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银月白沙之恋(6)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星期六的第24小时》番外3,有一定的前文设定承接(OOC归我)

冲绳半架空群像剧

——————————————————

Chapter 6: 灵异推理篇~启动



服部平次两眼无神地看着这个死者。


他的下半身属于男人的部位没有了。


成百上千的海蟑螂正在绕开他从脚边爬过,黑压压一片又一片,几乎要覆盖整个沙滩。


无数黑乎乎的虫子半空中飞来飞去,好几只迎面砸到他的脸上。


耳边传来了花田早春奈的叫声:“找到了!找到了!松田!你那玩意不行啊!老是起不来啊!”


“花田我都说了你别妄下结论啊,我改良过的啊,你按F键啊,能咻地射出来(网)的!”

松田阵平的声音从另一端传过来,不一会儿声音变得很急促,

“……你在干什么?住手!别用钳子夹啊!男人的那个很脆弱的啊!你是魔鬼吗?!”


“所以说那个功能干嘛要设在F键啊!F键一般不都是绞杀键嘛?!”

服部平次听见那个可怕的女人正毫不留情地啪啪按着操纵手柄,

“而且钳子更快吧,就像核桃夹不是么,放心!我有好好控制,那个虽然很小但不会夹坏的!”


“不可以!万一把什么重要的证据破坏掉了呢?!”

松田阵平气急败坏道,

“你怎么可以连说明书都不看就上手,一点分寸都没有!停下!你给我轻点啊!轻点啊!”


“哈?!松田这就不够意思了!不是你把你那个的控制权交给我的嘛!你现在就是喊停我也停不下来的好吧!”

花田早春奈的声音多了些不爽,

“平时的工作报告老是推脱,这种为爱发电的玩具说明书倒写得有板有眼,比有些大厂的产品经理还敬业!真是够双标了你!有人愿意玩你的那个了就不错了,还敢嫌我不专业?!”


“我相信早春奈,早春奈在这种事上向来是无师自通很有天赋呢,按自己的方式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好了,不用听他指手画脚。”

安室透在一旁柔声细语地刷存在感,

“呀——捞上来了,不愧是早春奈,一点都没夹坏的样子。幸好它只是卡在珊瑚礁上,没有漂出探测仪范围。”


“这不是当然吗?这款新玩具可是我和松田酱刚刚联手研发出来的,不仅防水夜视效果好,控制力道的精密度也超好!这可是最棒的观测海陆生态的神器!”

索萨大声道,

“早就邀请你们一起来测试这个,偏偏你们都拒绝我!害得花甜甜干脆不来第一个试玩了!”


“都说了大晚上就不要聚众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了,被人看见会被当成神经病的!”

花田早春奈怒道,

“带这么多可疑的东西瞒过机场就算了,选地方还这么鬼鬼祟祟的,没被人看见报警就不错了!”


服部平次幽幽地看着两只体型长达快一米的仿生椰子蟹【1】从海里浮上来,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爬过来,其中一只狰狞的大钳子像是抬轿子般托着那个经海水泡得面目全非的部件,小心翼翼地放了在尸体边上,然后两只椰子蟹突然开始发出辣眼睛的五彩光,在沙滩上群魔乱舞,一只在沿着尸体卡擦卡擦拍照,一只在biubiu地发射隔离带。


“啊,松田的那个射出(带子)前好像很容易延迟,老卡住不上不下呢。”

索萨在边上感慨,

“花甜甜,还是我的更快吧?”


“我延迟的问题不大,估计是机仓里的湿度探测器影响到了接触反应,回头加个小物件改进一下就是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地说,

“西野老弟,你也别以为你快就是好事啊,赶紧检查一下你的那个功能有没有异常,要是给那些磨人的小沙粒跑进去,导致摄像头的取景光栅出问题,咱们可就白忙活了。”


“哎呀,反正不管是快还是延迟,你们两个的那个都还是太脆弱了,玩两下就不行了,在我看来根本没区别嘛!”

花田早春奈嗔怪道,

“我之前提的改进建议你们都没当回事!就知道整一堆花里胡哨的没用功能。”


“花田你有没有搞错啊,明明是你要求太高了好吧?”

松田阵平不满道,

“我的那个硬度再贴近真货也经受不了你辣手摧残,我可是专攻下海的时长和质量的!”


服部平次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冷静……


“神经病啊你们!!!搞了半天你们说的玩就是这个啊!有必要说得那么惹人误会吗?!啊?!!”

