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银月白沙之恋(12)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星期六的第24小时》番外3,有一定的前文设定承接(OOC归我)

冲绳半架空群像剧

——————————————————

Chapter 12: 索萨VS安室透



石垣岛西北角三面环海的断崖绝壁上,矗立着一座白色的灯塔,塔顶在靛蓝夜幕下转着光束,仿佛在回应着遥远的星宿。


安室透在海风与浪潮交织的回音里步至坡上,最终停在灯塔下,盯着那个在海崖扶栏边全神贯注调试天文望远镜的人。


沉降的夜色吞没了他的轮廓线条,吞没了四周的环境,灯塔的光自他们彼此上方晃过的瞬间,安室透看见他摘掉眼镜后的那双琥珀般的眸子闪着兴奋的亮光。


他在等待月亮的升起。


安室透冷冷地眯眼,注视着索萨的一举一动。不同于触摸电子屏那般迅疾,此刻那人修长的手指正搭着目镜视度手轮上不紧不慢地转动,显出前所未有的耐心。


“你到底想搞什么鬼。” 第三十秒过去后,他沉声问。


索萨没有抬头,漫不经心地敷衍他:

“波本,你这一天跑来跑去的,我都替你嫌累,歇会吧,人家现在可是在忙着计算群星轨道的偏差值耶。”


“我现在没空听你鬼扯。这次发生的事,你最好给我个解释,全部的。”

安室透的目光晦暗,

“竹田忠雄是组织派去防卫省的卧底,代号泡盛酒,对吧?”


白天,他成功护送玉城警官和证人从自卫队和旭〇会的枪战里撤退后,冲绳本岛很快就调配了更多的警力平息火拼,但竹田忠雄和美军的案件、示威期间的骚乱、石垣市市长吉元弘司涉毒的消息早已不胫而走,引发了汹涌的舆论。


在这个节骨眼上,一篇关于美军基地内部的毒品制造工厂的详细爆料把这波舆论潮炸得更高,就连日本本土和海外都在热议此事。


毒品和药物制作,其实与里世界和军队一直密不分割。


组织和旭〇会自上个世纪就与这些有颇深的渊源,他们的研发产品里最受欢迎的不仅仅包括甲苯基类药物,还包括苯丙胺类成瘾药。


过去,这类药物的第一批成品使用者是旧日本军队,一直是战时国家的军需配给品。战后,那些过去年代专门生产毒品的机械设备全都完整地保留着,直接转让安置于美军的军事基地、掩人耳目大规模生产何其容易。


追溯毒品的近代史,必然与黑帮的变迁史脱不了干系。日本近代的第一个黑帮诞生于日俄战争期间的黑龙会,在战争年代,他们与政府合作,靠搜罗情报、制毒贩毒和人口贩卖达到了鼎盛。


战争是少数精英在经济危机时期消耗过剩人口的最有利手段,只要告诉那些因失业而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的人们,前方有更多的土地、工作、功勋和女人,再宣传下家国情怀,传播民族仇恨,便能煽动他们为此献身。对内集权,对外掠夺土地,毒品、人口贩卖、违法实验、建设工程、军火交易全是生财永动机。即使战败了,那些上位者们只要选好替罪羊背锅,自己悄然隐身,把不义之财转移到后代和联姻家族里,层层洗钱,风水轮流转,下个时代再粉墨登场,又能开始新的生财之道。


虽然黑龙会这个极右组织在战后被麦克阿瑟明面取缔了,但它留下的阴影从未消隐,在下一个时代,以山〇组为代表的黑道在战后崩盘停滞的社会里崛起,新的黑帮团体再继承旧日黑龙会的毒品产业链,牢牢操纵着日本的毒品市场,并通过驻日美军拓宽海内外的经销渠道和市场,借着肮脏的资本积累,逐渐渗入金融、地产、服务业等多个领域,慢慢地掌握着国家的经济命脉。


