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科】If线小剧场8

晋江未西归《表演科今天也想与侦探同归于尽》的三创文

If 花田重伤住院-医院特别篇 只有小柯被欺负的世界达成了:D ——————————————————————————   


“叔叔!真的有奇怪的声音嘛!我发誓我真的听见了呀!”

医院走廊上,江户川柯南揉着脑袋上鼓起的包,委屈地看着围在他身边的一群大人。


“你这小子就不要捣乱了好不好!是你非要留下那个病房里值夜的好吧?”

毛利小五郎愤怒地教训他,

“人家花田警官为了救你伤得这么重,刚动完手术还没醒,你这样反反复复地闹腾像话吗?啊!”


“好了好了,毛利先生,柯南根本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呀,说不定他真的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佐藤美和子为难地劝阻,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是啊,这孩子一向心细敏锐,说不是那些歹徒已经混进医院,想要对花田警官图谋不轨。”

一想到之前去仓库路上遇袭的惊险经历,上原由衣也选择相信江户川柯南,

“毛利先生,慎重起见我们还是再搜查一下为好!”


“欸?可是那个病房你和佐藤警官之前已经检查过一遍了,根本没发现录音设备、定位器、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啊。”

想到以那个组织的作风,确有这种混进医院刺杀的可能性,毛利小五郎皱起了眉,

“之后第二班的安室和沃克警官也检查过,没发现过异常。怎么看都是这小鬼自己搞错了吧!”


“这小鬼听到的异响应该不假,也许那是大人很难捕捉到的音域。”

松田阵平揉了揉江户川柯南头上的发旋权当安慰他,看向两位女警,

“今晚每班两个大人都各自值守2小时,不可能有外人靠近这间病房,嫌疑最大的就只剩下换药期间过来的医护人员了,那段间隙里这小鬼不在病房里,你们就没察觉什么奇怪的事?”


“我看换药的医护人员都很负责,寸步不离花田。”

佐藤美和子摇了摇头,“我也光顾着担心花田的伤,没注意到他们有什么可疑举止。”


“不过柯南第二次说听到异响的那个时候,在隔壁病房的我好像听见走廊有很多人的脚步声唉。”

因轻度烧伤缠着绷带的高木涉困惑地说,

“不过也可能是我睡得太迷糊了,爬起来打开门发现只有路过巡逻的医生,根本没有其他人在。”


“我和卡梅隆也派人核对过换药小组的身份信息,没有什么问题。”

朱蒂也在一旁解释,

“病房外的监控我们FBI这边也一直派人盯着呢。”


一旁的目暮警部头痛地捂着额,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自从他们跟进这桩案子起已经发生了太多反常状况了。

花田早春奈手术结束后,他们警方轮流值班陪护,上半夜还没过去,江户川柯南就一直坚持说这个病房有古怪,他时不时听到奇怪的异响。他们已经提高了最大的戒备力度,但一无所获。

这孩子一向机敏懂事,他不可能挑这个节骨眼捣乱。


“切,怪事怎么这么多呢?难道这家医院有问题?”毛利小五郎莫名感觉心里发毛直犯嘀咕。


“怎么可能!这家医院可是我们长野县最好的医院!”

大和敢助气得要命,恨不得抡起拐杖给他来一棍,

“又不是你们那边那种动不动就发生命案的被诅咒的医院!就算真闹鬼了,我看也是你这个侦探的瘟神体质引起的!”


“敢酱!你好好说话!不要冲动!”

上原由衣见状连忙劝阻。


“各位可不可以别在这里吵架。”

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回头,看见步司仁正微笑着走近,身后跟着三四个推小车来换药的小组成员,那位和他们已有两面之缘的护士长已面露谴责之色。

“要是影响了其他病房的人休息,就算是警方我们也不得不清场了。”


“步医生,这次又是你亲自来了!”

毛利小五郎很吃惊,

“听说你刚才还被院长叫去做颅内出血的紧急手术,这么快就结束了?!”


