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If线小剧场10-花洒向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星期六的第24小时》番外车

角色play轻微调教注意

花洒gb向

【花田早春奈[1]:23号,你设计的这剧本好骚啊(o_O)?!】

——————————————————————


“我不是警告过你,没我的允许,不准射吗?”


“警官小姐……我错了……”

面色潮红的黑发青年看着沉着脸停下来的花田早春奈,无措地吞咽了一下,脚背难耐地蹭着她的腰侧,软绵绵道,

“给我一个机会嘛……我保证会好好听话的……”


花田早春奈先一步摁住了他不安分的手,她力气很大,直接钳住他的手腕把他的手举过他的头顶压在床头,用膝盖把他的腿又打开了几分。


“给你机会不中用,我要好好惩罚你。”

她露出一个让他僵硬的笑容,另一只手点了点他再度颤巍巍挺立而起的性器,

“你根本不适合延时高潮,干脆让你射到再也挺不起来好了。”


他的性器刚刚高潮一回敏感得不行,就被她顺着柱身一路握向茎头,直抚上铃口,电流感顺着神经末梢一路上窜,逼出了他的低吟。


“哈啊——等一下——警官小姐——慢一点!”

再度高潮的那一瞬间,他哆嗦着连语言都组织不起来了,眼尾发红目光涣散,头可怜兮兮地在床头的软垫上摩擦,闷哼着恳求她的原谅。但是这些服软无济于事,不应期的状态下,对方手上的动作无情地继续,酥麻的痒意顺着脊椎上窜,扩散至全神,刺激得他浑身发颤。


“呜——轻一点!警官小姐,我错了!饶了我吧!”


花田早春奈的视线自他扑闪的睫毛落向绯红的脸颊、瘦削漂亮的下巴线、吞咽时隐约可见的喉结。加重了手下的力道,在心里数数。


不一会儿,他的身子便再度抽搐着绷直了脚背,喷射出来,整个人软成一滩,大脑放空,连花田早春奈何时放开对他的双手的禁锢都后知后觉,在她的手触碰他的脸颊时,他也只是无意识地探头去蹭,像是收敛起爪子渴求爱抚的野猫。


索萨酒突然浇得他浑身激灵,冲洗了那些溅上身子的浅白色的液体,金棕色的酒液顺着他情迷意乱的脸往下淌,在他的身上流下来,让那具看上去像是被凌辱过的身躯微微蜷曲,紧张地绷紧肌肉,他茫然地眨着眼抽了抽鼻子,委屈得像是要哭出来了。


“看看你,索萨,这里全是你的味道。”

她的指尖轻抚着他的脸庞,撬开他的唇,沾上的酒液搅动着他的舌,

“从生到死,你都属于那个组织……不属于自己……你献身于那位大人时,可有想过今天这个下场?”


“不是的……我根本没有献身给那种糟老头过,我还是处子之身!花田小姐,不信你大可以亲自验身……请不要讨厌我!”

不应期连同她宛如刀割的话语使他啜泣出声,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他微微战栗,像头受惊的小兽开始吮吸她的指尖讨好她,

“都是那些该死的FBI把我逼到现在的境地!五角大楼那些美国佬只想要我开发的技术……他们不仅试图控制我当提线木偶……还想把我变成他们的玩物……我别无选择只能跟着组织逃走……”


他抓紧了她的胳膊,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拼命攀着,嘴上喃喃不停,似抱怨又似忏悔:

“呜呜呜卧底太多了!到处都是卧底!不管是FBI还是犯罪组织,卧底无孔不入,进入组织后我寝食难安……我做梦都害怕再被卧底出卖被抓回去!那个组织的BOSS也是个疯子根本不让人跳槽哇!我没得选择只能做那些恶心的任务……有的任务还要色诱……还要提防那些卧底在暗中给我使绊子呜呜呜……”


“是吗?那你现在,是在色诱我完成你的任务吗?”


他的脖子脆弱的部位暴露在她的眼前,任由她指尖抚上摩挲,刚挠了两下,那人就讨好地往她手心里凑:

“不……我是自愿被你抓住的,花田小姐。”


一条暗红色的项圈不紧不慢缠上了他的脖颈,以危险的趋势慢慢收紧,可他依然不躲不挣扎,仍眨着那双情欲迷蒙的棕色眼睛,一副全然信任的模样,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道:

“在那个组织从没人过问我的意志……为了自保我只能让所有人主动排斥我……我已经……演到分不清那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了……”


项圈发紧令他呼吸困难,他却温顺到任凭她掌控,整个人像是她专属的被玩坏的宠物,艰难地张口述说那些经历时陷入应激的状态,轻微地抽噎着,直到被花田早春奈拥进怀里捋着后脑勺安抚。


“所有人都嫌我恶心……可是只有花田小姐是不一样的!”

