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银月白沙之恋(5)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星期六的第24小时》番外3,有一定的前文设定承接(OOC归我)

冲绳半架空群像剧

——————————————————

Chapter 5: 弹唱三线~第二次告白



牛角拨搭上琴弦,稍一用力便送出圆润清澈的音,指尖沿着早已练出肌肉记忆的位置按压挪移,配合拨子震荡出欢快的旋律,与心间的悸动两两回应,八重山黑檀制的琴身质感同他练习的那把三线有微妙的差别,此刻变得如有万钧之重,让服部平次不由得在所控制的力道上提高了十二倍的精神,生怕刚夸下海口就翻车。


还没等他开口,有人就趁机借着他弹出的旋律唱了起来,抢了他发挥的最好时机:


在你生长的国土里,开着什么花……


服部平次幽幽地循声望去,只见索萨正积极地炫自己学成的琉球语,他一亮嗓就把全桌人的目光齐齐引了过去。

因为大家都在认真听,他不好唐突停下弹拨,只好硬着头皮配合起他的下一句歌词,不情愿地继续伴奏。



在你生长的国土里,开着什么花?

耀眼的黄金,神明赐你的宝物并非它

莫让金子蒙蔽你的双眼

莫让金子迷惑你的心灵

强健的身体和朴素正直的心灵

才是世间的至宝

金灿灿的黄金之花  只向美丽的心灵开放

真正的幸福之花  只对纯洁的心灵开放

……

“唱得不错哎!很有感染力!”

一曲终了,毛利兰和远山和叶都由衷赞叹起来,松田阵平也很给面子地在边上啪啪拍手。


索萨对众人的肯定很是受用,起身朝两姐妹躬身致意。


“谨以这首《黄金之花》【9】,献给知花婆婆和她的福利院。”

他俏皮地眨了眨眼,

“发音如有不准之处,多多海涵,敬请指正~ ”


平良悠脸上的惊讶之情一瞬褪去,苦笑道:“真难为你,这可是石垣岛本地的民谣,发音基本没有错误,作为外乡人能唱到这个程度很厉害了。”


倚在花田早春奈身旁的安室玲直接夸张地表扬:“西野哥哥,你真厉害!真不愧是花田小姐看中的鱼,唱功真好!有这么好的底子,完全可以逐梦演艺圈了!”


索萨闻言也坐下贴着花田早春奈腼腆一笑:“应该的应该的。玲妹妹过誉了,我要是不优秀,哪配给花田小姐暖床呀~ ”

话音未落,胳膊就被拧了一把,痛得差点飙出泪花。


【花田早春奈[1]:帅不过三秒,再乱说话一次试试看!】

【组织新人[23]:QwQ。】


他故作无辜地看着花田早春奈,反手握住她的右臂讨好地缠上来,在松田阵平的快门下撅嘴作亲亲状。

安室玲也立刻把脸贴在花田早春奈脸上,冲着镜头顺势比心。

安室透无语地看着松田阵平往照相界面悄悄加智能恶搞贴纸。


眼瞧这个女人左拥右抱再度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被遗忘在一旁的服部平次额冒青筋,他刚要试图再弹拨一首拉回远山和叶的注意力,这时安室玲突然开口提议:

“花田小姐,我也给你唱一首本地民谣吧?”


“好啊好啊!要听要听!我还没见识过Rei酱的歌喉呢!”

在花田早春奈亮晶晶的期待眼神里,安室玲莞尔一笑,也起身问服务员借了把三线。她就这样大大方方地倚在窗边,娴熟的动作里自带几分帅气。


服部平次不得不承认,三线还是当地人弹奏更加地道。她握琴的状态松弛自如,指尖甫一拨动琴弦,空中顿时如有潺潺清流淌过,很快就拉出舒缓而又悠扬的节奏,完全没有刻意感。再屏息聆听之时,耳畔已响起气质不同的音韵:



月亮最美的时候  是阴历十三的夜里

少女最美的时候  是芳龄十七

从东边升起的月亮啊

请一视同仁地照耀着

冲绳本岛以及八重山诸岛

银灰的云雨飘过了他们上空,驮着一个无法窥视的世界翻腾远去,撞击在玻璃上的雨点变成潺潺的细流,南琉球语的歌音自喧哗之中劈开了一簇静谧的时空。大家全然陷入放缓的节奏里,不自觉地凝神追随着每一音节的起伏,像是泛舟涉海于一片不曾了解的异域。

