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银月白沙之恋(23)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星期六的第24小时》番外3,有一定的前文设定承接(OOC归我)

冲绳半架空群像剧

——————————————————

Chapter 23: 世界线收束



“我很后悔。我这一生最后悔的是没能令小春在一个健康的环境里成长……是我害小春变成杀人犯的。当我觉察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她手上累积的人命多得我令我发抖。我该怎么和阿绫交代呢……”


“我明明答应过她要好好抱着小春,不再放开她的……结果我又一次辜负了她……我还是让她变成独自一人了……”


“我羞于回答小春一生里太多的问题,最后,我甚至羞于告诉小春的女儿们有关她的一切。我以为这是对小玲和小悠的保护,可是我错了!我也一样,我在逃避,我以保护之名剥夺了她们对过去的知情权,我活成了曾经我最讨厌的模样……”


“我们这些大人到底在做什么呢?我们总是忍耐,回避,沉默,互相推诿,我们一次又一次丧失处理过去的负面债务的机会,把所有的错误和痛苦蔓延至下一代,让一代又一代为我们所做过的事买单,像毫无尊严的牲口静静死去……”


“仅仅为了复仇去杀一个死有余辜的人,我都无法好好做到……听到他嚎叫的声音,我就恶心得想吐了……至今,我还是没能习惯人的血腥味,这世上有些人是怎么做到毫无良心负担地草菅人命呢……我是不懂。也许我依然没有在这漫长的时间里有所长进吧……”

知花静把那些珠子紧紧地贴在了胸口,泣不成声,

“我真是…..太软弱了……”


“不是的!在我看来,能坚持到现在,婆婆已经是相当强大的人了!”

服部平次颤抖着搀扶起她,试图将她一点一点带离危险的悬崖,

“不要这样自责了!婆婆,这不是你的错,从来都不是你的错!请你不要再独自扛着这一切了……”


悬崖忽然震动了两下,服部平次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是余震!


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他一把拉起知花婆婆奋力往安全地带撤退。


然而下一秒,骤然扩大的震动追上了他们,狭小的崖顶在他们的脚底开裂、坍塌。


天摇地动,风在他的耳边呼呼吹啸,变成毛骨悚然的弦音,世界仿佛裂开一道巨大的豁口,等着将他们吞噬。


恐怖的下坠瞬间,他用尽全力抱住知花婆婆为她阻挡碎石,随后,腰间猛然传来巨大的力道又将他从崩塌感中抛回。


有人在上方及时地抓住了他的衣服。


“平次!抓紧婆婆!千万别松手!”黑暗里传来和叶焦急的声音。


在眩晕中,人鱼岛的往昔闪过了他的脑海。


那一瞬间,强烈的恐惧让他抬头,月亮的清辉正在视线里晕散成朦朦一片,和叶扑过来的大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崖角,有顺着他们一起下滑的趋势,她的面容遮蔽在逆光处和长发间难以看清,每一根手指都因抓紧着他而用力到泛白,连同地震、重力和崖间的风摇晃,源源不断的碎石正在从上滚落,刮擦过他的脸颊,预示着和叶身处的崖石随时都有可能塌陷,他那颗急剧战栗的心连同胃部沉沉钝痛。


紧接着,服部平次听见了一声叹息,知花婆婆的骨骼关节似乎在风中发出无声的呜咽,像一片枯叶随时会从他的指间飘走,她开始一根一根地掰他的手指卸力。


“不要!求你了!婆婆!别这样!”