在二战结束后,日本黑帮大量抛售库存冰毒,一度造就世界上的冰毒大流行。据统计,1945年至1952年间,光是日本国内有过吸毒体验的人口就高达200万以上。


半个世纪前,发生于乌丸莲耶的黄金别馆的惨案就始于一场毒品的狂欢。


黑帮不仅充当了经济发展的纽带,振兴了战败后崩坏的日本社会,也是美军和官僚们的皮条客、润滑剂,因此往后的日本政府也不可能对此彻底斩草除根,只能承认黑帮的合法性,对他们的地下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还要和他们进行棘手的谈判合作。


平心而论,日本大多数政商界人员都和黑社会有染,从前,为镇压反安保运动,不少政客还会拉拢黑社会作治安势力;搞开发项目时,会借助黑帮来驱赶钉子户;进行某些肮脏的政治交易、处理政敌时,也会借助黑帮来封口。


想要清除黑帮,必然要牵连大批影响国家命脉的人,承受着社会的崩盘。搞不好整个上层的人手上都不干净,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们彼此连结得太牢固了,本身就是长久的既得利益阶层。


财阀和议员就一直有相互联姻的传统,代代形成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这个以钱养权,以权敛钱层层筑起的官/僚体系可是战后连麦克阿瑟都无法摧毁的庞大怪物。


父权世袭制宛如日本的血液,扼杀着新鲜的活力,能者不一定居位,但居位的一定能不断地传承自己的权力和衣钵。它必然是国家机器运作的核心体系,维持着系统的剥削和控制,并从中获利。


今天的很多议员都有地方产业,参加竞选时自然也能以振兴家乡的承诺从民众手中拉票,相比从零开始苦干积累人望的寒门出身,这些世袭出身的议员在国会里有更多的资历、资源和人脉,也能为地方争取到更多的拨款,因此换届选举时,民众也倾向于选择有权有势的议员家族。这就是吉元弘司虽然混蛋,却依然能够在政坛混得风生水起的原因,而那些没有背景和人脉的清廉议员辞职离开的现象更普遍,在这个上流的政治游戏圈里,他们的理想主义不堪一击。


吉元弘司进入政坛后,他从红灯区尝到不少甜头,热衷大兴土木,与防卫省和旭〇会有密切的合作,一直在美军基地周围进行商区建设、红灯区建设、度假村建设的生意,再加上修路、修桥、产业园区……众所周知,基建最容易贪腐。这里面必然牵涉到数不胜数的利润,是政客最爱的分财渠道。


当然,防卫省的预算数目也逐年增长,每年拿着中央省厅拨去的钱财进行着大型建设招标,官员们会将投标的情报泄露给与家属关系紧密的建筑公司,形成相关公司承揽建设工程的现场,让巨额的防卫费用有的是可操作的空间,即使查遍审计公开的账目也无法问罪。


内阁的修宪派年年拿“国家需要自卫队,自己的国家自己保卫”的响亮口号为防卫省正名,然而自卫队实质上更像是政客用税金和家族关系堆积的集团,甚至在地震救灾时还有拒绝出动权,改良派政客们只想着和美国保持同盟关系,挂靠于美国的军备力量,借助美国的扶持扩大资本市场。至于本国国民夹杂在国际政治博弈里水生火热的处境,从不在他们的关心范围内。


全是一群寄生于国民的吸血蛀虫,层出不穷。



太多时候,安室透只恨自己能力有限,不能把这些国家暗面连根拔起铲除殆尽。即使深知这些恶心的内幕,他有时还不得不配合高层的绥靖主义,在一群法律难以制裁的既得利益团体之间斡旋,寻找着渺茫的破局机会。


这次发生在冲绳的事件闹得太大了,抗议的人群没有伤亡者已是不幸中的万幸,几起案子牵扯出大大小小的毒品和性侵案,公安二课连同负责人被射杀后,各大媒体针对治安管理的每一篇质问,简直是在叠BUFF狠打警察厅的脸。


