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If线小剧场9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Summary: 零花刚交往设定,花甜甜岁数请自我催眠22+ 要素:绳艺,finger orgasm ———————————————————————————————— 

“等等,我们才刚刚正式交往不到两周,第一次就玩SM吗?这也太超过了吧?!”

和式旅店里,安室透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


“啊……” 花田早春奈生无可恋地看着樱井钱子神神秘秘吩咐人给她安排的箱子里那堆成人情趣用品,感觉思维受到了升华。

为什么是SM用具啊啊啊啊!她只是拜托钱子找点制服这类稍微增加情趣的东西啊!她内心的小人都在惊恐地吃手手了,让她这种零经验的人拿着散鞭在安室透面前演女王?不行的吧绝对会ooc的!还有那个乳夹也太超过了!究竟是用在她身上还是用在他身上好啊???


可是……可是这具肉体她可是觊觎了很久!怎么可以在这个节骨眼上认输!

花田早春奈咽了咽口水,把心一横,顶着社死的心态走上前。


安室透比她动作更快地按住了那些看起来就很吓人的刑具。

“不行!我不想在你身上留下伤痕。”

他的喉结轻微地动了动,语气缓和几分,

“如果你想对我用,我也不是不可以……”


请你不要用这么包容的眼神主动申请当M啊啊啊!!!


花田早春奈沉痛地合上眼,以她这种没经验力气又比一般人大的恐怕会失手弄伤他。35号究竟是怎么走上这条肮脏的道路的?


见她一脸为难眼神躲闪的模样,安室透有些意外她竟没有立刻接受自己的提议,他的耳根也已经泛红充血,他不由得轻咳两声:

“如果早春奈真的很想要尝试SM,日式绳艺可以吗?只是捆缚的话给身体带来的伤害程度会小得多。”


看着他温顺无奈的下垂眼,她的心怦怦跳着,有点蠢蠢欲动,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安全词?”


花田早春奈下意识脱口而出:“Sunday?”


“……”


“啊!不是!果然还是换成Zero比较好吧?!”


“不,第一个就挺好的,要是用后面那个我怕我会克制不住自己犯罪的欲望,弄伤你就不好了。”

浑然不觉自己说出了什么可怕的话,男人的笑容愈加灿烂,一点一点逼近她,温柔地环过她的肩膀,语气里恰到好处地带上一点失落和撒娇,

“只是……我能知道星期六是哪位吗?”


“不能,因为根本没有这样的人。”

花田早春奈斩钉截铁地否定,

“我已经说过一百遍了,他们不是我的鱼!”


“你还是在掩护那个人吗?”

安室透勾了勾她的吊带衫,轻吻着她的脸颊,难掩失落之情,

“关于和你联络的星期六我心里至少有三个嫌疑人选呢……莫非是轮流的?”


“多思无益,别白费力气了。”

花田早春奈揪了揪他的鼻尖,

“这位独占日曜日约会名额的先生,从现在起不准越界打探消息。”


“好嘛。那现在开始?”

……

五分钟后,花田早春奈呼吸急促地维持着身体的平衡,拼命抑制不断膨胀的羞耻感。

要不是因为手臂已经被绑起来了,她早就要逃掉了。


悉悉索索编着绳结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听得她脸颊发烫。

斜阳自窗格打进榻榻米上,她看见自己的乳房在轻微地晃动,投影在地面,像是迎风摇摇欲坠的花苞。

裸露的腰忽然被一双温热的大手抚上来,敏感的地方被牢牢拿捏着,撩拨得她整个人汗毛都要炸了。这时她感觉到一根编满麻花结的绳子自腰后转来,垂到了双腿之间。

她整个人大脑“轰”一声木掉。


“早春奈,腿打开。”

安室透贴着她的耳边,轻柔地诱哄,他的手已经拉着那根绳子有卡进她因羞耻紧闭的大腿里的趋势。


“等等等等等等!这太超过了!”

花田早春奈欲哭无泪地摇头,

“我可以反悔吗?!其实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啊,不行哦。已经给过你太多机会了,早春奈不也是答应了会配合我么?”

男人笑眯眯地回应,甚至还吻了吻她轻颤的眼睑,

“这么抗拒……你已经湿了?”


“闭嘴!!不要说出来啊!啊!”

