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银月白沙之恋(3)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星期六的第24小时》番外3,有一定的前文设定承接(OOC归我)

冲绳半架空群像剧

——————————————————

Chapter 3: 激情冲浪大PK~第一次告白



事实证明,美男计虽然可耻但有用。花田早春奈根本抵挡不了安室透的诱惑,终于忍痛暂停了一对一教学,并邀请他一起进行……冲浪切磋?


于是,接下来一小时内的发展令江户川柯南无力吐槽。


先是花田早春奈和安室透高超的浪尖炫技引发小迷妹·远山和叶的连连喝彩,接着是不甘心的服部平次为引起和叶的注意力硬着头皮加入了“战局”,结果被两个仗着体力优势和高强反应的屑大人相继抢走浪头,其间还被安室透撞下了冲浪板。


当服部平次一脸狼狈地被和叶捞起来时,他们两人全都湿漉漉的,攀着冲浪板近距离面面相觑,海潮声掩盖了他们彼此的心跳,闪闪的银波在他们彼此的眼底荡漾,明晃晃的光亮同和叶含笑的目光随着海浪冲击着他,眩晕中生出几分梦幻与暧昧。


正是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服部平次的舌头偏偏又开始不争气地打结,酝酿已久的话语好不容易出口,就淹没在一群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冲浪爱好者们的喧哗声里。


啥也没听到的远山和叶猛然回神,一看防水手表突然惊叫着说快到时间了,想拉着服部平次一块上岸。


服部平次因为告白又一次被打断,郁闷到直接一头扎进水里,说什么也不肯陪她一起去面基网友。


最后,远山和叶只当他是还想玩,气呼呼地拉着一脸尴尬试图调解他们关系的毛利兰走了……


……真是逊毙了。

江户川柯南抽了抽嘴角,看着漂回来后一脸颓丧的服部平次,根本不想安慰他。他对武术交流提不起兴趣,就没有跟着小兰上岸,只好继续观赏眼前的冲浪大赛。


没错,在短短一小时内,花田早春奈和安室透高调的海上切磋,已经快把整个海滩的游客都吸引过来了,好几个职业冲浪团队闻讯也接二连三参与进来,最后将现场升级为一场声势浩大的竞赛。


即使有了职业选手加入,最开始冲浪的花田早春奈也不见疲乏,依旧平稳自若地掌控着自己的冲浪轨迹,完成了好几轮漂亮的浪尖漂移和大底转,引起一阵又一阵轰动喝彩。

紧追其后的安室透也神采飞扬,扭腰控制着自己的速度和力量,操纵冲浪板顺着汹涌起伏的浪脊一路游走,完成拉风的后急转和带板跳,不时地与她来个柔情对视,起伏的海潮丝毫不影响他若即若离的调情和湿身诱惑,一系列花式操作秀得江户川柯南简直没眼看,而服部平次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琉球大学冲浪协会的会长正在不远处的船上激情开麦:

“瞧!一群意气风发、精神抖擞的海上健儿正蓄势待发,用他们的热血、他们的身姿谱写海洋的乐章!翻越的浪体现着他们的实力!今天我们在海上逐浪前行,明天我们将在世界大潮中冲刺!”


“哦!现在的浪越来越高了!然而难不倒这些冲浪选手!刚才游客组的1号使出了多么高阶的Alley-Oop空翻!太漂亮了!她真的不是职业选手吗?!她简直是这里最靓的新星!”


“紧跟其后的诱人小伙0号成功做了一个连贯的8字滑行,划出了和职业组旗鼓相当的成绩!天啊!多么流畅的切浪动作!高手在民间!让我们为他们呐喊!让我们为他们喝彩!我们看到了极限运动之美,看到了人类永不言败的意志……”


“……他们搞什么哎,这个劲头想去参加奥运会么。”

耳边再度爆发震耳欲聋的喝彩声和花痴尖叫声时,索萨微微眯眼,不爽地看着这个场景,

“安室君身为卧底的低调呢?这里这么多人的手机数据要删很长时间呢,出来玩不要给我增加工作量啊!”