安室透后来调查今天的案发现场,越觉不对劲,这里头的既视感太强烈了。


塚本部长被狙杀后,从现场收集的子弹查出狙击的枪支的确是自卫队特有的型号,他逐一排查出动的那几支自卫队,很快就抓住犯人顺藤摸瓜揪出了下命令的主谋,从头到尾顺利得不可思议,找不出破绽。


——自卫队仿佛就是脑子一热作死,直接把板上钉钉的作案罪证送到公安面前。

这就不得不提一下,日本战后的自卫队一直受警察厅严格监视,警察的编制地位远高于自卫官。自卫队虽然对外依然宣称自己法理上不算军队,在日本本土扮演着亲民的公务员形象,但在远离本土的冲绳,气焰一直嚣张得很,是与美军同流合污、人人厌憎的对象。


防卫厅升级为防卫省早已是对警察厅明目张胆的挑衅,全拜亲美派的添砖加瓦,两方互相制衡的权力如今越来越不对等,平时尚且还能维持面子工程偶有合作往来,但此次事件则彻底激化了警察厅和防卫省长期的矛盾。


在警察厅着手调查前,堪称“第四权力”的日本媒体抢先借铺天盖地的报道里坐实了“防卫省暴力镇压和平示威的民众甚至射杀治安警察”、“公安二课多年来严重 渎职 ”、“警方与当地黑道沆瀣一气”等应接不暇的罪名。


高层一如既往,为了息事宁人让警察厅认下报道,开发布会道歉、找替罪羊结案,尽快让事件从公众视线里淡化——老生常谈的套路,真相取决于民众相信什么。反正这个国家以前就发生过不少媒体先于警方“断案”,警察厅为了保全颜面甚至伪造冤假错案证据的操作。


至于那个泛滥的毒品市场和充当毒品流通环节的黑帮旭〇会?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共犯远远不止他们。


民众早就受够了官方一如既往的敷衍态度,从琉球新报社下午第一篇新闻稿发布后,本岛的那霸市立刻开始了大规模集会活动,冲绳现任的知事带头表态,要求叫停在造基地的建设,所有涉案人员接受美国国防部和DEA(美国缉毒局)的传唤调查。在针对美军基地的声讨和国际关注里,那些之前反对防卫厅升级防卫省的党派和议员们也在趁机大做弹劾程序,针对着首相和国安委员会,短短半天,日本国内的亲美派和反美派、修宪派和护宪派的硝烟再起,党派纷争卷土重来。


从头到尾,背后搅局的人煽风点火,一锅乱炖,全身而退。


“替组织拓宽资金周转的渠道不需要如此大动干戈,我想这是你背后那个神秘组织的任务吧?”

安室透盯着他的面部表情,逐步验证自己的猜想,

“竹田忠雄一开始就钉在了死亡名单,与他有牵连的人全都是你们的目标。不止如此,你甚至还知道杀了石垣市市长吉元弘司的真凶是谁,你之前的蟑螂监视器一定拍到了什么,但你却处心积虑地让旭〇会的干部山城茂背这个锅,好趁机拔光旭〇会分布在八重山各岛的爪牙。”


他早就知道,索萨作为接替朗姆的新上任的组织二把手,不去替那位大人好好打工,跑来这里度假本就是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了。


刚上任的二把手就干掉其他有老资历的干部更不是小事,能让那位大人如此纵容,按照以往的经验,想必竹田忠雄也是个利欲熏心的窝里反,好好的公务员干不过瘾,非要作死触组织的逆鳞。


索萨不仅毫无痕迹地完成了刺杀任务,顺势接管了泡盛酒驻冲绳的所有势力,还控制了旭〇会的大批核心骨干,洗脑的洗脑,干掉的干掉,彻底地把冲绳的里世界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仅如此,组织急需大量融资渠道来完成永生项目的研发,接管旭〇会占据冲绳与广岛的地下黑市能最快缓解燃眉之急,旭〇会在这个期间背锅滚得越干净,就越能转移众人的视线,越有利于组织的势力渗透进来,重建全新的地下王国。


