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柊】白夜倒影(4)

晋江雾凇二十二《柯学抽卡进行中》的三创文

缺德乐子文预警

设定:爵红羽黑,全员设定均会与原作有出入

秋泽柊羽:酒厂继承人

鹿岛响:卧底过酒厂并全身而退的公安警部

——————————

Chapter 4 恋爱烦恼



“别瞅着你腕上的机械性紫斑傻笑了。”

研究所办公室里,宫野志保把文件拍在桌上。


“我让你交体检单,你就拿了张英国同性婚姻登记的破纸来糊弄我?!”

她叉着腰,一言难尽地看着他,

“你的脑子终于给过量分泌的苯乙胺糊成标准恋爱脑了?”


“不好意思,我拿错了,电子版行不行?”

秋泽柊羽不好意思地把文件拿回去,换成了平板。


宫野志保接过来,发现锁屏是冰爵的半裸照。


冰爵和半裸这两个词完全不可能出现在她的词典里,是出现了都会对她固有的世界观造成重创的程度,更不要说是一身慵懒还散头发的晨间高清露点照片了。


宫野志保的尖叫拔高了足足十分贝,就好像看到了会长针眼的东西,毫不犹豫地将它丢进了垃圾筒。


“……你这反应也太过激了吧?志保姐!这可是我的男朋友哎!”


“不要告诉我你们现在的调情环节里还包括交换裸照!我要把这算在我的工伤补偿里!”


“这个角度的摄像头是他为我装在镜子前的,因为我想早上醒来先看到他的脸。”

秋泽柊羽红着脸竭力为自己的行径辩解,

“再说这个角度只能拍到上半身,他晨浴都拉帘子的……”


“变态!!!你们这群变态!全是变态!”

听到冰爵的恋爱细节就好比听到琴酒念诗,只会引发无穷的惊悚,宫野志保下意识搂紧胳膊,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短时间消不下去,

“我还是那句话,离这种奔三的男人远点!心理和经验差距就摆在那儿,谈恋爱当心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你图什么?”


“你也说说!”

她一脚踢在从刚才起一直在摸鱼的莱伊的转椅上,这个刻意放低存在感的(也被她算在老男人范畴)的助手终于停下贴数据的重复性劳动,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


在宫野志保不可置信的注视里,他捡回了垃圾桶里的平板,还问秋泽柊羽要来了视频(是的,那锁屏是视频截图)细细阅览了一番。


“看来他现在的上级也不完全信任他,即使他结束潜伏任务回归公安,那边却在提防他是否被我们策反。”

他认真地得出结论,

“13:42min处,他的马尾发后面的墙上有一个监视的装置被拍到了。”


宫野志保隐秘地松了口气,不知是为逃脱的组织狂犬实际上也受人约束,还是为她姐养的软饭男的性取向。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这次来日本后我一次也没能去成他住的安全屋。”

秋泽柊羽耸耸肩,语气多了些遗憾,

“弄得我真想定制一条项圈,挑衅下这群没边界感的老东西。”


“……你知道吗,你这点其实挺随Boss的。”

宫野志保忍不住续了杯咖啡压惊,忽然想起多年前挂在秋泽柊羽旧手机上的那个铃铛(当时她就记得他买的时候就说过什么项圈之类的危险关键词,一切果然都有前兆),

“对某事物或人的超变态占有欲——有朝字母圈发展的危险趋势。”


“志保姐你可别因为新批的实验经费偏心啊,你骂了我变态整整四次,却只骂了那个人一次!这不公平!”

这评价令秋泽柊羽如遭雷击,

“我才不随他呢!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纯爱党!”


这种鬼话还不如实验的数据误差有说服力。


宫野志保懒得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和恋爱脑纠缠,她接过莱伊调出的体检报告扫了两眼:“糖化血红蛋白恢复平衡了,血压还是偏低,近期别进行剧烈运动,这份报告我会给Boss和琴酒各发一版。”


“好吧,大不了就是不参加帝丹的运动会呗,我会认真吃饭的。”

秋泽柊羽乖巧应声。


“你最好是。”

宫野志保挑了挑眉,

“如果你本月又被卷入什么莫名其妙的案子里受伤,我们就要考虑让你搬到关西上学了。”


“他想得美!我不会搬出米花町的!”