他终于忍不住大叫,

“你们要脸吗?!能不能反省一下自己啊?!”


下一秒,松田阵平一巴掌呼到他脑后,抽得他懵了一下。


“都说了给我加敬语啊,臭小子,别以为有个位高权重的老爹就可以这么没大没小。”

他露出了堪比黑道的恶人颜,释放的压迫气场逼得服部平次连连倒退额冒冷汗,

“还是说,你对我们倾尽心血完成的划时代仿生科技探测器有什么意见?啊???”


“……不不不,没有没有。”


……



几分钟后,服部平次看着带走一大批发着手电筒光束的海蟑螂绕到远处搜索的松田阵平,长叹了一口气,他望向尸体边上不知为何反常积极的花田早春奈欲言又止,此刻远山和叶和毛利兰都一脸严肃地蹲在她身边,瞅得贼认真。


“姑娘们,你们看,这个伤口有很明显的锯齿状,犯人至少用凶器来回割了三四次,说明这个人是在清醒时挣扎状态下被割掉那个后死掉的,如果是失去知觉后被割掉,伤口应该会很平滑。”


也许是她描述得太详尽了,服部平次顿时胯下一紧。他震惊地听见安室透依然能面不改色地拍这个恐怖女人的马屁,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原来如此,不愧是早春奈,第一眼就注意到这些细节了。”


“可不嘛!毕竟这样的死法真的很少见,很难不在意啊……”

不知为何,服部平次总感觉花田早春奈好像有点心虚,两人之间的氛围怪怪的,一旁的工藤已经连翻两个白眼了,他直觉在他拉着和叶跑出来的这段时间里,一定还发生了什么他不清楚的事,但现在显然不是探究这个的时机,他只好把视线拉回到死者身上。


借着两只椰子蟹照来的强劲光线,花田早春奈格外认真地检查着的死者,用戴着手套的手翻了翻男人的眼皮,向两位女高中生细细说明:

“被害者的眼睑结膜有很多出血点……嘴巴流出泡沫液,脸上没有浮肿,按压一下能感觉腹腔积了不少水液,指压没有褪色,说明死亡时间不超过半天。一般情况下我们会推测这可能是被割掉那个后推进海里溺死的,但咱们都是见惯各种奇葩猎杀手法的人了,这桩案子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呢?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再仔细找一找。”


“啊!花田警官,被害者的躯体上能发现新旧不一的注射针眼。”

眼尖的毛利兰在她掀开衣服时指出了疑点,“好像是静脉注射了什么。”


远山和叶也立马反应过来:“我知道了!我以前听爸爸说过,眼睑结膜有出血点也很符合毒品中毒的特征,被害者也很可能是摄入了过量毒品引起急性中毒死亡后被推入海里的。”


“不错嘛,你们都很细心!”

花田早春奈满意地夸奖她们,

“现场勘察就是不能错漏任何细节,保持怀疑精神,尽可能检测每一处痕迹,陈列每一种可能性合理讨论,细节越多越有助于重建犯罪流程,千万别学侦探当谜语人卖关子哦!”


江户川柯南/服部平次:“……”


“这位被害人摄入的应该不是海洛因,假如是海洛因的话病理特征会很明显,瞳孔应该缩小如针孔而不是此刻的散大特征。”

安室透在旁边认真地补充道,

“根据我以往的办案经验,他摄入的很大概率是冰毒,但还是得等法医来对他的血液、胆汁、尿液、骨骼肌和肾组织来进一步验证。”


“据说摄入毒品过量会精神错乱自残,也许死者是自己割掉自己的那个从附近坠海的吧?”

索萨也蹲在边上若有所思,

“不过也不排除他杀的可能啦,摄入过量冰毒身体必然会有恶性高热的特征,再加上尸体之后又扔进了海里体温骤降,犯人也许是为了干扰警方的判断,不然检测一下直肠温度就能推断大致的时间点……“


“停,剩下的交给法医,不准继续说了。”

花田早春奈及时打断他,把关于下半身的话题拉回来,

“问题是凶手为什么要特意把那个割下来呢?明明只要制造服毒过量坠海的意外就可以了吧,割那个可是技术活啊,我觉得一般人顶多会折断完事吧,再不济踢骨折就行了!”


“……花田警官,你不要在那方面描述得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你这话让人怎么接啊?”

江户川柯南看着尸体惨不忍睹的伤口,露出了半月眼。


不是错觉……这个女人对摧残男人那个的残暴感似乎一直抱有谜之兴奋。


天啊,他好像有一点点担忧安室先生身为男人的那方面了……果然她还是更适合和女人在一起吧?


