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image of post 逛展小记| 塔拉萨:海洋文明与希腊艺术

逛展小记| 塔拉萨:海洋文明与希腊艺术

Table of contents


希腊地理与海洋文明

Alt Text

希腊地处欧、亚、非三大洲的十字路口,位于爱琴海、地中海与爱奥尼亚海之间,拥有着上万公里的悠长海岸线。

Alt Text

古希腊文明发源于爱琴海文明。爱琴文明指的是爱琴海地区的青铜文明,以克里特和迈锡尼两地为主。

爱琴海与希腊半岛在历史传统上关系密切,岛屿众多,希腊本土则分为北、中、南三部分。这些区域统称为希腊,但它并不是一个大统一的国家,而是众多的城邦国家联合共存。

Alt Text

公元前5世纪时期的希腊城邦分布,图源:ancient-greece.org

正是这种河流遍布、多山的地理环境,粮食用地较少,所以古希腊人常常海上外出开拓更大的地方或进行各种贸易活动。

Alt Text

古希腊的航海扩张路线(图源网络)


其他参考文章: 上博公众号的上博课程里相关讲座

地图的历史②:古希腊,制图学的奠基时代


希腊历史年代划分

公元前12世纪
史前时期
米诺安文明+迈锡尼文明

公元前11世纪—前8世纪
黑暗时代
荷马史诗和希腊神话在口口相传

公元前8世纪
古风时期
希腊发明书写系统;前753年,罗马城池建成,罗马政权建立。


公元前5世纪
古典时期
希波战争,伯罗奔尼撒战争;罗马巩固了共和制。

公元前4世纪
马其顿侵略
雅典成为其他希腊城邦反亚历山大大帝的中坚


公元前3世纪
希腊化时代
前323年亚历山大大帝去世,古典时代结束,罗马逐渐控制意大利全境,包括南部的希腊人区域


公元前146年
希腊化时代
罗马控制地中海,彻底击败希腊,在文化上全面借鉴希腊文化,两族神话开始融合


公元前31年
希腊化时代终结
屋大维于阿克提姆海战击败埃及艳后和安东尼的联军,取得罗马的统治权


公元前1世纪—公元1世纪
罗马时代
罗马境内存在大量对希腊作品如《荷马史诗》的罗马化,由于拉丁文的缘故,后世的欧洲人往往先知晓罗马作品后知希腊原典。




关于名字

塔拉萨(Thalassa)

塔拉萨(Thalassa)(Θάλασσα)为古希腊神话中的海洋女神,在希腊文化中是海洋(通常是地中海)的化身,其名在希腊语里意为“海”。


塔拉萨在希腊抒情诗和伊索寓言里出场的概率更多。古希腊人认为水是万物之源(例如泰勒斯认为“水生万物,万物复归于水”),因此相比地母盖亚,塔拉萨在古希腊常被赋予海洋母亲的象征,推测是母系文化的残余。


A farmer saw a ship and her crew about to sink into the sea as the ship’s prow disappeared beneath the curl of a wave. The farmer said, ‘O sea, it would have been better if no one had ever set sail on you! You are a pitiless element of nature and an enemy to mankind.’ When she heard this, Thalassa (the Sea) took on the shape of a woman and said in reply, ‘Do not spread such evil stories about me! I am not the cause of any of these things that happen to you; the Winds (Anemoi) to which I am exposed are the cause of them all. If you look at me when the Winds are gone, and sail upon me then, you will admit that I am even more gentle than that dry land of yours.’

(一位农夫看到一艘船和她的船员即将沉入大海,船头消失在卷起的波浪之下。农夫说:“大海啊,如果没有人在你的上面航行,那该多好!你是大自然无情的元素,是人类的敌人。” 塔拉萨(大海)听到后,化身为一个女人,回答说:“不要传播关于我的这些邪恶的故事!发生在你们身上的这些事情都不是我造成的,而是我所受到的风(Anemoi)造成的。如果你在风停的时候看看我,然后在我身上航行,你就会承认,我比你们的旱地还要温柔。”)

Aesop Fables 276 from Babrius 71

有些人认为阿芙洛狄特(罗马名为维纳斯)无父无母,她是克罗诺斯(宙斯他爹)砍掉其父(天神乌拉诺斯)的生殖器丢进海里诞生的。但其实根据公元5世纪的希腊史诗记载,也可推测,阿芙洛狄特的母亲是孕育她的海洋神塔拉萨(在后世的拜占庭也曾有过这种说法)。

He [Kronos (Cronus)] cut off his father’s [Ouranos’ (Uranus’)] male plowshare, and sowed the teeming deep with seed on the unsown back of the daughterbegetting sea (Thalassa). [I.e. Aphrodite was born from the sea.]

Nonnus Dionysiaca 12. 43 ff trans. Rouse Greek epic C5th A.D.

