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青涩初次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IF线:零花第一次(其实可能不太青涩

源自以前在晋江评论区和嘿老师口嗨的梗,扩写版2.0

——————————————————————


“既然要验证(我的技术)的话,花田警官可要对我温柔点哦。”

降谷零垂下眼,附在她的耳畔悄声道,

“毕竟我是第一次和你做这种事,有点紧张呢。”


他的指尖正牵着花田早春奈的手搭在结实的胸膛上,隔着薄薄的衣料都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和怦怦的心跳,似曾相识的台词经本尊亲口道出效果拔群,仅是一句就撩得花田早春奈面红耳赤。


不等她进一步动作,他先把脸送过来,蜻蜓点水的轻触化为一场进退有序的挑逗,直至花田早春奈再也按捺不住轻咬上他的唇,他才束手就擒,撬开她的唇齿,垂眸专注地开始了一场舌尖与呼吸的交缠,与她陷入甜蜜的深吻。


亲得热火朝天时,他手也没闲着,温柔地搂住她的腰拉近他们的距离,在渡气间顺着她的脊背一路向上摩挲,解开了她的发绳,马尾顷刻自她笔挺的脖颈垂散,暗香滑过她的如瀑长发,流散于更深的渡气间。


他牵起她的手搭在自己的第二颗扣子上鼓励她一颗颗往下解,熨过的西服白衬衫很快给她弄得凌乱,她触摸到他滚烫结实的胸膛,那颗心脏正在猛烈地跳动,仿佛要嵌入她的手心融进她的血液里,与她同样乱颤的心合为一体。她在这颤栗中加快了褪去他衣衫的速度,双手覆上那赤裸的紧致肌肉时却又化为小心翼翼的摸索,生怕控制不好劲道弄痛他,他也慢慢扯开她的礼裙拉链,一点一点回应着她秘而不宣的期待,不一会儿就掌握要领,揉得她浑身发软。


“嗯哈……这里……对……就是这样……”

在她逐渐染上情欲的低吟里,他的指尖挑开了她的内裤,开始灵活运用指关节对那处柔软施加抚动,戒指无意间蹭过湿润的丘壑,镶嵌着的黄钻立马润上了露水的淫靡光泽。


花田早春奈脸色发烫,感觉他取悦她的技术正在突飞猛进,双手赶忙下滑去解他的皮带试图夺回自己的节奏,指尖触及那早已撑起的巨物时受惊地弹开,却被他反手捉住。


“花田警官可不能敷衍了事,要负起责任好好检查它哦……”

恋人的手耐心地引导她握住那根粗壮大胆地向上滑动,越发膨胀,伞头在她的指间慢慢撑起饱满的弧度,足以令她对它没入体内搅动的未来又期待又害怕,花穴也在这羞耻的言语诱哄里微微酸涩不自觉分泌出更多水液,经他另一手撩拨出兴奋的涟漪。


“第一次的话最好先做足前戏,不然这样直接插进来的话,会受伤的。”

他再度用订婚戒指的一端隔着她的褶肉贴心地顶了顶隐没在其下的花蒂,逼出了她颤抖的一声喘息,

“请就这样躺在靠枕上,腿再分开点……对……不要害怕……会让你很快乐的……”


炙热的硕大硬物很快就着滑腻的缝隙一路蹭过,不紧不慢地顶开了花瓣,顺着敏感的头部贴上她敏感的内核,让她下意识想合腿,却感觉湿润的花瓣层叠覆裹上来,反让那硬挺灼烫的肉感和皮下的跳动的青筋触感变得异常清晰,她难耐地扭了一下腰,花蒂附近传来的摩擦感却不经意变得更加强烈,一股刺痒自尾椎骨直窜天灵盖,激得她情不自禁叫出声。


花田早春奈咬唇又羞又僵地调整呼吸,却感觉那埋藏在褶肉下的小小花蒂颤颤挺起,此刻正亲密无间地与他的伞头相抵,无路可退,小穴又不自觉地吐出了一波液体润湿了他的茎身。


“嗯……原来花田警官是很容易湿的体质呢。“

自带清爽微笑的娃娃脸男友说出了让她羞耻爆棚的话,饶有兴致地攥着她这一点不放,又蹭了蹭欣赏着她的反应,

“花田警官似乎很喜欢我摩擦这里呢?如果我动一动,会流出更多吧?“


“呜啊!啊……好奇怪……啊……“

形状完美的伞头开始沿着她的缝隙来回温柔地做平行摩擦,带动更多的爱液润滑着唇瓣与性器,但总有种隔靴搔痒式的撩拨。


“想要我快一点吗?那花田警官帮帮我……好吗?”


