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If线小剧场7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467章 If花田重伤后的小剧场 参考文献:《创伤合并海水浸泡与厌氧菌感染》 存在私设 ——————————————————————————    


击退琴酒后,威尔直接丢掉狙击枪转身就跑。

他平生从来没跑得这么快过,赤井秀一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他消失在夜色里。

赶到海边时,安室透已将花田早春奈从水下捞了上来,两个人湿漉漉地趴在码头上,花田早春奈脸色苍白状态非常不好。

“早春奈!振作一点!”安室透扶她坐起,用手抚摸她的额头,

“好烫!发烧了,伤口怕是感染了!”

他低声说句“失礼”解开她的衬衫扣子,小心翼翼地替她脱去衣物。

撩起脑后的长发看到她的伤势时,安室透屏住了呼吸。

借着澄明的月光,她裸露的后背此刻已是大片可怕的血红,烫伤加撕裂的伤口十分狰狞。

威尔·沃克立刻脱下衣服,将自己的纯棉衬衫撕成了布条。

他蹲下来刚要为她包扎,但发烧陷入昏迷的花田早春奈一被人碰到伤口就在拼命挣扎抗拒着,动作大到两个男人都没法按住她。

好痛!好痛!妈妈!妈妈!妈妈——

花田早春奈神智不清地在哭,她抓烂了安室透的衣服像是在抓住救命稻草,崩溃的泣音里夹杂着无意识的混乱话语。

痛死了!!!我坚持不下去了……威尔!杀了我吧!让我死!死了就不痛了!

目睹这一幕的江户川柯南吓得小脸发白,连忙催促卡梅隆去发动车子别耽搁送医院的时间。

“花田警官!你要挺住啊!大家都等着你回去呢!”

威尔!快点……我求你了!我认输了!让我解脱吧!

“不行!你还不能就这样去见妈妈啊,你不是答应过她不再轻易放弃了吗?!”

威尔·沃克突然开口,他的话似乎唤回了花田早春奈的些许神智,让她挣扎的动作幅度变小了。

在她分神的这一瞬间,他把布条递给安室透,揽过她的肩将她控制住,膝盖压住了她的双腿,将她的背完全转向安室透。

他绕过肩膀的手蒙住她的眼,避开她的伤口,吻着她的额安抚她,将另一只手臂伸到她的嘴边:

“疼就咬我。”

见她终于不再挣扎,安室透深吸一口气,集中注意力为她包扎。

布条一挨上她的伤口,威尔·沃克的手臂立刻被花田早春奈咬得鲜血淋漓,但他丝毫没有痛呼。

“对不起……对不起……”

包扎期间,安室透听见威尔在低声向花田早春奈道歉,一遍又一遍。

那个总是目中无人的FBI精英,此刻像个手足无措的小孩子,他只会干巴巴地重复这样一个词汇。

也许是向她乞求原谅,也许是有千言万语无法倾诉。

……

步司仁面无表情地结束手术,脱掉了手术外衣。

他没给走廊上焦灼等待的这群人好脸色,沉着脸跟着把花田早春奈推出来的护士们一路走到病房。

麻醉还没过的花田早春奈侧躺着陷入了昏睡,他亲自她挂吊瓶。

门忽然开了,不顾护士劝阻的威尔·沃克强硬地走进来,然后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紧接着进来的是一瘸一拐的安室透。

“没关系,让他们两个进来,你们出去,这位伤者也交给我。”

步司仁平静地对护士说,

“反正这个病房之后探病的人会越来越多,拦也拦不住。”

等到护士全出去后,他瞬间变脸,盯着威尔·沃克声若寒冰:

“你竟敢让她一人陷入那种危险里,还没及时汇报她受伤的事,我真想杀了你。”

威尔·沃克不吭声,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花田早春奈,没敢抬头迎接他的怒火。

“还有你,降谷零,我警告你老实一点。”

被点到的安室透正紧紧地盯着步司仁,几乎在冒冷汗。

但年轻的医生已经冷着脸让他在椅子上坐下,开始为他处理腿伤。

“再让我发现你乱跑,我就截掉你这条腿。”