“嗯,那只是简单的小手术,对我而言也就一顿饭的功夫。”

步司仁用平静的语气说出了最凡尔赛的话,

“毕竟我心系早春奈,特地恳求了院长为我破例,作为交换当然要在这家医院多帮帮忙了。”

他脸上和煦的笑容仿佛能将黑眼圈淡化几分:

“不过长野的急救室工作量比我在东京少了整整三分之二呢,一天下来也就五十来台手术吧,算来还是很休闲的。”


众人齐齐沉默。


“啊……外科医生真是辛苦啊。”半晌,毛利小五郎干巴巴地接话。


“彼此彼此嘛,你们警方再加加油提高业绩,我们急诊部的每个人都会感激涕零的。”

年轻的医生一边恭维着一边拧开房门。


第三班值夜的安室透和诸伏高明见状从病房里走出来。


“安室先生,我劝你去休息。”

看见迎面走出来的人,步司仁慢慢收起笑容,语调冷了几分,

“继续带伤在这里自我折磨对她的康复没有任何用,那位FBI警官就比你聪明一点。”


“屁!沃克那混蛋睡不着在天台上抽烟呢!”

朱蒂怒道,“他宁可吹风冻感冒也不愿在监控室陪卡梅隆!”


众人纷纷露出半月眼,朱蒂老师现在一提起威尔·沃克就暴躁十分,完全不给人留情面呢,看来那个性格恶劣的家伙已经快把他们FBI逼疯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消消气别挤在一起了。我现在进去陪着吧。”

佐藤美和子尴尬地打圆场,

“松田,等会换完药后下一班你和我来值,到时我们再陪柯南查查那个奇怪声音的源头。”


“好。”

松田阵平沉着脸看着安室透,他今晚就没给他过好脸色,

“我正求之不得多陪陪她呢,毕竟有的人没用到了让我失望顶透的地步。”


方才见步司仁那个态度,这会又听松田阵平语中带刺,看着自家大弟子一声不吭的模样,毛利小五郎也不由得嫌弃。

原来是情敌关系啊!该怎么说,花田警官真的是很受欢迎啊!


一旁的诸伏高明也领悟了什么,神色微妙。


换药结束后,松田阵平和江户川柯南也走进病房,三人又进行了一遍地毯式搜索,仍旧一无所获。


“松田警官,我还是继续在这里等等看吧!”

江户川柯南气馁地坐在床边的沙发上,

“这次我一定要录下来!”


两个大人默许了他。


看着床上昏睡的花田早春奈,松田阵平苦笑一声:

“这家伙真是命大,我真想不通,她为什么这么乱来,把自己弄成这副境地!”


“松田,我理解你的心情。看到花田被人伤得那么重时,我和目暮警部的心跳都快停了!”

佐藤美和子肃然道,

“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不明组织的!哪怕公安要来接管这案子,我们警视厅也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也正有此意。”

松田阵平两手插兜靠在墙上,冷声说,

“那帮公安敢来糊弄我们,就算丢掉饭碗我也一定会把警察厅上层全揍一顿,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亲手干掉那个组织!”


听着他们危险的宣言,江户川柯南不由得倒吸冷气。


这时,敲门声叩叩响起。


“安室先生,又是你啊。”

开门看见脸色有些憔悴的安室透,佐藤美和子迟疑地说,

“步医生不是让你去休息了么?”


“佐藤警官,你还是去隔壁陪陪高木警官吧。”

安室透无奈地说,

“抱歉,一想到早春奈,我真的无法放心入睡。”


“就让他来吧,这里还有我呢。”松田阵平在背后淡淡道。


“……安室先生,你要加油哦。”

见安室透再三坚持,佐藤美和子只好安慰他,和他换岗了。


走廊的光线一被门板隔绝掉,松田阵平和安室透就双双坐在床尾,不再说话。


黑暗中只有吊瓶细微的嘀嗒声、花田早春奈绵长的呼吸声、掠过窗外的徐徐夜风声在响,不知怎地,室内的气氛变得格外沉重,如有千钧重压袭来,其间松田阵平一直抱臂看着花田早春奈,不曾理会安室透。


实在受不了这股让人窒息的氛围,江户川柯南重新在沙发上躺下,用毯子盖住脸装睡,假装自己不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他已在这静谧之中昏昏欲睡,头一歪快要彻底失去意识。


就在此时,让人毛骨悚然的轻哼再度在夜里响起,让他猛地清醒过来。

又来了!