管得真宽,明明响就住在米花町,秋泽柊羽咬牙决定从长计议,

“对了,志保姐,信宫元渡之前经手的项目企划书还有备份吗?”


“怎么?你也要?”

宫野志保叉腰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台碎纸机,

“最后一份早就进去了。”


“电子版也行!拜托了志保姐!我下次会供上GUCCI的新包包的。”


“真拿你没办法,虽然都是作废的文件,但量是真的多,拷起来需要点时间。”


“好哎!志保姐你最好了!”


“行了,等着没事也别再欣赏你男朋友的不雅照片了,隔壁实验室的去离子水快用完了,你和莱伊去帮我去顶楼补点。”

宫野志保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坐下来开始找文件,

“板车在隔壁。”



无人作声的去离子水补给室里,靠墙一排排高大的仪器嗡嗡作响,半晌,秋泽柊羽终于受不了面壁的沉闷气氛,憋出一句:

“那个……莱伊哥也……不看好我们吗?”


仪器表在跳动,赤井秀一后知后觉去离子水漫出了桶,他默不作声地按键关掉,换桶。


初见秋泽柊羽和宫野姐妹时,赤井秀一不得不感慨,母亲的警告是对的,父亲曾经通过色诱接近的这个组织果然水深得很。


他离经叛道的人生规划里似乎出现了太多的意外,然而回头路难走,于是他选择了继续向前。


一般来说,卧底时,正常人不会命大到贸然接近组织的高层干部或继承人。


所以那年他干脆来了个大的,直接碰瓷了Boss。


没错,当他以不算难堪的姿势倒在地上、让嘴角里的血袋的量流得恰到好处、并在冰爵要拔枪灭口前缓缓抬眼对上了boss,及时摸出一个玻璃弹珠信物,颤声询问他可还记得卢塞恩湖畔【1】那夜带他单枪匹马杀出意大利黑帮包围的克林特先生。


Boss马上就带着缅怀之色忆起他曾经邂逅的那位英伦腔流浪艺人,他至今念念不忘克林特先生深藏不露的枪法,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和他睡过,此后本打算重金酬谢(几乎弄成了地下的悬赏规模)寻找这位神秘的江湖义士,多年来却毫无收获。今日能遇见他的儿子,实属意外之喜。


Boss说他很像他父亲,除了眼睛不像,当他用可疑的温柔口吻夸奖他的绿眼睛,流露出想给他儿子增添护卫的意图时,有那么一瞬间,强烈的危机感袭上赤井秀一的背脊——Boss身边的冰爵的敌意更深了,冷冰冰地望着他(这让赤井秀一很难不想到动物世界纪录片里的护崽状态)。


Boss见状便将话题轻飘飘带过,又笑说着这次的事故fifty fifty,主动承担了医药费还赏了赤井秀一一个酒名(是的,老牌家族企业走关系就是这么随便)。


但冰爵更不高兴了,因为他用来接送boss的爱车前端给刮掉了一小块漆(虽然赤井秀一拿来凹街头流浪艺人人设的吉他撞得更是稀巴烂),这等于是碰瓷boss是把他也一块碰瓷了。车保险按照组织的规定还没法立刻报销,还得额外浪费精力动用一些关系去伦敦交通部消除路上的监控。


在斥巨资诚恳道歉、总算各退一步作为同事相处后,赤井秀一转而发现了新的碰瓷目标。


于是第二月他领了狙击手的训练任务,“不小心”把陪着Boss儿子练习的琴酒碰瓷了。


谁也不知道琴酒看着自己的保时捷爱车不甚遇上擦枪走火事故的心情,冰爵在边上倒是有种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还煽风点火点评了一番,要不是秋泽柊羽拼命拦着,场面肯定一发不可收拾,于是伏特加上芝加哥交通部走了一趟。


第三月他碰瓷了情报组的波本,他觉得波本和冰爵是一路人,虽然外表看似和善像是正常人,但遇到这种事的思路竟然都大相径庭,不加思考直接打算就地毁尸灭迹,是组织里最需提防的穷凶极恶之徒,不容小觑!


