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If线小剧场10-洒花向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星期六的第24小时》番外车

道具play强制高潮注意

花洒bg向

【组织新人[23]: 我也能硬起来攻起来的(✿〇∀〇)!】

——————————————————————


“呀,我的表停了。”

索萨在床上微笑地说,

“偶然的事故,看来在我这里,星期六还没过去呢。”


他不紧不慢地舔干净了手指上的蛋糕奶油,含起一颗糖果蹭她的唇,那颗糖和他眼睛一个颜色。

甜味在他们交缠的舌尖弥漫,最后慢慢融化在在升腾的情欲里。


他吻着她的手指,克制与渴望揉捏在一团力道里,太过温柔了,反而撩得花田早春奈坐立不安起来。就在她心急地扯散他的浴衣时,他忽然举起一个盒子朝她晃了晃。


“别急呀,机会难得,试试我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好不?”

他附在她的耳边厮磨着,牵着她的手催她去拆包装,一个粉色的震动吮吸式玩具赫然显现。


意识到这是什么的花田早春奈瞬间脸色发烫:“23号!你不会送我的礼物就是情趣玩具吧?!你该不会蓄谋已久了吧!”


“别误会,我怎么可能小气到只送你这个呢~ 还有正常的礼物的啦,只是现在这个最适合拿出来了。”

索萨“唉嘿”眨了一下眼,欠得她几乎无语,

“毕竟要为了你的性福着想么!”


“……”


“虽然上面的kiss可以很多,但是偶尔尝试下面的kiss 也不错哦~你确定真的不考虑试试么?”

他依旧毫无羞耻心地说着骚话,意味深长地将那个小玩具抵在唇边亲了一下,这个动作让她脸上热度再次上升,她咽了咽口水,面对着他的软磨硬泡,把心一横答应了他。


他灵活的手指以舒服的力道揉弄她的下身,拨开她的唇瓣,吮吸的小口抵上了她的花蒂,随后,海潮一样的震动袭来。她深深地吸气,感觉一片温热不受抑制地涌出穴口,粘稠而又晶亮的液体顺着隐秘的肌肤淌下来,他的手已经沾上她的液体,抚摸上轻轻颤栗的小腹,舌尖灵巧地在她的胸部打圈,震动给予神经的刺激在不受控制地扩散。


“停下!!受不了了!”


“花甜甜,你太容易紧张了。”他调笑道,“放松,别紧绷着,我保证,彻底放松下来会超级爽哦~”


“呜!!!”

她撑不过一分钟,仅仅三十秒,那种汹涌而又磨人的快感就顺着吮吸点涌遍每个敏感地带,她弓起了身攥紧了床单,前所未有的甜腻叫声破出口,但身上人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花蒂仍然被紧紧地压着吮吸震动,轻微的尖刺感自脚底板升起,混合着酥麻席卷她全身的神经,挠着她的五脏六腑,一切声音都在远去,她的神志飘向游离的太空而去,她的断断续续的呻吟马上变成了哭腔。


下身像是失禁般喷出了透明的爱液,溅到他的手臂上、床单上,打湿了一大片,淫靡的气息弥漫着。


脑中一片空白时,倾落而下的吻像是填满她欲壑的雨,他与她甜蜜痴缠着,唇舌相依间,甘甜混合着辛辣的酒液猝不及防灌进来,烧灼着体内,唤回了她的些许神智。


她差点忘了,索萨酒本身就混合着暴烈的征服,让人晕眩,醉溺其中。


“女性的身体真是不可思议啊。相比男性,女性可以通过阴道和阴蒂分离开生殖和性欲,自洽地掌控自己的身体。”

他终于拿开了那个小玩具,手指顺着她的身躯一路下滑,拨弄爱抚着她那粒充血立起的小小花蒂,

“听说这里的快感神经可是阴茎的两倍呢……刚才感觉相当不错吧?”


太爽了。


花田早春奈大脑放空地轻轻呼吸。她感觉自己的小穴现在敏感到暴露在空气里都会瑟缩不住地流水,现在给他这样逗弄式地温和轻碰刺激,更加酥麻难耐。


“进来……”

她不满地扭了一下身子,试图挣脱他的逗弄,用脚碰了他的下身,踩得他呼吸变重,

“明明自己也想要得不得了了吧,忍得这么辛苦,我也不是不能满足你。”


然后,她难以置信地看见他变戏法般又拿出一个小物件晃了晃。


“等等等等怎么还有啊!你都发明了些啥啊变态!身份卡的技能是这样用的吗!”

她开始打退堂鼓,紧盯着那个小玩具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慌慌张张地出声,

“那个……咱们正常点行不……”


“哎——可是我当然不能只顾着自己爽咯。女性只靠纳入式性交很难获得高潮吧?”

他坏笑着捻着那个玩具,诱哄着贴上了她的下身,精准地扣住了那让她欲仙欲死的快感源泉,

“合格的伴侣在床上当然要好好满足对方的需求,不用谢我。”


震动模式调了一档,夹着她的花蒂低频刺激,间歇式地吮吸一下,引得她下身不时地抽搐收缩,与此同时,挺翘的性器也没入了她的体内,碾磨着她身体里的褶皱,伞状冠头顽劣地刮着敏感的点,激起无法抑制的痒意,在出其不意之时“啪”一声撞得她小腹收紧,连带着花蒂处传来的电流刺激轻微地抽搐起来,紧接着他再度慢下来细水长流般磨着纠缠,在她几乎要疯掉之际再度用力深深顶干,勾起连绵的欲望,玩弄里时不时夹杂着让人难以提防的狠劲,这个模式仿佛在乘坐云霄飞车忽上忽下地起伏,周而复始变成一种新式折磨,引得她泪水横流。


“啊……嗯……可恶……”

花田早春奈啜泣着揪住了床单,长发已经散乱开来铺陈在床单上,大脑烧成一团,身下的水声密密匝匝,令她羞得几乎不敢睁眼。


“啊呀?又去了一次呢~ 你绞得我好紧,好舒服……”

他的鼻尖蹭了蹭她的侧脸,浅笑出声,但没有停下磨蹭的节奏,这让被顶弄的人揪紧了他呼吸急促。


“让我缓缓……”她费了好大劲才说出一个词。


“花甜甜,”

他突然俯在她的耳边出声,看似温和的提醒炸得她头皮发麻,

“女性没有不应期哦。”


一句低语仿佛开启某种开关,昭示着九浅一深式的挑逗终于玩够,他开始放肆地动腰,认真满足起伴侣的需求,在花田早春奈下意识咬唇时,他坏心地调高了夹在她的花蒂的小玩具的震动档,直接逼出了她拔尖的呻吟,不给她任何反应时间便加大了捣弄的力度,啪啾啪啾的水声越来越响,清晰地回荡在卧室里,几乎淹没他们两个的喘息。


抵达双重高潮的瞬间,原本快把床单抓烂软成一团的花田早春奈猛地抬脚,锁住他的腰绞紧了他,让他无暇抽离,漏出了绵长的低吟。


隔着安全套仍能感觉到炙热的性器跳动的震颤,舒爽的余韵尚在舔舐背脊,花田早春奈轻轻呼出一口气,猛地翻身将他压在身下,抚摸上他射精后情动的脸。


“多谢款待。不过生日礼物光玩这些当然还不够。”

她勾着他的发丝,脸上明明露着甜甜的笑容,眼里却涌动着捕食者的炙热,

“所以让我们再做一会儿吧?”


————Fin————

需要验证您是否拥有该文件的访问权限

提问:“【车票确认ing】这篇是bg/bl/gl/gb哪种类型?(输入2个小写字母)”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