手机按下录音键,江户川柯南猛地掀起毯子跳下沙发,揉揉眼睛打开床头灯,寻找声音来源。


灯光亮起的那一瞬间,他浑身寒毛倒竖,差点儿失声尖叫。


床上多了一个人。


连环杀手不知不觉已坐在床上,那阵低沉又柔和的轻哼正是来源于他,他金色的长发系在身后,怀里抱着花田早春奈,避开了她的伤口轻轻搂着她,像是在用摇篮曲哄着发烧孩童入睡的母亲。


“嘘。”

牧野将抚摸着她睡脸的手抬起,虚悬在唇边,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眼神不带一丝温度,他仿佛一个主宰幻觉与真实的梦魇,随时都可能会带着床上人原地消失。


江户川柯南绝望地咬紧牙关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只要发出一点动静,这个疯子就会轻易地掐死花田早春奈。他不敢赌。


余光一瞥,松田警官和安室先生竟然不在!

他冒出了冷汗,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连环杀手周旋,他的心砰砰跳着,趁牧野移开视线时悄悄去碰手机。


然而就在这时,牧野又轻声哼起来。

异国语言的小曲在病房里旋落,隐隐约约辨不出歌词。


这旋律如同一位女性在窃声低语,又像是亲友的遥远问候,亦真亦幻,在一切黑暗、寂寥之处回响,仿佛一只鸟儿盘桓飞进人心深处,将要衔着人们的痛苦飞出窗外,在苍茫的夜色里远去。


随着那些音节的起落,江户川柯南的眼皮子越来越沉重,他试图挣脱这份睡意,却无能为力,浑身不听使唤,摇摇晃晃地趴倒在床边,一头栽入深眠。


……


瓶瓶罐罐的声音惊醒了他。

江户川柯南猛地睁眼坐起来,惊魂未定地看着病房的天花板,他发现自己在沙发上,身上还盖着那条毯子,那个连环杀手早已无影无踪,花田早春奈安然无恙地在床上酣眠,仿佛之前发生的只是一个小憩的噩梦。


床边的护士们已经换药结束,收拾好了推车依次往外走。

他看了看手机,没有录音记录,而且已经快到换岗时间,松田阵平和安室透竟还没有回来!


他瞳孔紧缩,转身冲出了病房。


“小弟弟,怎么了?”

还没走远的年轻医生回头看着这个一脸紧张四处张望的小孩子,

“这么晚了还不睡会长不高的哦。”


江户川柯南看了看他白大褂上的名牌,原来他姓藤木。

之前步司仁去做紧急手术时,一直都是这位临床医师陪着换药小队,全程负责在记事板上评估伤势做记录。不过他全程都很没存在感,在人前也不曾说话,江户川柯南还以为他不会主动搭理他这个小孩子。


“呐呐,藤木医生,刚才你们进来换药时有没有看见病房里有其他人在啊?”


“没有哦?我们进来时房间里只有患者和小弟弟你们两个。”

年轻医师弯下腰来耐心地回应,

“不过之前我有看见那个金发黑皮的小哥在和一个卷发警察在走廊上打架哦。护士长劝阻过后,他们现在应该在天台吧。”


……


病房外面又围了一大圈人,毛利小五郎顶着怒气来到走廊,这次院长也过来了。


“是真的啦!”

江户川柯南躲在长野三人组身后,生怕毛利小五郎再度揍他,

“我真的亲眼看见了那个连环杀手!”


