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银月白沙之恋(2)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星期六的第24小时》番外3,有一定的前文设定承接(OOC归我)

冲绳半架空群像剧

——————————————————

Chapter 2: 美食篇


“花甜甜,这个超级好吃的!”

酒店餐厅里,索萨热心地夹了一块肉送到花田早春奈嘴边,“啊~”


不是吧?又来?

江户川柯南露出了半月眼,搁下筷子望向邻桌,只见一红一绿花衬衫男分别坐在花田早春奈两侧,索萨正不厌其烦地为她夹菜,他避开生食精准迎合了她的口味,这亲昵又暧昧的投食场面秀得他头皮发麻,就连毛利兰看在眼里也不好意思给他喂东西了。


“哎呀,味道确实不错!”

被小白脸投喂的女人宛如一个大美食家,沉浸在幸福的咀嚼中,好在她还有最后一点良心,凡是索萨推荐的,她必然热心地持筷夹给身边和对面的两位池面,似乎生怕他们吃不饱似的。


“你们快尝尝!这个海藴天妇罗很有冲绳风味!搭配苦瓜和梅子香真是酸酸甜甜相当清爽!”

……

“这个黑芝麻蒸肉软糯可口,真不愧是琉球王室流传下来的御菜呢!赛高!”

……

“松田,他们这边鹦嘴鱼还有糖醋的做法呢!你一定要试试这个!绝了这味道!”


“对呀!松田酱,东京那边好像通常都是生鱼片做法吧?你快尝尝!”索萨也语气慈祥,热情地给他夹了一块。


看着眼前又多了满满一盘子的菜,松田阵平抽了抽嘴角。

这一刻,在所有人的注目里,他感觉自己好像领到了“被爸爸妈妈担心吃不饱饭格外关照的小鬼”的谜之角色。这个登场方式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对面的同期见到他后就一直用难以言喻的诡异神色反复端详他,似乎在琢磨他的立场而和他保持了微妙的距离。而邻桌的未成年们根本收不住探究的目光,大阪警长的儿子的眼神尤其让人心头莫名烦躁。为什么会这样呢?

松田阵平非常不解,不能这么双标吧?对比花田这个动不动请假的咸鱼,他只是难得来享受下还没用光的年假,怎么这些人一个两个用看稀有物种的眼神看他?弄得好像他不配休假了似的!而且,他们看着他总是欲言又止,神色古怪。

直接问什么情况,每个人都在拐弯抹角含糊其辞,并对他予以莫名其妙的同情和关照。

在机场打招呼那会儿,他老远听见了大阪警长的儿子嘴里在叫“啊啊啊XP是不是太怪了啊”的谜之话语,当时眼镜小鬼及时踩了他的脚后,他就马上打补丁说起“我是说他穿这个颜色太奇怪了(*日语里XP和青碧色都发seiheki( せいへき )音)”之类的话,引来大家的一致赞同,这个小插曲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翻篇了。之后,每当他望向眼镜小鬼时,他就会心虚地回避他的视线,在两个女高中生面前变本加厉地装可爱。

直觉告诉他,这些家伙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这和此刻花田早春奈和西野亮如此殷切的关照脱不了干系,更和眼前这个金毛混蛋的异常脱不了干系!

用眼神询问他新结交的机械发烧友无济于事,这男人一如既往地没出息,目光一刻没离开过他的富婆,他只得看向花田早春奈,她仍在大快朵颐:

“盐烤黑岛猪和石垣牛肉一口下去也超级满足!这里全部我买单,大家都不要客气!都给我敞开了肚皮吃!”


“花甜甜还是你最大方了!我上次和同事出差来冲绳,公司抠得要命我那两天只能吃苦瓜炒面!呜呜呜你不知道我的同事有多小心眼,自己卷还不让我去海边冲浪,时刻监视着我的工作进度还动不动就对我冷暴力,害得我当时都没能好好在这边玩呜呜呜……”


安室透差点捏碎手中的杯子。

这混蛋竟然还有脸当着他们的面提这茬!他当时分明超级享受公费旅游,主动邀请他一边吃炒面一边看松田差点被炸死的直播还乐在其中!