那双手趁着她分神间一个用力,绳子就穿过了她的腿间卡进她的臀缝,花田早春奈惊慌地睁大眼,在安室透含住她的耳垂吮吸的时刻,麻花绳就深深嵌进她已经湿润的内裤里,她还没来得及抗议,得逞的身后人就不再和她耳鬓厮磨,他抽身离去,无情地勾着绳子的一端向上提了提。


“呃……!!!”

花田早春奈的额抵在榻榻米上,抖着唇压抑住了那声惊呼。


绳子紧密地勒进她的唇瓣,一端已经绕向天花板被牢牢紧系,几乎让她以臀部高高撅起的姿态被吊起,她的下身因为麻花绳的摩擦刺激开始分泌出湿润的液体,几乎一览无余地呈现出来。


“我从以前就觉得,早春奈其实相当会演戏呢?”

身后传来调侃,但依稀可辨他微微急促的呼吸声,

“嘴上说着那方面的丰富知识,实际上这是第一次玩吧?”


花田早春奈倔强地捏紧拳,她侧过头,几乎是不甘示弱地回敬:

“你觉得呢?我看这位公安警官这么擅长绑人和威逼利诱,看来经验不少嘛?”


“是啊……你觉得此刻不是个很好的审讯机会吗?”

安室透毫不脸红地承认,还挠了一下她的脚底板,她感觉骨头都要软了。

“是从何时开始喜欢上我的?”


脚踝也被绑住高高吊起,她绝望地发现现在她的全身重心逐渐压向膝盖两点,从榻榻米的投影而看,是个极其诱人而又妖娆的姿态。


“不知道……” 她嘴硬地闷哼,“回过神来就这样了。”


“撒谎。”

自脚底板传来的痒意几乎要蔓延到天灵盖,她的下身不可抑制地流水,她屏住了呼吸崩直了脚背,生怕那些水会当着他的面淌出来,那样她真会将地板抠出来钻到下面再也不见人了!


“你们组织的成员总共几人?”

他的指尖已经顺着她的腿逐渐上移,打圈似的在她的身上轻挠逗弄,痒得她浑身颤抖,吊着的绳子带起她的战栗轻轻前后摇晃。


“无可奉告!”


“星期六是哪位?”

绳结猛地上提,更深地卡入她的体内,毫不客气地碾上她的花蒂,逼出了她痛苦又快乐的一声低吟。


“没有……没有这个人!”

两根手指猛然勾住她的系带式内裤两端的绳子一拉,将那少得可怜的布料剥了下来,她的浑身都快烧起来了。


“哦呀,这可真是厉害呢,不给你一点惩罚可不行哦。”

安室透看着她湿透晶莹的下体,最后一点布料卡在绳子里,粉色充血的软肉磨着它们,依稀可见小穴微微翕张着,流出来的情液润湿了绳子。他使坏地晃了晃那根绳子,逼出了她的喘息。


绳结碾压上她的花蒂,就着濡湿的花液在身躯的摇晃中轻微滑动,粗粝的表面仿佛要嵌入敏感的神经,骤然让她的大腿绷直轻颤,带有枪茧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揉捏着她的私处,拨弄起湿润的唇瓣,借着湿润的液体缓缓打开了她的穴口。


“深呼吸……不要压抑自己,做这种事坦诚一点才会舒服。”


——他的手指在我的体内。

清晰到足以可以想象的认知让花田早春奈几乎要哭出来了。


她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不便发力,膝盖发麻,身子不住地前倾,浑身处于酥麻无力的状态,两根手指滚烫的温度在她的身体里开拓,抚摸着她的褶肉,时而隔靴搔痒式地轻挠,时而汹涌地抽插翻搅,把她的呼吸打乱。


磨着她的花蒂的绳结与后穴里爱抚的两根手指几乎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轻微的刺痛感混合着滔天的快感,几乎要逼着她缴械投降,她的脚趾和手都蜷缩起来微微发抖。


快感累积到快要掀翻理智的那一刻,他突然附在她耳边,压低了嗓音,色情地咬字:

“这次花田警官真的非常出色。”


无数个日夜的起床铃声与此刻耳边熟悉的声音重叠,她的羞耻感瞬间轰爆开来,就这样被推上了快感的顶峰,炸得脑中一片花白。


高潮夹杂着羞耻和刺激的浪潮一波一波地袭来,几乎让她的小腹剧烈地抽搐起来,臀部微微耸动,但他的两根手指依然没有放缓速度,甚至有些变本加厉,不时地曲起指节折磨着内壁,高潮的余韵被强制拉长,强烈而又密集的快感电流像是坠进小腹,潺潺下涌,她晃得更厉害了,但无法逃离他的掌控,呻吟得好不可怜,喷溅的晶亮液体打湿了他的手,顺着她的腿淌下来将榻榻米染成了深色。


“还好吗?”

