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柊】白夜倒影(2)

晋江雾凇二十二《柯学抽卡进行中》的三创文

缺德乐子文预警

设定:爵红羽黑,全员设定均会与原作有出入

秋泽柊羽:酒厂继承人

鹿岛响:卧底过酒厂并全身而退的公安警部

——————————

Chapter 2 校门调情



大本钟在远方响起,给这场没有赢输的超现实对狙画下了句号。


“啊?你俩不继续了吗?”

诸伏景光惊诧地问。他都特地主动揽活去给其他小组收尾了呢。


鹿岛响沉着脸望着那抹消失在大楼的背影良久,这才蹲下来拆狙击枪。


“剩下的你现在就去找MI6交接吧,联系波本,让他最近不要轻举妄动。”

他回忆了一下在狙击镜里看到的口型,给大放海得到的零散情报进行了一场总结,

“我们和那边新安插进组织的线人都有人反水。”


等下属神色麻木地离去后,他打开贝斯琴包装好器械,摘下了手套。


划伤的口子血已凝固,差点和布料黏在一起,分离带来的轻微刺痛提醒着他,自己注定与过去藕断丝连。


黑发红眸的青年沉默良久,用力掐了掐掌心,让那刺痛感残留得更久一点。


方才在紧盯酒宴情况时,实在是出于紧急才打偏那枚冲秋泽柊羽而来的子弹,那分秒掐点的幸运,现在回过神还是会让他心有余悸。


同时利用MI6和日本公安作扫荡的棋子,这场自当诱饵、故意暴露在刺杀范围里的大胆挑衅,引诱的真正目标是他。


鹿岛响心事重重地把贝斯琴包合上,清理掉天台的痕迹,掏出手机确认了一眼风见为他订好的机票信息,利落地把下个行动指令安排了下去。


发消息时,手机上那(被同行吐槽过的中学生品味的)挂饰又不经意间勾起了他的连绵思绪。


指间松开,一枚刻着枫叶的银铃铛同黑色皮质防摔带一同垂下来,崭新依旧。


铃铛在风里响了起来。


铃铛本来就会响。


铃铛在这世上只有面对特定的人时才不会响。


夏天结束了。


秋老虎拖尾走过的第三周,帝丹高中迎来了开学。


换上白衬衫休闲装的公安警部结束了一场耗费心神的报告,久违地启动了入职以来攒下来的最长的假期。


回日本的第三天,他去宠物店把寄养的太郎猫猫接了回来,顺路买了点接下来一周的食材。


车子驶回米花町,路过帝丹高中时,鹿岛响放慢了速度,找了个不会被贴罚单的安全区停下来。


一群刚结束社团活动的少年少女们正叽叽喳喳地聊着什么走出校门,高中生里颇为显眼的白发少年正在展示自己的手。


“受伤了哦。”

秋泽柊羽叹息道,晃着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手像在炫耀,

“是只相当烈的巨型犬呢,每次解开项圈它就会企图逃出去,为此已经咬伤了好几个家仆了。”


“天啊!那你下次还是别回你那个变态爹的别墅了吧!太危险了!”

铃木园子想象了一下打了个冷战,

“正常人好端端的养什么狗训什么犬啊!都是借口!他肯定是宅斗剧入脑的被害妄想症,想找个教育的名头敲打你好让你安分守己!”


能毫不避讳说出“变态爹”的,大概就是铃木家不知者无畏的千金二小姐了。


秋泽柊羽忍不住笑了。和这位心直口快又时时吐槽到他心坎的家伙做青梅竹马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太可恶了!随便禁足你就算了,还老是干涉你的生活,现在连你的安全都不管不顾!柊羽,下次你要回英国时,带上我和爸爸一起去,到时他再管你,我替你出气!”

他们的空手道主将也握了握拳为小伙伴打抱不平,发表危险的宣言,

“新一你也是!每次去伦敦别老盯着你那福尔摩斯圣地巡游了!都打卡多少次了还不腻!”


“我怎么就光盯着福尔摩斯圣地了,上次要不是我把伦敦地图记脑子里反应得快,这家伙差点就要被黑恶分子绑走撕票了!我可是做全了各项防患于未然的准备工作,但招架不住案件上门啊,而且这家伙可是相当没有危机意识啊!”

工藤新一在一旁反驳道,

“我百分百肯定上次柊羽的那起意外是蓄谋已久的人为,幕后黑手来头不小!替他申请了驻英领事馆的保护,结果领事馆的饭桶们和那些MI6居然还嫌我们大惊小怪,柊羽他也是,居然心大到答应在毫无保护的状态下出入境!”