不能被他影响。

安室透习惯性地在心里默念了数遍,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一想到索萨与他的同期极为熟稔的互动,看见松田不仅对这男人的危险性毫无觉察,吃饭时还不时地朝他暗搓搓传递眼神,气血上涌之后仍觉心梗。


松田!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松田!!!

“天啊!怎么那么过分啊?!连出差的经费都不给报销的吗?!你之前不还说和你平级的女同事天天去高档餐厅吃香喝辣么!”


“这就说来话长了呜呜,自从我去了那家公司后才发现被坑了,签的合同都不是劳动合同而是劳务合同,那个破企业啊,虽然算经销渠道颇多的外企,还是家族企业,但Boss和管理层的人脑子都有点积水,看重员工的忠诚度高过能力,而且你说这开酒厂卖酒吧,作为营销经理我得把控品质关吧?我得负责吧?我一来就发现不对,好家伙,每次随随便便抽个批次都发现一堆掺水假酒……”

在安室透瞬间扭曲的神情里,索萨浮夸地长叹气,脸色故意耷拉下来,神色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卖假酒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管理层下面的同事之间还特爱制造恶性竞争,卷得你死我活。和我平级的那女同事是关系户有特权,我一普通小职员无权无势的,只能战战兢兢打拼了呜呜呜……社会实在是太险恶了呜呜……最近公司资金链还出问题了,生意难做还裁员,业绩不过关的就被淘汰,有恶劣的工贼带头监督,大家都疯狂加班卖命,公司不停地画大饼,拖欠工资越来越严重了,呜呜呜要不是有副业我都快撑不下去了……”


花田早春奈被索萨“声泪俱下”的诉苦震惊了,揉了揉他的脑袋安慰他:

“什么丧心病狂的公司啊!又是天天PUA灌输企业文化又是007加班把员工当驴使,搞差别对待还没多少员工福利,不行,再干下去会被折磨出心理问题的!还是赶紧跳槽吧!别在那里做了!”


“对啊,这什么破公司啊?违反劳动法了吧?走之前赶紧把超工时加班记录、企业注册地址、管理层信息和工作文件等都收集好,该录音的录音,该截屏的截屏,保留好证据,劳动仲裁告死他们。”

松田阵平在旁边边吃边附和,

“敢拒付赔偿金就找媒体曝光他们,让他们横。瞧把他们能的,卖东西品控不过关还搞什么员工淘汰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家老板上天了,真当自己是天皇老儿了以为他家企业万世一系啊?都21世纪了这打哪儿蹦出来的封建余孽啊?”


“松田酱!你真是太懂我了!我正打算这么做呢!和这种垃圾企业共沉沦是没前途的!”

有人附和,索萨马上变脸,两眼发亮地看着他,

“我已经攒了一沓工伤证明和同事档案准备背刺呢!到时候精神赔偿费一分也不能少~”


江户川柯南闻言狠狠呛到,疯狂地咳起来,毛利兰连忙拍了拍他的后背为他顺气,远山和叶见状也赶紧给他倒了杯果汁。


看着这混乱的一幕,服部平次悻悻地收回了原本想为和叶夹菜的手。


“加班不可取!内卷更不可取!杜绝工贼,拒绝资本家剥削,整顿职场人人有责!”

这边索萨职场心得聊得越发上头,喟叹连连,

“真是人怕入错行啊,我早该跳槽来你们这了,这样我就能和花甜甜朝夕相见,每天见识各种奇案,近距离欣赏我们花甜甜破案的英姿,而且警视厅一点也不用担心业绩问题,升职加薪只要抱抱侦探们的大腿就能随随便便get啦,平时还有各种休假,啊,这时候真的好羡慕松田酱啊!和我们人美心善还冰雪聪明的花甜甜做同事一定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松田阵平面色微微抽搐了一下。一阵不见,他怎么感觉这家伙又肉麻出新高度了?难道说这就是扮演小白脸的副作用吗?这牺牲也太大了吧?