第四月他在一次大型集会任务里依次碰瓷了皮斯科、爱尔兰、芬德拉特、布兰代德等其他有酒名代号的干部,逐渐摸清了他们的职权和负责内容,但不知为何爱尔兰对他颇有八卦之心,不到两周组织到处都有人传他是Boss的新小白脸。


第N次在酒吧被问及他是不是在与冰爵争宠时,顺直男·赤井秀一:笑一下算了.jpg。


好在上天还是眷顾他的,不久他就被飙车赶去上班的宫野明美小姐撞飞了,这次撞得实在有些狠,直接让他真正住了院,明美小姐简直是给他带来光的幸运天使,她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的仕途,谢天谢地——她还善心大发替他澄清了那些绯闻,考虑到他继续待在行动组生命危险恐有极大忧患,她特地找boss好言为他谋求了一个帮妹妹在研究所打下手的技术员职位。


于是赤井秀一很顺利地潜入了他的终极目标:白鸩制药驻日分部。


这里是最接近组织核心产业的地方,而且安全至极,人少钱多,情报好打探,报销权限高,偶尔还能跟着蹭蹭假期,硬要说唯一的缺点就是招募进来的学者学术造假一经发现会被内部消灭。


宫野志保不同于她的姐姐,是出了名的卷王,年年轻轻就得到了代号,手头揽着的疑难病症的研究个个都关乎着世界级的制药竞争市场。她和秋泽柊羽都从小在组织长大,秋泽柊羽在日本读书期间常上她的研究所转,偶尔Boss或其他干部也会光顾,对于赤井秀一而言,私下接触的机会不要太多,平时他还能随时在工作之余去见明美,简直一举多得。


不过冰爵似乎看他更不顺眼了,不仅如此,琴酒也越来越看不惯划水的代号成员,行动组一缺狙击手时,必会找宫野志保要人手逼他出来加班。


对于常春藤盟校跳级毕业、年年轻轻跑去海豹特种部队服役、拿了美国绿卡又顺利进入FBI工作的赤井秀一而言,他以为自己已见多了世面,而进入组织才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种跨国大集团还有堪比20世纪的丧心病狂的弹性工作制,底下的不少成员比FBI和DEA编内人员还卷,人均精通六国语言,跨专业的技能娴熟到时常给他不小的压力。


他很快就学会了反其道行之,与这种恶劣的企业文化保持距离,尽力当一个低调的划水大师。


进入组织第三年后,他发现秋泽柊羽和冰爵竟然一直在秘密交往,都有些年头了。


他很震撼。当然,并不是因为性取向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而是交往对象的年龄差。


毕竟组织里流传的八卦太有误导性了,说冰爵是秋泽柊羽的小妈他也信,他之前甚至还推测了一番父子俩在争夺同一人的狗血剧,后来才发现是他天真了,Boss基本上是来者不拒的。


没过两年,他万万没想到,冰爵竟然是卧底。


他还没料到,他自己还没暴露卧底身份,他这位未来的堂弟媳就先暴露了卧底身份跑路了。


怎么说呢,想想从前老给彼此使绊子的共事经历,挺尴尬的。



“如果要剧烈运动……注意安全。”他最终为了稳住人设,只干巴巴地挤出一句。


秋泽柊羽幽怨地看着这位闷葫芦,不明白明美姐除了脸和身材究竟看上他哪点。


和史上最年轻的研究所主任太熟的结果是必定会沦为跑腿的工具人。


打完去离子水、在实验室观望消磨了一段时间,终于拿到他想要的东西后,秋泽柊羽手上也多出了一叠采购报销单,轻车熟路地转向行政区。


白鸩制药的高新园区从外看充满着恢弘的对称美感,而内部则被设计得像是克里特迷宫,每个进入的人只会记得一条只属于他自己的路线,往返财务部的路通常由特定的主任或技术员担任,不过对于有最高通行权限的秋泽柊羽而言,回忆整个园区布局都不在话下。


一扇扇宛如太空舱门的感应墙在他的背后依次严丝合缝地闭合,空间时而犹如全息投影的隧道,时而犹如游乐场的哈哈镜走道,有时还有类似于展示企业文化的照片展览通道,足以让每个外来者眼花缭乱。


等走到财务部时,门口的屏幕显示上一个刷卡进来的外来访客已在里面待了20分钟。


又有倒霉蛋因为组织的报销规定被卡了?