“大概是你之前把他欺负得太过头了,所以他逮着机会一下子想要尽情释放吧。”

他身旁的松田阵平正举着套上防水袋的手机录着,不放过每一个可以拿来调侃的瞬间,

“现在终于有点危机感了吗?体力不行的话会输给Zero的呢,小白脸君。”


“没关系,他拆不掉我和花田!他只能加入我们的家。”

索萨举起了饮料用力吸了一口,大大方方表示这个问题不足为惧,

“而且只要花田体力好就行了,她很会满足我的!”


“……你厉害。”松田阵平露出了半月眼。


“不过让我没法好好找乐子,果然还是有点不爽呢。”

索萨话锋一转,笑眯眯地将江户川柯南捞起放在松田阵平的浮床上。


“来,柯南君,是时候检验一下你的主角光环能力了。 ”

他兴奋地压低声音,一脸等这一刻很久了的模样,

“来,给我发挥下天罡三十六变之回天返日、呼风唤雨,但不要呼唤死亡。”


“那是什么啊,我才不会嘞!”

江户川柯南翻了个白眼,他已经习惯这男人不定时发疯了,每次都幼稚到极点还无理取闹。


“你怎么可能不会?我说你会你就会,做人要自信点!”

索萨认真地劝诱,开始掐他头上的小揪揪,

“你该不会觉得你每次出来玩都遇上‘暴风雪山庄模式’是巧合吗?还有上次的古堡暴雨,你身上一定有不可控的超自然力量,冥冥之中影响着周围的环境!”


“神经病啊!有那种方便的力量我干嘛不直接变大啊?”

江户川柯南额冒青筋,拍开蹂躏他头发的魔掌不耐烦道,

“你别闹了!又不是电影,不会每次都那么凑巧变天的啦!”


话音未落,风突然变得强劲了,一个浪打来拍在身上还挺疼的。


“……”


“你看看,这不就来了吗。”索萨满意道,“我怎么会骗你呢!”


“……我早知道这小鬼有点邪门,但没想到这么恐怖。”

看着瞬间变阴的天空,松田阵平心情复杂,开始用手机搜索地图,

“糟糕、突然理解了花田那家伙平时休假的心情。现在找个地方去拜一下还来得及吗?有些担心后面的行程了……这可是我今年难得的假期啊,要是给你这小鬼搅黄了我要你好看!”


“可恶!这只是巧合!绝对和我没关系!”

看着这个瞬间打脸的天气,江户川柯南流下了一滴冷汗,大声为自己辩解,

“我也不是每次出来玩都这样!服部!你也替我说说!”


“啊咧咧?好巧哦,松田警官,离我们最近的宫古岛的神社居然在前天被烧了呢?”

服部平次早已用手机搜得起劲,一脸凝重地研究着地图,

“这下怎么办?其他神社离我们太远了吧?”


“来都来了,当然是入乡随俗去拜妈祖庙或找当地的御岳【1】啊……还有你这小子,下次说话给我加敬语啊!”


“可惜冲绳所有的妈祖庙都在冲绳本岛和久米岛【2】呢,过去实在太远了,不过咱们可以考虑最后几天从这里直飞本岛的那霸机场,顺便参观首里城遗址【3】哎。”

索萨扒住浮床一角,贴心地参与他们的讨论,

“在八重山群岛这边,首选果然还是群星御岳吧?传说那可是君南风祝女讨伐远弥计赤峰的历史地点【4】!可惜如今很难见着祝女【5】跳祭祀神舞了……也不知道那边有没有辟邪的吉祥物卖……”


“肯定有的卖啦,我觉得水晶最辟邪化煞了,佛教七宝之首!绝对能抵御死神的能量磁场!”