国内的政坛地震期间,高层可就无暇分出足够的精力来对付组织了。亲美派正在跳脚,他们很快就要在这次的舆论场里失去民众的支持率,为了挽回自己的仕途,他们只会向组织让渡更多的权益,为对付政敌求助于乌丸莲耶的黑色帝国,给索萨继续送钱和情报。


想起风见一小时前传来的关于“内阁近半执政党议员与天神教有种种交集”的调查报告,安室透就头疼得更厉害了。那一瞬间,他突然理解了贝尔摩德最近的摆烂划水,他甚至开始怀疑乌丸莲耶是不是也被这家伙洗脑控制了,而这个组织里只剩下他和琴酒还蒙在鼓里卖力地加班内卷。


“今天发生的一切不可能只是你在吉元弘司死后临时起意的策划,你背后的神秘组织一直在各地有预谋地植入自己的势力、扶持各地的反基地派,一直等着某个契机可以颠覆国内……甚至整个东亚的局势。”


“哎呀,还是被你发现啦?其实我所做的真不多,全靠群众自发的力量。”

索萨看着他羞涩一笑,一脸谦虚,

“我发誓吉元死掉只是个小小的意外,我本来是想把他改造成为我所用的傀儡的。他死了,只好用他发挥一点最后的价值了。”


说着他遗憾地摸了摸手边的天文望远镜:“哎,出来只是想好好地享受下旅游,看看星星,看看海,顺便做做支线小任务,一不小心就做过火了呢。”


……所以旅游才是主要目的,其他都是顺便吗?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个支线任务?真当自己是在通关游戏啊!

安室透的头更痛了。他本以为这家伙背后那个神秘组织头再铁也顶多是在国内挑拨离间,结果这个神秘组织在身体力行地告诉他,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


……还有天神教这玩意,结合IT业简直就像生化病毒一样不可靠地无限扩散,人传人,隔着屏幕也传,总有一天会发展成全球化级别吧。


讽刺的是,经济全球化并没有让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却让那些有权有势的有产者们联合起来迎来了战后的黄金时代。在这更紧密的关系里,追求永生的项目和天神教这种可笑的东西就越容易在他们内部扩散洗脑,与他们深度捆绑,最终沦为任那个神秘组织拿捏的玩物。


事已至此,再没什么能阻止这家伙兴风作浪。和邪教相亲相爱的丑闻,与乌丸莲耶的黑色帝国二选一,不管哪个内幕一公开都能让政府立刻丧失公信力,令社会动荡得更加厉害。不管此时还是彼时,他都得继续配合警界高层做掩耳盗铃式的维稳,和他的小队陷在尴尬的境地里。


从来到冲绳起,这个男人就在耍他。但是退一步想想,警察厅的高层难道会从不知这个地方背后的黑幕?国安委员会没在把他们这些下层警员当棋子耍?他们派常年驻冲绳的二课去截获在冲绳的各式各样的机密,必然也做过不少借刀杀人的行径。


“波本,你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做一个执行的零件和做一个人哪个会更好呢?”

见他好半天沉着脸不说话,索萨忽然问起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安室透慢慢地将目光移向海面。


黑夜里的海,隆隆起伏,像是深不见底的窟窿,像是贯穿胸口的伤口。


总有一天,大海将吞噬掉地球上的一切,把日日夜夜的罪恶感和愧疚感变成无边的汪洋。


世间的伤痕从来没有痊愈一说,伤口永远留在黑暗里。


“没有人的人生意义只是降格为零件……献身正义的结局不该是像个报废的零件被忘记。”

片刻,他开口,

“但是,为了千千万万的人,有人愿意选择成为零件。我一直相信,每个零件有它的价值,无可替代……总有人要做那个驱动理想主义的零件,联合起来,一点一滴地修正偏离正轨的集体方向。”


海在黑夜里咆哮,将他的尾音抛入无边的沉默。


直到此,索萨不得不在内心感慨,青山刚昌设定零组头子的态度实在微妙,不知是无心插柳还是有意讽刺,但他笔下所有的人物终究脱离了他的控制,拒绝再沿着旧时代的剧本走下去。