不知过了多久,这甜蜜磨人的刑罚终于停下,他轻柔地吮吻着她不自觉分泌的生理泪水,顺着她披散的头发及后颈一下一下捋着,安抚着啜泣的她,抽出了那两根手指等着她的安全词。


“是个男人就别磨磨唧唧的!”

花田早春奈努力地平息近乎哽咽的呻吟,羞怒道,

“你是什么啰嗦的阳痿男吗?!快点给我……”


“……这就太过分了吧。”

身后人解开了绳子,将她放下来,抽掉她的内裤布料,用膝盖将她的腿顶得更开,贴心地找了两个枕头垫在她发麻酸痛的膝下,

“明明连五分钟都坚持不住还高潮了三次的人是你吧?”


“不过,现在你适应得很好,就不需要用润滑剂了。喜欢超薄的还是波点的套子?”

他抓过两串安全套伸到她眼前,用和善的语气咨询她的意见。


套子的外包装反射着彩光,晃得她两眼发黑。

“哎——竟然犹豫了两秒呢?虽然考虑到你是第一次,但体力还是撑得住的吧?那就选稍微刺激点的波点款吧。”


“等等!等一下啊!”

“不行哦,早春奈,在这种事情上要坦诚一点吧,我会尽情满足你的。”


他温和地抚摸着她的腰侧,指尖顺着她的痒痒肉向上流连,戴好套的性器随着末音缓缓沉进她的身体里,忽地发力往前一顶,成功地让她漏出绵长的呻吟,趴倒在榻榻米上直发抖。


“这样就受不了,海王名号徒有虚名啊?要扮演这样的人设可不能光说不练,要加紧多做功课哦。说起来早春奈喜欢温柔一点还是激烈一点?”

他嘴上这样问,但显然因为刚才的挑衅记仇了,语气里多了些威胁之意,

“果然第一次还是要激烈点才能让你对我评价转好吧?放心,我会再努力让你多去几次的。”


屋子里响起了密密匝匝的水声和肉体碰撞声,回荡在她的耳畔,她在榻榻米上塌腰耸臀,跟不上他的速度,呻吟被撞得支离破碎。


“呜呜呜……你这个……骗子!色情狂!”

波点颗粒随着他硕大粗长的性器碾入刮蹭到体内每一个角度,痒得她不由自主绞紧收缩,四肢百骸似有电流乱窜,随着他的深顶抽插凿开汹涌的快感,海潮般来而复涌,使她搁浅之际又被拖入情欲的深渊冲刷。


她的手臂酥软发麻,几乎要撑不起来,好几次都软了下去,最后任由安室透慢慢地揉捏,他抓住她的上臂朝后用力一拉,让她的上半身弓成了漂亮的弧度,胸部在半空中轻微摇晃,下身更加严丝合缝地贴着他,接踵而至的快感在她的小腹攀升,使她又开始抽搐,脖颈仰起似濒死之际急需大口的呼吸,而身后人怜爱地顺着她的背脊一路吻上脖颈,肏干的节奏不减反增,叠加的快感宛如水漫出满溢的欲望杯口,汩汩不断地冲溃着她的神志,最后彻底决堤。


磨人而又漫长的情事终于以用掉一串波点安全套告终,和式旅馆终于敞开窗,清风拂动着风铃的声音,将一室浓郁的情欲之气渐渐吹散,安室透轻吻着她身上的勒痕赔罪,按摩着已经筋疲力尽的恋人的关节。


“只是这样就不行啦?看来你的锻炼还不够呢。”

耳鬓厮磨间吐出的却非情话,堪称恶魔低语。


在花田早春奈惊恐的注视下,他舔了舔唇,露出餍足的笑容:


“不过,这次就放过你了~”


————Fin————

需要验证您是否拥有该文件的访问权限

提问:“【车票确认ing】这篇是bg/bl/gl/gb哪种类型?(输入2个小写字母)”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