歌声里,比太阳温婉、却有力的调子浮现蔓延开,渐渐撷住神思,如见海涛里升起一轮银月,起伏凛动的银辉间交织着充满爱意的回声,似在安抚着大地众生。



如此美丽的月夜

今日让我们设宴

寺院的瑶笺  缀着如丝的绢花

黄金之花  请尽情地绽放

心爱的人所住的地方

东边盛开着茉莉花

借着采撷的名义

去探望我的爱人

女儿所住的家旁

掉了条花染的手巾

借着拾取的名义

去探望我的女儿

……

安室玲把这首歌唱了两遍,直到乐音戛然而止时,众人方有一种如梦初醒感。

窗外风雨早已不知何时停息,太阳已坠落于海平面下,只见安室玲隔窗背对着一片蔓延的晦暗,金色的发丝仿佛在闪着细光,那双紫灰色的眸子此刻宛如风雨褪却的海面,明快的笑意之下,蕴藏着某种更为深沉的感情。


“《月之美》【10】,这是八重山一带的‘夜间摇篮曲’。”

平良悠的脸上浮现淡淡的怀念,

“小时候,婆婆每晚都会唱这首哄我和小玲入睡。”


“简直如闻天籁!玲妹妹的歌喉比我好上太多了呢!完全有成为歌坛新星的天赋!”

没等众人开口,索萨感动得第一个语出惊人,

“天呀!我要学!以后我给花田生了可爱的小崽崽就唱这首摇篮曲!”


这家伙又开始发疯了……就没有人能阻止他了吗?

江户川柯南捂住了脸,突然觉得安室先生要加入这个和谐版后宫片还需要牺牲更多男人的尊严和节操……虽然那些东西安室先生好像也所剩无几了。


“……你冷静点,男人没法生孩子。”

眼看索萨又要和安室玲开始新一轮互捧,松田阵平终于按下了录音中止键开口提醒。


“唉,这样的吗?地球男人真是太没用了。”

索萨闻言立刻枕在花田早春奈的肩上长叹了一口气,那副像是真心遗憾的模样让一桌人更加无力吐槽。


【花田早春奈[1]: ……你赢了,今晚你自己一个人和松田玩沙子去吧。】


【组织新人[23]: 等等!花田你不要有了新欢忘旧爱嘛!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求你了……】


脑内频道撒娇的招数已经无用,索萨眨了眨眼,忽然不怀好意一笑,看向另一边的安室玲:

“对了,玲妹妹今晚有没有其他安排呀?其实我们几个……”


服部平次心中警铃大作。


“不行!不可以!不准去!”

他急得当场大吼起来,引来了不少人侧目。


“你干什么啊!平次。”

远山和叶在一边露出半月眼,

“别突然叫起来好嘛!这样太失礼了!”


告白预选地岌岌可危,服部平次这次可顾不得这么多了,还激动地拍了拍桌子怒视索萨:

“反正就是不可以去!不能再让这家伙为所欲为了!”


“我说你这孩子真是没大没小的,记得对长辈用敬语啊。”

索萨这会儿反倒故意摆年长者的架势,把他气得血压飙升,

“服部小朋友,我一没惹过你二没坑过你,你咋这么不讲理呢,连别人的快活事都要插手管,小心以后自己的好事也被打搅!”


这混蛋开始话里正大光明地威胁起他了!大混蛋!还笑!肯定早有要坑他的打算了!


服部平次摁住了桌角,绝不退让:

“我只是觉得难得出来玩,人多时自然各有各的选择,要是都像西野先生这么强人所难,只怕会坏了花田姐姐的旅游兴致吧?”


说着他还挤出笑容看着花田早春奈:“而且花田姐姐早就另有打算了,即使不迎合西野先生也肯定不会亏待自己的,你说是吧?”


花田早春奈欲言又止。


“服部君说得有道理呢。”

安室透也在边上帮腔,

“出来玩没必要因为顾虑对方心情而勉强自己统一行动,依我看,假如彼此计划冲突,大家不如重新挑选想法接近的同伴,毕竟玩得尽兴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索萨顿时不快地眯眼,看着掩藏私心笑得无懈可击的安室透。


“那倒也是。这么点小事大家没必要吵,大不了还可以错开时间呢。”

松田阵平像个和事佬在他们两个中间开口了,

“这海滩那么大,又不是非要霸占着哪里不走,各玩各的就是。我们会控制住自己不会玩得太high也不会给其他人添麻烦的,你们一个两个的就放心吧。”


放心个P啊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嘛这位大哥!能不能饶了我啊!