而希腊海洋神里最著名的是俄刻阿诺斯(Ὠκεανός)(英语Ocean的词源),即埃斯库罗斯笔下那个试图调解宙斯与普罗米修斯关系的海神。

他是希腊神话里提坦旧神之一,赫西俄德的《神谱》称其为天神乌拉诺斯和地母盖亚所生,掌管着地表的所有洋流与河流,但也有说法是他是始祖之父、众生起源,这种说法是父系社会取代母系社会时的信仰转变。

提坦二代神被宙斯派推翻时,俄刻阿诺斯由于并未参与众神之间的政治站队因而保留部分权力,直到古典时代主宰海洋的地位才被波塞冬取代。


参考文章:

波塞冬是古希腊唯一的海神吗

走下神坛的古希腊女性:从女神到女奴的宿命悲剧

母权在希腊神话和戏剧中的反映


此外,在当时的古希腊文化里,船也通常只以女性的名字命名,或者以象征力量和敏捷的名字命名,古人相信这能像母亲一样在航海时形影不离地庇护他们。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后世的航海术语习惯里。直到现代,男性也通常习惯于用“she”或阴性词指称他们的出行工具、舰船等(当然,难免存在物化女性的性别歧视意味)。


尤利西斯(Ulysses)

尤利西斯为奥德修斯(Ὀδυσσεύς)的罗马名,荷马史诗中《奥德赛》(《奥德修纪》)的主角。


奥德修斯的生平梗概:

特洛伊战争前
伊萨卡小岛的国王
新婚燕尔,装疯逃避出征遭识破,只好随军出征,遵神谕替希腊联军寻阿喀琉斯


特洛伊战争第十年
献木马计扭转战局
因参与屠城,得罪挺特洛伊方的海神波塞冬,被诅咒在海上漂行十年不得返乡。


海上
食莲者的岛
下属吃了当地的莲会忘记思乡之情,再次带人离岛起航


海上
独眼巨人的岛
用烧红的木棍捅瞎独眼巨人(波塞冬之子),以部分下属作诱饵带领大部队逃



海上
风神住的岛
得到风神所赠的装西风的袋子,但下属乱动使得船又被吹回原地,得到风神的驱逐



海上
食人岛
11条船被毁,仅有奥德修斯的船和自己船上的人幸存


海上
喀耳刻的岛
同伴被变猪,得神使墨丘利相助解除误会,去冥界得返乡的预言


海上
塞壬海域
将同伴的耳朵用蜡封紧,但自己想听海妖的迷人歌声没有封耳,让同伴将他绑在桅杆上


海上
狭窄的海峡
闯过致命漩涡,被妖怪吞掉6名同伴

海上
太阳神的岛
被困长达一月之久,弹尽粮绝,违反警告宰杀岛上牲畜,被太阳神诅咒翻船,只剩自己幸存,在海上漂流了九天九夜



船毁上岛
卡吕普索的岛
被仙女卡吕普索囚禁play整整七年

重获自由
得木筏启航
雅典娜女神通过找宙斯,让神使墨丘利传信给卡吕普索,命其放了奥德修斯


航行第十八天
菲细亚人的国土
得公主瑙西卡助,得到国王资助送他回家


上岛
返乡
乔装成乞丐在城中打探消息,与儿子相认


隐瞒身份进宫
参加求婚者比赛
杀死所有觊觎妻子和王位者,血洗王宫,重整身为统治者的秩序,一家团圆




对《奥德赛》的戏仿


乔伊斯所写的那部20世纪最著名的小说《尤利西斯》是对《奥德赛》的戏仿,全书用意识流的手法构建了一种奇特的节奏,将主人公在都柏林街头的一日游荡比作奥德修斯的海外十年漂泊,从章节到剧情结构都巧妙地对照着《奥德赛》。

0
Ulysses has been the subject of controversy since copies of the first English edition were burned by the New York Post Office authorities. Today critical interest centres on the authority of the text, and this edition, complete with an invaluable Introduction, notes, and appendices, republishes for the first time, without interference, the original 1922 text.
book

然而,相比古代英雄战场杀敌回归故乡重整权力秩序的神话,现代的《尤利西斯》小说则取消了对远古神话的神圣性,全书转而填充诸多琐碎、平庸、混乱、滑稽的种种生活细节,变成了一种对戏仿对象的强烈反讽,隐喻着现代秩序的分崩离析,与现代人注定在虚无与绝望中彷徨的生命状态。



互文的艺术


Alt Text

扬尼斯·盖蒂斯(Υiannis Gaitis) 《塞壬—奥德修斯》

这副画有在致敬古希腊陶器的图绘风格,例如Exekias(540–530 BC)的狄奥尼索斯航海(Dionysus Cup)↓

Alt Text

但亮点是上图的现代画里,作者用戴礼帽的男人头颅取代了传说中的海妖塞壬的女性头颅。其实纵观奥德修斯的返乡史,及从古至今的父系文明史,不免为一种巧妙讽刺。



Alt Text

亚历山大·马加尼奥蒂斯(Alexandros Maganiotis) 《尤利西斯帆船》

这副画中的奥德修斯被缚在泰坦尼克号上,随着航船在广袤的辞海里漫无目的地漂泊。画里不仅包含作者对《荷马史诗》的阐释,也包含了现代文明的元素,颇有呼应《尤利西斯》小说的意味。

(《尤利西斯》的小说就充满了大量变化的文体,从早期的盎格鲁-撒克逊语、古拉丁文、古盖尔文岛当代俚语,用典更是堪称旁征博引,令人眼花缭乱。然而,文体的展览盛宴确与取材的现实生活内容却形成了强大的反差,这正是作者刻意为之。)


其他参考文章:特展细读丨“塔拉萨”特展里的海景画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