“呜……快点!不要再捉弄我了!”

她的脸颊更烫了,在那双眸子的注视下,颤抖着用手向两边扒开了唇瓣,兴奋充血的饱满花蒂顷刻在拉丝的水液间一览无余,邀请着他进一步的爱抚。


“呀——啊——等等——啊——呃……哈……“

从她的视角来看,这实在是色情到爆的一幕。她半倚在堆叠的靠枕上,羞耻无比地用按着两片唇瓣不让其合上,眼睁睁地望着他握着那杆硬挺的性器控制角度滑过敞开着的粉红前庭软肉、尿道口、系带一路直抵花蒂,失去外部保护的小小凸起承接着由轻柔至逐渐加重的来回碾压和撞击,毫无障碍的茎身在她的私处砸出了粘腻的水声,甚至摩擦出了细小的泡沫。


无法停止的热辣混合着酥麻升腾而起,比她平时用手自慰的感觉还要刺激,爽得她整个人都无法连贯思考,颤抖到发白的两手还在努力地坚持着,陷入想要停止又想要继续、恐惧又渴求失控的矛盾中。


“啊哈——啊啊——零……要到了!要到了!”

高潮的那一瞬间,一股清亮的液体开闸泄洪般从下面那张翕动不止的穴口喷涌出来,他却在这时用那又胀大了些的炙热硬挺拍了拍她那敏感不已的花蒂,一手压住她的腿根,毫不客气地沾着滑溜溜的爱液沿着这条娇嫩的缝又是用力无死角地蹭了几下。


“啊啊——哈啊——零——停下——呜——”

前所未有的刺激令她腰肢徒然失去支撑之力,整个人朝后仰倒瘫软在柔软的靠枕间,在他握上敏感怕痒的腰肢时呻吟顷刻拔高,又在绵延的高潮余韵里落向断断续续的抽噎。


压着花唇供他享用的手已不知何时移位,本能地追逐他继续在身上揉捏作乱的指尖,却不知为何又给他握住,被带动着在双乳和身子的敏感带来回摩挲画圈,引发了新一波的颤栗和羞耻。欲火在不同肤色的手指勾连、牵引和交缠间升腾,酝酿出一场蔓延不止、席卷理智的焚风。


“还好吗?“

他俯下身吻她眼角因快感沁出的泪花,扑打在耳畔的性感声线里满含暧昧的引诱,

“接下来花田警官想要我怎么做呢? “


“进来……零,不要再忍了……想在体内感受你……”


得到她的应允,炙热的性器在她濡湿的花穴口蹭了两下,缓缓沉入她的身子,她呜咽着搂紧他的脖子,感官在这交合间前所未有地放大,眼帘时而是他强忍而又专注的情动之色,时而是令人晕眩的飞舞光点,水声和喘息声自黑夜里升起,如浪潮翻涌,向她的身躯不断拍溅,一波波漫过她沉浮的心跳。


“嗯……啊……好舒服……好深……呜……用力一点……啊啊不……还是轻一点……啊——啊——啊——”


照顾她的轻柔抽插逐渐转变为中等有力的叩击,降谷零专注地观察着每一次向内试探时她截然不同的反应,逐渐掌握了增加她的欢愉的独门技法,游刃有余地把控起床上节奏,轻笑着逗弄起身下人:

“花田警官到底是希望我温柔点还是用力点呀?不好好传达清楚的话我也很难办哦……”


挺动又从一次加重的戳刺落回浅浅的研磨,来回欺负得她痒意泛滥,眼角发红,惹人怜惜又忍不住想看更多。


在他附身时,她突然忿忿地啃咬了一下他的喉结,撩得他呼吸一滞。


“我到底喜欢什么样的……降谷警官不如自己推理一下?”