他沉默了两秒,看向花田早春奈:

“花田,你那动不动休假的工作作风得改改了,弄得人家都以为咱警视厅是可以混日子吃闲饭的编制岗了,这错觉也太大了,你看看,影响多不好!”


“松田你这张嘴除了叭叭损人还有吃饭的功能!再这样当心我不给你买单了!“

花田早春奈反手往他肩上用力地拍了一掌,疼得他龇牙咧嘴,她转而夹了块肉喂给故作乖巧的索萨:

“哎呀,别真的想不开来我们这哦!我们这边的加班文化也超恶劣的!有你这份心我就很满足了哦!我们西野君嘴这么甜还这么贴心工作效率又高,哪家公司遇到你都是捡到宝了这不得好好供起来!怎么会有那么多同事舍得欺负你呀!简直太丧心病狂了!跳槽!赶紧跳槽!找不到下家我养你!”


安室透/江户川柯南:“……”


“花甜甜,你太好了,爱你~ ”


服部平次感觉自己的胳膊上一排鸡皮疙瘩从刚才起就没消下去过,他的筷子在半空中转了个方向,去夹摆在和叶眼前的点心,试图拉回一点她的注意力。

“……花田,做人不能双标得太明显!”

松田阵平在一边揉着被拍麻了的肩小声嘀咕,

“我平时可是天天包你饭啊,难得出来一回,你怎么还这么小气呢!天底下哪有你这样做富婆的呀!”


“怎么?遇上我这个富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咋这么能挑呢松田?!”


“哎呀,都别生气,别生气,怪我没眼色,都怪我不好,出来玩还提职场的晦气事,你们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来来,再吃点~ ”

索萨连忙安抚起两人,他取了几碟菜推过来,热切地转移话题,

“对了,难得现在是好机会,今晚我们三个要不要一起……”


这次轮到服部平次被呛到,他上气不接下气求水的样子招来了远山和叶的嫌弃注目:“平次!你搞什么啦!多大人了吃个东西还会呛到!”


“去户外做那个……”索萨的声音顷刻给淹没在更大的咳呛声里。

“咳咳咳这块金楚糕口感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啊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啊你之前提过的那个模式么,我完全OK的。就是那边游客太多了吧?”

松田阵平揉了揉被吵到的耳朵,漫不经心接话道,

“咱要不找块偏僻海崖下有月光的沙滩吧,到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弄出多大动静都不用怕有人来。要不先玩我的吧?”


服部平次仿佛又被狠狠刺激到了,咳得浑身颤抖一拳捶在桌子上,震得江户川柯南刚夹起的一大块肉直接滚了下去。


松田阵平浑然不觉对面同期几乎要扎穿他的目光,还觉得自己出的主意不错,又嗤笑一声补充一句:

“这样被人发现的风险小,总不至于会有什么傻白甜学生挑那种地方当表白地点吧?怎么样?花田,为了减少社死风险,我考虑得多周到!”


减个P啊大哥!我们都知道了啊喂你还想让谁知道?!!

那边服部平次已经气若游丝了,远山和叶不得不拍他的肩给他顺气,但她因为邻座惊人的发言过于好奇,和毛利兰一样早已偷偷支起了耳朵。


“哈?!亏你想得出来!我才不要大晚上跑那边去嘞!我要待在酒店边泡露天温泉边赏星星!”

花田早春奈直接一拳锤在桌上,没好气地反驳了松田阵平的提议,

“这次你们两个开直播玩给我看就行了!每次前前后后就那几个花样,你们不腻我都嫌累!”


远山和叶难以置信地瞪大眼,没控制住手的力道弄得服部平次哼哼叫唤,一旁的毛利兰下意识捂住了江户川柯南的双耳,但没捂全。


见她如此斩钉截铁地否决提议,松田阵平撂下了筷子,挑眉看向她。


“花田你这评价就不中听了啊。论花样我暂时比不上西野,但我的每次都能坚持到结束好吧?”