“嗯?我查了一下,琉球产的壶屋烧瓷器也有辟邪文化,传统工艺品可以考虑,好看又吉利……等等,这里的风狮爷还有车摆件款式的呢?瞧瞧!这小东西做得真别致,我正愁带什么伴手礼回去呢,正好每人一个镇镇煞降低出警率……”


看着这群一点面子也不给他还认真研究起风水迷信的塑料旅友,江户川柯南气得捏紧了小拳头。


太阳光所剩无几,浮床给浪一路推得快靠岸时,松田阵平才舍得从满屏的商品预览图里抽离,摘了墨镜眯眼搜寻着远处的人影。


此时风急浪高,潮声隆隆,最初那些围观的游客现在都逃了命似的往浅水区撤离,赛区好几个可怜的选手稍有不慎就连人带冲浪板被卷入了波涛里,抗住的寥寥无几,负责播报赛况的船只也在疯狂后退开启捞人工作。


“哦!我的天上圣母呀!保佑我们这群乘风破浪的勇士吧!现在的浪已有八米高了!还有不断增高的趋势!究竟会有哪些幸运儿能驾驭下一波巨浪,完成这千载难逢的挑战呢?”

解说仍不畏艰难,声情并茂地转播赛况,只是早已激动得各种口音混杂,

“Bravo!1号眨眼间就完成了我们八米的记录!姐姐上我!性别不要卡得太死!”


“哦!可怜的4号不行了!淘汰!就要撞上了我们的0号选手了……”


“Wait!Unbelievable!我们的0号选手竟然千钧一发闪开了!这腰!这腰是人类能有的柔韧度吗?!OMG!10号翻了!这次我们的0号还能如此幸运吗……”


又一个选手冷不防在眼前翻掉时,安室透及时放低重心,险险躲开擦肩而过的冲浪板,调整方向沿着浪管疾速穿行,焦急地用目光追逐着花田早春奈的身影,密集的水汽呛得他只能闭气,连发出一声呼唤都很困难。


浪沫宛如雪崩俯冲而下,花田早春奈却仿佛不受影响,她脚踩冲浪板冲出浪管,轻快地沿着又一道高达八米的浪脊腾跃而起,她的身姿轻盈灵动地穿梭在汹涌随时会拍碎她的浪潮间,迎风舒展起长臂,好像在呼吸涌动的山峦中乘风起舞,大海仿佛注定要俯倒在她的脚下。


此情此景看得安室透不由得愣神。


即便是他,也只是凭借高强的身体素质中规中矩地完成运动员的标准,面对暗藏危险性的巨浪前,绝对不会像她那样松弛自如、如此亲密地抚动那随时会吞噬她的海水。


她的水性实在太好了,似乎无论多大的浪,对她都只是浮云般,简直就是天生的驭海高手。


安室透心潮澎湃,瞄准下一道浪的起乘点,正要追上那道在惊心动魄间也无法移开目光的倩影,然而就在此时,绵绵的水雾间冷不防杀出一个强劲的对手,直接借了他的道!


对方猝不及防地插队,为了避免相撞双双坠海,安室透不得不刹住临时调整冲浪板的方向,那人却比他更为嚣张,在快撞上的惊险之际身段灵活地来了一个带板外转跳!


一切都太突然了,等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安室透眼睁睁地望着那人在半空中侧身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稳稳地落在最佳起乘点,堪称挑衅地抢走了他的浪。


在这分神的瞬间,脚下的冲浪板狠狠倾翻。

海浪劈头盖脸地砸来前,看到的最后一幕是那人在热情地朝花田早春奈飞吻。


……


“哦!我们可怜的游客组0号终于不行了!没关系!几分钟也很厉害了!让我们把掌声送给他!”

再次浮出水面时,对上了一船人怜悯关爱的神色,似乎没人意外他会被那个职业选手打败。


噼噼啪啪的掌声有远有近,夹杂在怒涛声里震得他脑壳嗡嗡发疼。

冲浪板的一端绳子还牵着他的脚踝,安室透抹了把脸上的水,在这种谜之社死的状况下努力端着礼貌微笑,拒绝了其他协会成员的帮助,独自站在甲板上默默地收绳捞他的冲浪板。


那位恪守职责的冲浪协会会长还在抓着望远镜,忘我地转播赛况:

“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现在我们的1号竟在如此汹涌起伏的浪上完成了一个惊艳的Backflip后空翻!还回敬了对手的飞吻!啊!姐姐这半是挑衅半是赏识的神情……搁这谁不弯呀?”


“我们的职业组0号也不落下风,虽然现在无法窥见那泳镜下的芳容,但我不会错过她接受挑衅时嘴角勾起的神秘笑容!她瞬间起跳完成了高难度的Rodeo Flip,旋转和翻转的姿态都堪称无懈可击,宛如一曲海上华尔兹!”