花田早春奈刚调松他的项圈,他便猛地把脸埋进她的胸口,贪婪地吸气,

“第一眼看见花田小姐,我就腿软走不动道了……好想被你关注……被你疼爱……求你了……不要抛弃我……”


花田早春奈一手拉住项圈后面栓着的链子,强硬地迫使他的头抬起,与他对视:

“告诉我,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她无情而又凌厉地注视着他,指尖掌控着他的吐息、他的欲望、他的生死,她好似暗夜里盛开的致命罂粟田,酥麻混合着疼痛融进体内,顺着血液在每寸叫嚣着流淌,让他不自觉沉沦其中。


“我想成为花田小姐的宠儿……在被彻底染黑前,只想染上你的气息……从里到外……成为你的所有物……”


“坦诚的孩子有奖励。”

回应他的是一个安慰的吻,温和的爱抚沿着他那摇摇欲坠的灵魂深处游走。


正被吻得头脑发昏之时,就被重重地按倒在被褥里,他茫然地眨了眨眼,后知后觉双手已被一副警用手铐拷在了床头。


索萨酒劈头盖脸再度浇洒下来,烈酒气息几乎呛得他要窒息,冰镇过的液体砸在他的胸口,激得他的乳首也颤颤而立,不等他喘上一口气,温热的舌就开始舔舐他的胸口的酒液,卷住了脆肉的乳首,吮吸的力道几乎让他的魂魄出窍,与此同时,她混合着润滑液和酒液的手指已经破开了他的后穴,仿佛审讯又仿佛检查一般向里开拓。


“咬得真紧啊,就这么渴望被我干吗?”

指尖戳上了他体内的前列腺敏感点,激得他整个人颤抖起来,呻吟不断,兴奋得直打哆嗦。

“本来就准备好要被你干掉了……花田小姐……请好好享用我……”


他的目光凝聚在她绑在腰间的假阳具,舔了舔唇乖乖软下身,任那个可怕的硕长器物抵到翕张瑟缩的穴口上。


“考虑清楚了?可不会好好怜惜你哦?”她的手再度拨开他的头发,温柔地撷去他眼角的生理眼泪,吐出的词句充满可怕的威慑力,仿佛在下最后通牒。

“弄痛我也行……我是罪孽深重的坏孩子……就应该被警官小姐狠狠惩罚……不是吗?”


假阳具毫不留情地没入了体内,直直顶上他的前列腺敏感点,随着内壁收缩的热度低频震动起来,撞得他目光涣散,直接让他弓起身子再度高潮,但这一次,他先前射了数次的抖动着的下体已经射不出什么了,一股自脊椎根部炸开的舒爽让他眼前发白,脚趾都不由自主蜷曲到快抽筋的地步,干性高潮尚未过去,伴随着的密集肏干就将快感的鞭挞叠加不断,宛如井喷般持续地冲刷着他所剩无几的神智,喊得他几乎哑了嗓。


没等他求饶,身上人就先拽起了他颈间的项圈,逼得他仰脸弓身,更加紧密地贴上了她,承接着她略重的吮吻和啃咬:


“告诉我,索萨,你属于谁?”


“我属于你,花田小姐……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的身体、我的生命任你掌控。”

她耳垂佩戴的那枚蝶型耳钉正在微微闪着,像一只眼睛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他贪婪地捕捉着那粒闪光,呢喃着吐露最深重的承诺,

“我会为你窃取组织所有的情报……


我会成为你干掉BOSS的最后一把利剑……


我将为你成为警视总监的道路加冕……


我彻头彻尾是你的人……”


回应他的是花田早春奈落到鼻尖蜻蜓点水般的一吻,身下是截然相反变本加厉的挺干,力道大得几乎要撞散他的骨架。


“哈啊……好棒……好用力……干死我吧……”

他握紧了她扣过来的手,失神之际仍在喃喃不断,

“我是你的……花田小姐……”


————Fin————


(ヅ)后续

安室透长呼一口气,在破译完最后一道程序后,他狂跳的心渐渐止息。

终于挑战成功组织传闻里那个不可能突破的防护程序,窃取了这个恶劣至极的男人私藏的秘密文件,这一刻连他都想心安理得地接受江户川柯南“情报组の神”的封号。

视频的开头缓缓地浮现了巨大的标题。

“相约星期六——你做好了开启新世界大门的觉悟了吗?”

他的眼皮猛地一跳,有种不妙的预感。

“安室先生,选YES!”江户川柯南在旁边一脸凝重地催促。

……

几秒后,受到剧烈冲击的男高中生面红耳赤地拦住试图撞头失忆的公安头子:

“啊啊啊安室先生你别想不开啊!如果爱她做下面那个也未尝不可!你不会输给那个男人的!”

需要验证您是否拥有该文件的访问权限

提问:“【车票确认ing】这篇是bg/bl/gl/gb哪种类型?(输入2个小写字母)”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