他不服气地大声驳辩,

“你每次不会夸就算了,还各种嫌弃和打击,你懂不懂体恤别人做那个的心情啊?别小看了我们男人的自尊心啊!”


“那种东西是什么啦!我懂个P!再说了你们那玩意我都懒得碰,直播和现场上手区别根本不大啊!根本经不起玩啊!不要再谎报数据吹牛了好吗?”


“哎呀!这次绝对不一样了!我保证这次绝对时间够长花样够多!花甜甜!你信我们嘛!我们可是准备了好久的!”

索萨又插过来开启了粘人撒娇模式,缠着她恳求,

“自尊心那种东西我倒是无所谓的啦!甜甜 ~ 你就再考虑一下嘛!你怎么可以不想玩?!明明可以有超多玩法开发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够了啊啊啊你们这群龌龊的大人还要在正经场合讨论多人行到何时啊!这里还有未成年啊混蛋!住手!离我的告白胜地远点啊啊啊啊!

服部平次痛苦地顺过气,感觉耳畔已经有了阵阵魔音回响。


“早春奈既然不想的话,再缠着她也没意思吧。”

就在索萨和花田早春奈拉拉扯扯之际,一只杯子强行地闯入了他们的视野,打断了他们。


目光上移,只见正对面端坐着的安室透正若有若无地散发着魅力,在花田早春奈接过杯子时,他抽离的手还轻轻地勾了一下她的手指。


“早春奈,尝尝这个红芋梅酒,度数很低口感还很清爽哦。”

那堪称温柔的语气显然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他的一举一动一看就是使出了牛郎店打工的招数,

“旅途劳顿,你若是今晚不想和他们一起,不如就我们两个在酒店……吧?”


充满暗示的停顿令人浮想联翩,令邻座的未成年人们瞬间面红耳赤纷纷挪开视线。


但花田早春奈似乎对此并不感冒,反而一脸如蒙大赦的表情,忙把另一只手臂从索萨的怀抱里用力抽出来,捧起杯子啜饮了一口,无情地忽视了所有的邀约:

“哎呀,这个口感很好哦!完全可以当饮料喝呢!”


“毕竟下午还要去冲浪,现在不宜喝太烈的酒,我兑了些冰汽水和花茶调了一下,想着你应该会喜欢。”

安室透却并不打算让她就此翻篇,他紫灰色的眼睛不紧不慢地眨了眨,与她对视着,压低了声音继续发起甜蜜进攻,

“要是到了晚上你赏星星时还想调什么酒,随时可以来找我……”


“我也要……”没等索萨插话,安室透就“啪”地将一杯冰水搁在他身前,阻止他的脸继续向花田早春奈手边凑。


“西野君适可而止吧,老是和女士抢东西吃可太不礼貌了,不是吗?”

他脸上不失风度,但语气里已隐隐夹杂着敌意,

“从刚才起你就过分粘着早春奈了,让她简直没法好好吃饭。”


喂喂喂安室先生,睁眼说瞎话得有个限度吧,花田警官分明吃得很香呢!

江户川柯南对这再度变得剑拔弩张的氛围十分无语,抓紧时间闷声干饭,生怕花田早春奈一不高兴改变请客的主意。


安室先生,你怎么还没汲取教训啊,铁了心要专注吃喝玩乐的花田警官可是超难攻略的,不管怎么打直球必然会被闪避啊!你进她鱼塘的执念到底有多深!


“我这可是情趣!花田才不会介意我的!她可疼爱我了!”

面对安室透的公然责难,索萨扁了扁嘴,露出了令人胃痛的委屈表情,

“而且情侣出来玩就应该在一块互相喂投亲亲密密嘛!”


“那恐怕是西野君不太了解日本的文化呢,日本的情侣吃饭时通常不会双双坐在一边,而是习惯面对面看着对方,进食时也会好好地注视对方满足的样子哦。况且关系亲密的人,就更要尊重对方的个人空间和意愿,在公共场合也应该留有分寸不是吗?”

