说着他便朝人群某个方向热情地挥了挥手:

“这——里!”

远远地,安室透震惊地望见了穿着绿色系花衬衫、拖着行李箱走来的松田阵平。



—————TBC——————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