在他的喘息里,她舔舐了一下喉结留下的小小齿痕,腿在他的腰间缠紧了,玄黑的眼里满是氤氲的水汽,却透着不甘示弱的挑衅之色,

“这也是考验你技术的环节之一啊。“


心脏在这挑衅里加快了搏击,就好像开启了某种兴奋的开关,降谷零情不自禁地调整了下呼吸,捋开垂到眼前碍事的发丝,捉住她要继续作乱的双手,与她额抵额十指缠绵着扣紧了。


“那你可要记得呼吸哦,亲爱的♡。”

不同于上面的温和爱抚,那硬得发烫的性器猛然顶进了她的更深处,抽插的幅度加大,不到两秒就凿出了她的破碎呻吟,他那韧性极好的腰开始打桩一般啪啪挺动,在强烈的节拍里不时变换角度,同她的躯体进行起一曲狂野炽烈的床上探戈,撞得她的喘息顷刻紊乱,呜咽一次又一次拔尖,骨头也在跟着震颤。


尖叫自耳畔远去,强烈的快感电流般自体内深处一路流窜击中她的脊柱,在她发麻的后脑迸裂开无尽绚烂的极乐烟花,扇骨在强烈的抽搐中如翅翼般缩紧又舒张,花田早春奈感觉整个人好像飘坠入这双面对面凝视着她所有情态的紫灰双眸中,在一片高悬的真空里翩跹、腾飞、重组,跌落入他近在咫尺又真切不已的气息里。


星辰的幻影自他们之间远去了,床铺与手掌的触感重新清晰起来,她感觉他正沿着她仍在抽搐的敏感脊背一路安抚地摸着,将她从散乱的枕头间温柔地捞了起来。


被托着后颈从躺着转为坐起时,插在体内的硬挺性器也随之来了一场角度变换的磨蹭,她欲哭无泪地绷紧了腰腹和大腿,条件反射地绞住他,双膝哆嗦着在床铺和他的腿间寻找支撑点,但怎么也使不上力。


“啊啊——太突然了呜呜……等等……先不要动……让我适应下……”

被她卡得不上不下,任她的手摸来摸去,降谷零的呼吸也不自觉加重,眉头紧锁,细软的金发间冒出细密的汗珠,性器的前端正在层层褶肉的覆裹下承受着无处可逃的夹击,耳畔是她断断续续的呻吟和喘息,紧贴着他的那对柔软双乳不慎蹭上他发硬的乳粒,撞得他也情不自禁泄出声,所有的感官都好像在肢体的亲密接触间无限放大,理智正在失控的边缘摇摇欲坠。


他舔舐上她的耳廓又亲了亲,在她放松警惕的那一刹那,松开了托着她的脊背的手。


“啊啊啊——啊——零——”

她哭着栽进他的怀抱,在这重力使然的彻底吞入里,再度高潮了。


甬道深处喷出新一波热流浇灌着他,令他的性器也抖擞着缴械投降,降谷零幸福地闷哼出声,扣住她敏感不已的腰窝,凝视着她触电般一抖一抖的可爱模样,感到她那湿淋热情的穴肉正随着他的手指每一次划动和拨动渐次有力地抽搐和绞紧,贪婪地吮吸刚刚射过的性器,唤醒了他小腹深处喷薄待发的欲望,使那插入物再度巍巍立起。


他把他的恋人欺负得过狠了,初经人事的她哪想得到今晚会从一场青涩的摸索会给他引导着一路滑向云霄飞车般的跌宕起伏,此刻光是坐着吞吃着他那根再度精神的硬挺巨物动了几下就摇着头挣扎起来,一直扭动着调整着姿势喊着又要去了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叫得实在可怜,那水流不停的小穴却一直在卖力咬他,折磨得他越发起劲地动腰,捕捉着她失控的更多面。


“抱歉抱歉……一时没忍住。这个姿势对花田警官来说太强烈了?”

等到背部给她抓得越发生疼时,他这才如梦如醒,亲吻着羞愤不已的恋人低声哄起来,

“好吧好吧……换个姿势换个姿势,慢慢来慢慢来……”


就像方才放开她那样,在她缠着他的臂弯一松劲时,他冷不防又朝着记忆里的角度轻轻一挺胯。


蚀骨销魂的探戈迈向了终幕,花田早春奈失去了呻吟的力气,整具酥麻的身子在他的掌间轻飘飘地脱离,这一瞬间短暂的失重感也击中了她。


她再度跌回床铺,但唯独背部以上失去支点,就这样给他肏到半身伸出床沿,在这眼花缭乱间,哆嗦着再一次攀上急遽而又猛烈的高潮,仰头几乎溺死在一片澎湃的欲海之中。


但她知道,他会再度倾身而下,握紧她在摆荡间向上伸出的手予以最热烈的回应,在这个无眠之夜将她拉起,一次又一次地抛向极乐之巅。


————Fin————

需要验证您是否拥有该文件的访问权限

提问:“【车票确认ing】这篇是bg/bl/gl/gb哪种类型?(输入2个小写字母)”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