安室透扫了一眼他和松田阵平款式相似的花衬衫,冷笑一声回击,

“这里任谁看都觉得我和早春奈才像是更正式的一对,你只是陪衬哦。西野君品味堪忧,每次都打扮得这么出格给大家添麻烦就算了,不会连这点常识和自觉都没有吧?”


【组织新人[23]: 哇哦,我算是见识到了奔三的古板大叔的说教play,怎么说,这次出来玩才真正在安室透那感觉到了年龄代沟?】

【财阀千金[7]:对嘛!你也这么觉得吧?我都劝过花田了这XP太怪了咱可没必要啊不是嘛……】

【杯户医生[17]:哎呀,年龄差还好啦,对上安室透我们花田也不落下风的!使唤他什么的都超有一套的,在医院那会就感觉到了。】

【黑心研究员[29]:搞不好花田有做S的潜质呢。】

【花田早春奈[1]:我没有!我不是!混蛋!你们别自顾自在这瞎说啊!!!】

【公安新人[18]:你们净说花田干啥?人的XP是自由的!我老大那个XP才叫怪好不好?!我严重怀疑他喜欢三面颜角色扮演……】

【花田早春奈[1]: 18号!!你给我闭嘴!!!我已经从风见裕也那知道录音的事了!回头我就找你算账!给我洗干脖子等着!】

【公安新人[18]:呔!风见竟然卖我!我不做了!我现在就要穿上我藏在办公室里的水手裙出去!这连穿衣自由都没有还处处背刺的破职场终究是错付了!】


“干嘛呢干嘛呢?你几个意思啊?嫌我衣品也不好啊?穿衣自由,相处模式自由,你管太宽了!出来玩至于吗?”

这边松田阵平被同期阴阳怪气地cue到,他不爽地提高音量,觉得自己有必要出来帮帮被欺负的小伙伴,顺便为他新买的花衬衫正名,

“男人要坦诚点,你别老在这闹别扭啊,咱可没排挤你的意思啊。”


“对呀!松田酱说得太对了!而且,我又不在意那种名分的啦!反正我身心早已都离不开花甜甜了!才不会为这点小事排挤你的啦,她好我就好,不偏爱,懂节制,方得长久。”

索萨在轻吹了一声口哨,全然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情敌,

“安室君,你其实超级在意会不会被孤立吧,想加入我们就直说嘛,我可不像你那么小气!”


花田早春奈努力管理住面部表情,平静地夹起了最后一块蒸肉。


【花田早春奈[1]:23号!把你的怪话都收一收!!!你不要脸我还要脸的啊!!!】


【组织新人[23]:哎嘿,稍微低估了21世纪的地球人对正宫名分的执着度,就忍不住想逗逗透透嘛!你不觉得他隐忍的样子超像新过门的小媳妇么!而且和松田酱一起欺负他多有趣呀!】

花田早春奈哽住。她已经不想阻止这家伙继续发疯了,她选择放弃理解一切,在全新的社死升华中成为高中生们心目里最屑的海王。


“行了行了,不就是多一个人吗?多大点事!别吵了,咱好好吃饭行吗?”

吃得最香的松田阵平觉得还可以再抢救一下这场面,出面做好人调解一下Zero和索萨的关系,忙取了几碟菜推到好友面前,浑然不觉自己在火上浇油,

“来,尝尝这个花生豆腐,当下酒菜刚刚好。既然花田不想去户外就算了,今晚你也加入我们一起直播,OK?满意了吧?”


安室透额上青筋跳动。


服部平次牙酸地望着这场闹剧,一个吃饭吃得倍儿香,一个肉麻得不要脸,一个在利用童颜试图争宠……三个池面在他眼里俨然变成了一只只开屏争宠的孔雀,奇葩得各有特色,晃得他眼睛疼,他开始不断低声碎碎念:

“可恶啊!工藤!他们这样没完没了的不腻吗?!这是在炫耀吧!绝对是在炫耀!我还没向和叶告白呢!可恶!当小白脸有什么好的啊!”