秋泽柊羽幸灾乐祸地探头好奇观望。


“这个不能报销哦。”

财务部会计·宫野明美坐在工位上,脸上挂着雷打不动的营业微笑。


“通融一下吧。”

波本露出苦恼的神色,依旧在软磨硬泡,

“我没记错的话,莱伊那家伙上周才通过一个跑车修理单,为什么我的就不可以?”


“安室先生,我男朋友的跑车是出于任务期间的不可抗力造成的损坏,但你这个已经明显属于人为失误了。我核查过了,交通部的宫本小姐还保留着你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罚单记录。”


“哎呀。”

波本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感慨,秋泽柊羽可以用二十盒草莓牛奶赌,那绝对不是对那些女士们细致入微的工作态度的赞叹,而是对自己(或公安同事)一时疏忽没扫尾干净的自我反省。


“但是,我记得莱伊他的车也不算不可抗力吧。”

他很快转变攻势,寻找新的突破点,

“那是琴酒的子弹剐的。上次波尔多也就类似的事投诉过,宫野小姐,我建议你应该减少对你男朋友的过分溺爱,管管他到处碰瓷的毛病,以免下次他赔得倾家荡产牵连到你……”


宫野明美面不改色,字字坚定:“没事,我不嫌弃,我养他。”


这是何等慈悲且温柔的心!

秋泽柊羽顿时升起了某种敬佩之情。


恋爱的事,他决定一会找成熟可靠的明美姐取取经!


这边宫野明美还在为恋人辩护:

“而且,我找后勤部核对过台账记录,他的跑车不像安室先生你的私人用车,是属于公司登记和监控的用车,里程和油费、修理费均和任务报告对得上,完全符合报销规定。”


“——我以我男朋友的人品担保,他绝对不是会偷偷把约会时花的钱算到业务经费里的类型。”


这算什么担保?

波本微笑。这种阴险的职场小伎俩据他所知也就冰爵不会这么干。


“算了……那为什么这些也不能计入本月报销?”


“商务洽谈费、礼品费、招待费报销按今年的新规定只能计入下个月哦。”


“拜托,这次的任务对象可是医协的大人物们,都算紧急费用作预支处理吧,我还有房租要交,现在的经济状况可撑不到下个月了……”


你要不要看看你究竟在说什么啊.jpg


两人僵持不分上下,波本那张假面似有几分真情流露,铁了心要过这关——也难怪,毕竟警察厅对下级的报销规定比这边更严苛,上层内部又贪污成风,工资又是按日本特色的年功序列制度调整。


秋泽柊羽听着听着忍不住开始担心起他的男朋友,自从响离开组织后,就算公安那边的工资不够他的日常开销,他每个月都有往响的卡上偷偷打钱的,加上有重新开张的事务所作副业,不卷应该也不至于撑不下去……吧?


但是以响的性格,他根本不会主动花他的钱,他们之间的关系里,总是他索求得更多,而响看起来总是无欲无求,迁就着他,真是头疼。


好羡慕明美姐,花钱养比自己大的男朋友听上去就好有成就感。他还是得加把劲创业,今年要不要去园子上次提过的四国的葡萄酒庄看看……


“看什么好戏呢?”这时背后冷不防传来人声。


秋泽柊羽一激灵,转过头,对上了一张自己成年版的脸。



—————————



秋泽柊羽眼里:响种的草莓。

宫野志保眼里:皮下微血管遇强吸力下破裂出血所致的机械性紫斑。

【1】卢塞恩湖:瑞士境内第五大湖泊,夹在阿尔卑斯山的群峰之间,湖北岸的卢塞恩是瑞士中部地区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

克林特(Clint)是青山刚昌设计赤井务武时参考的原型,为美国著名西部片演员,其代表作为《荒野大镖客》,在片中以神枪手形象出场。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