“咳咳,我这是在进行犯罪者的心理侧写!这也是刑事侦查很重要的一环!”

花田早春奈轻咳几声,扫视这群面色复杂的未成年人,

“凶手对这位男性似乎抱有很深的仇恨之情,动机也可能涉及情杀,或者强奸案或者强奸未遂情节,大家都重视起来!你们也很在意凶手特地割掉那个的细节吧?!”


“也可能是因为这里是御岳之地吧,凶手或许抱有某种仪式感。”

索萨环顾了一眼身后的海崖与丛林,指了指附近的一块刻字山石示意道,

“御岳在琉球神话中是神存在的场所。在古时候只允许女性进出这片圣域,是绝对禁止男人踏足冒犯的。”


“那!难道说他是触怒了圣域的神明才被剥夺了下半身?!”

远山和叶震惊捂嘴。


“笨蛋!怎么可能!那是古代啊!现在大部分御岳已经允许男性游客进入参拜了。”

服部平次毫不客气地打断道,

“而且古代琉球的国王还是可以女装进入御岳祭拜的!那会儿不也没绝后嘛!”


“服部君,请对远山小姐说话客气点。”

索萨自他背后幽幽道,

“在圣域还这么放肆,当心下半身遭殃哦!”


因为之前表白被打断受到了冲击有了心理阴影,服部平次打了个恶寒:“少……少啰嗦!我干嘛要被你教训啊!你又不是我爸!”


索萨一脸“孺子不可教”的表情看着他,揉了揉江户川柯南的脑袋:

“柯南可不要学服部君这样说话,尤其是对女孩子更要好好考虑对方心情哦。”


已经放弃挣扎的江户川柯南又看了一眼那具尸体,只好配合他奶声奶气道:

“嗯,西野哥哥说得是!那种态度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的,告白也会百分百失败哦~”

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平良姐姐和她的男朋友似乎感情特别好,听说他们要订婚了呢。”


这补刀补得服部平次两眼发黑。


“好啦好啦你们别吵了,拍照取证工作已经差不多了,还得在明天早潮前把尸体转移了。”

花田早春奈面无表情地检查着手机里联通的画面,转头对着服部平次和江户川柯南道,

“这附近的大路晚上没灯黑咕隆咚的,凶手还不知道藏在哪里呢,以防万一你们两个男生不要单独行动,实在抑制不住探索欲,也请在两位武道高手的陪护下,在我的视线范围里行动。”


“是!我和小兰会负责保护好他们,绝对不会让他们乱跑的!”远山和叶闻言立马钳住了服部平次的胳膊,突然贴身过近的亲密距离顿时让他心跳加速快要炸毛。


“笨蛋!我根本不需要你保护啊!我自己有防身能力的啊!”

他慌得要命,一边恋恋不舍地抽胳膊一边弱声道,

“你……你这样我们两个人都行动不便好吧?!”


“哈?平次你别搞错了!”

远山和叶眯眼,又收紧了力道,

“如果我不把你看紧一点,你肯定又擅自带着柯南到处乱跑给人添麻烦吧!你搞搞清楚,这里可不是日本本土!人家冲绳警察可不见得就欢迎侦探在办案时横插一脚!”


“远山小姐言之有理,况且我们现在是以游客身份进入冲绳的,要是贸然介入没有沟通好的话,不小心引起政治纠纷就麻烦了。”

安室透也在边上附和,

“刚才我已经联系过当地的警署了,那边会派人带个担架来转运尸体……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些交接工作,天亮后的搜索工程还是交给熟悉这一带的本地警员吧。”


“有人已经死掉了,谁还沉得住气管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啊,当然是尽快帮警方找全线索抓住凶手啊!”

服部平次瞪着那具坏他好事的尸体愤愤不平道,

“谁破案这种小事他们不会在意的啦!再说我们现在置身事外也不可能安心玩了啊!”


“你这孩子真是不懂变通,叫你们老实呆着是先看看情况,又不是禁止你们查案!”

见他这么犟,花田早春奈额露青筋,起身直逼得他往远山和叶的怀抱里缩了缩,

“你看看咱们这个旅游团配置,条子侦探含量过高了!还有你!能不能有点政治敏感度!在这里比起‘关西的高中生侦探’,人家会更在意你老爹是大阪府警本部部长!这种时候低调点会死啊?!!”