江户川柯南眼神死,他刚听见远山和叶在附耳对小兰说什么“花田警官好厉害啊”之类的悄悄话,语气还挺羡慕的。






两小时后,午后的太阳将包裹着石垣岛的海面照得闪闪发亮,粼粼碎光宛如银鱼在莹莹的海面晃荡,碧波不时翻腾,似连绵起伏的蓝绿色山脉涌动不息,雪白的浪花拍伏至浅水区,一路扩散至白色的沙滩,亲吻着游客们的脚踝,仿佛天使路过这片净土飘落的白色羽毛。


在浅水与深水交界的区域,海水更加深沉,不少人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冲浪运动。


“深呼吸,想象你的肺在舒张……在和下一波浪亲密接触时,想象你就是一条美人鱼,回应大海的拥抱!”

……

“新手不用那么急于从冲浪板上站起来,最关键的是有耐力一直保持平衡和划水!和叶酱体力很好哦,一定能成为划水之王!再练习几次就能掌握诀窍了!”

……

“遇到大浪也不要尝试耗费体力硬越过去,要观察风向和洋流方向,海水每时每刻都有无穷无尽的变换,这是与海洋如何协调共处的问题,就像合气道一样,要随机应变,借劲使力!”

……

“我们和叶酱悟性真是太好啦!真棒!超级帅的!天啊!我怎么那么会教啊!”

看着自己新收的“冲浪学徒”很快小有成绩,花田早春奈激动得仿佛是在看孩子从婴儿学步进化为跑跳阶段,一边开启狂夸模式,一边录视频传脑内频道。


【花田早春奈[1]:看看花田冲浪班第一届学员的成绩!超可爱的和叶酱进步合集~天啊,这种成就感~ 不愧是我!我可以开班搞个副业了!】


【班长[12]: 这浪令我忽生今非昔比之感,那些年在基地的训练模式是这个的十倍吧。可惜好久不做人了,舒服得都忘了冲浪的滋味,肌肉都松弛了,白马这小子还天天拿特级瓜子喂我,都把我喂胖了!】


【组织新人[23]: 班长你这错觉老大了吧,人家白马可不背这个锅啊。】


【FBI精英[8]:这浪都没达到基地模拟训练的初级模式,就你这个幼稚劲好意思当人家小朋友的老师。丢人。】


【花田早春奈[1]:你这个旱鸭子有什么资格说这P话的?!还来质疑我的教学天赋?有本事你去开个攀岩或蹦极的班啊?看看你那欠揍的态度会不会把学员气走?人家赤井秀一开个狙击课没准都比你有耐心噗嗤……】

【夜跑达人[16]:开班这我熟啊,花田你可以再增加点宣传推广,针对不同年龄的群体设计课程,初级班、强化班、考证班、一对一私教班都搞起来,做个价目表再来个办卡制度,这韭菜不妥妥割到手软?】


【大川四太[4]:?不是,最近是流行搞副业吗?23号搞什么书店就算了,花田怎么连你都卷起来了?本无业游民表示强烈抗议!杜绝内卷!人人有责!】


【咸鱼今天也想躺赢[34]:+1!!!花田你本来就有花不完的钱了!躺平不好吗?再不济学学7号做点富婆该做的事好吗?比如我就不想努力了……】

【学习委员[13]: 34号你懂个P啊?花田那是对爱好的追求!爱好的事怎么算卷呢?还有就你那捉急的演技,连小白脸都演不好,甭想去抱富婆的大腿了!】


【咸鱼今天也想躺赢[34]:是,论演技我可比不上您这个渣男专业户,你这次次被捅的福气和容易肾虚的爱好我可要不起啊。】


【财阀千金[7]:哎呀,你们不知道,当富婆也很卷的,而且熬夜玩男人很累的,尤其是多人行的时候……】


这群家伙脑子里都是什么啊!!对冲浪这项极限运动保持点敬畏之心啊!还有没有正常人了啊!!!