服部平次恐惧极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努力地收紧手上的力道,试图追上风的节奏,追上婆婆的痛苦,将她从那样的绝境里拉远。而与此同时,希望和叶远离这个危险的悬崖的私心也在疯狂撕扯着他,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太无力了。

她好像承载着两个时代的历史,那样沉重地挣脱了他的怀抱。


指尖分离时,服部平次叫得太厉害了,有生以来,他见识过人们千奇百怪的死法,却唯独害怕历史上最为常见最为争议的死亡——自杀。他害怕那阵恐怖的死亡之音如此迫近,穿透他的颅骨,把他的心掏空。


在恍惚之中,他仿佛看见了南十字星分裂的重影。


咆哮的飓风如要压着心脏疯狂震颤,波澜壮阔的像素点正如灭顶的浪潮没过视网膜,他宛如彩色与黑白漩涡里一个掉帧的剪影,眼睁睁望见整个世界正飞速解体,化作漫天飞舞的纸片转入纵横交织庞大时间轴,无尽的影像在身侧或塌缩消失,或嵌套相接,再次形成磅礴的记忆回溯和历史返归。


一颗巨大无比的足球自那无限塌缩和交叠的磅礴影像中突兀地抬升,宛如碰碎泡泡一般在黑夜的海域膨胀,成了千钧一发的缓冲垫,定格在了风平浪静的银月之夜。


看着知花婆婆顺着球面滑下来给游艇上的平良悠和安室玲接住、三人紧紧抱住时,服部平次惊魂未定地开合双眼,后知后觉四周的震感已经停息。


分针走过了零点,正一格一格地恢复时间流淌的速度,大脑仿佛还残留着如同高速旋转带来的失重感。


有那么一刻,他以为自己的脉搏真要停止了。


“……平次,你叫得好大声呀,吓死我了。”

和叶在上方传来的声音让他安心得鼻子发酸,他感觉自己正在一点点给她拉上去,

“你该不会是忘了你拖延时间让玉城警官开到下面接应的事了吧?”


“才没有……”

没等服部平次嘴硬两句,清晰的刺啦声猛然响起,他整个人极速坠下去,狼狈地与那正在泄气的足球面朝面来了个嘴对嘴的亲密接触。


“……”

看着攥着破掉的裤子原地石化的远山和叶,和拉着她同样石化的毛利兰,还没来得及搭把手的花田早春奈强作镇定地退后了一步。


她把脸转向了松田阵平,举手竭力自证清白:

“你都看见了啊!不是我干的!是他裤子自己破掉的!绝对不是我动的手啊!真的和我没关系!你一定要相信我!你可不能怀疑我……你那个表情什么意思?你刚才果然怀疑我了?!”


松田阵平欲言又止。







【组织新人[23]: 上传.jpg 上传.jpg】


【杯户医生[17]: 在?23号你有事吗?你知道我刚下夜班就在群里被两瓣乌黑发亮的屁股蛋的海景图糊了一脸的心情吗?】


【财阀千金[7]:哇哦,这小屁股蛋很紧实呢……传下去,远山和叶把服部平次的裤衩子扒了。】


【大川四太[4]: 卧槽!我cp终于成了吗?还是第四爱?什么时候进展那么快了?!】


【花田早春奈[1]: 哎呀,吓死我了,差点以为这里要全部坍缩了,还好最后一刻世界线融合的能量就波及到了一点点。只是破条裤子,比其他结局好太多了!】


【班长[12]:各位同学,感谢大家的联手合作和付出,本次世界线已经成功融合,稳定率高达99.99%,让我们举杯庆祝,为地球移居计划进入崭新的阶段干杯!衷心祝愿,往后我们的家人,我们的同伴将在这颗星球实现繁荣和平的共生!】


【夜跑达人[16]: 干杯!花田你们什么时候飞来冲绳本岛呀?明晚首里城有太鼓舞祭演出活动哦,我和29号还有8号已经打卡了好多古迹。】


【花田早春奈[1]: 啊啊真是的!你们怎么就开始玩了?!我和23号还在陪侦探忙活做收尾工作,连八重山这一带的跳岛游都没开始。】


【公安新人[18]: 你们还好意思说啊!你们有我惨吗?!你们这趟旅游怎么才短短两天就有这么多难搞的材料啊!我已经被这狗屁工作操得腿软无力了啊!我们的移居初衷不是低调生活吗?再搞下去我们真的要统治世界了啊!】


【公安新人[18]: 同学们,慢一点,慢一点啊!这样加速猛干我很怕猝死啊!】


【班长[12]:那行,23号,你先让首相府周围的狙击手撤了休息休息,来日方长。】


【公安新人[18]:?】



“哎呀,世事无常,人活着总会见证各种奇观和小意外的。”

海崖附近的一片沙滩上,花田早春奈心有余悸地感慨,

“这个救场的足球质量真的很好,非常及时!千万别让浪卷走了,会污染环境的!”


