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晨间唤醒服务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IF线:零花新婚蜜月片段

源自以前在晋江评论区和嘿老师口嗨的梗,扩写版

要素:口交,抱操,失禁注意

——————————————————————


“咕啾……咕啾……”


“啊……哈……”

她好像身处一只小船里,泊在波涛起伏中,身体又好似盛满的杯盏,水流随着每次摇曳潺潺溢出,欢欣地润湿着肌肤,她扒着舱板试图保持平衡,这具地球的躯体始于永恒循环的湿意,从黑暗的寂静里不断上浮,最后止于眼睑处传来的热度,暖意烘烘的血流奔腾不息,她整个人陷入轻盈的上升里,忽又沉沉坠入足以淹没呼吸的澎湃汪洋,不自觉地挣扎着,试图抓住任何所能带离的事物,在猝不及防的巨颤间,跌向更为销魂蚀骨的失控地带。


“啊啊——啊——哈啊……哈啊……啊?!”


“醒了吗?花田警官。”


水声在她的耳畔变得更为清晰,天光敞亮的马尔代夫酒店大床上,视线里最先看清的是一双紫灰色的含笑眸子,晨光给暗金发梢镀上令人眩目的光泽,小麦色自她的世界铺陈开来,每一寸好像都裹挟着深沉的、等待光临和品尝的诱人热度。


散乱的白色浴巾到处都是,有些正欲盖弥彰地遮掩着健硕的某处,有些则不知何时铺在了身下,她赤身裸体地摊开在这明亮的晨光里,湿漉漉的小穴里还插着他的两根手指。


小腹泛涌的酥麻感并未随着梦境消散,而是在清醒的那一刻翻倍蔓延开,体内原本还在温柔抚动的指节感知到她的彻底苏醒,毫不客气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令她猛地弓腰抽搐,她下意识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大口喘气,在他的手指凿出新一轮热流时,后知后觉身下的毛巾早就湿成大片。


“嗯……花田警官的这里……醒得更早呢。”

新婚的丈夫附身亲吻着她,嘴上还在使用那个增添晨间运动情趣的称呼,唤起此前一晚过于疯狂且铭心的记忆,她感觉又有一股水流不受控制顺着他的指间淌出,羞耻得侧过脸埋进枕头里,置气似地躲他的吻。


“好过分呀,花田警官,这就不愿意理我了?看来我做得还不够呀。”

炽热鼻息连同忍俊不禁的笑扑在她的耳廓,仿佛要包裹听觉的蜜,恬柔缠绵,顺着震颤直往颅骨神经里蔓延,

“让我再为你继续晨间服务吧。”


吻顺着她的耳背开始了肉欲的朝圣,一路顺着温热的脖颈、锋利的锁骨、玲珑的乳房、匀称的肌肉、轻颤不止的腰腹往下跋涉,最后开始流连于隐秘的小丘,感受到殷勤的访问,花田早春奈不由自主地合腿,但那张帅气的脸已经贴着她的大腿内侧烙下酥痒难耐的吻,搁浅于亲密的隆起地带。


鼻尖的气息宛若吹向幽深之处的轻风,掀起新一轮震颤,惯用手攀援而上,抚慰起昨夜疼爱过的地方,揉弄着情潮舒张的丘壑,在湿淋淋间分开掩映的花瓣,时而插入轻搅,时而转动碾磨,温情脉脉地撩动着泛滥成灾的蜜泉。


粗糙的舌面拨开层层瓣肉卷上花蒂,开始了有规律的吮吸与舔咬,穴里的指节力道加重不断叩击着上壁,在抽插间渐成一支水声涛涛的重奏曲。


腿间耸动的金色发丝晃得她神思恍惚,爱人啜饮着她激颤的羞涩,她的呻吟顷刻间拔尖,扭腰试图合腿摆脱过于强烈的快感,却被他另一手摁住了腰加重了吮咬挑逗的力道,只好哭泣着发颤着拍打着床铺,抖着腿绞紧了他的手。


“啊零!停下啊啊~~~~~啊要到了……要到了……”

在透明的水流即将喷出前,疼爱花蒂的热意连同堵在穴口的手指猝然离去。


紧接着,炙热硬挺的粗长性器就这样一插到底,肏得她当场失神脑内频道直接罢工。


极致的高潮带来的灭顶快感彻底将她拍翻在欲望的狂涛骇浪中,在眼冒金星间只能无助地张开了唇大口喘息,抓紧他的身躯,失去了叫喊的力气。


“早上好,花田警官,今天也要一起共度哦。”

身上人微笑着凝视她终于乖乖从枕巾间翻过来沾满生理泪水的脸,向她发出了正式而温柔的问候。


带着爱液气息的吻烙下来,她淹没在自己身体浓郁的汪洋里,仿佛真正在这性爱的狂涛中与灵魂伴侣融为一体。


晨间运动已不知不觉变成她参与的例行环节,他的双臂撑在她的脸颊两侧,开始以一个俯卧撑的姿态缓慢而用力地动起下半身,在她从高潮里缓过来后,节奏越来越快,次次精准踩点,啪啾啪啾的巨大水声连同耳畔的舒服喘息和不时的调情话响得要命,炽热的膨胀和性感的轻喘伴随着她内里不可抑制的痉挛和间歇收紧作长长久久的回应。


“零……停一下好不好……就停一下……”

没一会儿,她再也受不住了,红着脸推着他结实的胸肌软声讨饶,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


“嗯……突然变得比昨晚还要紧呢?难道说想要上厕所了?”