花田早春奈无语地看着群里越来越歪的猥琐话题,默默关掉了脑内频道。这时,耳畔响起清亮元气的声音:

“花田警官,你教得真是通俗易懂,一点就通呢!我一下子就没以前那么紧张了!”


海风中,远山和叶正半蹲在冲浪板上平衡着身子,一身鹅黄色的泳衣勾勒得身材姣好,同色系发带连同她的黑色秀发已经给海水打湿,粘在秀美的脖颈上,但她浑然不觉,聚精会神观察着水面调整方向,修长匀称的双臂看似柔弱,实则暗自运力控制着冲浪板的方向。在下一波浪袭来时,她鼓起勇气再次松开了扶着冲浪板的手,直起身子,有些兴奋地体验着在起伏的水流中滑行的感觉,完全没了刚开始的怯意。


这样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可爱的女孩,行动中却总是带有锋芒和力量感,从不会轻易屈折于任何挑战。别说是服部平次,就是花田早春奈,也喜欢死这一幕了,恨不得把这宝藏女孩的一颦一笑刻录在脑海里。


“和叶进步好快!完全不像是新手了!花田警官真是太会教了!”一边站在冲浪板上的毛利兰也不时地鼓掌,溢美之词不断。


有她们夸夸,花田早春奈顿时心花怒放,笑得都快见喉咙了:

“那当然!我的冲浪技术可以说在全世界也是数一数二的!我棒不棒?!我是不是特厉害?我好爱听你们说这些!再多夸点!!”


两个女孩十分给力地捧场:“我们花田警官最棒了!好帅!超美!世界第一!”


抱着泳圈上漂在附近的江户川柯南汗颜地望着这一幕。


对于初学者来说,远山和叶的确进步得很快,已经能做到迎着浪尖堪堪保持平衡了,经常和他去海边玩有冲浪基础的小兰比她稍稳一些,但花田警官就不一样了,她在海浪中简直是起伏自如,随心所欲,不时地举起手机隔着防水袋自拍,那块冲浪板简直就像是牢牢粘在她的脚下似的,甚至在一个浪过来时她还顺势做了个高难度的带板起跳,把冲浪板玩出了滑板的花样,这实在是太离谱了吧?!!这一点也不科学吧!?


这么想来他之前确实错怪了花田警官,她在陆地上就是把他的滑板当冲浪板玩呢。

江户川柯南抽了抽嘴角,转头看向趴在冲浪板上萎靡不振的服部平次:

“服部……花田警官作为你的对手来说太过强劲了。”


服部平次正任头探到水下,心不在焉地练习闭气。

胸闷,心更闷。

只要一抬起头,就看见和叶她们有说有笑,海浪的冲击导致她们不时地搂搂抱抱亲密接触,而和叶此刻面对花田早春奈已经毫不掩饰崇拜之情,完全忘了他的存在,这让服部平次嫉妒得醋坛子都翻了。


和叶这个笨蛋!想练习冲浪干嘛非得找花田警官啊!还聊得那么起劲!可恶!这不是完全没有独处的机会了吗!

服部平次越想越气,满是怨念地看着身边三个因为一直没完没了斗嘴而被花田早春奈直接冷落丢下的成年人:

“都怪你们!害得和叶被花田警官勾搭走了!”


“……服部君,迁怒别人前不如从自身找找原因,看看为什么远山小姐的注意力不在你身上。”

面对他无理的指责,正在调整冲浪板的安室透微笑还击,毫不客气地狠捅他心窝,

“我倒是觉得这个场景很和谐呢,不过看来在远山小姐心目中,服部君的魅力还不如早春奈呢。”


“呼呼,真可怜呢,服部君,这大概就是青梅竹马的劣势吧,因为太过没有距离感反而削弱了异性之间的吸引力呢。”

一旁骑着火烈鸟泳圈的索萨也转着圈笑眯眯地补刀,

“我们花甜甜那么有魅力,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不是吧你?连异性的醋都吃?”