她看起来也不是一般的火大。

江户川柯南咽了咽唾沫,识趣地挪开视线降低存在感。


没等安室透安抚她,花田早春奈就摇摇欲坠歪倒在他怀里,摸着他的胸肌露出了众人最熟悉的咸鱼架势:

“这一带这么偏,晚上又这么黑,看起来也不会有监控探头和目击者,要在附近的酒店和村子里缩小嫌疑人可有得忙……而且还没确定哪里是抛尸点啊啊啊!这种一看就是要搞好几天的头疼大案子……呜呜呜怎么每次出来玩都那么晦气啊我要哭了……”


“……你有没有搞错啊!遇到这种情况我才要哭了好吧!”

见她变脸如此之快,服部平次勃然大怒,但两个小白脸已经开始好言安慰起她了,远山和叶还谴责地掐了他一下。


“各位,找到疑似凶器的物件了。”

在花田早春奈开摆之际,松田阵平从海崖那边转了过来,打断她施法,

“有把普通的菜刀没掉海里,卡在那一带悬崖下方的树冠里,弄下来还挺费劲,我觉得抛尸范围缩小了。”

“……”







“那个……冒昧问下,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一刻钟后,几位临时派过来的村警困扰地注视着花田早春奈身边的三个成年人。


索萨似乎等待这个时机已久,他两眼放光,当着众人的面楼住花田早春奈的胳膊,骄傲地解释:

“这是我的大富婆,我们三个都是她的小白脸!”


“喂,不要擅自把我算进去。”松田阵平黑着脸道。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老婆(爱车)不是也被花田包养着么,每个月的保养费至少十万起吧?四舍五入你也算是被她包养了!”

索萨看着他不认同道,

“松田酱,做软饭男就大大方方承认呗,咱们可是专业的!”


“不!这怎么可以四舍五入呢!虽然她在我老婆身上花钱多,但我可是只卖身给工作的上班族!”

松田阵平咬牙据理力争,

“总之我绝对不是那种出卖色相还暧昧不清的软饭男!不准造谣!”


听他这么说,索萨不乐意了:“亏你平时还和花田经常与你老婆一起体验激情起飞的超高速快/感,松田酱,你居然比起老婆更爱面子,男人不能这样的!”


服部平次和远山和叶双双捂住了嘴瞳孔颤抖,难以置信这爆炸的信息量。


“那还不是因为上次她没控制分寸把我老婆搞得太惨了,我当然得讹点保养费补偿吧。”

松田阵平摸了摸下巴,毫不客气地呛回去,

“再说她包养我老婆,和包养我是两码事,不要给我混淆概念啊。”


“啊啊你没事吧?!一般人会这么说嘛?!”

服部平次指着松田阵平抓狂道,

“她可是对你老婆出手了啊!你倒是给我点被ntr该有的正常反应啊!你这样还算男人吗!”


“这和男人不男人的有什么关系,我老婆又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好吧?”

松田阵平坦然地看过来,理直气壮道,

“我很爱我老婆,这和花田也很爱我老婆一点也不冲突好吧?臭小子,别随便用那种庸俗的占有视角解读我们之间神圣的关系啊!”


“各位不用理会他,他就这没出息的样。”

安室透压抑着额上青筋用强硬的力道把看戏的索萨从一脸生无可恋的花田早春奈身上剥下推开,冲着那几个村警笑盈盈道,

“我才是早春奈的正牌男友。他们两位是朋友,我们闹着玩的。”


“你说是吧?早春奈。”

说着他朝花田早春奈发起了温柔进攻,勾住了她的手。


“啊呦,几个菜啊喝成这样。”

看见他这次终于A上去了,松田阵平勾起嘴角毫不留情地嘲讽,“就你出息了哈。”


“安室君,醒醒。”

索萨自背后一把搂住了花田早春奈,像是树濑般不肯撤手,把下巴搁在他们之间,忧心地说,

“你该不会是泡盛酒【2】喝多了吧?这里被花甜甜上过的只有我哦!”


又开始了,又开始了,江户川柯南捂住了额。


就在这时,黑暗中传来轮子碾压的沙沙声和塑胶摩擦的吱呀声,众人纷纷回头,只见月色披拂下,一个年轻的警官骑着辆沙滩自行车越来越近。


来人显然就是此案的负责人,在他身后隐约可见两个鉴识课的警员也提着工具箱一前一后地往这边赶。


“初次见面,敝姓玉城。”

他下车后并没有任何躬身礼节,而是直奔服部平次伸出了手,一脸激动仿佛圆梦追星现场,

“关西的高中生侦探服部君是吧?久仰大名。我和我老爹一直是你的忠实粉丝哦!”


