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柊】白夜倒影(1)

晋江雾凇二十二《柯学抽卡进行中》的三创文

缺德乐子文预警

设定:爵红羽黑,全员设定均会与原作有出入

秋泽柊羽:酒厂继承人

鹿岛响:卧底过酒厂并全身而退的公安警部

——————————

Chapter 1 对狙调情



子弹穿风带力,“叮”一声打在酒杯上,玻璃杯从他的手中碎裂,砸在大厅地板上,酒液混合着他的血淌流下来。


在仓惶逃窜的人群中,白发少年面不改色地抬头,准确地看向了远处的狙击点。


他抬起了手。


狙击镜里,鹿岛响望见他咧嘴笑了一下,然后伸出小猫般鲜红的舌头,舔舐起手上的伤口,把掌心残留的冰爵酒液也一并吮尽。


“前辈,你没事吧?” 同样在狙击镜里目睹这一幕的诸伏景光心情复杂,有点想失忆。


是他落后时代了吗?现在的高中生好像在玩一些很新的示爱。


他开始真情实意怀疑前辈卧底的那段期间没少被酒厂小少爷潜规则。


“那个毒枭头目易容往五点钟方向撤了,第二和第四小组去码头包抄。” 鹿岛前辈的语调听上去没有任何波动,他摁下了对讲机,不紧不慢地同步翻译起狙击镜里少年的唇语, “让风见那队陪MI6去临检,重点监视克莉丝·温亚德。”


在他紧锣密鼓的指挥间,诸伏景光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个……前辈,虽然不太好,但我还是想问下,你们……”


“没分。”


“啊,果然如此。” 看着卖完队友的秋泽柊羽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撤离人群里,诸伏景光眼神更加复杂了, “那现在是在冷战中吗?”


“……”

鹿岛响沉默了两秒。然后,诸伏景光听见他的前辈又开始了每次做任务时那从不离席的、完全不好笑的冷笑话: “我们目前在进行一种比较特别的放置play。”


这岂不是更不妙了吗?!!!

诸伏景光头疼加倍。


冰爵的公安卧底身份暴露,能成功从琴酒的追杀下叛逃,想必秋泽君在背后出了不少功劳。


从这几年的流言蜚语里可以推测,这位小少爷并不像组织的老人们想象得那般温顺,甚至是个白切黑的狠角色,一直有被那位大人放养着。


一般来说,正常人去某某帮派卧底色/诱不至于会命大到把目标锁定在未来的继承人身上,所以冰爵叛逃那天,所有人都毫不怀疑是小少爷先来的,毕竟听说一向不怎么过问小少爷多姿多彩的高中生活的那位大人甚至特意把在南极出差的琴酒叫回来追杀他,还禁足小少爷整整两月,肯定是为儿子的恋爱问题动怒了。


诸伏景光直到现在都为前辈的境遇深感愧疚。那脑残的、可能是喝酒时脑门一热拍板的色诱计划上头原本是为了挤兑他的幼驯染搞出来的,妥妥一职场霸凌产物,是前辈考虑到Zero那恐怖的打工工作量,主动请缨揽走了重任,为Zero挡了一堆刁难,成为现如今警察厅管理层明晃晃的靶子,这个人情他和Zero到现在都不知道咋还。


前辈很优秀,作为史上最年轻升职最快的警察厅人才,他非常能干,是不折不扣的完美主义者兼加班狂魔,做事又果敢利落,从不拘小节,用人不看出身,提拔了许多没有背景的后辈,但正因如此树大招风。


公安是特殊且非议颇多的部门,精英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主义崇拜可谓登峰造极。顶头的老古板们甚至连下层人员的头发丝都看不惯(虽然诸伏景光觉得发小的金发和前辈的长发都很漂亮。),凭实力晋升的人员向来会威胁到那些占着茅坑还抢功的纨绔子弟,所以前辈带出的队伍向来是他们的眼中钉,每次出任务必要被挑毛病侧面敲打。


但实用主义至上的前辈从不把这帮人放在眼里,也不在乎晋升考核等问题,甚至不屑于抱团取暖。前辈是性情孤傲、 我行我素且有着独特衣品的新时代潮男,各方面都很惊世骇俗……但他会处对象这件事才是最惊世骇俗的(毕竟大部分进公安的同行都做好了打一辈子光棍的觉悟),而前辈动真格处的第一个对象就让队友们心惊胆战彻夜难眠。


作为负责和卧底组织的波本与前辈联络的小队二把手,见证前辈跌宕起伏的情史的诸伏景光真担心前辈会玩火自焚。


拜托了、他可不想看到前辈的私人关系被上面的老头子揪出来大做文章最后去蹲局子的那一天。


好在他们试图监视的目标对象也在替他们操心这个难题。


鹿岛前辈猛然抬手推开他,一枚子弹冷不防击碎了他手中的狙击镜。


第二枪擦过了前辈的手套,他看见高速射出的子弹将手套划出烧焦的痕迹,皲裂的口子露出了血痕。


诸伏景光连忙闪身后撤以墙壁作掩护,最快定位了狙击方向。


高倍望远镜里,穿着黑色西装、领口点缀着绿色方巾的少年此时正倚靠在扶栏上把玩着一把不知哪来的M24 SWS狙击枪,风掀起那显眼的米白发丝,使那原本精心梳理过的发型也彻底打回初次监视时的那种蓬乱感,他的脸上还挂着天真烂漫的笑容,满身松弛感地扣下扳机,次次给前辈人体描边。


前辈闪身躲开,调整角度举枪回击,下一枚射出的子弹惊人地在半空中对抵。诸伏景光发誓他没有看错那孩子狙击镜下又惊又喜的笑意,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拆到了新玩具那般雀跃。


“前辈,有点不妙,我们还是……”


鹿岛响面无表情地再度扣下扳机,那件射破好几道口子的黑衬衫并没有影响到他的节奏,他的身姿依然笔挺优雅,在正午的太阳下不慌不忙地握着狙击枪回敬对面,如在校准一把弓。


接着,事态越发离谱起来,诸伏景光心绪复杂地围观了一场两人心有灵犀的证明,放弃分析物理学意义上的风压阻力以及两方子弹完美相抵的概率论。


虽然小少爷肉眼可见地开心,但诸伏景光清晰地感觉到鹿岛前辈周遭的温度在嗖嗖下降,冷得他有些后悔今天出来怎么没加件防晒衣。


他听幼驯染提过,这位小少爷在组织里的枪法训练多年来一直由冰爵和琴酒两位轮流上课。


现在,诸伏景光越发怀疑,前辈在这调情里逐渐不爽的心情,一定是因为这个枪法很像琴酒的风格。


他隐约觉得,前辈在吃一种很新的醋。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