“呜呜……”


“没关系哟——我会好好负责陪你去浴室的。”


“等等!不……不要!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哈啊……住手!啊……哈啊!啊啊啊——”


失重感顷刻传来,视线猛地晃动,眩目的天光间是仍觉陌生的世界,他的臂弯轻松有力地将她抱起来,就这样,以未拔出的姿态托着她跨过一地的衣服,故意慢悠悠地挪着步子朝着浴室行进。


她呜咽着感觉全身的重量压在交合处,那根炙热随着他的每一次迈步都更坚实地磨蹭着柔软的内壁,连同结实分明的腹肌里外夹击着她颤栗且饱涨的小腹,源源不断的爱液顺着重力和每一次拍击从交合的缝隙里淌出,如同黏滑的欲望之蛇放肆地缠附在两具纵欲的躯体上,为形如探戈般的共舞增添藕断丝连的命运之弦。


在呻吟不断的沉沦中,玻璃门给推拉开,她再度回归重力,发软的脚在触地间险些滑倒,敏感的腰部又给他贴心而及时地托着,在揉捏和把玩间翻了个身后,她欲哭无泪地撑在浴缸的下水道口前,刚想挣脱他对腰间痒痒肉的蹂躏,就给背后的挺动撞得浑身打颤。


“来吧,花田警官。”

沉入体内的性器时而继续温和的抚慰,时而不设防地压上贴近尿道神经的地方,爱人在耳畔像是哄小孩子嘘嘘的吹气声让她浑身发麻夹得更紧了,

“不要客气哦,我会好好看着你的。”


“你这个坏蛋!大变态呜呜呜……啊呃……不要……呃……呜……真的要出来了呜……啊啊啊……”

回应她的是骤然密集的猛烈肏干,耳畔甜蜜的诱哄叠加着下身发狠的欺负,她感觉自己被一股贯穿脚心、膀胱和脊椎的痒痛难耐的电流持续地击打,将她的身体变得前所未有地敏感,每一次呼吸都好像牵动着他的挺动摇曳抖擞。


性器在加剧的痉挛间忽然深捅了一下,龟头沿着那块贴近膀胱的内壁划了一圈体贴地拔出,随着“啵”的一声,自两处甬道同时失控喷出的水流汩汩不断,自腿间倾落飞溅,汇聚成小小的漩涡,顺着神秘的地转偏向力慢慢淌向排水口,她两腿一软,羞愤交加地扒着浴缸边缘,感觉抽空了所有抬头和动腰的力气。


这时他的手却拧开水龙头,调整了下温度颇为“好心”地舀起水花为她清洗起来,宽实的掌心沿着她的腿心不轻不重的拍打起来,持续地刺激着尿道口和肿胀的花蒂,将那高潮的余韵再度推向了全新的多重刺激。


“啪啾……啪啾……滋啪……咕啾……哗啦……”


“啊~住手!要坏掉了呜呜..……”


“不会的,花田警官身体素质很好的,请相信自己,好好放松下来交给我吧。”


“呜……呃……零……哈啊……哈啊……零……啊……”


“做得很出色呢,花田警官。不用感到害羞哦。”

他的手慢慢地按揉着她排空的小腹,奖励似地吻着她的红到不能再红的耳廓,

“现在该享受最后一项服务了哦。”


沐浴露的香气升腾而起,随着他的指尖在赤裸的胴体舞蹈,绵密的泡沫自掌间蔓延,怜惜地爱抚着乳尖,绕开她的敏感地带,自水流的王国燃起求而不得的欲火。主导着晨间性事的控制狂搀起她的掌心,仿佛骑士向这具躯体献出永世忠诚的烙印,藉由最癫狂的触碰描摹她灵魂的轮廓,又仿佛渴慕的饥者掀起欲盖弥彰的帘幕,事无巨细地掰揉开生命的麦糠,抖落出经久不息的爱。


她喘息着,任他以仿佛嵌入骨血的力道搂紧、缠吻着、按揉着腰窝分开两腿,攀紧了那蓄势待发的坚实,将自己献祭般再度交给重力,接受他为她精心奉上的欢愉王座,迎来前所未有的深入。


身体好似倾翻的杯盏,水流正随着每一次爱欲结合的用力碰撞飞溅而出,欢欣地润湿着每一场采撷与挽留。


喷头水花如铺天盖地的雨珠自他们的头顶倾泻而下,氤氲的水汽淹没了豪华浴缸里缠绵交媾的身影。


————Fin————

需要验证您是否拥有该文件的访问权限

提问:“【车票确认ing】这篇是bg/bl/gl/gb哪种类型?(输入2个小写字母)”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