服部平次深呼吸,突然觉得很心累。这时他听见安室玲笑吟吟地开口了:

“哎呀,看来你们几位都有不少丰富的旅游安排呢,我和悠姐要忙着给婆婆办寿宴外加招待村里人,还有些准备工作要做,就提前祝你们玩得开心了。”

她拿起手机冲她们眨了眨眼,主动提议交换联系方式,

“相聚即是有缘,今日这顿饭我吃得很开心哦,虽然不得不暂别,但后面几日若你们感兴趣的话,我和悠姐还可以当导游带你们四处转转呢。”


“真的吗?那就谢谢安室小姐和平良姐了!这次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远山和叶很是惊喜,

“我还想买点特产呢!到时请务必多提点建议!”


平良悠也瞥了一眼时间,温和地叮嘱她:

“外面雨停了,今晚天气应该会很好,不过这里远离酒店的路上灯少,夜间视野较黑,出门注意安全。”


看着又贴近平良悠不知说什么悄悄话的远山和叶,她那不时脸红的模样令服部平次更加扎心,在花田早春奈和安室玲争着买单拉拉扯扯的热闹现场里,他怏怏地起身去还了三线。







餐厅厕所里,平良悠盯着镜子里自己那张脸发了几秒呆,用手绢慢慢擦干手,摸出了手机看了一眼邮箱,有好几条讯息还是未读状态。


一想到还在等她的人,她不由得暗自抱歉,忙在回复框编辑起文字。


刚走出厕所没几步,就听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喂,你这家伙之前不是说自己有恋人了吗?麻烦你能不能与和叶保持点距离?”


平良悠发送讯息的手指微微停顿,她面无表情地回头看着那个大阪高中生,他正插兜靠在墙边看着她,看样子是特地来蹲守她。

少年有着和她相似度极高的脸,嘴角微抿,望着她有些敌意。


因为太过认真,不知为何,平良悠总觉得他的表情里透着一股憨劲。

看着这个人,就好像再度照起镜子,但心底挥之不去的违和感时时刻刻提醒着她,这是一个连眼神也完全和她相反的人。


傻子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那腔热血,那份近乎天真的执着,那种不肯死心的较真,还有一份极力掩藏的小心试探和警觉。


“告白了吗?”

面对他疑似宣扬主权的话语,她淡淡地反问,

“接吻了吗?交往了吗?同居了吗?”


直白的发问似连珠炮似地轰懵了服部平次大脑,让他瞬间脸色发烫,遂看见她已步至跟前,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


“真弱。”

近身自带轻微压迫气场的女人冲他晃了晃手机炫耀锁屏界面,用与平静的脸极不相符的语气说出了暴击他的事实,

“我和我的阿清在国中就定情了,现在可是激情同居中~ ”


“哦,差点忘了,你还没成年呢。”

在服部平次瞳孔地震里,这个大姐姐又拍了拍他的肩,

“要加油哦,一直让女方等待的男人可是很容易让人厌倦的。”


目送她的背影远去,服部平次石化在原地。


一分钟过去了,他惊魂未定,倚墙抱头开始怀疑这个世界。


啊啊啊啊啊我的老天爷啊刚才那个锁屏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男朋友怎么长得这么像没染发的国末照明啊啊啊啊啊啊啊!(*和叶家隔壁的大学生,TV「难为情的护身符的去向」出场,服部平次的情敌)


这世界还能合理吗????!


糟了、救命……脑子里开始有他和国末亲亲的画面感了。停下!不能再想象了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为什么啊!为什么她都比他早脱单啊?!


可恶!刚才她就是在嘲笑他吧!可恶!这些人一个两个的都在看他笑话!!


耳边突然传来叹息声。


“其实我觉得远山小姐并不是没察觉你的心意,她一直在等你准备好吧。”

安室透不知何时已从隔壁男厕所走出来了,一边叠着手帕一边安慰他,

“有时候表白心意不必太纠结仪式感和胜负欲,给自己太多压力会适得其反。”


“烦死了!要你管啦!你是我爸嘛?!干嘛老对人说教啊!”