“现在她们正并肩沿着12米的浪管疾驰!当真是人浪合一,混融自然地转出绵邈情思!这同步率!这神配合!你上我下,你驰我张,层层递进……简直是用肢体语言完成的合奏!我嗑到了!二位当真是般配啊!”


“呜呜,姐姐简直就是海上之王!浪上调情太会了!这就是欲擒故纵吗?这若即若离的暧昧感!我忍不住要吟咏一句,来むと言ふも来ぬ時あるを来じと言ふを来むとは待たじ来じと言ふものを【6】…………”


安室透黑着脸把她的麦掐了。


用波本式微笑“礼貌借走”的望远镜视域里,只见那个不速之客正以毫不逊色于花田早春奈的姿态灵巧地游走于海浪间,不时地用上与他相似的调情招数,表现得比他还要热情豪放,完全就是直奔人家而来的架势。


对方甚至都没穿专业的冲浪服,戴着遮掉半张面孔的泳镜,性感的比基尼衬出傲人的巨乳和窈窕的身材,加上小麦色的健美肤色和不相上下的运动能力,显然非常符合花田早春奈的口味,他甚至没有错过花田早春奈脸上几次闪过的走神表情,这是多么危险的预兆!


在这种随时会被背后巨浪撕碎的情况下,她竟然还毫不收敛地盯着别人的乳沟看。

安室透感到心塞。


不、绝对不是他不行!他才不可能不行……

难道说男人已经满足不了她了,她终于有平衡鱼塘的性别比的打算了吗?


……


冲浪板上的花田早春奈紧紧地盯着这个与她旗鼓相当赛到最后的对手,不敢有一刻松懈。


那人的面容给泳镜遮得严实,然而那小麦色的性感肤色、挽在脑后的金发和先前切磋的一系列举动似曾相识,使她脑里不受控制地生出了荒谬的想法。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大白天的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一定是之前吃午饭时摄入了酒精的缘故!

再看一眼、就一眼!


好饱满的胸部……奶白色的泳衣很好看……糟了,这个身材曲线,看上去不像是假的……


但是也有好看的马甲线和人鱼线,好健美的小腹!让人羡慕的堪比维密秀的超模身材……


下巴的线条看上去柔美一些……但是果然这个不经意间的咬唇和笑容有种强烈的既视感!


冷静!啊!她贴过来了!贴过来了!

花田早春奈下意识一个悬浮踩浪完成了惊险的冲浪接轨,再次与她堪堪擦过。


又落空了……明明只差几毫米就能触碰她的泳镜了……刚才指尖好像感受到了她轻笑呼出的气息……

她在冲着我kiss自己的手指?!

可恶!有被撩到!这是什么新型的honey trap吗?!


巨浪已快达到14米,她们在浪涛俯倒之间形成的新的浪管空间里冲行,划出道道洁白晶莹的漂亮浪花,酣畅淋漓地比拼着速度。蓝绿与雪白在视线里翻腾,渐至浑然一体,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虚无飘渺,重力与时间、天空和大地仿佛庞然戏幕里微不足道的一隅,真实存在的唯有怒涛和着心跳刻入心扉的共鸣。


层层叠叠的碎涛在背后远去,她们仿佛在月亮指引的潮涨潮落里,永无止境地升降徘徊,回归海洋的拥抱。


漫长的拉锯赛即将以冲出浪管告终,出乎意料的是,在最后关头,对方突然一个折返甩尾沿着浪尖再度起跳!


腾空那一瞬,清晰可见连接冲浪板和脚踝的安全线早已松开,那位选手竟毫不在意,在半空中完成漂亮的360°旋转后,就这样张开双臂,身姿飘然地向海中坠去。

花田早春奈惊恐地瞪大了眼,她迅速前伏重心加速向前划去,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即将被浪吞噬的女人。


在排山倒海般的惊呼声中,她直接公主抱着她,背对着雪崩式的浪花极限加速俯冲直下,宛如一支离弦的箭直窜浅水区,在来不及反应的游客间绕来绕去,不一会儿就靠了岸。


冲浪板在白色沙滩上搁浅时,小心脏还在怦怦跳着,鼓点般密集聒噪的声响正与怀里人的此起彼伏,融进海涛声中。

糟了、太过刺激了……一不留神就抱上人家了……

而且,肌肤触感好好……近距离有股好闻的香味呢?小苍兰?