刚教训过服部平次办案要看当地人脸色的花田早春奈:“……”


【花田早春奈[1]: 气死我了!怎么可以这么快就打我脸!我早该意识到了,这就是一群关系户的世界!】


【组织新人[23]: 正常,毕竟侦探们才是主角,到哪都会有剧情点服务他们的啦。】


“哎呀!玉城叔身体还健朗么?上次在大阪见到他,我还是小不点呢。”

服部平次立马反应过来这是他老爸那位朋友的儿子,回握了他的手热情地问候,

“这次出来旅游真的多谢你们为我们安排私人游船了!”


“哎!哪里哪里,我老爹以前帮这里的租船业老板洗刷过冤屈,这点小要求只是举手之劳!“

年轻的警官腼腆地笑笑,

“他退休后身体健朗得很,打算在宫古岛度过晚年了,我这算是子承父业。”


说着他开始交接工作,跟着服部平次去看尸体,一看清死者的面部,他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就差没把“大事不妙”写在脸上。


他这反应令服部平次心生不妙预感:“玉城警官,莫非这位被害人的身份不一般?”


“出大问题,想杀他的人都能从这里一路排到本岛那霸市去了。”

玉城警官深呼吸,竭力稳住心神,

“他叫吉元弘司,曾任过上届冲绳的知事,是个不折不扣的自民党保守派,背后不少靠山,卸任知事后现在做了石垣市市长……妈妈呀!他怎么会死在这里?”


“他貌似是从那边的海崖被抛尸,顺着洋流飘到这边的。我们还发现了疑似是凶器的刀具,需要采集刀口的DNA检测比对。”

松田阵平给他示意他们之前拍摄取证的一系列照片,又看了一眼仅有的两个负责鉴识工作的警员,

“我建议你们最好增派几个鉴识科小组全方位检查下。”


“不好意思哈,我们这穷乡僻壤的,目前分派到列岛的刑事科人手不足,让大家见笑了,我这就把情况上报本岛,这次一定让他们增派几个人,这次一定!”

玉城警官抹了把冷汗,震惊地看着递来的手机屏幕,

“大城市的警官水平真牛啊!连拍照取证的图像清晰度都这么高了吗!这打光和构图多么专业啊!”


……不,那倒不是。


想到潜到海底深藏功与名的仿生椰子蟹,众人微妙地沉默。


下一秒,手机画面切至尸体下半身的清晰细节图,服部平次清楚地看见这位年轻的刑警手猛地一抖。


说时迟那时快,松田阵平一个箭步及时探手接住才没有让他的手机坠海报废。


没等众人反应,这位玉城警官就蹲下来用手电筒照着尸体的下半身不死心地确认着什么,在反复确认后,他的脸色逐渐由惊吓变为迷茫,最后变成难以置信。


他带着一脸“怎么会这么残暴”“天哪这不是真的”的表情夹着腿起身疯狂后退,即使两位女高中生好心出声提醒也没停下脚步,直到一路撞上了身后的刻字石碑才回神。


意识到这里是御岳,他脚一滑一屁股栽倒在地。


“啊啊啊啊啊!肯定是她!宫古岛的绫大人!!”

玉城警官惊恐得看上去快吓尿了,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蹦出了方言,

“她又来降下神罚了!这……这属于那个世界的事了,我们可没办法管!”


不是吧这位哥,原来本集的灵异氛围组是你啊?

花田早春奈无语地看着这个警官,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一个冲绳版的山村操。


服部平次皱起了眉:“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以前还发生过类似的案子?那又是什么东西?”


“住……住口!”

年轻的警官捂着裆/部欲哭无泪地指着他,

“男……男人不可以在这里久留!你这是大不敬!当心下半身遭殃!”


“……”



—————TBC——————


本章注释↓

【1】椰子蟹:一种寄居蟹,是目前最大的陆生蟹类,也是最大的陆生节肢动物,成年以后体长能达到1米以上,主要生活在整个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海域。*友情提醒:松田觉得它又大又帅,但它长相狰狞,不建议搜。  

【2】泡盛酒:15世纪初期琉球从暹罗引进了蒸馏技术后,在黑曲菌培养成的米麴中加入泡盛酵母发酵+蒸馏所制成的蒸馏酒。后成为琉球王室的宫廷御酒、朝贡贸易的贡品,也是日本烧酒的起源。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