服部平次不爽地扭过头,正好看见走廊尽头的电梯口,安室玲在和花田早春奈黏黏糊糊地纠缠,说了好些话才告别分开,安室玲在电梯门合上前又朝她抛了一个飞吻。


“安室先生,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看,她比你会多了。”他指着那边嘀咕道,“你怎么回事!”


“……彼此彼此,服部君,我看你再不努力点你的女朋友似乎也要移情别恋了哦?”安室透额上青筋微跳,侧头假笑回敬。


“女朋友什么的……还……还没有发展到那种地步呢!”

服部平次顿时败落,声若蚊呐,开始焦虑,

“和叶那家伙应该不会喜欢上有恋人的女人吧……应该……”


“拜托,服部,你在这种事上倒是给我坚定一点啊!身为她的青梅竹马你应该是最了解她的人了,远山的性取向肯定不包括女人,她只是欣赏对方吧!”

厕所门口的江户川柯南看着好友这副样子露出了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他把脸转向安室透,

“倒是花田警官一看就是双性恋呢,她之前不还揉了樱井小姐的胸么!安室先生,我真同情你啊,竞争对手不仅有男人还有女人,你光是年龄就是硬伤了吧,花田警官可是亲口说过,她对老男人没兴趣,差三岁就算马里亚纳海沟了,你再不争气点可不行啊!”


安室透嘴角下拉了几分。







两小时后,黑夜彻底降临,远离光污染的纯净天幕此刻化为汇聚星沙的海域,磅礴深邃的银河横跨天际,一直向南方延伸,随着海风与时间的流逝悄然移动。

酒店走廊里,一大一小在极限拉扯。


“不要嘛!小兰姐姐!我们没必要特地去叫花田警官吧,明明我们两个人就够了吧。”

江户川柯南不情愿地拽着毛利兰的手奶声奶气道,

“花田警官白天冲浪那么起劲,这会儿没准早就累了歇息了,你就别去打扰她了嘛!”


“可是她不是之前说今晚想要赏星星嘛,这上面的观景台视角很好哦,难得能见很漂亮的银河呢。”

毛利兰完全没领会到他的言外之意,一脸热心地拉着他往前走,

“和叶刚才突然被服部君叫出去了这会还没回来,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感觉有点冷清呢。”


“兰小姐说得是,早春奈以前就抱怨过东京空气污染太严重看不着几颗星星,这么令人难忘的景色当然得喊上她。”

并肩同行的安室透一边微笑着附和她,一边看着小学生撒娇,

“况且出门在外,光你们两个未成年人也不安全,人越多也越好。”


可恶,安室先生这个记仇的大人!要是他现在不是小孩子的状态就好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目标门牌号,江户川柯南心中连连悲愤叹息。

叔叔难得不在的美好两人世界,偏偏遇上花田警官和她的那些鱼一起看他的笑话,真是太不走运了!


三人刚在门口停下,安室透刚要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响动。

“啊……啊哈!不行了!我不行了……Rei酱好厉害……”


安室透的手微微一僵。

那个女人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什么会在花田早春奈的房间里?


娇喘声隔着门板依稀可闻,还隐隐传来富有氛围的轻音乐。

“安室先生……看样子花田警官现在好像不太方便……她们好像在做一些交流,要不我们还是过会再来吧。”

毛利兰顿时尴尬得面红耳赤,有些不忍心揣测安室透此时的心理活动。


她退后了一步把江户川柯南抱起来,刚要捂他的耳朵,里面就传来一声捶地的响动:

“呜呜……轻一点啦!好酸啊呜呜……要麻了……”


江户川柯南露出了半月眼。

喂喂不是吧?她们两个才见面半天哎?这么快就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吗?这已经不是一般的饥渴了吧!


“从来没那么久过……啊哈……停一下……我跟不上了……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不会的啦,其实才过去一个小时嘛,花田小姐。”


天……天啊!这也太激烈了吧!

毛利兰已经大气也不敢喘,难以置信自己听到的内容。


江户川柯南也脸色呆滞。

他小小的智慧大脑开始放弃处理瞬间袭来诸如“星期几”、“行不行”等乱七八糟的信息,只剩下一个感想。

……这家酒店的隔音性能不太行。


门内动静激烈,门外气氛前所未有地焦灼。

安室透再度揉了揉眉心深呼吸,脑内忽然涌现出不少白天安室玲和花田早春奈眉来眼去的互动场景。

……可恶,是他轻敌了。

这个女人白天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勾引她时完全明目张胆不加掩饰!