“可是监控里根本没有异样啊。”

朱蒂为难地说,

“酷kid,我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但你也没有成功录下什么,会不会真是你做的梦呢?”


“这家医院我们也检查过了,不可能有什么让人凭空出现又消失的密道。”

诸伏高明及时将江户川柯南抱起,避开了擦过大和敢助拐杖空隙挥拳的毛利小五郎,退到了上原由衣身后,

“事出反常必有妖,毛利先生,不如我们还是梳理一下这几小时的事吧。”

他眼神复杂地望向脸上各自青一块肿一块的松田阵平和安室透,

“两位不如先解释下你们当时为什么不在病房?”


“是啊,我看到你们出去,想着病房还有酷kid在,就没追究,但你们居然好半天都没回来。”

想到后来在屏幕里看见江户川柯南慌慌张张跑出病房才意识到不对,朱蒂责怪自己当时不该那么迟钝。


“松田!你怎么回事?!人家安室先生本来就伤着,你还拿他出气!!!”

没想到只是陪着高木涉这短短两小时里,下属就做出这么离谱的事,佐藤美和子气得青筋暴起,抢先在目暮警部面前发火了,

“你到底有没有警察的自觉啊?!”


“是他太欠揍了。”

松田阵平毫无反省之意,冷哼一声扭过头,“这家伙配不上花田。”


“她会选择谁这个问题应该不在我们的讨论范畴中,配不配得上又不是你说了算。”

安室透看着他露出冷笑,

“我还不至于小心眼到容不下一个竞争对手。”


在一行人欲言又止的注目下,松田阵平一把揪住安室透的衣领:“既然这样,你倒是共享点情报出来啊?!嘴上说着漂亮话,不是总在盘算着把我踢出去吗?!”


“谁叫你们在这个节骨眼打架的!都怪你们!让那个连环杀手趁虚而入了啊!花田警官当时要是陷入危险怎么办?!”

猜到他们打起来的真实原因,江户川柯南终于发飙了,

“你们太幼稚了!万一花田警官全都来者不拒,你们还会轮流争每周的约会名额吗?!”


“……这好像是她会干的出来的事。”安室透微微走神。


诸伏高明有些心累,他好像跟不上这些年轻人的脑回路了:

“你们就算再冲动,也不能如此轻率离岗啊。幸好这位警官小姐没出事,不然可没后悔药吃。”


“就是!”

江户川柯南攥着他的衣角忿忿不平道,

“要不是藤木医生告诉我你们上了天台,我还以为你们被那个连环杀手引走杀掉了呢!”


“藤木医生?那是谁?”

旁听的步司仁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我做手术那段期间,不是一直都是护士长带换药小队么。”


他此话一出,所有人脸色齐齐一变。


“步医生,你在说笑吗?第三次换药时大家都亲眼看到那位医生站在你身边啊!”

佐藤美和子微微蹙眉,

“我留在病房里看着你们给花田换药时,他还在边上记录伤势呢,第二次换药期间高木还目睹他从这条走廊走过呢。”


“啊?我们看进出病房的监控,除了步医生,换药的队伍根本没有其他男医生啊?”朱蒂吃惊道。


在场参与过换药的护士们也齐齐否认对这位医生有印象。


听完警方的特征描述,护士长与步司仁面面相觑,神情更加疑惑了,看上去不像是演的:

“我们今夜的巡逻排班表上根本没有这位医生啊?”