花田早春奈咽了咽口水,试图收起犯傻的表情,怀里的女性却又轻笑出声。


“Thanks, honey.”

她大大方方地环上了她的脖子,开口却是一口相当纯正的美式口音,

“Do you have a map? I’m lost in your eyes.”

啊这这这……土味情话换个性别说为什么可以说得这么撩人啊?可恶!这是犯规吧!


紧密相贴的肌肤勾起脖颈的一片痒意和热度,花田早春奈深吸一口气,按捺住蠢蠢欲动的手:

“You……You look like someone I know. Haven’t we met before?”


女人闻言忍俊不禁,这次切换成了日语:

“难道这是国际通用的搭讪用语么?”


她抬手潇洒地摘掉了泳镜,露出一张好看的混血儿面孔,顺手捋了一把发圈,任金色的发丝垂落下来。


不论是那头垂至胸部正在滴水的金发,还是那双冲她温柔笑着的下垂眼、紫灰的瞳色,此刻都成倍地冲击着花田早春奈。


完了!!!

系统肯定又抽风了!!!

不是做梦!竟然真的是安室透的性转!!!


“现在我们算是进一步认识了,这位小姐。”

她的日语口音很独特,刻意压低的声音小猫爪子似的在她的心窝上试探轻挠,

“接下来……0号和1号该互相告知彼此的真名了么?”


颊边粘着的湿发给她轻轻拨开,柔软的指腹不经意擦过耳廓,血流所经的每一寸似在升温,因为过于震惊,花田早春奈浑身僵硬不知所措,对方投来的目光炽热无比,似乎稍有不慎自己就会给她牢牢套住,洞穿所有的心思……


她下意识想放下她,对方触地之时却蓦地脚下打滑,差点要大劈叉栽倒,花田早春奈连忙一把揽住她的腰。


当安室透一行人赶来时,就撞见波洛咖啡厅似曾相识的一幕——花田早春奈正以经典偶像剧的姿态搂着那个脸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金发黑皮美女,与她长久地对视。


“……”


“哇哦。”

索萨意味深长地感慨,

“鱼塘又要新增一名小姐姐了呢。”


“又?”松田阵平喃喃地重复这个关键词,还没从“看见疑似同期性转的劲爆美女”这个震撼劲里缓过来。





【组织新人[23]:花田,艳福不浅啊。丢下我才这么一会功夫,就背着我钓新的鱼了,我已经满足不了你吗?!我要闹了!打滚.jpg】


【花田早春奈[1]: 不是啊!这纯属意外啊!等等!你别上传到群里啊啊啊!】


【组织新人[23]: 我不信!QwQ这种偶像剧里才会出现的老套碰瓷姿势是怎么肥事!5秒了,你还没松手!不是你对她有想法就是她对你有想法!】


【组织新人[23]: 我不是你的小甜甜吗,你不爱我了吗QwQ!?我就要发群里让大家评评理,我就要发!就要嘛!】


【组织新人[23]:  上传.jpg】


【大川四太[4]: 我去,安室透变性了。】


【财阀千金[7]: 我靠,他怎么胸比我还大!还学我在咖啡厅的那招?!】


【FBI精英[8]: 着实没想到他这么努力,轻易割了属于男人的东西,还隆了胸。】


【公安新人[18]: 我操,我老大怎么比我动作还快?!穿的还是那么大胆火辣的系带式比基尼!可恶!他怎么连这个都卷?!】


【连环鲨手[3]:花甜甜,你们在干嘛?!不行的啊这可是子供番!我不同意!我不准你们在户外搂搂抱抱做那种少儿不宜的事!】


【副班[6]:  花田你怎么脸红了?!你果然不是直的吧!】


【班长[12]:  我的妈呀,这眼神好露骨啊!完全是想将你吃抹干净的捕食者眼神!不行啊花田!现在甭管自己是直的还是弯的,快跑啊啊啊!】


【花田早春奈[1]: …………】


又一个浪打来,花田早春奈冷不防没保持住平衡前倾,无意中压到了怀里人的巨乳,引发了她的一声轻喘。

“嗯……轻一点啦……”