进行卧底生涯的警员,假如没有倒在黎明前夕,也不会像电影里的英雄们迎来浪漫凯旋的结局,由于他们潜伏任务期间手上累积的人命,他们注定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高升,会接受法律的审判,会被动隐没退出一线,会承受着误会和骂名,余生与良心的谴责、黑暗的回忆相伴。


那个在排外主义盛行的年代长大、却在这个国家找到了归属感的降谷零,从一开始就是被高层选中的政治游戏盘上的棋子,他们希望操纵一个不需要小我情感、灭私奉公的工具人,一个拿来提高公安印象值和平衡警察厅势力的爱国吉祥物,一个在多数时刻不需要引起大和族同胞认同感、不会引敌人警觉、舍弃也不会心痛的角色。


降谷零自己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他太明白这个世间的恶意了。但为了回馈宫野艾莲娜在童年给他的那份善意,为了找一对被大多数人遗忘的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们,哪怕不清楚能否从绝境里拯救他人,他都选择了去尝试,义无反顾地接受了没入黑暗的命运,明明可以选择广大明亮的前途,他却选择了最沉默和不被理解的那条道路,继承亡友们的遗志,去对抗无处不在的罪恶。只是这样的觉悟,就已经拥有了革新的色彩,更别提他置死地而后生的勇气了。


那些大人物以为能控制降谷零为己所用,在幕后尽情操纵丑角戏、玩着他们的政治游戏盘,但降谷零身上颠覆现有体制的潜力却远超他们的想象,真是让他不禁开始期待起这个世界的未来。


“波本,你的回答每次都好认真。平心而论,你的道德责任感太强烈,其实根本不适合替上面干脏活,你值得更好的职位。”

索萨情不自禁感慨道,

“也许警察厅就需要越来越多像你这样的人才好。你的正义、执着和同理心对这个世界是无可替代的基石,纯然而又耀眼。别说是花田了,就是我,也超喜欢你的!”


“……你就不能换一种减少歧义的表达吗?”

突如其来的直球把沉重的心情冲得七零八落,让安室透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哎呀,我字字发自肺腑,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么见外,我们都多久的交情啦。”

索萨冲他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那满怀关爱的眼神让他更加头皮发麻直往后退,

“你放心吧,我真的不会害你啦,后宫都是相亲相爱一家人,让我们冰释前嫌,一起努力奋斗,整顿职场,争取改善这水深火热的社畜生活!”


光这番话就已经充满可疑的味道了,不知他后面还想搞什么鬼。

安室透心中的警惕度又拉高了一百度。


考虑到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他现在不想去理会关于百名议员与邪教有染的头疼问题,既然那个在索萨的可控范围里,现在还有些问题才是最需要优先处理的。


擦屁股的破事也要分清轻重缓急。


塚本部长被杀后,他的上司得知此事后,第一反应不是迁怒防卫省,而是下令让他寻找并回收那块竹田与美军交易的硬盘。


安室透暂时没有向上透露,那块失踪的硬盘其实还在他手中。


高层里哪些人是敌是友,此刻已经不是最要紧的问题了。他们的政治纷争对国内和周边民众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才是最严峻的问题。他必须遏制事态朝最坏的方向发展,上级每一道命令背后的用意都值得推敲和审视,执行命令固然是一件简单的事,但他不能拿太平洋地区成千上万的人命去赌。


那块硬盘里面很可能是关于军事基地的重要机密,他必须通过里面的内容抉择怎么处理它,严格判断情报对哪些人有利,对国民的损害是更大还是更小,会不会引发新的政治波动和国际争端。


虽然硬盘被狙击手打穿了,但凭这个男人的技术,想要复原里面的数据不是难事。


看着他掀开了衬衫摸上束腹的枪套,索萨猛地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他都这么有诚意了!波本这家伙居然还想干掉他?!他终于忍不了了!


不等安室透拿出那块硬盘,他撒腿就跑:“握草!!!玲妹妹!快救我!”


黑暗中,安室透只觉背后传来了凌厉的拳风。



—————TBC——————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