梳理着医护人员的证词,安室透也皱起了眉。


入夜第一班陪护的是佐藤美和子和上原警官,步司仁去做紧急手术了,只有护士长来换药。其间高木涉听到大量脚步声,开门有看见藤木医生从空荡的走廊走过去。


第二班是他和威尔·沃克,换药的时候步司仁在。


第三班是他和诸伏警官,来换药时所有人都看见了和步司仁在一起的藤木医生,但他没有说过一句话。


第四班他找佐藤警官换了岗,中途和松田起了矛盾。江户川柯南中途醒来看见连环杀手在床上抱着花田早春奈,他试图去喊人,但被催眠了,最后被藤木医生的换药小队动静弄醒。


这实在太蹊跷了,且不说连环杀手是否真的来过,这位藤木医生他们可是亲眼见过,在病房与他们擦肩而过,却没有被监控拍到,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要查有没有这样一位临床医师,老夫倒是有些印象,我院曾有一位不亚于步医生的年轻医生,就姓藤木呢。”

突然,一旁的院长慢悠悠地说出了最惊悚的话,

“不过,他十六年前就已经死了。”


“当年他做完手术后发生了医患纠纷,夜里在院内巡逻时,被患者的家属刺杀了。

在他死后的那一整年里,每当有重伤患者转入这家医院时,就会有病人在夜里经常能听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还有人会听见他病房看诊的自言自语,还有护士亲眼目睹他仍在巡逻的身影……也许是藤木医生死后也放不下那些患者,还在院内继续徘徊吧。”


院长无视了脸色越来越难看的众人,悠悠地感慨,


“自从这家医院翻修过就没有发生这种事了,如今大家也只是当成一个亲切的怪谈了,真是好怀念啊。”


“……”





太阳终于出来了。

江户川柯南顶着厚重的黑眼圈慢慢地走进医院食堂,生无可恋地排着队发呆。


他已经放弃思考凭空出现又消失的连环杀手和藤木医生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困扰了他整晚的谜题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沮丧和颓败。

警局那边似乎发生了新的事件,目暮警部凌晨就带着叔叔和其他人离开了,这群大人走得匆忙,招呼也没和他打,就这样把他留在了医院里,真是太让人生气了!


现在换班陪护的是FBI,朱蒂花了好大功夫才哄他先去吃早饭。


听说院长为这家医院的食堂开设了颇受好评的儿童套餐,他最后还是拿了免费餐券来补充能量。


就在取好餐落座时,他听见了邻桌的聊天内容:

“喂喂你听说了吗!凌晨期间长野各地发生了不小的爆炸!有的在高速上,有的在山里,长野的警署甚至还被炸了!”


“真的假的?!警察在干什么啊!”


“都出警了!还申请其他地方警署增援了,听说好多被袭击的警员是涉嫌地下交易的黑警!其他被炸的是犯罪团伙的据点,那些黑警就是那个犯罪团伙安插进警界的眼线,背后还有超可怕的关系链!”


“天啊?那急诊室是不是又在加班啊?!步医生昨晚已经连续做了好几台高难度手术了,这不得累死?!”


“那倒没有!步医生救下来的好像都是无辜的居民和路人,据说那些幸存的罪犯转运到我院的半路上全死了!特别邪门!当时急救科的同事们打开救护车门时人都傻了!”


“今天的晨间新闻要开发布会直播了,我刚才看到网上已经有好多热帖在发酵了!好像还和一起跨国成瘾药物有关!真是太可怕了!”


“原来如此,难怪之前我看到有警察在这家医院进进出出的,原来是这么严重的跨国大案!”

不速之客的声音骤然响起,很自来熟地和邻座聊了起来,他的出现让江户川柯南浑身僵硬,

“这段时期辛苦你们这些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了,你们就是我们这些老百姓的坚强后盾!我刚才在网上还看到这次恐袭背后还挖出了不少涉案的议员丑闻呢,政府的不作为实在太可怕了~ ”


邻座的护士闻言用力地点头:

“可不是嘛!这位小哥,我和你讲啊,到这份上这些试图掩盖丑闻的高层太可恶了,还想给我们医院下缄默令,厚生劳动省还想把贪贿帽子扣我们院长头上!结果那些猖狂的犯罪分子竟然死在急救车上,真是上天的报应……”


“嗯嗯,那可真是怪他们运气不好呢~人在世上,多行不义必自毙呀。”