看着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露出了娇羞的表情,安室透脸色又僵硬了几分。


松田阵平和索萨顿时笑到直不起腰,就连看热闹的江户川柯南和服部平次也憋不住笑。


“那个……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解释……”

面对众人清一色看好色渣女的神情,花田早春奈内心欲哭无泪,有气无力地开口。


“嗯?早春奈想解释什么呢?和实力相当的对手切磋乃是人生幸事,大家都不可能误会你的品行的不是吗?”

安室透露出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语气里刻意带上了些失落,

“而且你不是已经有我了么?应该不会见异思迁丢下我的吧?”


话音未落,他就注意到她怀里那个脸与他几乎一模一样的黑皮美女目光锐利地看过来。


电光火石间的对视实在诡异,仿佛在看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彼此都反应过来收敛审视之情,笑意盈盈,绵里藏针,冥冥之中有种不真实感。


正当安室透以为她要开口挑衅他时,她却扭头无视了他,一把搂住花田早春奈的脖子,热情地“啾”一下亲吻了她的脸颊。


一行人全部震住。


“你……你……”

温热的触感携带着海盐的气味,让花田早春奈整个人大脑宕机,亲密相贴的肌肤连同喷洒在耳廓的吐息足以让她浑身麻痹,血流止不住地涌上发烫的面部,她看着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npc愣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目光不由自主聚焦在她性感的唇上。


“这位小姐,要不要考虑甩了那边那个只有几分钟的男人,和我在一起呢?”

那张充满魅惑力的脸的主人又拉近了距离,握住了她的手,微笑着说出了让人不忍卒听的话,

“通过方才深入灵魂的激情交流,我确定你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呢……好想与你再一起做更多的交流呢,不考虑一下么?比起只有几分钟还逞强耍帅的男人,我能陪你到最后,延长抵达浪潮高峰的快感呢……”


【花田早春奈[1]: 等等等等啊!为什么她一上来就这么火辣直白啊?!我快顶不住了!救救我!】


“花田你不要丢下我嘛!至少我不可能像透透那样才只有几分钟的!”

索萨立马委屈巴巴地怪叫起来,在安室透的理智边缘疯狂起舞,

“是我哪里没做好吗?我会改的!下次我也不会喊停了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你不要再冷落我了嘛……”


没等索萨继续发癫折磨众人的耳膜,背后突然传来了更加冲击耳膜的音乐,靠岸的冲浪协会船上有人又不依不饶地开了麦:

“感谢这位魅力过人的游客1号小姐和冲浪女神Zero小姐为我们呈现的一场精彩而又默契的表演!各位观众,各位游客,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祝福她们!祝她们百年好合!”


“Zero小姐将于明年代表冲绳参加世界冲浪比赛,我们将对她拭目以待!Zero小姐,我们的骄傲!Zero!Zero!Zero!”


听到那个响彻整个海滩的绰号,安室透整个人沉默了。


“好……好巧哦,Z……Zero小姐,你和0这个数字缘分很深呢。”

在万众瞩目的新型社死体验里,花田早春奈努力地稳住自己,尬笑着试图转移话题。


“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比起用绰号,我还是更希望你用名字称呼我哦。”

女人露出了阳光的笑容挥手回应船上和岸上的粉丝们,转头冲花田早春奈打了个wink,

“玲(Rei)~这是我的名字。”


在松田阵平更加放肆的大笑里,安室透揉了揉太阳穴,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是否真的不对劲。这时他感觉一双小手搭在了他的腿边,低头对上江户川柯南同情的目光。


“安室先生,我懂你的心情的,谁出门还没被撞过脸盗过号啊?”