“哎呀,新一,你怎么还在为那事和我生气啊,我当时是真的不想把事情闹大,而且你当时不顾危险来救我,我真的很感动,真的很希望你的圣地巡游顺利嘛……”

秋泽柊羽忙娴熟地哄起小伙伴,饱含感情地拉长腔,

“对不起嘛——新一,上次是我的错,我下次不会再那样莽撞了,出门也会小心行事的,我真的可以好好保护自己的,你就别再记着那事了好不好?”


“你每次都这么说,但我发现每个假期结束你身上都会添新伤。”

工藤新一却不认同地抓起他打绑带的手,把“罪证”摆在他们中间晃了晃,

“柊羽,你真的不要紧吗?”


“有些事情你不打算说我们就不会刨根问底,但作为这么多年的朋友了,真的希望你注意身体,不要过于逞强。”

毛利兰也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叮嘱,

“虽然你是帝丹的马拉松主将,跑几千米不带喘,但是一到换季就动不动发烧生病,可不算钢铁之躯啊。”


“就是啊!不谈以前了,单谈这次,那狗打疫苗了吗?你打疫苗了吗?”

铃木园子忿忿不平地叉腰,关心起最实际的细节。


“那个就不用担心啦,绝对没事的!”

秋泽柊羽赶紧笑了笑试图让他们放宽心,

“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喜欢养各式各样的狗狗,很注重狗狗的健康和成长环境,经常暂时把它们送养一段时间。”


他想到了什么,笑得越发陶醉:“而且,跑掉的那头恶犬,我超级——超级中意呢!”


鹿岛响的脚步顿了一下,秋泽柊羽仿佛早已等候这个时机许久,大大方方地朝他挥了挥手。


“响!你来了!”

他表现得就好像一个恋人来接的甜宠校园文主角,迫不及待要和小伙伴们炫耀他的酷炫男友。


见到来人,工藤新一触电般飞快地把手缩了回去,退到毛利兰身边一脸见鬼地打量来人。


鹿岛响这才想起,上次他叛逃时,正好给这个倒霉的仿佛有案件吸引体质的高中生侦探撞见,他可是亲眼目睹了他如何当着一群人的面公然挟持了他“无辜”的发小、飚车、和琴酒对狙、最后还目睹了一场他华丽的假死爆炸。


……诸伏景光和世良玛丽应该让他签过保密协议了吧?


“哎呀!我们柊羽的男朋友还是一如既往地帅呢!”

铃木园子的助攻魂又燃起来了,在一旁使劲打趣,

“好久不见了,鹿岛先生!你不在沙弗莱侦探事务所停业了好久,现在是重新开业了吗?”


“不久前有私事处理,出了躺国,劳大家费心了。”

鹿岛响冲他们轻轻颔首,礼貌地寒暄两句,自然地挽起了身边人,

“现在事务所已正常开放,咨询费和从前一样不变。”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秀了?

看着立马歪头贴过去小鸟依人的秋泽柊羽,工藤新一忍不住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天知道他那天为救被劫持的柊羽抄到近路却撞见他们在暗处激烈舌吻,转眼间又默契出演匪帮谍战片和地下恋人生离死别剧情的那种一波三折,给他这个清纯直男造成了怎样的冲击。


这帮无法无天的公安!要不是柊羽自愿,他一定会报警把这个危险的男人抓起来!竟敢对他的小伙伴出手!他们还是未成年哎!当公安的协助人也不行!


工藤新一心中翻起某种酸楚。


千算万算都没料到,高中第三年,柊羽这家伙,竟然是他们当中最快脱单的,但谈的对象未免也太惊世骇俗了点。


太郎在车后座喵喵叫着,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下一秒,车子响了两下开锁了,鹿岛响低头看着秋泽柊羽把从他身上摸走的车钥匙顺手放进兜里,爬进那辆他新换的车里打开猫包抱出了太郎。


“太郎现在越长越健康了,完全看不出出过车祸。”

毛利兰把手伸出去,那只橘猫立马抬头冲着她的手心拱了拱。


铃木园子也趁机挠了挠它的下巴,猫咪在秋泽柊羽怀里发出咕噜咕噜的舒服叫声。


“毕竟这可是我和响一起捡的猫猫,生命力可顽强了!”

秋泽柊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夸赞男友的机会,

“当时瘦不拉几小小一只,多亏响研究了一下怎么做营养猫猫饭,每天都很细心地计算摄入比例,总算把它喂强壮了点。”


“鹿岛先生知道你曾经为了一袋偷食的零食和太郎五五开打架么?”

工藤新一忍不住吐槽。


看起来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他得到了发小投来的无比幽怨的眼神。


“新一!你太过分了!那是意外!太郎!咬他!”