他用压抑着愠怒的语气说出最恐怖的威胁。

粉红撕裂的肉挨上药物,火辣刺骨的疼痛瞬间袭来,安室透捏紧了椅子。

“她不会有事的吧?”他还是没忍住问出最关心的问题。

“烫伤后她有浸泡在水里局部降温,减少了皮下组织的坏死面积。应急包扎处理得不错,覆盖伤口的布料也是棉布,创面没有产生粘连。”

步司仁冷冷地回答,

“不过海水让她细菌感染了,她没休克真是个奇迹。再晚一点送到医院的话,轻则引发微血栓,重则代谢性酸中毒、器官功能衰竭。”

“我已经开了些抗菌药物,48小时观察期过后,我视情况作第二次清创手术。”

一听到她的伤势居然那么重,安室透的整颗心都在隐隐颤抖。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请求早春奈临时更改计划,她就不会被卷入爆炸了!”

他垂下头喃喃地说,

“步医生,请你们的组织不要怪罪她!这一切责任全在我……之后如果你们提出共享情报的要求,公安可以无条件答应。”

他说这话时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抖着唇,手捏得发白。

把花田早春奈从海里救上来后,他想过无数回她背后那个神秘组织的成员会有什么反应。

那种完全不把命当回事的疯狂组织,说不定会把她当成弃子!

威尔·沃克已通过他的行动自爆了他是那个组织的成员,但他毕竟是花田早春奈的青梅竹马,也很重视她。

从刚才步司仁的反应来看,威尔•沃克显然对他的组织有过瞒报的行为,他站在花田早春奈这一边,不会伤害她。

至于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他不敢赌。

安室透有想过怎么和那个疯狂组织的其他人周旋,但继威尔·沃克之后来接应的是步司仁。

这个医学界的【不死神话】。

是的,从来没人能在他的抢救下被死神带走,作为外科界百年难遇的天才,他真的在做救人性命的事。

如果可以的话,安室透真不希望他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人,做出什么危害社会的事。

但步司仁今晚的态度偏偏证明了,他不仅是这个案子的监督人,在那个神秘组织的职权也不低。

他甚至有本事直接暂调长野这家医院,让院长为他破例并任他差遣医院人手。

安室透不敢想象这位低调行事的外科医生私下究竟还掌控着全国多少家医院,他清晰地感受到了那个神秘组织无处不渗透的恐怖势力。

“谁稀罕你们的破情报,从一开始我们就不该和你们接触,直接把妨碍计划的人全杀了。”

步司仁冷笑着说出与他的身份相去甚远的话,

“我对早春奈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她就是那种心软、受伤还会逞强的人……警界这个高危圈子待得越久,对她越不可控。”

“今晚我就要汇报她的情况,威尔,你最好识相点去开个证人保护计划,等这案子结束就带她走,再也不要踏入这个鬼地方了!”

他白大褂的一角被安室透死死地抓住。

“安室先生这么固执下去,对早春奈而言可不好啊。”

年轻的医生语调转为柔和,收敛起杀气反而让人不寒而栗,看着安室透恐惧的样子,像是在看一个即将被夺走重要之物的无助孩童。

“你在威胁我?!”

安室透颤声道,“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动她……不要放弃她!”

因为太过在意花田早春奈的安危,他最后一句话几乎破音喊出来:

“哪怕用我的命去代替她完成你们的任务也行!”

“……这怎么行呢,你应更加爱惜自己的生命才行啊,安室先生,我可不希望你上我的手术台啊。”

步司仁收紧了手上的绷带力道,加压包扎完毕,

“毕竟我可不想比早春奈先一步看到你的裸体……我生怕我会冲动,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呢。”

“既然你那么喜欢她,那么从今以后,你就拼上你的命好好保护她、信任她,不准再调查和过问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成员。”

他将衣角从安室透手里强硬地抽走,揣兜起身离去,

“不过……早春奈待在我的眼皮底下的期间,那个组织的人敢踏进这家医院,就休怪我不客气。”

他猛地拉开门,对着扒门窃听败露一脸惊恐的江户川柯南和善地微笑:

“好了,小朋友也该离开我的地盘了。”


————Fin————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