假小学生正以一种老成的口吻说话,但掩饰不住幸灾乐祸的笑意,

“一开始会觉得很不真实,但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不过你搞不好挺适合女装的噗嗤……”


服部平次笑得肚皮都痛了,这位半路杀出的劲敌刚才抢了安室透的耍帅时机时,他感觉她替他出了一口恶气。


正当服部平次卯足了劲准备借此奚落安室透时,身后突然响起远山和叶的惊叫声:

“糟糕!比赛已经结束了吗?好可惜啊,平良姐,我们没赶上呢!早知道现场这么热闹,就不该错过Zero的冲浪英姿了……听说Zero可是个超级性感漂亮的大美女呢!不知道能不能和Zero合上照呢……”


“虽然错过了Zero小姐的冲浪比赛,但今天和平良小姐切磋也很满足了!平良小姐刚才唐手【7】的那一招一式超强的!其他格斗技也好厉害!”毛利兰的声音里毫不掩饰崇拜。


“没错!平良姐真的太帅了,书法字体也相当飘逸,真的是能文能武还相当可靠,给人满满的安全感!”


切,和叶那家伙已经和网友见上面了么,至于喊得这么亲嘛?!服部平次的笑意淡去,心里又泛出了酸楚的涟漪。


他转过身,只见远山和叶正挽着一名短发戴鸭舌帽的女性的胳膊往这边走,那人和气地与她们交流,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种成年人的优雅与稳重。


强劲的海风微微掀起帽檐,一张和他相似度高达99%的脸引入眼帘。


服部平次大惊失色。



—————TBC——————


本章注释↓

八重山群岛(冲绳西南诸岛的统称)=石垣岛(中心主岛)+西表岛(面积最大)+波照间岛(最南)+ 与那国岛(最西)+其他小岛……

Alt Text

【1】御岳:琉球群岛宗教祭祀的中心设施。古代宫古岛、八重山群岛一带会将祝女的坟墓作为御岳,将她们当做地域的守护神来祭祀,今天,大部分御岳由当地祝女或一些女性管理。

冲绳最著名的御岳是斋场御岳↓

Alt Text Alt Text

斋场御岳介绍: 琉球王国最高の聖地,かつては男子禁制で、たとえ国王であっても女装に改める必要があったと伝えられています。(据说过去是禁止男性入内的,即使是国王也必须改穿女装。)


【2】妈祖文化于14世纪明洪武年间(1368~1398)从中国传入琉球。今冲绳本岛的那霸市还保留着妈祖文化遗产,如南港川的传说拜点和上天妃宫遗址、下天妃宫、首里附近的妈祖庙等,久米岛还保持着一座完整的妈祖庙,当地称“天后宫”。

Alt Text

【3】首里城遗址:首里为13世纪末至14世纪初琉球王国的政治权力中心。1879年明治政府实施“琉球处分”,成立冲绳县,琉球王国至此灭亡,此后冲绳的政治中心从首里转移至那霸。首里城在二战期间被美军夷平,后重建为冲绳的旅游观光景点。

 Alt Text

首里城官网: https://oki-park.jp/shurijo/sc/

其他文化&风情&遗址介绍: https://ryukyunihonisan.jp/cn/cultural_property_cn/


【4】君南风为古琉球的高级祝女,1500年,琉球国的尚真王与石垣岛的豪族·远弥计赤蜂交战,君南风在八重山联合其他神女于竹筏上立起火把,做佯攻造势,直至敌军将领被诛。(参考《中山世谱》)  


【5】祝女:担任神职的女祭司,也称为神女。古琉球祝女在宗教、农业、商贸等各个社会活动担任重要角色。首里王府的女官史书还记载了不少祝女的军事形象,从历史上看,古琉球的祝女在某些时期不仅作为宗教支柱,还有指挥战役的军事权力,在琉球社会具有很高的权威。   

(发现漫画《琉球的优奈》里有画过一个很可爱的祝女造型↓)

Alt Text

【6】“来むと言ふも来ぬ時あるを来じと言ふを来むとは待たじ来じと言ふものを”:出自日本奈良时期诗人大伴坂上郎女的短歌,读来颇有绕口令的喜感。 中译为:“说来,却时而不来。/说不来,所以我等待你来,因为你说不来。”  


【7】唐手:明朝中国传入琉球的武术与琉球当地格斗术相结合后的徒手搏击武道,后发展为现代的空手道。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