索萨悠悠感慨着坐到他身边,顺手取走了儿童套餐里的薯条放进嘴里,转过头,冲着呼吸都快要停止的江户川柯南打了个wink,

“你说是吧,新一君。”



————Fin————



其实就是16号装扮成了值夜医生,一晚上表演科好几个能到的都去轮流探病了,但由于小柯自带主角光环很敏锐,【欺诈师】的能力效果大幅下降,于是他们顺水推舟搞了一个灵异事件。


监控是索萨伪造的,索萨连夜飞回来,送了个连环bomb把组织在长野的据点捣毁了,准备开始批发送酒:D

彩蛋:花洒小甜饼

“啊——”


白瓷勺已递至唇边,新鲜出炉的鸡肉粥已吹到不会烫嘴的温度。


“我又不是手受伤了,你别这么肉麻。” 花田早春奈咽下第一口粥,看着这个连夜赶回来的黑发男人,他的镜片因粥的热气氤氲上一片白雾,渐渐遮挡那双酝酿着蜜意的棕色眸子,他的脸在傻傻地笑着,看上去有些滑稽,但又让人莫名心安。


“有什么关系嘛花田!难得你能享受一下被人喂饭的待遇,你就不要亲自动手啦!乖再来一口……你不要啊?你不要我吃了!呼呼~ 真香!这家医院的食堂真是不错!”


“神经病啊你!还要和患者抢东西吃,你是刚从饥荒地带回来吗?!”


眼看索萨又美滋滋地吹了吹下一勺在她眼前虚晃,花田早春奈连忙伸出头及时咬住了往回缩的汤勺。


“嘻嘻那你就别客气啦,服侍你可是我的荣幸。”

索萨语调轻快,“怎么能舍得让你操劳呢。”


苏醒过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他,花田早春奈心里真的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这一次实在是太过火了,换作其他人,肯定要面对关心她的人劈头盖脸的训话和诘问,或是焦灼沉重的神色,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但是23号永远不会这样对她,他不会给她任何心理负担,即使发生了什么,他也总是不露痕迹地掩盖掉负面情绪,和没事人一样对着她傻笑。


她抬手一把摘掉索萨的眼镜,仔细地盯着他瞧了半天。


“他们人呢?你出现在这里真的不要紧吗?”


花田早春奈拿他没辙,她隐隐猜到他又背着她干了什么好事,虽然相信他的能力,但还是不由得为他捏了把汗。这家伙也太勇了!他怎么在警方的眼底混进这家医院的?


“放心啦,他们暂时不会回来的,你不用担心我。”

想着已经和将要给警方增加的那些工作量,索萨愉快地眯起眼,

“现在可是我们两个的二人世界~”


话音未落,微凉的指腹忽然挨上他的脸,迅疾地沿着他的下眼皮摩挲了一下,索萨险些手抖摔了碗,但花田早春奈另一只手已经趁机抢走了那碗粥。


“你果然一晚没睡,以为用粉底遮掩一下就能骗过我吗?”

花田早春奈搓着指尖的‘证据’朝他挑了挑眉,

“我就说17号那家伙怎么一直在脑内频道抱怨你又给他增加了不少活唉!”


“别这样嘛——我这不是想加快进程为大家着想嘛!”

索萨粘人地将她那只手摁下去,

“我超级想你的~等我及格了我就可以天天找你玩了,下次一起去吃冲绳的特产好不?”


“那你好歹有点分寸,不要欺负其他人啦!不然我怕下次你还没来找我,就被套麻袋围殴了!到时我也救不了你!”


花田早春奈有些受不了他的肉麻攻势,她不自在地挪开眼,吹了吹那碗粥仰头将它一饮而尽。


“你这是答应啦?那我可要加入赛道,认真起来了。”

索萨可不会错过她脸上表情的分毫变化,反将那只手扣紧了,笑意渐深,

“我可是很难缠的哦,做好心理准备吧?”


发表了101篇文章 · 总计63.76w字
本博客已稳定运行
载入旅行者一号离地球距离信息...