故意当着他们的面离开,实际上行动比他想象还要快,大概之前就和花田早春奈约好了晚上去她的房间偷偷私会吧。


冷静,这里还有两位未成年人在,先让他们离开这里,之后再避开早春奈单独找她对峙。他绝对不允许这么毫无分寸的类型进鱼塘!

他扭头正要提议离开时,就听见里面突然爆发出一声夹杂着啜泣的尖叫,喊得他心里发颤,寒毛倒竖。


“花田小姐的身体真的很棒哦,柔韧度很高,再用力一点也不会坏掉的呀……”

安室玲温柔的声音里充满了可疑的诱哄,但听起来下手毫不怜惜,

“来,不哭不哭,奖励亲亲一个……”


安室透的手先于理智拍上了门板。







酒店外,两个高中生正一前一后走在沙滩上。

凉爽的夜里阵阵海风吹拂,清晰可闻树冠的沙沙摇曳声和啾啾的虫鸣声,群星在他们头顶闪烁。


“平次!我们干嘛跑这么远呀!这边都没有灯!”

眼看四周的环境越来越偏僻,远山和叶紧张地攥紧了服部平次的手。


她的小心脏从刚才起就一直扑通扑通地跳,与拍在沙滩上退而复涌的浪潮此起彼伏呼应着。


掌心传来无法忽视的温度,若是指尖再偏一些搭上他的脉搏,便能感觉到那里突突直跳。远山和叶的目光沿着他的肩勾勒,从很久以前,她已经习惯了这个距离,习惯了跟在他身后走来走去,也习惯了他每次一有什么要紧心事就开始故弄玄虚,只是每次独处时他一声不吭认真起来时,他的肢体反应总在出卖他试图掩饰的紧张,不同于平日破案时那般胸有成足游刃有余。


一轮银月升上天际,与璀璨的群星竞相争辉,皎洁的光波荡开来,驱散了夜色带来的不安,隐隐可见远处的海中小岛如小兽般在波涛中隆起背脊,海崖下的白沙仿佛在闪闪发亮,神圣的静谧笼罩在他们彼此心头。


“平次,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服部平次的目光飘了一瞬,他放开了她的手,轻咳了一声,再抬头望向她时,满脸凝重。


“等下、该不会是你忘记带换洗衣物了吧?所以才避开他们偷偷找我求助?”

不知道为什么,远山和叶忽然就跟着紧张起来,产生了临阵退缩的冲动,导致服部平次刚朝她贴近一步,她就下意识退后两步,语无伦次,

“这种不能借的!你好歹有点常识吧!该不会是因为平良姐突然想尝试女装了?!”


“哈??!才不是呢!别再和我提那个女人了好吧!你脑瓜里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服部平次没好气地否认,忽然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双肩,这个举动把她吓了一大跳。


“干嘛啦!平次!”

心脏已经咚咚乱跳到突破历史阈值了,她竭力控制住身体的本能,没有用合气道把他摔出去。


“你再退就要摔进海里了。饶了我吧,就好好听我说一次吧。”

海风里,服部平次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我是要和你说……其实我……我……”


呼吸快接不上了,简直搞不清究竟是谁的心跳更剧烈,在一瞬间似乎整个世界都变得喧哗躁动,陆陆续续淹没他的言语。


海浪拍打着沙滩,忽然间,远山和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脚边一起一伏。


她在服部平次即将输出之际,低下了头。


借着澄明的月光,她看清了一具被冲到沙滩上的尸体。


不可思议的是,她现在都不会尖叫了……倒不如说,有种“意料之中”、“果然来了”的感觉。



—————TBC——————


本章注释↓

【9】黄金之花:香檬的花。香檬由台湾传入琉球,琉球把太阳叫做“黄金”,将香檬的花视为吸收太阳能量和生机吉祥植物,故称“黄金之花”。过去琉球人常在远行的亲人的行囊里放入黄金之花或香檬果实,唱这首《黄金之花 》祝福对方。  

【10】《月ぬ美しゃ 》:是琉球群岛八重山地区流传的一首民谣,歌名在八重山方言中意思是“月亮之美”,日语翻译为“月の美しさ”,歌手夏川里美有唱过一个删改版。*鉴于没有中译版,文中的歌词为我自己参考日译版翻译修改的产物。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