“……我怎么还是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呢?”

跟着下来的松田阵平抱臂看着她带头和一群人齐心协力把巨大的沾水足球皮拖上了海滩,

“我真的很想吐槽,可是不知道该从哪开始吐槽。”


“怎么就不对劲了?!你敢质疑这个足球?!这足球的质量有桥梁工程的抗压强度,能给磁悬浮列车做缓冲垫,还能踢爆人造卫星!你竟然敢吐槽它?!” 花田早春奈叉腰严肃道。


“不……我是觉得刚才那条裤子好像……”松田阵平拧着眉心喃喃低语。


花田早春奈更加紧张了:“裤子那肯定是意外!要么就是之前给你们的椰子蟹弄坏的!”


“是呀是呀,肯定是Gin酱当时比较粗鲁嘛,毕竟是纳米切割工艺,肉眼看不出来……”索萨忙在边上点头如捣蒜。


“可是那个破法你就不觉得很不……”


“哪里不自然了?松田!你看看他那条裤子的氨纶纤维对温度本来就很敏感,先前的断裂截面又加上外力缘故形变才超出了它的回弹区间,而且聚酯型材料的断裂强度就是会比较低的呀!你想这么多干啥呀?!”


好像确实有点道理?


松田阵平狐疑地看着额头冒汗的花田早春奈,和紧捏着她的衣角满脸无辜的索萨,他又揉了揉眉心,看了看天空。


月光清透无暇。那颗南十字星附近的星域好像没有什么异样。


但现在这个月相似乎有一点点不一样,但他说不清楚究竟和记忆里哪里有出入。


方才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眼花看见了两颗南十字星,还有十几个月亮高速晃过的万花筒重影。难道是错觉吗?


说起来……今天应该是星期……

松田阵平下意识用指甲掐了掐手心,好从刺痛感中确认自己没做梦,他悄悄地看了一眼手机屏。


哦,星期四啊。


没错,是星期四。


对呀,是星期四。


居然真的是星期四。


在这两个拼命向他力证世界科学性的家伙面前,他强作镇定地把手机塞回了裤兜。


他慢慢转头,只见其中一名当事人安然无恙,下半身正盖着安室透从游艇上找来的救生薄毯,脸上也混合着惊疑不定的迷茫。超级足球的主人拍了拍他的肩,一脸同情地说:“不用还了。”


另一名当事人正给孙女紧张地围着,老婆婆情绪已经好转,看上去并无大碍,正伸展着筋骨让大家放心,注意到他不安的视线,掩袖轻笑: “我这把骨头还硬朗着呢,小伙子,别怕,不会讹你们的。”


松田阵平:“……”


“阿嬷!别再开玩笑了!你知道我们到底有多担心你吗?!” 她身旁的平良悠头痛不已,神经质地扶着她的小臂检查她的关节,嘴角念念有词,

“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就算有缓冲垫,这把年纪骨骼没受到任何冲击已经是极度不科学的奇迹了!”


“哎呀,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嘛……对不起……”


“别向我们道歉啊,阿嬷。今天不是应在欢笑里度过的一天吗?” 安室玲蹲在沙地上清点着海蟑螂们捞上来的水晶珠,笑着安慰她, “没有受伤,这一定是你得到庇佑的证明。”


“是!是啊!这一定是得到神明大人庇佑了!等会要是看到有御岳就去拜拜!总之大家都没事真的太好了!”

花田早春奈抹了把冷汗,欣慰地看着这个场面,

“玉城警官已经去镇上帮我们订房间了,今晚就先在这个岛上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好好休息,等天亮后再回石垣岛吧!”