横躺在充气浮床上的松田阵平直接毫不客气地嘲笑,

“你行不行啊?”


“这问题你有什么资格问我啊!你好意思吗?!”

服部平次不禁提高了音量,“你才——”

一阵浪冷不防自他身后拍了过来,把他浇得像是落汤鸡。


“啊咧咧,平次哥哥,现在是不是快到三点了呀?和叶姐姐不是说四点时她的那位网友会来这边么?”

江户川柯南飘荡在他耳边的小奶音此刻仿佛带着恶魔的音效,

“天啊,那你可以独处的时间岂不是只剩下一个小时了,要加油吖~ 千万别被花田警官笑话菜鸟哦,不然在和叶姐姐面前多丢面子哦!”


一想到刚才亲眼目睹的几个难以置信的海上柯学动作,服部平次直想吸氧。


“没办法呢,为了可怜的服部君,我就大发慈悲来帮帮你吧?”

安室透“好心”地踏上冲浪板,朝他露出了暖心大哥哥的关照眼神,

“不用谢我哦,正好我想找早春奈做点各种方面的交流呢。”


“啊咧咧,安室哥哥可真会献殷勤呢。”

不知怎地,索萨突然学起江户川柯南的腔调,开口把在场的人都恶心了透,

“好奇怪哦~ 安室哥哥之前不是说越是亲密关系的人就越要尊重人家的个人空间嘛~ 花田姐姐玩在兴头,你去瞎凑什么热闹呀。”


“这你就不懂了吧,西野老弟,他就是靠这种招数去钓富婆的,反复无常,欲擒故纵,要不然也不可能做到牛郎top1呀。”

松田阵平在一旁调侃道,

“别看他都快奔三了,那张娃娃脸可是没几个人能招架得住的,甜言蜜语就不用说了,还会卖肉,可怕得很。”


江户川柯南斜睨着松田阵平,觉得卖肉这方面他没什么资格说话。

大热天里,一向走禁欲路线的松田阵平此刻那身绿叶花衬衫正敞开迎风鼓动,坦露出内里紧实的肌肉,冷白的肌肤大大方方地任由太阳晒着,他戴着墨镜,双臂枕在脑后,翘着一只腿搭在另一只腿上,任浮床在海水中漂着,悠闲至极。倘若不是因为边上那个只穿了一件花泳裤骑在儿童泳圈上不时移颈哼曲还拿着饮料的神经病,想必会吸引很多人来搭讪。


对比之下,冲浪板上的安室先生简直就是另一种画风,他白衬衫被海水打湿,领口敞开得恰到好处,湿身的衣物隐约勾勒出他性感的腹肌和人鱼线,泳裤下修长的腿健硕有力,他不时地抬手捋被打湿的金发,这个耍帅的动作搭配他小麦色的肌肤和阳光的笑容,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散发器。


“对哦,美男计什么的他确实很擅长呢,毕竟花甜甜很喜欢异域情调的帅哥呢,安室君一看就是她的菜嘛~”

索萨在安室透的雷区反复蹦迪,

“搞不好你和歌坛天后安室奈美惠还是远亲呢?啊,还是说你只是在效仿她?我懂的,谁年轻时没有模仿偶像的打算啊?你的歌喉也一定很好吧?难怪Barid殿下在牛郎店也那么吃香……”


“哎呀,美男计什么的他那都是和人学坏的。”

松田阵平懒洋洋应和道,“我和你说,他以前可是纯把联谊当聚餐的木头,傻得可以……”


看着这两个一逮着机会就没完没了笑话他的混蛋,安室透太阳穴微微鼓动,强行克制住揍人的冲动。


他下定决心不再搭理索萨的挑衅,朝着花田早春奈所在的方向一蹬冲浪板,就像是在水面上玩滑板似的,眨眼间迎着浪潮划出了数米远。



—————TBC——————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