“喵呜——”


“嘶啊!我只是实话实说!柊羽你别想蒙混过关!园子那还有视频作证!”


鹿岛响在一旁不动声色地打量起眼前抱着快抱不动的大橘猫整小伙伴的少年。


一段时间没在他身边,他的个子又长了一点,小身板也比以前结实了一点,性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在工藤新一第三次被咬时,他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这只心眼多得要命还占有欲爆棚“白色猫猫”的脑袋让他消停。


那下意识的宠溺动作,工藤新一看在眼里顿起一身鸡皮疙瘩,两位女高中生则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那我们先走了!柊羽,下周见!祝你和鹿岛先生周末愉快!”


“等等!不能让柊羽单独和他——唔唔唔唔唔?!”


“好了,陪陪我吧。”


望着拖走工藤新一的少女们远去,鹿岛响低头看着方才还乖巧任他拿捏的少年收起了纯良男高的一面,拉开车门轻车熟路地坐上了副驾驶座,懒洋洋地系好了安全带报出一个地址。


他习惯性地巡视一下四周有没有跟踪的人,确认了安全状况,这才上车启动了发动机。


暗红的跑车稳稳驶上公路,往米花大街的方向而去。


“这个国家的成年年龄下调修改法案通过真是太不容易了。”

秋泽柊羽一边撸着猫一边望着窗边飞逝的街景漫不经心地感慨,

“除非给点压力,法务省的那帮老头才会动一动,哎呀,都慢吞吞的好像蜗牛。”


视线从行色匆匆的人群收回,再一转落回笔挺坐着开车的人,他俊朗的面容似乎并没有多少神情波动,猩红色的双眸正专注地望着反光镜,握着方向盘上的手却已微微变紧。


“将来同性婚姻法案的提案期时,还得加点料腌腌焗焗呢,真麻烦,响,你喜欢加葡萄酒的烩法还是配鱼子酱的焗法【1】?”


“……真是让我望而却步的诱人选项啊。”

鹿岛响的神情终于有了微妙的变化,回瞥了一眼他,

“你现在涉猎已经这么广泛了么?”


“因为我一直都有在注意向朗姆取经,不断精进厨艺,期待着哪天和响一起切磋和分享充满爱意的料理呀!”

秋泽柊羽眨着眼认真地回答,

“响要是吃不惯蜗牛的话,Guláš【2】和Kulajda【3】我现在很拿手哦!绝对比莱伊做的日式奶油炖菜好吃百倍!

还有琴酒教我的Maultasche【4】也超级方便,平时懒得准备便当了我就用那个对付一下……

至于波本那家伙就更厉害了!他几乎什么菜都能复刻!有他就像有一个移动的国际食堂!真是太赚了!”


太郎仿佛get到了熟悉的音节,在他怀里喵喵叫了两声似表赞同,它前段时间可没少和上尉去波洛咖啡厅蹭饭。


不知为何,心上泛起了加班也没有的莫名疲惫感,鹿岛响神情怏怏地打了个方向盘,轻飘飘地回了一句:

“好哦,我倒是想见识一下,我不在的这半年他们都教了你什么呢。”


“你吃醋了?”秋泽柊羽有些惊讶。


见面以来迟迟未见他露出任何笑意,语气甚至有些僵硬生分,这是他观察得出的结论。


“怎么会呢,只不过是真心为您每天都过得丰富充实感到欣慰罢了,您的成长空间很大,未来可期。”

他听见阔别数月的恋人语气依旧冷淡,冷淡里夹杂着莫名的尖锐,

“工藤君很机敏,本不该被牵扯进乌鸦的阴影里,如果您珍惜眼下平静的高中生活,之后还是尽量和他们保持距离吧。”


秋泽柊羽琢磨了一会他的谜语话,恍然大悟把太郎放回了后座。


“你果然在吃醋。”

他心花怒放,看着依旧倔强的恋人很是笃定道。


“我说过的,响,我最喜欢和侦探玩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对新一出手啦!我的占有欲是有限的。”

他慢慢撑起身,以危险的距离贴近他的耳畔,语气缱绻地安抚,

“我一直只喜欢你一个呀,鹿、岛、侦、探。”


—————————



这个系列里的爵柊非厨房杀手,都找身边的大厨特训过滴。

【1】法式料理:普罗旺斯烩蜗牛(加白葡萄酒),芝士焗蜗牛(会搭配蟹肉、鱼子酱)

【2】Guláš:燉牛肉,捷克菜。

【3】Kulajda:马铃薯蘑菇酸奶浓汤,捷克菜。

【4】Maultasche:德国施瓦本美食里的一种方形饺子,別称为「Herrgottsb’scheißerle」(欺瞒上帝的小花招)。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