“……是啊,偶尔看看星星,看看海也挺不错的。”

看着平安无事的众人,松田阵平再度看了看月亮,他决定和大家一样,一起把那条裤子和那盘桓在心中挥之不去的违和感抛之脑后。


“对了,我认识那边的商店店长呢,买衣服啊特产啊都可以打折优惠。”

然而下一秒,知花婆婆拂了拂衣袖上的灰,再度贴心地提醒了他们试图忘掉的事,

“到时候我们可以给服部君重新补一条裤子,服部君,你喜欢天然印染、花色系还是纯色系……服部君?”


众人都惊愣地望着那个从刚才起就一直一言不发的少年。


只见服部平次止不住地吸气,竟是哭了。


“哇哦。” 花田早春奈掏出了手机开始录像,“怎么还有点可爱呢。”


“哎呦,是大阪府警太子爷的超稀有哭泣画面呢。” 松田阵平也不由自主地对着那张脸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


“服部君,不就是小裤裤飞了么,不要这么难过啊。”

早已经录了很久的索萨毫无诚意地安慰他,

“往好处想,你只是没了条裤子,又不是那玩意没了……”


“就这?你是被看光了就无颜见人了吗?可不可以有点出息?丢死人了。” 平良悠头皮发麻地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脸,感觉浑身不自在。


安室玲也热心地加入了安慰小队:“服部君,别伤心啦!虽然我不太懂男人的自尊心,但我觉得这没什么呀?和叶酱说不定没看光你哦?毕竟我们的肤色可是保护色呢,这么黑的夜晚说不定没看见呢……”


“吵死啦啊啊啊!不会说话可以选择不说!” 服部平次一边抹眼泪一边大叫, “有你们这样安慰人的吗?!”


“……安室先生,他们好过分啊。”看着这帮人围在边上看笑话的样子,江户川柯南格外无奈。


好可怜,长这么大这是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第一次出这么大的洋相吧,还是在计划表白前。


“……嗯。” 安室透在边上帮着叠好了足球皮,好心地救场, “其实刚才大家都光顾着担心婆婆掉下来后有没有受伤,应该没有过分关注服部君这边的小意外哦?事出突然,我想连远山小姐也没反应过来吧?”


“安室先生说得有道理呢,而且刚才月亮很快钻云里去了,没看见也是正常的。我就没看见呀。” 毛利兰左看看仍不在状态的远山和叶,右看看垂头丧气的服部平次,也流着冷汗赶紧来打圆场, “对吧?和叶?”


“啊……不好意思……其实刚才光线还挺足的,所以我看见啦,看得一清二楚。” 远山和叶回过神,眨了眨眼吞吐道, “不过,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想,不就那样么……”


所有人在这一刻不约而同沉默了,她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服部平次的耳中。


服部平次的眼泪更凶了,他整个人恨不得裹着救生毯把自己彻底埋进沙子里,这会儿可到了几个塑料队友都不得不一起使劲哄他的程度了。


远山和叶还抓着他那条烂了的裤子,没想到他反应会这么激烈,有些不知所措: “平次,你至于吗,我的意思是反正小时候早就看光了!有啥丢脸的!再丢脸有你尿床那会儿丢脸吗……”


“你干嘛连那个都要翻出来说啊啊啊!这样不是更丢人了吗?!”


“哎呀平次,你别往心里去呀!我不会放心上的,光着屁股这种小插曲大家不会笑话你的!”


“骗人!他们明明刚才就笑了!都人手一份我的黑历史了啊!肯定还备份到网盘里了啊!”


“没事!有我在呢!我和他们说说看在我的面子上,保证不欺负你!”


“可恶啊……不是这个问题啊……”


“……平次,平次,对不起了嘛!我赔你十条裤子还不成吗!裙子也成……”


“平次,别再哭了嘛!我不是有意要打击你的……我给你唱个小曲?”



……



—————TBC——————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